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74章、去念通达,晓窗觉梦语匆匆

成天乐传授了完整的炼器、御器法诀之后,很潇洒的打发大家自行回去,张潇潇终于开口了。其实上一次听说了成天乐见易老大的遭遇后,她就想坦白这件事,但没有找到机会,今天总算等到成天乐又召集大家见面。

终于鼓足勇气把这一切都说了出来,张潇潇望着金鸡湖长出一口气,心念中的纠结也随着这湖畔的轻风消散。对那不知名的大妖的忧虑当然还在,但困扰元神的惧意却消失了,心神宁静竟有一种解脱圆满之感,心中暗道——原来如此!

早知道这样,她可能早就对成天乐说出来了;但她不说出来,又不可能体会到这种心境。

成天乐就站在她的身边,敏锐的神识能察觉到张潇潇的变化张潇潇蛰藏的神气刚开始很闪烁,显得违和而不自然,可随着这一声长叹,却莫名发生了某种玄妙的变化,眼前这位狐妖的生机律动仿佛变得更加优雅和韵。

成天乐这才清楚自己刚才会错了情,不禁有此尴尬,幸亏张潇潇并未察觉到。尴尬倒是小事,张潇潇交待的情况却令他深为震惊,这世上有人暗中操控妖修为自己谋利,手段却做得如此隐蔽,而且竟然窃听到他头上!究竟是谁呢?

他沉声问道:“张潇潇,你何不早说?”

张潇潇:“因为我不敢。”

成天乐:“那今天又为何要告诉我?”

张潇潇:“因为我不能,说出来之后才是解脱。”

成天乐叹了口气:“早在见到我之前,就有不知名的高人暗中操控和利用你,我能理解你的担忧,如今说出来,难道就不怕了吗?”

张潇潇:“仍然忧虑,但世间忧虑的事情本就很多,这就是我所经历的、也是我现在所面对的。……不说那个人,就说成总您,我曾经助纣为虐,甚至无意间帮人窃听过您,您传我的那套蛰藏神气的法诀恐怕也泄露出去了。我既然说出来,成总想如何追究,我已经做好准备。”

成天乐一时之间倒不知该怎么追究她,又问道:“如此说来,那天夜里你雇康小甲他们六个袭击我,也是受那神秘人指使?”

张潇潇:“是的,我刚才已经详细交待了,我所知道的已经全都告诉您。”

成天乐:“你到现在也不清楚那神秘人的身份,也没想过要追查?”

张潇潇:“不是不想,而是不敢,那人在暗中能一眼看破我的行藏、还能知道我的修为深浅以及不足之处,甚至直接点破了我是狐妖。我只是一个修为低微的小小狐妖,混迹人间唯恐暴露行藏,自然不敢开罪他。

而且我和这人之间的恩怨说不清楚,他毕竟也指点过我,依照我的习性让我做成了很多事,假如没有遇到您,我恐怕还会不知醒悟。此人我不敢追究也不想追究,但他针对的不仅仅是我而且还有成总您,这是令我最不安的。”

成天乐皱起了眉头,感觉到有那么一丝不对劲。他所见过修为最深厚的妖修就是黄裳和吴燕青,但就算是这两位大妖能看出南宫玥是妖修,却也看不出南宫玥具体的身份来历,除非南宫玥曾当面施展天赋神通或化出原身,不禁又追问道:“张潇潇,你曾化出原身让那人得见吗?”

张潇潇:“没有!这些年来我唯一一次显露原身,就是在您面前。”

成天乐追问道:“那他怎知道你是狐妖?”这是最关键的问题,成天乐猜测南宫玥是兔妖,是因为她网上的名子;察知吴贾铭是犬妖,是因为斗法时对方施展了特别的天赋神通,而且吴贾铭自己也承认了;那天夜里发现林翡和林狂是狼妖,是那两人毫无保留地展开气息,其中包含着一丝狼的特征,后来化为原身果然如此。

在平常情况下,就算能看出张潇潇是妖修,他也不太可能一口叫破她是狐妖,这与修为是否深厚关系并不是很大,而在于见知。张潇潇不太明白这个道理,成天乐却很清楚,所以有此一问。张潇潇皱眉道:“这也是最令我疑惑和惊惧的地方,说明此人对于我来说是高深莫测。”

成天乐突然想到了什么,沉声问道:“最了解狐妖的,是什么人?”

张潇潇一怔,随即也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有些愕然道:“当然也是狐妖!对啊,只要修为比我高,是很容易发现同类气息的!……您是想告诉我,那神秘人也是狐妖?”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这只是一种猜测,但从情理来看是最有可能的!你从来没有见过他、也没听见过他的声音,对吗?”

张潇潇:“晚辈惭愧!此人从未出现过,甚至没有亲自给我打过电话。我不知道他是谁,哪怕在大街上见到,恐怕也认不出来。”

成天乐:“但他派人和你接触过、也命人给你打过电话。你毕竟是妖修,天生灵觉敏锐,就算那些人曾乔装改扮,你再见到他们时也有可能会认出来。”

张潇潇吸了吸鼻子,耳廓微微动了动,眯着眼睛答道:“有可能。”

成天乐一摆手:“你既然能下定决心坦白这一切,我也不想指责和追究你什么,只要你做一件事,将来若发现有关此神秘人的任何线索,立刻告诉我,我很想知道他是谁。……你也放心,这是你的秘密也是我的秘密,我不会告诉其他人,那神秘人也不会知道你说出了这些。”

张潇潇:“谢谢成总!我不知如何感激您?困扰了这么久,今日终于知道什么才是解脱!并不是这世上的困扰不复存在,而是心中坦然、知道怎么去做,我终于做到了。……那人后来再没有联系过我,只是派人取回了手机便无任何动静,仿佛从此消失了一般。据我猜测,他可能也知道了成总有修为在身,不敢再试探于您、也害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成天乐又点了点头:“这倒很有可能,因为他在窃听我,听见了我传授你法诀。……上次见到易老大,才清楚我早就被人窃听了,毕明俊在我的办公室里装了窃听器,如今又冒出来一个。办公室里的窃听器位置是固定的,你带的窃听器可是移动的。”

张潇潇:“提到此人,我曾经也怀疑过毕明俊,但却有一点不对。早在成总到飞腾公司之前,那人已经识破了我的行藏,不应该是特意针对成总的,后来他发现了您,恐怕是一种巧合。”

成天乐:“据我猜测,此人很可能是一位隐藏人间的大妖、而且也是狐妖!他很有想法和野心啊,竟然暗中控制其他妖修。”

张潇潇又低下头道:“成总,您不是妖修,可能很难理解妖修在人间的心境与习性。其实自古以来就有这种人,不仅可能是其他大妖,也可能是人间的捉妖师。”她向成天乐详细解释了各类妖修在人间的处境与心态,最担忧什么、又可能会遇到什么麻烦。

成天乐以前也多少了解一些,但今天还是第一次听一位妖修如此详细的讲出来,也很感兴趣。其实张潇潇没有意识到一件事,她对成天乐讲这些,也等于暴露世间妖修的各种想法和可能被人利用的弱点。假如成天乐有类似的心思,这番话也等于在教成天乐怎么控制与利用妖修。

就算成天乐没什么坏心眼,但了解这些总没有坏处,等张潇潇说的差不多了,他正准备开口,电话突然响了,一看号码竟然是李相庭的。

李相庭这个电话来的有点晚了,因为成天乐大半个月前就托他去查那座宅院主人的资料,当时虽说过“慢慢查、不着急,要尽量详细”,可李相庭用的时间也未免长了点。

电话接通之后,李相庭没等成天乐问便主动解释道:“成总,真的不好意思,过了这么长时间才给您打电话!……上次您布置的任务,让我去查那处宅院的房主资料,还要求尽量详细。本以为是小事一桩,不料真去查才知道不简单。那前后两位房主根本没什么详细资料可查,我费了很大的劲,易总也托了不少关系帮忙,却始终没有什么线索。”

成天乐纳闷道:“难道连这些都查不出来吗?”

李相庭:“前后两位房主的姓名一开始就查出来了,但成总要的是详细资料,我们的收获却很少,感觉实在有些难以交差啊,所以才连续查了这么久。”

成天乐:“查出来多少算多少吧,你现在就把资料都给我送过来。不用去公寓了,我就在金鸡湖南岸等你。”

他打发张潇潇先回去,并叮嘱她刚才的事不必再提,以后要多加留心,有发现一定要及时通知他,然后就在湖边找了张椅子坐下等李相庭。这湖边的休闲椅很有趣,看上去好像是玻璃钢质地,刷着蓝漆,却不是通常的椅子造型,就像是一个个写意的裸女,前伸双臂扎着马步蹲在湖边。坐在椅子上,就似坐进这些蓝色裸女的怀抱里,感觉十分怪诞,也不知是哪个妖孽设计师的作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