《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83章、见真若幻,只缘身在此山中

“耗子”还真蒙着了!过了一会儿,只见一头大花猪从树丛里钻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根蹦蹦跳跳的短棍。它在草地上抖了抖身子人立而起,竟化身为一名赤身裸体的男子。此人魁梧健壮,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的样子,浓眉大眼模样还挺周正。

他打开缸盖从里面拿出了几样东西,一整套内衣外衣与鞋袜,一个竹篓,还有一个不带把的小锄头。他将那根短棍安在锄头上,恰好是一根锄头把的样子,然后背起竹篓钻出树丛来到了山中小路上。看他背竹篓的样子像是打猪草的,但打猪草应该拿镰刀才对啊,再说了,现在谁家的猪还吃猪草啊?早就改复合饲料了!

不对,他拿的这种小锄头像是药锄,应该是扮成进山采药的样子来的。再仔细看竹篓里,果然有几种草药,还有蘑菇、野菜啥的。此人在山间小路上健步如飞,一开始“耗子”还能追得上,因为附近的场景它在画卷中早已打开,但离开这片范围之外,“耗子”就跟不上了。

成天乐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也很惊喜,等到猪妖下一次去山中练功时,他也提前跑到水缸那里呆着,果然也看到了这一幕,然后跟着猪妖追踪其去向,但同样没有追到人。他在画卷中展开新场景的速度比“耗子”快,与普通人步行差不多,但那猪妖可不是普通人,在山间健步如飞很快就消失在成天乐的视野范围之外。

看此人的样子应该就是山外的农户,从这个地点一直追到乡间去,范围太大距离也太远了,不是一两天功夫能办到的。成天乐也有些发愁,到底应不应该一直追下去?“耗子”却突然说道:“我们干嘛那么笨呢?这没必要啊!”

成天乐一时没反应过来,很纳闷地问道:“怎么笨了,什么没必要啊?”

“耗子”:“在画里追不到,难道在山里还追不上吗?”

成天乐又是一怔:“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去一趟上方山?可是算一算时间,画中所见应该是十一个月之前了。”

“耗子”:“毕明俊跑了,那个地方又不会跑!那猪妖就算是毕明俊的同伙,但谁也不知道他的存在,他也用不着跑!……如果我们不是在画卷中碰巧发现,谁也不知道毕明俊还在那里弄了个修行洞府。说不定毕明俊根本就没跑远,如今就在那里猫着呢!猜来猜去也不会有答案,不如亲自去看一眼。”

成天乐站起身伸手欲拍“耗子”的肩膀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耗子”飘身闪到一旁:“你就是个死心眼,只顾着看那幅画了。画里的世界只是过去的影像,别忘了我们人就在苏州呢!”

成天乐又皱眉道:“如果毕明俊还在那里,我们不知其人修为深浅,贸然动手恐怕会吃亏啊,他要是逃跑也未必能追上。”

“耗子”嘿嘿一笑道:“假如毕明俊真躲在那里的话,我有个办法可以先不惊动他。”

成天乐也反应过来了,不由得赞道:“对呀,我们可以在很远的地方把那猪妖截住。如果那猪妖还去那里练功,肯定还会从那条路回家,出其不意将他堵住拿下,一问不就全明白了?……但我们俩动手也得小心,最好是突然偷袭,我看那猪妖力气不小、法力不弱,还有法宝呢!”

“耗子”又笑了:“干嘛要亲自动手呢?他力气再大,能大的过牛吗?跑的再快,能快的过马吗?会钻树丛,能逃的过狗吗?”

成天乐这才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把吴贾铭他们叫来一起动手?”

“耗子”:“怎么样,得承认我比你聪明吧!对付一个妖修,我们上四个妖修,那头猪没得跑。最好先商量一下怎么动手,连斗法都免了,一点都不惊动的就把他拿下。”

成天乐:“可我们事先也不清楚那猪妖现在还去不去、哪天会去?怎么把他们集合起来一起动手呢?”

“耗子”:“这还不简单,先把他们召集来开个会,说一下这件事,问好都是什么时间有空?然后我们去上方山,只要发现那猪妖去了,就立刻通知他们赶过来。猪妖每次练功有三个多小时呢,从市区开车赶过来会合,时间足够了。”

……

成天乐终于走出了公寓,就像走出画卷来到了现实世界中,他这几天去的地方是上方山,就在石湖风景区旁边找了家宾馆住着,每天扮作游客的样子进山。

成天乐还稍微化了一下妆,戴着一顶鸭舌太阳帽,鼻梁上多了一副墨镜,衣领竖起来挡住脸颊两侧,乍看上去还真不容易认出来是他。他这么做倒未必是为了防止被熟人看破行藏,只是觉得好玩刺激,就跟电影里的侦探似的。

“耗子”的猜想还真没错,成天乐进山的第二天就发现了那猪妖的行踪,一个拿着药锄、背着竹篓的男子又出现在那条小路上,钻入路边的树丛里不见。过了一会儿,成天乐也钻了进去,看见了那口小水缸,打开缸盖,衣服、鞋袜、竹篓、没把的锄头都在里面呢。

……

猪妖最近很得意,因为那头灵禽几个月前不知为何突然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想当初它在那灵禽的驱使下助其凿建这处修行洞府,它出的力气最多,却只能在灵禽不用的时候于此处练功,还不可以在那石龛中灵禽坐的位置上打坐。如果那灵禽在这里,就算它来了,也只能躲在一旁护法。

那灵禽很是高傲啊,仿佛看不起它这头猪妖,不屑于与它同席而坐。既然如此,干嘛还要让它帮忙凿建洞府呢?那么跩,全自己干不就得了!

猪妖心中虽有怨气,但更多的是得意,因为它也得了不少好处。凿建洞府的累活虽然都是它干的,但若没有那灵禽出手,也不可能建成如今这么好的修行福地。而且那可是传说中的灵禽毕方啊,天赋神通广大,自然就会许多其他妖修所不知道的神通妙法,就算躲在一旁护法观摩,收获也是挺多的!

它那根九齿钉耙,就是灵禽毕方教它炼制的,还亲自出手帮忙了,否则它哪会有这样一件法宝呢?如今法宝也有了、灵禽也走了,它可以独享这处“小剑池”洞天,就在这繁华的姑苏城之外、秀丽山野中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刚开始的时候,它心中还颇为忌惮,不敢在那石龛中最好的位置打坐行功,可后来发现那灵禽真的不再来了,因为石龛中的坐垫也被带走了,于是它也就在石龛里定坐行功,那感觉真美啊!无论午夜还是白天,这里都是属于它一头猪的福地洞天。

世界真是太美好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个从三年前开始,就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给它打电话的神秘人。但如果不是那个神秘人告诉它山中有一位妖修在凿建洞府,并指点它装成误闯的样子跑到那里,也不会有后来的奇遇。

那神秘人虽然识破它也是妖修,却从来没有向它旁人揭破,更没有告诉它老婆,这才是它最担心的事。神秘人只是要它把观察到的情况如实的汇报,不定期来电话询问而已,迄今为止倒也没什么别的麻烦。尤其是那灵禽走后,神秘人来电话问了几次情况,然后只说有什么事再等电话,便有很长时间没有再联系过。

既然如此,想那么多干嘛?如今正是有生以来最得意的时刻!这天练完功,这位猪妖先生钻过树丛中的隐秘小径,打开水缸拿出衣服穿好,背着竹篓提着药锄回到山路上。他哼着轻快的小调,步履也轻快得几乎都要飞起来,感觉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一头猪了!更妙的是没人知道它是猪妖,更不清楚它还享有这么多神奇的秘密。

哼着小调的猪妖依然耳聪目明,突然听见前方传来一声女子的痛呼,声音娇脆、柔媚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他赶紧加快脚步绕过弯道,在一片花丛旁看见了一个年轻姑娘,这姑娘长的可真漂亮、真勾人啊,模样身材都那么美!俏丽的鸭蛋脸下巴微尖,秀眉紧促脸上带着痛苦的神情,手扶着旁边的一棵树单脚站立。

猪妖上前问道:“姑娘,你怎么了?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来?”

那姑娘发现山林里突然钻出来一个陌生男子,神情很是害怕,踮着脚向后退了一步道:“我和朋友一起进山玩,不小心把脚扭了。”

猪妖憨笑道:“你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就是进山采药的。……你们这些女孩子呀,就是爱美,上山还穿什么厚底鞋啊?……你的朋友呢,他们在哪里,要不要我帮你叫一声?”

那姑娘道:“我钻小路和他们走岔了,本来以为能绕回大路上去,结果越走越远,一着急就把脚给崴了。……大哥,你知道怎么走回大路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