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77章、人去楼空,惘茫浮生误多时

两天后的中午,成天乐的精力、体力、神气法力都已经达到最佳的巅峰状态,他把茶几搬开,椅子放在屋中央,稳稳当当、舒舒服服的坐好,调息调心已毕,凝神入定御器观画。

传销团伙真的开始转移了,而且是分期分批的。这一伙人共有一百零八位,搞得就像梁山上的一百零八条好汉,大头目是云少闲,他是坐人力三轮车走的,还有三名小头目其中一位是刘书君,她是骑自行车走的,其余的人有的坐公交车,有的是步行。

不得不佩服传销团伙严密的组织与控制能力,这么多人通过不同的交通方式从一个居民区到达另一个居民区,化整为零再化零为整,竟然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而且在一天之内就搞定了!

这一百多人以一个大仓库改成的教室为中心,分成各个小单位住在居民区中,事先就通过调寝安排好了转移的顺序。有一批骨干分子先走打前栈,他们是坐公交车的,但只坐了三站路,下车步行继续钻胡同到达指定地点,进入各个宿舍安顿好。这是早上的事情,而住在其他居民楼里的团伙分子还不知情呢。

这一天午后,又有一批人通过同样的方式到达新驻地,整个团伙走掉了一小半,都是以寝室为单位的。坐公交车的时候完全可以在中途站下车逃跑,但是没有人离开。他们都是“公司”正式的业务代表,被洗脑洗得很彻底,天天睡地铺吃着盐水煮菜,却梦想着实现人生辉煌的成功,凭三寸不烂之舌拉来亲朋好友加入“行业”、掏他们的兜富贵发达。

有几栋单元楼里的人被集中在一起,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时静悄悄的出发了,其中就有于飞。于飞亲眼看见成天乐怎么被组织扔出去,这几天一直担心自己也有同样的遭遇,连夜里都睡不安稳,通过调寝察觉到一丝不对劲,虽然没有人告诉他,但他却有预感——这天夜里恐怕要转移。

于是他收拾好东西抱着包,就靠在门口的墙角一夜都没睡,终于和大家一起出发了,传销团伙想甩掉他却没成功。有另外两个人比他倒霉或者说比他幸运,团伙成员转移时把他们留下了,等一觉醒来已是人去屋空,两手空空兜里也空空,心中更是一片空荡荡的迷惘。

传销团伙里上午上课,那么多人挤在大教室里个个精神振奋;下午搞活动,做游戏唱歌讲笑话一顿瞎折腾;晚上还要谈心、交流成功经验、做思想工作,反正不歇着。这样一天下来,人在亢奋中一旦放松,睡的是相当沉的,假如没人通知的话,一屋子的室友走空了都不知道。也只有于飞这样有警惕的,才能成功的跟上大部队。

这些人分成一支支小队伍,在小头目和团伙骨干的带领下,如天亮前寻找归宿的游魂野鬼一般,一个个面目苍白、头发蓬松,背着行李、拿着铺盖,静悄悄地走在画卷中。巧合的是,他们一开始穿过了成天乐走过的那条巷子,倒让成天乐在画中跟踪省了不少力气。

这些队伍走的不是捷径,弯弯曲曲绕来绕去,天还没有亮、胡同里也没有行人,这么绕的话很容易忘记都走过哪里。昨天已经有一批人到新驻地了,在胡同里走一段路到大街上,再坐三站公交车,然后接着钻巷子走一段,大约需要四十分钟,离原驻地的距离大约五公里。

而这批步行的人在某些地方多绕了一会儿,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才陆续到达。成天乐差一点就没追上。如果他只盯着一批人,在画卷中展开从未到达的新地点,速度是没那么快的,但传销团伙的转移方式给了他足够的时间。

从第一天起他就开始追踪打前栈的,被公交车给甩掉了,但他可以沿着公交车行进的线路继续向前“走”,路上还可以等待下一辆有团伙成员的公交车再过来,确定了他们是在哪一站下车的。然后他已经法力耗尽,没有再继续观画,也没让“耗子”插手,画卷中的时间就等于定住不动了。

等他涵养神气再度恢复巅峰时,又接着看画,画中人步行的速度虽然不快,可是比成天乐展开场景的速度要稍快一些,总是被动地跟在后面是追不上的,但成天乐至少知道了他们转移的方向。等到画中的第二天凌晨,成天乐又跟随那批步行到达的团伙分子,省了不少力气。

成天乐是以一种断断续续的方式追上了传销团伙,一旦感到神识法力运转艰难,立刻就退出定境停下来行功涵盖神气,等恢复到巅峰再继续看画。传销团伙是分成好几批小队伍陆续出发的,前面一批人把成天乐甩掉了,成天乐就跟着后面一批人继续“走”。

而这种断断续续的观画之法,他在现实中用了三天时间。

这可把成天乐给累坏了,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经历,他在画卷中竭尽全力要追赶上时间和空间的脚步,甚至已经达到一种浑然忘我的状态,当终于成功之后,他收功离定差点没从椅子上滑下去,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手搭在椅背上勉强冲“耗子”做了个胜利的手势——意思是搞定了。

他没想到传销团伙所谓的转移,距离居然并不算远,也幸亏不远!可就这不远的距离也是很有讲究的,甚至是总结和归纳了现代人的生活空间。

传销团伙选驻地一般是市郊,不仅是因为房租相对便宜,而且这里有很多老厂矿的居民单元楼,还有不少空置的仓库庭院一类的地方可以临时租来当教室。这里有很多居民近年来都在别处购置了商品房,但这些老房子还在等待着市政规划中的改造和拆迁,要么想坐地补偿一笔、要么是产权有些问题不好出售,自己不住大多向外出租。

这样的地方一般人逛街是逛不到的,城市中的居民生活都有自己的空间范围,通常情况下的休闲散步、在住宅附近购买生活用品,都是以一定的步行距离为半径。试想一下,你生活在一个城市中,是否熟悉你的住址周围需要步行一个小时之外的所有区域?通常人是不会走那么远的,超过一定距离就需要坐车出门了。

如果必须步行这么远或者坐车出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带着某种目的性,要么是上谁家做客、到某饭店吃饭、上某医院看病、上某单位办事、上某学校上学、上某家商场买东西、上某个公园或景点参观浏览。所以一个人的生活空间是以他的住址或工作单位为中心,某段步行距离为半径的区域,再加上所生活的城市中一些特定的地点,比如城市中心或区域性中心。

就算一个人走遍世界,但在他经常性的生活空间里,也走不出这个圈。很多人哪怕在一个城市生活了多年,超过一定步行距离周围的某些地方,恐怕也是从来没有到过的。成天乐观画的时候便有这种感慨,人们日常的生活某种意义上也是在一幅熟悉的画卷中,超出一定的范围哪怕距离很近,也是看不见或不熟悉的,假如没有特殊的目的,可能只是岁月积累中偶尔到达。

传销团伙的转移,也恰好是在尽量短的距离里换了一个圈,他们选择的区域与原先的驻地几乎没有生活空间的交叉,也不是区域性的聚集中心。成天乐是一个绝对冷静的旁观者,所以他发现了这一点。如此说来,传销团伙的再一次转移,恐怕也是这种规律,因为毕竟大部分人是要步行的。

在天未亮之前分成小队步行转移,路上没其他人和车,每队都有“骨干精英”带路监督,也能防止有些人起趁机逃跑的心思。但成天乐还是发现有人逃跑了,他看见有两个女的找了个机会突然钻入小巷,也不认道路迅速的溜走,后面有人追,但是她们连行李都不要了。

这两个人他都认识,其中一位与他的关系还很“密切”,就是那位上厕所时被他误闯进门的莫思“经理”。成天乐曾经受罚帮人家洗过衣服,一边洗一边胡思乱想还把内衣都给搓破了。后来莫思见到他就爱脸红,吃饭的时候还总喜欢给他挟菜,搞的成天乐很不好意思。

另一个逃跑的姑娘则与于飞有点关系。想当初于飞曾骗了一个退役的特种兵朋友来传销团伙,就是这个朋友回去后将于飞的消息告诉了他的家人。当初那位特种兵来了之后第二天就要走,有一群女“经理”上去劝阻,那姑娘就是跪在前面抱住他双腿的人。结果那特种兵出手也真干脆,一巴掌将她的牙当场打掉了两颗,后来看牙补牙还是于飞赔的钱。

看来这位被传销团伙扭曲了人性的姑娘,可能是被那一耳光给煽醒了!她曾经抱着那位特种兵的双腿无比诚恳的劝阻道:“这位大哥,我宁愿你现在恨我,也要把你留下来!你就多了解几天这里的真实情况吧,不要让自己的人生后悔。”而如今她自己却一路狂奔离开了,行李铺盖扔了,连鞋都跑掉了一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