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80章、石湖串月,波心朗澈钓沉钩

每年到了这一天,十里八乡的民众跑到山脚下的石湖边烧香祈福,还有很多巫婆神汉装神弄鬼跳唱社戏,热闹得就像过节一样。到了清代康熙年间,苏州巡抚为了刹住当地“五圣作祟”的歪风,下令拆掉了五通神庙。在上方山上建寺立塔,不仅是因为此地风水与景致好,恐怕也是为了镇一镇这民间祭拜五通神的邪气。

世间究竟有没有五通神、五通神究竟是善是恶?自古众说纷纭。但在成天乐看来,所谓五通神的传说并非不可解释,可能就是那些混迹人间的妖修。他们有修为在身,会种种神通法术,至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就难说了。《聊斋》中关于五通神的故事,如果不是文人的虚构,说的应该就是一伙淫邪的妖修。

古时在上方山下石湖边祭五通神的风俗不知从何开始,但此地确实适合妖物修炼,离繁华人烟不远却又显得足够隐秘。八月十七祭五通神的风俗如今已不再,石湖风景区也没有巫婆神汉唱大戏,但每年的农历八月十八日夜间,石湖上仍然很热闹,很多人会特意来此观看着名的风景——石湖串月。

是夜月上中天之时,从某个角度望湖上行春桥,那波中月影恰恰依次穿过九个桥洞。天上皓辉万里,波心澄澈清光,随着明月行空或游人移步,湖中一环一月、环环套月、九环串月,蔚为奇观。巧合的是,农历八月十八也是杭州郊外观钱塘潮信的好日子,苏杭两地各有胜景不凡。

……

毕明俊真会选地方,就在上方山脚下的石湖之畔弄了栋别墅。据警方查证,这栋别墅在毕明俊卷款逃跑前已经转卖了,但“耗子”在画卷中看到时,毕明俊还住在这里。夜半无人之际,二楼阳台上有一团模糊的光影飞向了上方山,假如不是这团光影中偶尔有淡淡的七彩闪烁,夜色中几乎很难发现。

“耗子”立刻就追了过去,但是在画卷中展开的场景,上方山楞伽塔以西是它尚未到过的地方,不可能追得上那会飞的东西,在山脊处被甩掉了。它赶紧退出定境,把这个重大发现告诉了正在行功涵养、恢复神气的成天乐。

成天乐也震惊不已,追问道:“你确定是会飞的东西吗?看清楚是什么了吗?”

“耗子”:“当然会飞,速度很快,我根本看不清!过了楞伽山我就追不上了,画卷中那个地方我还没有打开。……仔细回想,那光影的轮廓很像一只大鸟,还有很淡的七彩光芒闪烁。”

成天乐眨着眼睛琢磨了半天,这个发现出乎意料,但也并非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他早就猜测毕明俊可能是一位修士或者是妖怪,如今确定了其人是妖修。他以前见过的妖修都是走兽之属,还是第一次发现会飞的。

麻雀能飞但是人不能飞,这并不意味着人不如麻雀,只是天赋的不同。毕明俊走的也是凝炼妖丹、化为人形混入尘世的路子,因为这样能得到的好处太多了。飞腾公司的毕总当然不会飞,可是这位大妖化出原身之后还是会飞的,这是他的天赋神通。

可毕明俊究竟是什么鸟,半夜化出原身飞出去又是干什么?“耗子”在画卷中没有看清,成天乐也非常感兴趣,但他并没有着急,涵养神气恢复法力已毕这才入境观画。画面上只有山塘街,他和“耗子”每一次观画必须都要从山塘街开始。但对于画中世界已经打开的地方,可以移转场景和视角按照曾走过的路线直接到达,这个速度是非常快的。

成天乐于画卷中“来到”上方山,场景就是毕明俊刚刚飞走后不久,他在画中楞伽塔附近移换视角观望,东边的石湖看得很清楚;西侧的山野却一片朦胧,那是他也没有到达过的地方。他在画卷中打开新场景的速度虽然比以前快得多,但也绝对追不上一只飞鸟,更何况毕明俊早就飞走了。

成天乐没犹豫,立刻就按照“耗子”所指的方向追了出去,他倒没指望能追上毕明俊,只是想把这一片从未到达过的区域也在画卷世界中展开,下一次追踪时便会方便一些。这是一个笨办法,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下足够的功夫也是可行的,前提是毕明俊飞出的距离不是很远、至少没有飞出苏州。无论如何毕明俊还要去飞腾公司上班,肯定还会飞回来的。

上方山从南向北狭长分布,像一道翠绿屏障,东边是石湖风景区,西边山势缓缓延伸范围很大,在山谷中分布了好几片公墓,名字都叫凤凰公墓。石湖风景区白天人很多,但到了夜间静悄悄的连个鬼影都没有;而山的西边别说夜里、白天也看不见人,都是连绵起伏的密林。

夜间走进山里很是阴森啊,成天乐观画与看地图是不一样的,他必须要像身临其境般“走进去”才能打开新场景,但又不是真的进入了画中,仿佛只是画卷世界里并不存在的观察者。元神内景展开的如是景象,偏偏又没有半点声息,简直宛如魔境。

成天乐现在打开新场景的速度,和现实中普通的步行速度差不多,这么大一片山地想都转遍了可不是一两天的功夫。他多少也有碰碰运气的想法,毕明俊化出原身飞去,肯定不会走太远越过山区,应该就是在山中找了一处隐秘所在干什么事情,说不定恰好能看见。

按画卷中的时间,他在山里面转了大半夜,突然发现前方丛林上空有一团模糊的光影凌空飞过。假如不是那淡淡的五彩闪烁而成天乐又是特别留意的话,就算在夜里也是很难发现的,此情景很有点张潇潇化出原身遁走的场面,但痕迹却要淡得多。光影中确实是非常朦胧的大鸟轮廓,仿佛展开双翅带着长长的尾羽,但具体形状却看不清晰。

成天乐吓了一跳,此时已法力耗尽退出了定境,坐在椅子上说了一句:“搞什么玩意?扮凤凰啊!”

“耗子”飘过来问道:“什么,你也看见了?难道你追上他了!”

成天乐摇头道:“我没追上,想在山野找他的落脚地点,转了大半夜也没发现,结果他自己飞回来了。”

“耗子”:“那是当然,那时候他还没失踪,还得回去睡觉、回单位上班,也不知半夜溜出去干什么了,会不会是去偷人家东西?”

成天乐好气又好笑道:“以毕明俊的身家,用得着半夜冒险化出原身去偷东西?妖修最忌讳的就是显露原身,他找了那么僻静的地方,我看应该是出去练功了。只是有点奇怪,以我们掌握的法诀,妖修化为人形之后,练功是不需要变回原身的,难道还有什么蹊跷?”

“耗子”:“找到他的去处看看不就清楚了?我看他并不是只飞出去这一次,可能经常半夜到山中练功,买下这栋别墅的目的也是如此。我们一次追不上、两次追不上,还能总追不上吗?每天半夜就在必经之路上等着,看他往哪个方向飞,然后就顺路追下去,总有一天找到落脚点。……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在那一片山里转,把那一片山区的画卷场景全打开,到时候再追更方便,弄不好很快就能发现他飞哪儿去了。”

成天乐赞道:“这是笨办法,但绝对有效!你怎么也学会了?”

“耗子”:“还不是跟你学的!既然没有别的办法,就用你常最擅长的笨办法了。”

成天乐忍不住伸手拍向“耗子”的肩膀道:“好,有毅力,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耗子”的身形像风烟般飘开,嚷嚷道:“你什么坏习惯?不是摆手就是拍别人肩膀,要拍拍自己的!……我去干这么累的活,天天没事就在山里瞎转,那你干什么呢?”

成天乐:“你让子弹打了都没事,拍两下又拍不坏!……我也有任务啊,远隔苏州的另一端,这几天外汇交易部就快装修好了,我一直没发现有谁安装窃听器,肯定不是装修工人干的,所以我要盯紧那边。”

“耗子”愣了愣道:“可是不论我们谁观画,画中的时间都在向前推进,我盯着毕明俊的时候,万一有人装了窃听器呢,你不就正好错过没看见吗?”

成天乐:“对啊,凡事不能贪求太多!我们先轮流盯住交易部,找出是谁装的窃听器,应该就是这几天了。然后再去盯毕明俊,我想他还会再飞出去的。”

……

暂时放下毕明俊那头,“耗子”与成天乐又轮流关注外汇交易部的动静。这里的装修进行的非常快,租下房子一个月之内几乎就全部搞定了。毕明俊还曾经在员工的陪同下来“视察”过两次,陪同他的员工就有交易部的财务和那位副总。

装修接近尾声,就在总经理办公室刚刚贴完壁纸的那一天,工人们撤离了现场,因为这里需要通风干燥一段时间才能进行最后的扫尾工作。就在这天下午六点多钟,天还没有完全黑,有一个人拎着包打开锁着的交易部大门,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径直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