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72章、庭院深深,寒剑幽灵锁朱门

那老板呵呵笑道:“我爷爷解放前到苏州就开了这家饭馆,然后是我爸爸、现在是我,你说开了多少年?传统老手艺啊,也算得上百年老字号了!”

成天乐:“这条小巷真是历史悠久啊,我看您这家饭店也应该挂个百年老字号的牌匾!……我刚才走进去,看见有一座大宅子,墙角界石上刻着馨园,门楣花砖上却写着梅园。宅子挺漂亮,好像是一座小园林,怎么从外面锁着门,这么好的房子没人住吗?我还想进去看看呢!”

饭店老板微微变色道:“你进那里面干什么?”

成天乐解释道:“我是学美术设计的,这宅子保存得很好,想进去看看木雕和砖雕,那可是苏州传统的工艺特色啊!”

饭店老板劝道:“小伙子,去别的地方看吧,砖雕和木雕老苏州有的是。我告诉你,那可是一座凶宅,闹鬼!”

这回轮到成天乐吃惊了,瞪大眼睛问道:“好端端的一座宅院,看上去收拾的干净漂亮,怎么会闹鬼呢?”

老板挪了挪凳子,凑近了压低声音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它一直就闹鬼,我爷爷住在这里的时候,据说那宅子就是凶宅,主人都不住一直空着。到了文革破四旧,就有不信邪的人进去住了,结果怪事不断,不是听见房上有动静就是听见墙里有人说话,锅碗瓢盆半夜里还莫名其妙自己响,大家都吓得搬了出来。

后来这宅子就荒废了,一度很破败。再后来国家落实政策,宅子就还给了原主人,再后来搞改革,原主人又把产权手续重办了一遍,还是他的私宅。街坊没想到原主人还在世、地契也在手里留着。就是这人把宅子重新修好了,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但据说仍然闹鬼,他自己也不住。”

成天乐:“屋主到底是什么人啊?”

饭店老板:“原先的屋主是个老头,好像姓刘,但这么多年我也没见过。据说他把宅子修好了,去年又卖给了一个小伙,那小伙姓梅。你看见的花砖就是去年新换的,原先的花砖早就没了,但墙角的界石还在。”

成天乐:“买下宅子的小伙又是什么人啊,明知道是凶宅还要买,而且买完了还不住?”

饭店老板:“那姓梅的小伙我也没见过,就是听说宅子换了主人,那肯定是刘老头卖给他了。我想可能是做投资吧,在苏州老城这样一座宅子可是很值钱的!刘老头可能是因为闹鬼,很便宜就卖给梅小伙了,而梅小伙想转手大赚一笔。

不过依我看,那小伙恐怕是打错算盘了。这宅子闹鬼没法住人,又在文物部门登记过,想拆了重建都挺难的。你想想啊,能花钱买得起这样大宅的人,谁不会先做调查啊?只要打听一下就会知道那里是凶宅,梅小伙恐怕是砸手里了。”

这饭店老板是个老坐地户,还挺爱显摆,被成天乐一夸一问就打开了话匣子,反正下午饭店里也没什么事。成天乐见他的烟抽完了,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盒好烟,赶紧打开给他递过去点上,接着问道:“老板,你说这宅子闹鬼,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已经重新修过,难道还闹鬼吗?这么好的宅子空着多可惜,哪怕租出去也成啊!”

老板嘿嘿笑道:“租出去?这么好的宅子不是没人看中过,现在很多有钱的老板就想买这种院子呢,要么自己住要么开会所啥的。但是一打听,谁都不感兴趣了!它可不是以前闹鬼,就在前两个月还闹鬼呢,有人亲眼看到了,还把警察都惊动了。”

成天乐纳闷道:“闹鬼还能惊动警察?警察又不负责抓鬼做法事。”

老板:“警察不抓鬼,但是抓小偷啊!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街坊邻居多了也难免出几个败类。我们这儿就有几个游手好闲的,见有人买下了宅子又重新装修,里面弄的古色古香的,当然是很有钱的主。宅子里平时空着又没人住,他们就动了心思想进去看看有没有古董什么的?

那是一个半夜,阴天没月亮,有三个人搬了两张梯子悄悄摸了过去,一张梯子架在墙外,扛着另外一张梯子爬上墙头放下去。有一个人在外面守梯子,一个在墙头上望风,另外一个胆子最大的打着手电进了院子,想进人家房里看东西。”

成天乐插话道:“明知道是闹鬼的凶宅,还敢半夜进去?胆子真不小啊!”

老板冷笑一声道:“好些年没住了,当然也就没有闹鬼的消息,那几个家伙以为老街坊们都在胡说八道呢。自以为胆子大,都是贪心邪念给烧的!结果还没进房呢,就看见鬼了。……当时墙头上那个吓得顺着梯子就滚下来了,墙里面那个喊救命叫得那个惨啊,把邻居都吵醒了!”

成天乐:“真闹鬼啦?墙里面不是也有梯子吗,那个人怎么不逃跑呢?”

饭店老板:“跑?那也得跑得动啊!他当时腿都软了,想爬梯子却把梯子给扒倒了,然后鬼就飘过来了。……街坊邻居出来一看,居然出了这种事,就有人打电话报警了。派出所的人来了之后,发现还有个人在里面呢,等进去一看,那人已经倒在地上,裤子尿湿了、口吐白沫人都吓抽过去了!”

成天乐:“他到底看见了什么鬼啊?明明有梯子都爬不上去,被吓成那样?”

老板陡然压低声音道:“是一个白衣女鬼,反正一看就绝不是人!因为她是飘过来的,脚根本没沾地!……我可没瞎说,因为不是一个人看见的,院子里的人和墙头上的那家伙看见的都一样,派出所的警察还录了口供呢,不信你去问问。”

听到这里,成天乐已经有点明白了。假如他没在画中看过那男子舞剑的情景,此时肯定也是一头雾水。几个小偷看见有白衣女子飘过来,应该就是成天乐所见的那剑灵,对于不明所以的人来说,绝对以为自己是看见鬼了,本来夜入凶宅就心虚,非得吓出个好歹来不可!

看来这宅子闹鬼的传闻是人为的,做手脚的就是成天乐于画中所见舞剑的小伙,只是不清楚他这么做究竟目的何在?而且还有一个疑问,这宅子是最近换的主人,那么以前的闹鬼传闻又是怎么回事?这些在饭店老板这里也问不出结果来,他又给老板敬了一根烟,这才称谢告辞。

老板还特意叮嘱道:“小伙子,我说的话你可别不信!那宅子没什么好看的,想研究什么砖雕、木雕,去别的地方吧。”

……

回去的路上,成天乐对“耗子”说道:“那宅子还真有名堂,假如我没在画中见过那幅场景,今天弄不好还真以为它闹鬼呢!只可惜没人能说清楚屋主的情况,连住了那么多年的饭店老板都没见过,今天算是白来了。”

“耗子”出主意道:“想打听的话也不用在这里,房产过户总得登记吧?去房产部门查档案就清楚了!……你也不用自己去查,不是有易老大吗?给李相庭打个电话,告诉他地址,他应该有办法把房主资料给你弄到手。……嗯,那个李相庭真是挺能干的,我很看好他,上次那些窃听器就是他搜出来的。”

成天乐想了想点头道:“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就让李相庭去查吧。……我看那练剑的人很可能就是宅子的主人,他不希望有人来打宅院的主意也根本不想对外出租,所以才会故意闹鬼吓人。”

“耗子”又琢磨道:“你想把那个宅子租下来吗?”

成天乐:“我现在以观画练功,暂时在公寓里也就够了,等将来继续修炼法诀,尤其是第四步法诀中的御器之术,还有后面的‘内息’、‘外景’,都需要有这样一个环境啊!可惜我一来没那么多钱,二来人家也不可能愿意出租。”

“耗子”:“钱嘛,别忘了还有易老大那笔账呢,我们是租房子又不是买房子,只要房主别要得太贵就行!……至于这件事情嘛,也可以让易老大去办,他说不定会有办法找房主商量,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成天乐却连连摇头道:“耗子,这就是你不懂事了!人家摆明了不想出租,否则干嘛那样做?你是没看见那天练剑的场景,他那样的高手能买易老大的账?易老大想用道上的手段商量,恐怕门都没有,你就别动歪心思了。”

“耗子”想了想,觉得成天乐的话才是正经道理,也就息了这个念头,不禁对那宅院主人更好奇了。过了一会儿,它突然又说道:“像这样的宅院,苏州肯定不止一座。这里的主人惹不起,我们再找别的地方就是了。买不起还不能租吗?就算租金再贵,租房的钱也应该是有的。”

成天乐点头道:“这才是正经主意,但现在不必着急。观画用不着那样的修行洞府,等功夫练的差不多了再说,否则也是白白浪费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