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76章、守株待兔,总有云开雾散时

这回轮到成天乐不服气了,反驳道:“凭什么说我没本事?我当时再没用,不也能收服张潇潇吗?他不是也暗中控制过张潇潇吗?”

“耗子”:“打得过张潇潇算什么本事?你是美女吗?比张潇潇又用处吗?狐狸精难得,打手可有的是!”

成天乐:“你上次还说,那画中舞剑的人可能就是暗中帮忙除掉韦勿言的人;今天又说他有可能是暗中控制张潇潇、窃听过我的人,不觉得自己联想太丰富了吗?”

“耗子”:“这只能说明我的思维比你缜密、考虑的比你周到,一切皆有可能,我又没说一定会这样!比如那人曾暗中关注过你,所以才会碰巧出手除掉韦勿言,看见你当时的狼狈样,发现你其实就是个不中用的绣花枕头,这不都能解释的通吗……”

成天乐打断它道:“你也太能扯了吧?……幸亏我们之间的谈话窃听器是听不见的,石狸像的秘密不可能泄露出去。但这个人不找出来,我总是有点不放心,有机会一定要查一查。”

“耗子”又说道:“居然有人暗中控制妖修,不仅指点他们而且驱使他们,还能做的这么巧妙,倒是挺有手段的,连我都很佩服!”

成天乐呵斥道:“你一天到晚就佩服这个、羡慕那个,连易老大你都佩服过,难道他们干的是什么好事吗?”

“耗子”的身形是越来越灵动了,那半透明的狸猫眼珠子居然都会乱转,神气活现的反驳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就看事情怎么做了!吴老板和黄律师他们现在不也是听你的吗,你有什么事情难道他们不会帮忙吗?这就是能力!”

成天乐一摆手:“你就别谈什么能力不能力了,想扮高人也得有实力才行。暗中有这么厉害的人物曾窥探我们、在画卷里还发现了那样的高手,说别的都没用,我们得好好修炼才行,而现在连一幅画都没看明白呢!”

“耗子”:“其实我们不是没有办法找到那个大妖啊,可以在画里发现线索,就和画里找于飞、毕明俊他们一样。”

成天乐:“你这个办法在理论上倒是可行的,但你没试过自己去看那幅画,不清楚在画中走出山塘街有多困难,每到一个新地方都要运转法力,我不可能同时做那么多事。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吧,从今天开始你也要看画了,其他的事都别多想。”

……

成天乐这个人可真够没心没肺的,他拿到了第四步法诀,理论上已经可以继续修炼更高深的“内息”与“外景”。但他自觉功力尚浅,借助观画修炼可以使神识更强,而且他也需要在这幅画中找到想要的线索,于是别的都没管,就连那根狈牙法宝也扔到了一旁,就是把这幅画中的线索看明白。

他甚至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将画中的时间追上现实的时间才罢休,到那时应该已找到了于飞,也能发现毕明俊失踪的线索,而自己的功力也将大为增长。一个人这么做当然不行,所以也让“耗子”观画,一方面是帮忙,一方面也是让它练功。

以成天乐现在的功力,每天用一个时辰尽全力观画,而其他的时间涵养神气,恰好可以使画中的时间向前推进半天,而且这个速度是越来越快的,说明功力在渐渐增长。当“耗子”也以此练功时,成天乐惊讶的发现,“耗子”让画迹改变的速度比他要快得多。

“耗子”功力明显不足,需要在成天乐的神识范围内才能自行练功恢复神气,每次观画不到半小时便神气耗尽不能继续了。但就是这短短的半小时,却能让画中时间向前推进一整天!也就是说成天乐加“耗子”,每天能让画卷中的时间向前推进一天半,而且随着功力增长还会越来越快,这样完全能够让画迹理与现实中的时间重合。

“耗子”为此感到很得意,这也是灵体占了很大的便宜。于元神内景中观画,虽用到了御器之术却并不需要触动画卷本身,运转法力而“观”,画迹自然就会发生变化。这也是一种运用灵觉的方式,而“耗子”的灵觉感应要比成天乐敏锐得多。

成天乐是直叹气啊,早知道这样,就不会让“耗子”耽误这么多天了!

但让“耗子”帮忙也有两个小麻烦。第一,如果“耗子”让画卷里的时间向前推进,成天乐再去看的时候,景物已经发生了变化。假如在此期间传销团伙恰好转移了,那么成天乐就可能失去了线索。第二,“耗子”虽然能让画卷中的时间推进得更快,但它在画中想看山塘街之外的景象,却比成天乐要困难得多,每天“走”不了多远。

他们又发现了这幅画的另一种神奇。成天乐在画中找到了传销团伙驻地、也发现了那座奇特的宅院,但成天乐在画中的见知只属于他自己,并不属于另一位观画者。“耗子”如果也想找到同样的地方,还得自己运转法力去“开发、探索”画卷中的世界。

勉强打个比方,这就像在电脑上玩游戏、开辟新地图,成天乐打开的地图,“耗子”是看不见的。画卷中山塘街之外的地方,“耗子”如果想看的话,也只能自己一点点去“打开”。但是画迹里时间的流逝却是不分彼此的,不论是谁在观画,画卷中的时间都会向前推进、画迹都在发生变化。

正因为如此,成天乐每次观画,因为“耗子”练功的缘故,看到的场景已经比上一次凭空跳过了一天。如果“耗子”并未“走”到传销团伙所在,就看不见这一天传销团伙里发生了什么,假如传销团伙就在这一天转移了,那么成天乐就断了线索。

发现这一点后,成天乐立刻做了一个决定,让“耗子”别在画中乱跑,首先直接赶到传销团伙所在。因为这是在元神中移换场景而观,没必要顺那些弯弯曲曲的小巷子“走”,按成天乐所指的方向,“耗子”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沿直线过去,他们轮流盯着同一片地方。

按照“耗子”原先的想法,它要和成天乐分头行动,成天乐去盯传销团伙、它去盯毕明俊,可现在却不得不与成天乐一起先盯着传销团伙了。成天乐还特意叮嘱了“耗子”两件事:第一是观画时不能动妄念、企图去触动画中的景物,否则元神内景中会有幻想滋生,所见场景就变得不真实了;第二是到了关键时刻,比如发现传销团伙要转移,就立刻退出定境不要再观画,换成天乐来看。

因为“耗子”的功力尚弱,想达到尚未“探索”的新地方速度会很慢,恐怕追不上传销团伙,而成天乐“探索”的速度要比“耗子”快得多。

他们轮流练功,“耗子”也赶到了传销团伙的驻地。根据两人将画迹变化的速度,画卷中的各个时间点还是能推算出来的,到了成天乐当初离开传销团伙的时候,他便让“耗子”先休息两天,自己亲自去看后来的事情。

那天上午,成天乐看见自己离开了,挽着刘书君后面跟着背包的于飞,应该是去了观前街。到了午后,刘书君先回来了;到了晚饭前,于飞也回来了,一副懊丧而不甘心的神情。这些指的当然都是画卷里的时间。

从这一天开始,成天乐在画卷中不再看到自己,但传销团伙倒也没什么新动作,不知道还会在这里呆多少天?成天乐于是又让“耗子”与他轮流观画,让时间推进得更快一些。就在两天后的黄昏,“耗子”在客厅里观画练功,成天乐则在阳台上远望金鸡湖涵养神气,元神中突然听到“耗子”的声音喊道:“他们转移啦,成天乐,快换你来看。”

扭头一看,只见“耗子”已经退出了定境、飘上了阳台。成天乐纳闷道:“这么快?算算画卷里的时间,原来在我离开传销团伙三天后他们就转移了。”

“耗子”:“你看看、你看看,当初你是多么招人烦吧,连三天时间都等不下去了,在转移前就把你给扔了。”

成天乐也笑了:“可能是怕我也跟他们一起转移吧,干脆把我扔饭店里,还想白蹭一顿饭,却没想到我也正想趁那个机会脱身呢。于飞居心不良,活该他结账!刘书君倒是机灵得很,吃一半提前就溜了。幸亏我早有打算,要不然那顿饭不就成我结账了?”

“耗子”:“就别得意了,连传销团伙都把你给扔了,还是什么光彩事吗?快去看画吧,等了这么多天,他们终于转移了。”

成天乐却摇头道:“不能着急,反正那幅画只要我们不动它就不会变,暂时把时间定在那里。我现在的神气还没有完全恢复,在画中恐怕追不快也追不远,可能会被他们甩掉的,好好行功涵养神气,等法力恢复到巅峰再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