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78章、忠人之事,相交有诺岂轻托

这样的传销团伙,其实就是一个封闭灵魂、扭曲人性的圈子,她终于醒悟了,冲了出去丢掉妄想,重新去找回那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的人生。成天乐看到这里也挺为她高兴的,同时也为那执迷不悟的于飞更加感到惋惜。

莫思和那姑娘都逃跑了,就在这天还没亮的僻静小巷中,成天乐很有些为她们担忧,想看看她们后来怎么样了,可惜这两人已经消失在他所能见的画卷范围之外。成天乐正在追踪传销团伙,无法分身再去追她们,就算能追上恐怕也没什么用处,因为画卷中所见已是一年前的场景。

追上传销团伙,成天乐不仅耗尽神气、也几乎用尽心力,他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以旁观者的身份去观察事物,有过这么多自然而然的思考。这次他足足用了一周的时间才完全恢复,感觉神识功力明显上了一个台阶。这没法用具体的数量来形容,仿佛是一个境界层次的跃迁。

成天乐暂时没有让“耗子”再去动那幅画,而是先给李轻水警官打了个电话,编了一个故事告诉他——

成天乐自称最近遇到了一个人,名叫莫思,是一位不到三十岁的女人,长的还挺漂亮的,当初在传销团伙里见过。他在街头偶遇,便上前问道:“莫思,你也从那里面跑出来了吗?”莫思看见他很惊讶也很尴尬,自称她是在一年前转移时趁机逃跑的,匆匆聊了几句就找借口赶紧走了,但成天乐总算问出了转移后的下一个驻地。

虽然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传销团伙可能又转移了,但总是一个追查的线索。既然李轻水打过招呼,让成天乐有什么发现别忘了及时通知他,成天乐就打了这个电话。成天乐还告诉李轻水,他当时问的不太清楚,李轻水如果想仔细查问的话,可以设法去找莫思本人再问问,警察总比他有办法。

李轻水表示了感谢,并说自己一定会去实地走访调查的,就算传销团伙转移了,房东应该还在,可以问一些情况。成天乐趁机说道:“领导,既然你要去找房东问话,能不能帮个小忙,告诉我那个传销团伙又在那里住了多长时间?我需要知道准确的日期!”

李轻水答应了,还莫名在电话里发了一通感慨,很罕见的和成天乐多聊了几句。挂断电话之后,“耗子”问道:“你想知道传销团伙再次转移的准确时间,自己去问一声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把消息告诉李轻水?……你这么上心,是不是想讨好那个警察啊?”

成天乐摇头道:“不是这样的,别把我想的和你一样!其实我多少有点佩服那个李警官,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始终放在心上不忘,说起来简单、但有几个人能做到?”

当初提拔李轻水的那位领导张局,几个月前已经退二线了,托基层部门查找于飞的下落是他离任之前打的招呼,如今已经过去了快一年了,恐怕已经没人还记在心上,但李轻水却始终没忘记,有机会仍然在留意。

其实如果发动警方的所有资源,怎么会找不到一个传销团伙?但这又是不可能的!不可能让坐办公室的领导钻大街小巷去找,而基层警力一向很紧张,不可能只为了于飞这么一个人调集警力专门去搜索,走访的时候偶尔问一声就算交差了。更何况遣散传销团伙对警方来说从来都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不仅牵涉到的人数众多、占用的警力和工作量相当大,很多被“解救”的人还不领情甚至会暴力抗法引发群体事件,是件让人很头疼麻烦事。

李轻水刚才在电话里就是和成天乐感慨这些,他是经侦大队的副队长,管不到这方面的事情,就算和基层相熟的同事打过招呼,人家恐怕也只是敷衍了事,难得成天乐倒是这么认真。而成天乐想知道传销团伙再次转移的具体日期,也有自己的目的,接下来他要在画卷中去别的地方了,不能天天只盯着传销团伙。

李轻水倒是说话算数,两天后就来了一条短信,告诉成天乐传销团伙在新驻地总共呆了五个半月时间,然后又转移了。他非常感谢成天乐提供的线索,叮嘱假如今后再有什么发现的话别忘了及时通知他。他还告诉成天乐一件事,于飞的父母和哥哥前不久来过苏州,寻找下落不明的于飞。

已经退居二线的张局请老战友一家人吃了顿饭,还把李轻水叫去作陪了,但是他们在苏州并没有找到于飞,回去的时候还是李轻水开车把他们送到了高铁站。李轻水并没有说具体的情形,但成天乐也能想象于飞的父母和哥哥离去时是什么心情。

成天乐当然想帮忙,但他没必要在画卷中盯着传销团伙再耗五个半月的时间,知道传销团伙下次转移的具体时间就好办,反正画卷中的场景已经打开,到时候再回去看一眼就行了。眼下更重要的目标是要去查找别的线索。

画卷中目前的时间是成天乐刚刚到梦湖美蛙饭店打杂,那个时候他还不认识毕明俊、也根本没听说过飞腾投资公司。毕明俊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成天乐会有这样一幅画,能在画中从过去的一个时间点去重新追寻人间曾发生的事情。

成天乐特意买来了一张苏州地图,用笔在地图上画圈,并标注需要做的事情。知恩应比报仇更重要,他最想知道的是那天夜里谁杀了韦勿言、暗中救了他?因此第一个圈是画在他的公寓周围的,由于离玲珑湾外汇交易部的原办公地址不远、直线距离在两公里以内,所以这个圈把外汇交易部也画了进去。

第二个圈画在李公堤一带,恰恰隔着金鸡湖与成天乐所住的水阁路遥遥相望,是飞腾公司总部原办公地址所在、也是毕明俊经常出现的地方之一。毕明俊的住址并不远,在芙蓉街,也位于这个圈的范围之内,旁边是园区城市广场和湖滨公园,环境非常不错。

根据易老大提供的材料,毕明俊在苏州还有一处住所,是风景区中的一处别墅,他经常去,节假日通常也在那里。那里是毕明俊经常活动的地点之二,成天乐又画了第三个圈。这个圈可就远了,从东北角直穿西南角,越过整个苏州到了郊区,在上方山国家森林公园附近,旁边还有一个湖泊叫石湖。

第四个圈将原外汇交易部客户郑朗的原住所画了进去,因为张潇潇曾与郑朗同居,而那时她就受到神秘人的暗中控制了。画完之后成天乐又想了想,把这个圈的顺序向后标注,又重新画了第五个圈,以张潇潇在艺术大学的宿舍为中心。因为有人给张潇潇打电话,在画卷里是查不出线索的,但那部手机却是有人送来又派人取走的,都发生在张潇潇和郑朗分手之后,那时张潇潇住在学校宿舍里,这才是有价值的追踪线索。

他最后想了想,又把苏州的几处火车站、长途汽车站都画上了圈,假如毕明俊等人潜逃时是乔装改扮乘坐的交通工具,那么很可能会经过这些地方,提前在画卷中“打开”总归有备无患。

画完之后他叫“耗子”过来看,一边讲解其中的“奥妙”。“耗子”皱起半透明的眉头道:“瞧这地图让你给画的,跟尿炕似的,东一块西一块的!城里城外你绕着苏州画了这么多圈,还不如来个大圈全画进去呢。”

成天乐:“你啥时候学会尿炕了?还是多学几句成语比较可爱,别总学那些没用的!……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地方,离传销团伙再次转移有五个半月时间呢,我们可以把画卷中的重点场景全打开,到时候想看就可以看。但我一个人不能同时盯这么多地方,我们需要分工合作,毕明俊就交给你了,还是像以前一样,发现不对立刻换我来观画。”

“耗子”伸出半透明的前爪一指地图道:“你可真够意思啊,给毕明俊画的两个圈斜穿整个苏州,这个圈在金鸡湖,那个圈跑到郊区石湖去了,天天就要我这么跑?”

成天乐:“又不是真的横穿苏州城,只是在画卷中移换场景而已。只要你先把这些场景都打开,到时候就可以自如移换,只是观画而已。我也会把所有圈中的场景全部打开的,假如时间足够,我甚至想把整个苏州城连郊区的场景全部打开,以后观画就方便了。只可惜山塘街之外的地方,我打开的画卷你是看不见的,我们需要各自都走一遍。”

“耗子”挤眉弄眼道:“这幅画真的神奇,足不出户就可以逛遍苏州。其实也没必要天天盯着一个地方,先把画卷中的那些场景打开,然后可以上别处多逛逛,进园林都不用买门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