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75章、雪泥鸿印,隐现神龙鳞爪迹

李相庭来的非常快,二十分钟后就到了,在湖边看见成天乐便鞠躬问好,然后笑道:“成总真是好兴致,一个人坐在裸女怀里看风景?要不我们去会所坐坐,那里有真的。”

成天乐也笑了:“那不是真椅子,这才是真椅子!你也坐吧。”

李相庭在旁边坐下递过来一个档案袋,面带歉意地说道:“我查到的资料只有这么多,前面整理了一下,后面全是相关的复印件,有些不好拿出来复印的东西是数码拍照的影印件。”

成天乐打开档案袋,从里面抽出个文件夹,发现是很多页资料,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包括房地产过户手续的复印件、一张身份证和一张护照的复印件、还有一些零碎的资料记录和照片,有些照片甚至就是直接拍的电脑显示器屏幕。看样子李相庭找“有关部门”查过各种资料,但人家只能帮他查却不能把资料打印出来给他,干脆当场就直接拍照了。

通过这些零零碎碎的记录,李相庭已经整理好了一份资料,成天乐大概得到了如下信息——

那座宅院的上一位主人叫刘昌黎,护照上显示今年六十八岁,竟然是一位从瑞士归来的商人。与那位饭店老板所说不一致的是,刘昌黎并不是把宅院给卖了,而是转赠给国内的一位年轻人,直接办的过户手续,时间也不是去年而是四个月前。

这样的转赠可能是亲友间的继承,但李相庭却没查出刘昌黎和那个年轻人到底是哪门子亲戚关系?宅院现在的主人叫梅兰德,看身份证今年二十八岁,此人的身份也是一名富商,在广州和香港的几家大公司里都有股份投资,但履历却查不到,几乎是一片空白。

相比之下刘昌黎的资料反而多一些,比如这位老先生前年曾经在重庆江北区君豪大酒店的总统套房住过很长时间。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瑞士有一个刘昌黎基金,该基金在香港以及内地都有大笔股权投资,但最近有不少股权都已经转到了梅兰德名下。

原来这刘老头是个亿万富翁啊,身份和行踪却神秘得很!而那梅兰德像是刘昌黎的继承人,刘昌黎名下的不少资产已经渐渐转移到他的名下,不仅仅是苏州那座宅院。易斌托关系让李相庭去查刘昌黎和梅兰德,更详细的资料却查不到也不敢再查了,这两个人的来头,恐怕比他这位所谓的“易老大”要大多了,也不是易斌能得罪得起的!

私下查他人的资料,这也是很犯忌讳的事情,如果动静搞大了风声传到对方耳里,易斌照样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也只能小心翼翼地查出这么多。其实成天乐也只是好奇而已,人家跟他毫无关系,他也更不想去招惹。文件夹里最详细的一份资料,倒与户主的身份无关,是一份保洁公司的合同复印件。

刘昌黎在几年前就雇佣了这家保洁公司打理那座宅院,每周一次小清理,保洁公司派三个人;每月一次大清理,保洁公司要派十个人。清扫打理的范围不仅仅是搞卫生,还包括各种设施和景观的维护,合同里写得非常详细、要求也很严格。宅院过户到梅兰德名下之后,这份合同继续执行,当然费用也不低。

房主每月支付给保洁公司的维护清理费就有六千,定期打到该公司的账上。那房主的来头真是不简单啊,有这么好的宅子自己不住,还故意闹鬼,每个月仅雇保洁公司的钱就要花那么多。成天乐现在租的公寓每季度的租金才一万呢,而人家宅院的清扫费都比他的房租贵得多!

想一想倒也不意外,无论是刘昌黎还是梅兰德,从资料上来看都是亿万巨富,根本就不缺钱。那宅子可能只是“收藏”的一份产业,就算自己不来住也不想出售或向外出租。成天乐看了这份资料后也终于明白,那个宅子自己既租不起也租不到。那里是一处适合修炼的洞府,而那月下舞剑的男子可能就是梅兰德,他本人就是一位修士。

成天乐托李相庭查资料,一方面是满足好奇心,另一方面也是想知道房主的联系方式。但资料上刘昌黎的联系方式根本没有,梅兰德的倒是有一个,却不是手机,而是区号为广州的一部固定电话。应该是某公司的办公电话,恐怕打通了也是职员接,不太可能找到梅兰德本人。

李相庭在有可能的范围内,办事情倒是尽心尽力,居然连前不久三个企图进宅院偷东西的家伙在派出所的口供都拿到了。从三个倒霉蛋的口供来看,饭店老板说的倒也不假,其中有两个真的看见“鬼”了。派出所不是走进科学栏目组,反正也不负责解释,犯罪分子怎么交代、口供也就怎么录了。

李相庭还查到一件事,那座宅院虽然空着没人住,却是有报警系统的,但设防区域只是屋子里并不包括庭院。那天三个倒霉蛋并没有触动报警器,因为他们还没进屋就看见“鬼”了。

成天乐看完资料合上文件夹,扭头朝李相庭道:“真是难为你了,能调查的这么仔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多谢!就不打扰你太多时间了,回去忙正经事吧。”

李相庭欠身道:“为成总办的就是正经事!……说实话,听见那宅子闹鬼的传闻我也觉得很好奇。闹鬼的宅子为何还要装监控报警系统呢?十有八九是人为的。但有些话我还想提醒成总,就怕说出来不太好。”

成天乐:“想说就说吧,我知道你很能干、是个人才,有什么想提醒我的?”

李相庭:“我不清楚成总为什么会对那宅子感兴趣,可能是想换个好地方住吧?可是我查了之后才知道,那座宅子的主人绝对不是易先生能得罪的。成总您虽然神通广大,但是也没必要无谓的招惹。”

成天乐笑道:“你说得很对,谢谢提醒!我只是偶尔发现了这座宅院,有点好奇而已,并没想怎么样。”

……

黄昏时分成天乐才回到公寓,他一推门,“耗子”就飘了过来道:“干嘛去了,怎么逛了一整天?”

成天乐扫了一眼房间,发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已经被打开了,皱眉道:“你说要看《三国》,我还以为是读原着呢,怎么是在网上下载电视剧?”

“耗子”嘻嘻笑道:“演得挺好耶!人间各种东西都应该学习嘛,假如不这样,我怎么赶得上你?假如赶不上你,我将来怎么追小溪?……咦,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成天乐将文件夹从档案袋里抽出来扔到茶几上:“李相庭送来的材料,你自己看吧。”

“耗子”飘到了茶几上,一阵风扫过,文件夹打开稀里哗啦的翻来翻去,它是灵体,看东西就是一种元神感应,速度非常快,立即叫道:“哇,那宅子的主人好大的来头,好神秘啊!”

成天乐坐在沙发上道:“那是当然,我在画中见到的舞剑人很可能就是梅兰德。”

“耗子”又赞道:“这个李相庭办事真靠谱,这份材料弄得很好,值得栽培啊!……至于那宅子的主人,看样子真是深藏不露,没事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成天乐:“我也不是吃饱了撑的,人家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干嘛没事去招惹他?……不过今天倒有一个更重要的发现,有人莫名其妙的在招惹我们,假如张潇潇不说,我还一直蒙在鼓里呢。不仅有毕明俊窃听过我,搞小动作的恐怕还其他人。”

他将张潇潇今天“交待”的情况都告诉了“耗子”。“耗子”蹦下茶几道:“什么?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成天乐无奈地点头道:“是啊,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发现得越多就越看不懂,究竟会是什么人呢?”

他们在屋里琢磨了半天,越琢磨越觉得不可思议。如果仅仅是窃听,毕明俊的嫌疑当然最大。可是正如张潇潇所说,早在成天乐还在传销团伙里猫着的时候,那位神秘人就已经在暗中控制与操控她,显然不是针对成天乐来的。据成天乐的判断,那人应是一位大妖,而且十有八九也是狐妖。

两人讨论了半天也没什么新结果,“耗子”看着茶几上的文件夹突发奇想道:“这人藏得很深啊,既然也在苏州,会不会就是那宅子的主人?”

成天乐:“哪有那么巧的事!”

“耗子”:“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那不也是一位隐藏的高人吗?”

成天乐皱眉道:“这种可能性恐怕很小,那人后来不再打扰张潇潇也把手机拿走了,看来和易老大的情况差不多,发现我不好惹就不再招惹了,分明是怕了我的意思。”

“耗子”也学着他的样子皱起半透明的眉头道:“你是说那人可能和吴贾铭他们一样误会了,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干嘛非得这么臭美?也有可能是发现你没什么本事,你那两把刷子根本不值得他关注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