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81章、旧索新结,乱花渐欲迷人眼

成天乐认识此人,就是后来外汇交易部的副总经理,名叫任铮。这位任副总曾经和成天乐闹过矛盾,私下里向毕明俊打过他的小报告,后来两人心不和面也不和,交易部的员工平时也不待见这位任副总。任铮呆的十分无趣,在出事前几个月就离职走人了。任铮既非交易部的直接负责人,而且案发前早已离职,因此并不是诈骗案的重点嫌疑对象。据警方调查,此人已经离开了苏州,却不知去了哪里。

成天乐很纳闷,任铮这个时候溜进总经理办公室干什么?在画卷中无法触动事物,成天乐不能像画中人那样开门走进外汇交易部,于是移换场景来到办公室的窗外。当时百叶窗帘还没装上,有几块木板竖起来挡住了窗口,但从缝隙里还能看见屋中的场景。

成天乐一边看一边在心中暗骂——好你个任铮啊,搞了半天你也是毕明俊一伙的!故意跟我闹矛盾离职走人,你倒是跑的最快的!手艺不错啊,干过瓦匠吧?干脆就干瓦匠得了,干嘛要来当副总经理啊?还跟毕明俊干出了那种事!

装修现场各种材料都有,任铮揭开尚未粘牢的墙纸,用凿子不知道凿开了什么地方还扯出来几根线头,然后装了什么东西进去,又用填充材料把墙面弄平、将壁纸原样粘好,手艺真不错,外表一点看不出痕迹来!他接连弄了两个地方,最后又从外面搬进来一张铝合金人字梯,爬上天花板捣鼓了一番。

原来成天乐办公室里的三个窃听器都是他装的,一个在天花板上,正对着成天乐的座位上方;另外两个在墙壁中,一个在办公桌的侧面、另一个在沙发的背后。

成天乐确定了一件事,任铮也是毕明俊的同伙,飞腾公司卷款逃走的并非是四个人而是五个人,只是有他以不引人注目的方式提前走了。这不仅是一种掩护,也可能是去做别的安排,就像传销团伙转移一样,需要有人打前栈。

看到这里,成天乐灵机一动,或许可以在毕明俊卷款逃跑以前就能查出线索,而且比追查毕明俊本人更方便。他已经知道毕明俊是一只大鸟模样的妖修,假如毕明俊是飞走的,成天乐到时候还真没法追啊,鬼知道他飞什么地方去了?但是这个任铮却是可以追踪的,看看他提前去了哪里、都做了什么事情?

他退出定境,将最新的发现告诉了“耗子”。“耗子”蹦上沙发从左边飘到右边、又从右边飘回左边,气哼哼地说道:“原来是那个打小报告的任副总!他和毕明俊唱双簧呢,明明装了窃听器还打什么小报告?这不是故意制造矛盾吗,然后找借口离职了。”

成天乐:“发现了这条线索就好,我们先不用管他,再回头去盯毕明俊,看看毕明俊夜里飞到山中都干了些什么?”

“耗子”:“我们难道不分头行事吗?你盯着任铮,我盯着毕明俊。”

成天乐摇头道:“用不着,算算时间交易部还没开业,到他离职还有五个月,到那时再追查他去了哪里也不迟。现在要搞清楚毕明俊究竟是什么来历,不查明白的话总归不放心,就算能找到他也可能会吃亏的,我们还没对付过会飞的妖怪呢!”

“耗子”:“好的,这就回头再查上方山!我们发现的线索越来越多了,几乎都快忙不过来了,是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路。……成天乐,你有没有感觉?我们两个现在很像福尔摩斯和华生,配合得挺好啊!”

成天乐:“谁是福尔摩斯、谁是华生?”

“耗子”呵呵笑道:“你说呢?福尔摩斯当然是更神秘的那个!”

……

成天乐与“耗子”于画卷中又再度回到上方山,在西麓密林中成天转悠,尽量将这一片区域场景全部“打开”。他们活动的范围大致相同,但由于成天乐展开画卷的速度更快,所以他打开的场景比“耗子”展开得更大,连那几片公墓都去转了一圈。

毕明俊经常在石湖别墅过夜,每周至少要去三、四天,往往是吃完晚饭亲自开的车,从市郊绕过苏州,也不让司机送他。虽然路有点远,但市郊不堵车他也不用按点上下班,来回很快。

如果发现线索刻意观察的话,以前被忽略的细节便能注意到。毕明俊来这里过夜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欣赏石湖美景,就是为了半夜进山。他的那栋别墅就靠着山角,后面便是密林,每晚十点多钟已经是一片静谧,总会有一团光影从二楼阳台上飞进入山中。

“耗子”的笨办法非常管用,就按照毕明俊飞行的方向追踪,在什么地方把他追丢了,就继续往前打开画卷中场景,等下次半夜毕明俊又一次飞过。这个办法很有效,在画卷中仅仅用了五次便追到了毕明俊的目的地。半夜里看不清那是个什么地方,只见密林幽谷中有淡淡的光华闪烁。

“耗子”退出定境,换成天乐去探。成天乐却发现无论在画中怎么移换场景与视角,那片区域都是看不清的。山里又没有灯,加之当时星月之光黯淡,只有黑乎乎的一片树梢和恍惚的水面倒影。

这是他第二次在画中遇到这种情况了,上一次是在那座奇特的宅院中,看见一个年轻男子舞剑,当时他的观察视角也很难靠近,很多细节看不清楚。看来观画之术,也是一种御器法术。如果画中所见之人也在运用法力、特别是隔绝声息的法力,就会产生干扰。

虽然看不清,但成天乐就在“远处”默默地望着,仿佛能见树影下的水面倒映五色光华乱飞,甚至还有淡淡的火焰升腾的虚影,可是就像隔了很厚的毛玻璃那般看不真切。大约到了凌晨三点之后,幽谷中的光华不再闪烁,又变得无声无息。

又过了一会儿,一团模糊的光影冲天而起,轮廓似一只展翅带着长长的尾羽的大鸟,向着上方山以东飞回去了。成天乐毕竟只能在元神内景中静观,不能触动画中的任何事物,所以他感应不到画中的物性气息。毕明俊必然是施展了某种法术,隔绝了那个地方与外界的声息。既然晚上看不清,成天乐打算等白天光线好、毕明俊又不在的时候,再去探出个究竟。

画中的第二天,轮到“耗子”去观察了。按照成天乐所指示的方向,“耗子”在深山中一步步展开画卷中的场景,找到了那个幽谷所在,然后退出定境惊讶地叫道:“成天乐,成天乐!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正在阳台上行功涵养神气的成天乐扭头问道:“你看见什么了?一惊一乍的,那里是不是有一处修行洞府?”

“耗子”:“毕明俊天天晚上去练功,不用说也能猜到那是他自己弄的修行洞府,但你绝对猜不到我看见了什么东西!”

成天乐:“什么东西?是一只凤凰、还是一窝小鸟?”

“耗子”直摇头道:“不是,当然不是,尽情发挥你的想象力吧!”

成天乐:“看你这么大惊小怪的样子,难道是一堆黄金或者是什么法宝?我还不清楚你是个财迷嘛!”

“耗子”叫道:“你才是财迷呢!……猜错了,完全猜错了,想破你的脑袋也想不出来。”

成天乐一瞪眼:“那你还要我猜?赶紧说,不带这么吊人胃口的!”

“耗子”坏笑道:“我偏不说,就让你好奇去吧。”

成天乐真的很好奇,不清楚耗子究竟看见了什么?已经知道毕明俊是会飞的妖修这个惊人发现,在那山里还有什么能让它如此意外呢?但成天乐也真沉得住气,继续行功恢复法力,等待精气神都重新达到圆满状态,过了大半天才去观画。

大白天靠近观察,山中那个地方确实与别处不同,有一片向阳的陡峭石壁裸露在植被之外,是大块的花岗岩质地,断面方方正正,宛如天然斧凿而出。就在这片石壁下方,有人凿出了一个石龛,面积不大不小,可容三五人坐卧,龛中放了一个垫子,非金非玉,竟看不出是何种质地,牙白的颜色带着纹路,可惜在画中无法伸手去触摸。

就在这个石龛左边的山壁上,生长着一株高大的梧桐树,树冠展开将这片山壁完全笼罩在树荫下。这棵梧桐树的树冠长得非常有特点,有点像黄山迎客松的造型,左侧树冠伸出的距离不长,却长得很高,犹如翅膀收拢;右侧树冠舒展犹如翅膀展开,恰恰将那石龛罩于下方。

在石壁的正前方是一片空地,露出地面的山石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平台,有些凹凸处还有人工凿平的痕迹。在这个平台的右侧,有一个大体呈弯月形的水潭,由山泉汇聚而成,这山石形成的平台尽头延伸到了水潭的中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