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82章、世间如梦,诸事前尘画中烟

四周树木葱茏将此地环绕,江南的山野植被茂盛,大树下还生长着许多带刺的灌木,密密麻麻遮住视线,此处无路可至,而毕明俊也无需有路,他每天都是飞过来的。

凿有石龛的那座小山丘顶上,有一颗高大的古松,笔直的主干有一米多粗,就似一座高塔。这个地方成天乐以前从未见过,却莫名觉得很眼熟,再仔细一琢磨便恍然大悟。

这里就是模仿了吴中第一名胜——虎丘剑池的格局!只是规模小了很多,隐藏在这片幽谷中无人察觉,确实是一处适合修炼的隐秘洞府。

仅仅是如此,还不至于让“耗子”那么大惊小怪,其实成天乐一眼看到此地的情景,神情就颇为古怪。“耗子”说得没错,确实让他想破头也想不出来会在这里看见什么东西?就在那延伸入水潭中的山石平台上,竟赫然蹲着一头猪!

没错,就是一头真正的猪,不是雕塑也不是野猪,而是一头标准的、家养的猪!它的姿势竟像在行功吐纳,屁股着地、前腿伸直蹲坐在那里。猪能做出这个动作可不简单,但这头猪坐得还挺端正、长得也挺漂亮。

家养那种的大肥猪,怎么还会长得漂亮呢?

其实每一种禽兽都是天地自然所造化之物,在其族类中也有美丑之分。这头猪看体型是一头大猪,看牙口是一头老猪,但身上非常干净,毛色溜光水滑。它并不臃肿肥胖,以猪的身材来说显得很健美,居然还能看出腰身来。

它不是黑猪也不是白猪,而是一头毛色相间的花猪,在纯白微带粉红光泽的猪毛间散布着不规则的黑色团纹,看上去既精神又漂亮。它是一头公猪,能长成这样,也算是猪中的“美男子”了。

成天乐是越看越纳闷,这头大花猪在这里用这种姿势坐着,看神情应该是在感应天地万物、运转元神元气,那它定是一头猪妖了。但为什么要显出原身来练功?如此姿势,其实变化出人形打坐的话,行功应更加方便,成天乐是懂妖修法诀的。

有两个可能,要么是这头猪功夫没有练到家,还不能变化人形;要么就是它所学的法诀特异,就强调要以原身练功。再联想到毕明俊也是在夜间化为原身飞来此处,难道这头猪与他练的是同一套法诀吗,都有这个习惯?

成天乐正在纳闷间,忽见那猪妖张口吐出一物,圆坨坨、光灿灿有拳头大小,似是神气所凝的法宝,正是妖物所谓的玄丹。原来此猪妖修为已达到凝炼玄丹之境,那么它是可以化为人形的,成天乐猜测的第一个可能被推翻了。

玄丹飞出只在猪妖面门前不远,凌空旋转,再看这头猪妖两耳煽动突然张口一吸气,玄丹上有光华如电流乱窜,水潭对面的树丛里飞出来一件东西。看质地似金又似木,形状是一根约二尺长的棍子,但随着那玄丹的法力震荡,这根短棍的轮廓化成虚影变长,顶端也出现一根横枝,横枝上生出九根利齿,然后在空中旋转飞舞。

假如不是在元神内景中观画,成天乐差点就想揉眼睛叫一声“二师兄!”此物应该就是此猪妖炼制的一件法宝。法宝能幻化出虚影轮廓,比如成天乐那根狈牙法宝就能办到,但这法宝化出的虚影形状,怎么看怎么就像九齿钉耙!成天乐难道穿越了吗,观画见到了《西游记》里面的猪八戒?

转念一想,成天乐又不禁哑然失笑,也猜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此猪一定也是混迹人间的妖修,“耗子”还看《三国》呢,这位猪妖先生想必也看过《西游记》。自古以来最出名的猪妖恐怕就是猪八戒了,这头猪妖分明在效仿传说中的前辈嘛!它炼制法器时,便特意弄出了这么一根不伦不类的九齿钉耙。

追踪毕明俊每天夜里的去处,地方是找到了,与原先的推测也是一致的,是一处隐秘的修行洞府,却没想到白天还有一只猪妖在此修炼。这猪妖究竟是何来历、和毕明俊又是什么关系?看来也需要好好查一查。

“耗子”说得没错,在这画卷中所见越多,发现的线索也越来越多,几乎都快忙不过来了!先是那大宅子里有练剑的高人,后来又发现毕明俊竟然是会飞的妖修,现在又冒出个猪八戒的后辈来,简直让成天乐有些应接不暇。恍然乎世间如梦啊,尤其是在这如梦幻般的画卷里更有这种感觉。

成天乐观画感慨,而那头猪妖练功已毕,张口吸回玄丹,那化成虚影的九齿钉耙恢复一根短棒的样子落下。猪妖抖了抖鬃毛站了起来,像伸懒腰般舒活了一番筋骨,以它那体形用那种姿势端坐那么久,估计也挺难受的。此时阳光穿过树梢恰好照在水潭中央,这头大花猪就仰面躺在山石平台上,四脚朝天懒洋洋的晒起太阳来。

这猪的样子挺享受,成天乐也不知道它要晒多久,正想去别处看看,那猪突然又伸了个懒腰一轱辘身爬了起来,很轻巧的一跃纵身跳过了水潭。不愧是猪妖啊,以猪的身体竟然能做出羚羊般的动作。

它跳进了树丛里,那密密麻麻垂下的枝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分开,露出一条掩藏着的小路,或者说是灌木丛中一条可以钻的洞。那根短棍刚才就落在洞口旁,此刻也跟随在猪妖身后打着滚、蹦蹦跳跳的钻进了灌木丛里,就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线拴着,这显然用的是御物之术。

猪妖原身没长手,用这种方式带着法宝走,场面看上去既怪诞又滑稽。成天乐无法触动画中事物,那猪妖钻进树丛中就看不见了,他顺着它消失的方向移换视角“追”了出去,然而这一带都是密密麻麻的山林,追了挺长一段距离也没发现猪妖从哪里钻出来,再往前走又是画卷中未曾打开的场景。

成天乐并没有忘记观画也是练功,又在画卷中多走了一片山野,运功完毕法力施展已尽这才收功离定,告诉了“耗子”他也发现了猪妖,并且笑着问道:“那猪妖的法宝你看见了吗?”

“耗子”观画时只看见了大花猪打坐,并没有等到猪妖演练法宝的场景,好奇地问道:“什么法宝?那猪妖还有法宝呢!”

成天乐坏笑道:“刚才你不告诉我,现在我也不告诉你,自己去猜吧!”

“耗子”飘到半空凑近了问道:“难道是九齿钉耙吗?”

成天乐一下就没了脾气,反问道:“你咋能猜出这种东西来呢?”

“耗子”:“切,《西游记》我又不是没看过!猪八戒的法器就是九齿钉耙。”

成天乐直叹气道:“耗子啊,你跟那猪妖真是一个脾气,它是这么想的,你也是这么想的。”

“耗子”吃了一惊道:“难道我猜对了?真是九齿钉耙啊!什么样子的,和电视里的差不多吗?”

成天乐:“完全不一样,发挥你的想象力吧!……想知道就自己去看,但现在别着急,等你完全恢复了法力再说。那猪妖已经走了,钻树丛跑得飞快,我也没追上,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

莫名出现的猪妖又成了一条新线索,它既然和毕明俊在同一处隐秘洞府里练功,应该是互相认识的妖修,很有可能就是同党。“耗子”和成天乐一商量,不如就守在上方山一带盯着,好好观察毕明俊练功的情况,说不定会有新发现的,同时也查出猪妖的来历。它既然是混迹人间的妖修,总不能以一头猪的样子到处乱跑,出了山野无人之处必然要化为人形。

他们继续在画中观察,发现那猪妖有时候天天去练功,有时候三五天才去一次,总之经常来却没什么规律,估计在人间也有别的事要忙。至于毕明俊倒是挺有规律的,每周总要来那么三、五次,间隔从来就没有超过两天。

他们只能在白天看见猪妖,可能那头猪妖夜间也去过,但因为夜间光线太暗,树影下看不清楚,他们并没有发现。在画里面除了移换视角之外,他们也无法运用什么神通法力,只是在旁观过去曾经发生的事情。

这头猪妖很难追踪啊,每天中午练完功就钻进树丛不见了,谁也不知道它走的是哪条路。就算在山林外又看见了也未必能认出来,因为那时它可能已化为人形,不再是一头猪的样子。但是半个月后,还是“耗子”首先发现了线索,它在一条靠近山脚的小路旁、茂盛的灌木丛中,偶尔看见了一口带盖的缸。

谁会把一口小水缸丢这里,而且是好缸不是破缸,看缸盖上并没有多少落叶和灰尘,显然经常有人动。“耗子”很好奇这缸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可它在画里打不开缸盖,只能在旁边看,也在猜测是否与那猪妖有关?这天恰好猪妖又去山中洞府练功了,“耗子”没有一直盯着,而是提前跑到了水缸这儿守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