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71章、展卷足下,寻园入画小桥东

成天乐没好气地说道:“想看就看,我也没拦着你!上次你不小心被画收了进去,到现在都没敢碰呢,胆子怎么那么小?……我已经试过了,只要不乱动它就没问题,此画还有什么妙用先不必太好奇,那御器之术、元神内景观法,你又不是不会。你本身就是灵体,观画应该更方便才是。我还希望你能帮一把,将这画迹上的时间推进得更快呢。”

“耗子”有些迟疑地问道:“那我现在就试吗?可你这个样子也不能为我护法。”

成天乐:“谁说让你现在试了?等我恢复的差不多了再换你来。我们轮流观画、互相护法,尽量让画迹变化更快一些。”

“耗子”又想起了成天乐在画中看见的那位高手,不禁沉吟道:“你还记得吗?我们在月光码头外面遭遇狼妖袭击,差点就挂了。当时韦勿言那头狈妖躲在后面还没出手,却不知道被哪位雷锋同志给解决了,不然的话我们就惨了!”

成天乐:“当然记得,我一直在琢磨那位暗中相助的高手是谁。”

“耗子”:“苏州城中有这样的高手,你恰好在画中发现了一个,会不会就是那个人呢?”

成天乐:“哪会有那么巧的事情?不过那人确实有那种本事!如果不是有这幅画,我恐怕没机会发现他,这世上真是藏龙卧虎啊。难怪那些妖修各有神通,却一个个都隐藏形迹谨慎得很,因为说不定哪里就有高人能收拾他们。”

“耗子”:“也说不定能收拾你啊!”

成天乐又瞪了它一眼道:“你怎么越来越不会说话了?好好地收拾我干什么,为什么不收拾你?练功累得半死,你也不讲几句好听的!”

“耗子”:“那还不是天天猫家里闷的,有空倒是出门走走啊,苏州有那么多好玩的地方都没去过呢。……你不是想吃那巷子口的虾仁荷包蛋嘛,那就去吃呗,天天在画里眼馋有什么用?”

成天乐又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不想出门,实在是没时间啊。每次观画都耗尽法力,可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现在的时间,就算我能找到传销团伙的下一个驻地,恐怕距离现实的时间也会被拉得更远,而传销团伙早就又转移了!这是功力不够啊,正需要潜心修炼。这点定力都没有的话,往后还怎么成高人?”

成天乐想借助观画之法找到于飞的下落,看了两个月之后却发现了这很难,因为存在着一个时间上的悖论。他当初在画中看见的是一年前的情景,如今看见的却是十三个月前的情景,画中所见与现实的时间轴被拉得越来越远。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画中的岁月虽然向前推进了一个月,但成天乐在现实中却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所以画迹中的情景虽然也在推进,却被现实越拉越远,就算他能找到传销团伙下一个落脚点,但在这么长的时间间隔中,团伙恐怕早就又转移了。

他在无奈之中,才会同意让“耗子”也去观画,轮流合力,可能会让画卷中的岁月推进得更快一些。假如不是不想暴露了这幅画的秘密,他甚至想到把吴燕青等人也叫来一起帮忙观画了。

“耗子”闻言却发愁道:“你如此练功,想要练到什么时候?”

成天乐看着墙上的画若有所思道:“你没发现我能让画卷中的时间推进得越来越快吗?这说明我的功力也在增长,既然如此,我这段时间就没打算干别的。第一个目标,让画卷中的时间推进比现实更快;第二个目标,让画卷中的时间一直追上来、与现实重合。这样不仅完成了心愿,而且也算是功力大增。”

“耗子”:“不就是找一个于飞嘛,那个警官打了声招呼,你就这么上心?”

成天乐摇头道:“找于飞并不是最重要的,我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练功,另一方面是想看看这幅画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变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我还想用这种方式找到毕明俊!”

“耗子”听到这里也突然反应过来,成天乐想的是一个笨办法,但绝对有效。只要将画卷中的时间缓缓向前推进,到达毕明俊卷款逃跑的时候,就可以追踪毕明俊的去向,原来这才是成天乐观画的另一个目的。它忍不住赞道:“这个法子真妙!其实你未必需要将画上时间追上现实时间,只要下工夫推进到毕明俊卷款逃跑之后,就能查到他的下落了。”

成天乐却摇头道:“你没有自己观画,不了解情况。那画迹上没有的地方,虽能到达却受神识功力之限,不可能随意走远。假如当初毕明俊是坐车跑的,我在画中可追不上他的行踪,可能又得让他溜掉一次。”

“耗子”琢磨道:“那倒也未必!毕明俊早有预谋,突然间就无影无踪,肯定做过不少准备。如果你发现他私下做的准备工作,比如乔装改扮成什么样子、怎么走的,说不定就有抓住他的线索。到时候把线索交给警方或者易老大,也很有可能把他找到。”

这番话很有道理,抓不住毕明俊是因为没线索,就像一条线中间断了。假如成天乐能够在画中找到断线的另一头,将有关信息交给警方或者易老大,就有可能追查到毕明俊的下落。他点了点头道:“嗯,我们就这么办,这样也能验证画中所见是不是事实!”

“耗子”笑了:“嗨!你想验证这个还不容易吗?在画中见到你自己的过去,是否都是真的?”

成天乐:“当然是真的,但那是我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有可能想到什么就看见什么。我可是经历过魔境幻象的人,明白这个道理。”

“耗子”又问道:“那你在传销团伙的时候,去过那家小饭馆吗?”

成天乐:“去过,有一次于飞请客。”

“耗子”:“吃过虾仁荷包蛋吗?”

成天乐:“那倒没有,当时于飞没点这道菜。”

“耗子”:“那你见过这道菜吗?”

成天乐:“没见过,后来在画中才见到的。”

“耗子”在茶几上蹦了起来道:“这不就结了嘛!你再去一趟,看看人家做不做虾仁荷包蛋,做的与你看见的是不是一样?一切就都清楚了!”

成天乐笑了:“就你聪明!这么简单的办法我当然也能想到,只是潜心练功没时间出门而已,你说来说去就是想出门逛逛。……那好吧,明天我就去吃虾仁荷包蛋。”

“耗子”又提醒他道:“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答应教吴燕青他们炼器、御器法诀,结果一晾就是这么长时间。”

成天乐一拍大腿道:“一不留神已经两个多月了!我不发话,他们也不敢来打扰我。等过几天我找时间、找地方好好琢磨琢磨那根狈牙法宝,等有了体会再去教他们。”

“耗子”的身形向后飘退道:“你试练狈牙的时候可别带着我,那玩意的威力我有点害怕。”

成天乐:“法宝有什么好怕的?胆子那么小!”

“耗子”:“我是怕你学艺不精,一不小心出了什么差错把我给震伤了!你不也说自己还没练熟吗?”

第二天中午,成天乐终于离开了工业园区,打了辆车来到山塘街。从阊门步行又一次走入这熟悉无比的场景中,沿着刘书君和于飞当初带他走过的那条路,回到了传销团伙曾经的驻地。故人已不再,风景似相识,成天乐有一种莫名的感慨,恍然间不知自己是走在现实里还是走入画卷中,走过一座石板小桥,他又来到那家小饭馆吃午饭。

上次“来”是昨天于画卷中经过,而现实中的时间应该是十三个月之前,但饭馆还是老样子,也真有虾仁荷包蛋那道菜。晶莹剔透的河虾仁镶嵌在金黄色的蛋糊上煎熟,再配上红色的辣椒丝和绿色的青瓜丝,看上去是色香味俱全,好吃还不贵。

吃完饭慢悠悠地踱步进了这条巷子,与画卷中所见却略有不同,因为时间过去了十三个月,气节便晚了一个月,有些花已经谢了,而另一些花正在开放。成天乐走到了那座宅院前,抬头只见院墙后的树冠郁郁葱葱,而大门紧锁庭院深深。大白天的也不好翻墙进去,就算翻墙进去也没多大意思,里面是什么情况他早就看过了,今天主要想打听这是谁家的宅子?

问了几位过路人,还有几位在小院中忙活花草的街坊邻居,大家却语焉不详,谁也说不清这位宅院的主人究竟是谁?有几位街坊说话时还言辞闪烁、样子神神秘秘的。成天乐更好奇了,却又找不到人打听,只得又原路走了回来,恰好看见那小饭馆的老板坐在门口抽烟,于是就上前打了声招呼问道:“老板啊,您这里做的饭菜可真不错,地道的老苏州风味啊!这饭馆开了有不少年了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