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70章、剑踪舞影,锋辉映月落清旋

成天乐将来不可能每次练功都跑到郊外无人之处,就算是平常人很少的地方,也很难说没有闲杂人等无意间的打扰,而这座宅子简直就是一处为他量身打造的修行洞府。可惜这宅子不是他的,成天乐也只能干眼馋,以他现在的存款,在苏州买一套小户型商品房都够呛,想弄这样一座宅子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成天乐在画中这条巷子里的“探索”到此为止,之后每次看画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将场景移换到这个位置,从各个角度观摩欣赏这座宅子。次数久了,他发现这个宅子似乎没人住,一连几天连落叶都无人打扫,可是门窗过道又显得很干净,显然是有人定期来清理,不禁有些好奇。拥有这样一座宅院却不住在里面,这座宅子的主人究竟是什么人?

画卷中的时间过去了一周,终于有人来了,令成天乐失望的是,来的并不是宅院的主人而是一家专业保洁公司的员工。一共有三个人来打理清扫这座宅子,又过了一个星期,所见仍然如此。看来这座宅院的主人自己不住,却又不想荒废这里,所以雇人每周来清理打扫一次。

看到这里,成天乐不禁动了心思,既然是这样,是否能找机会与宅院的主人联系上,看看自己能不能租下来?也许这里的主人可能不会答应,但试一试总没损失。如果能成的话,租金一定是相当贵的,耗子和易老大算的那笔“账”,可能真需要动用了。

画中半个月后的一天“夜”里,成天乐发现这座宅院突然来了一个人。成天乐不知道此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因为在他观画时顺着巷子又到了这所宅子时,就看见后园的小山凉亭中端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样子竟是在打坐行功,似在吞吐呼应天地万物气息。此人坐了大约有一个时辰,然后睁眼收功走出了凉亭。他是个年纪和成天乐差不多大的小伙,非常帅!在月光下看过去,那小伙不仅是五官英俊,而且浑身带着独特的气质,或者说气息、气韵,仿佛这院落、这月光、这树影都成了他身形的渲染,和他有着同一种韵律。

此人走下小山来到池塘边,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短剑,挥剑起舞,身姿是相当的潇洒漂亮,剑光如匹练般飞旋,似乎能凝炼这半空的月华缭绕。在这幅画中,成天乐能以神识放大细节、移换角度去靠近观察的,此刻却奇异的发现,该人舞剑时他的视角靠近不了,只能以隔着池塘的距离去观看。他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不禁也在琢磨是怎么回事?

这画是一件神奇的法宝,画迹就像倒映了世间人烟风景。他现在能看见曾经发生的事情,实际上也是在运转法力御器,而此刻所见的这个人显然也有修为在身,舞剑时也运转了某种法力,从而形成了一种干扰,让成天乐在很久之后于画中看到这幅场景时,竟然不能靠近。

成天乐很是惊讶甚至有一种莫名的欣喜,没想到在观画的过程中还能发现世上其他修士的踪迹!但这只是画而已,他无法感应到真实的气息,所以也分辨不出舞剑者是人还是妖修。

成天乐虽然被很多人认为是“高手”,他速度快、反应敏锐,所谓技击术的核心无非如此,和一般人打架当然不吃亏。但他不是练家子,也根本没练过武,此刻见到此人的剑术,总算知道什么才叫功夫!

此人于月下舞剑,光华流转、片片剑光洒落绵绵不绝,仅仅是看上去就有一种惊涛骇浪奔涌、令人惊心动魄之感。然而他的身形却不是很快,进退之间的章法丝毫不乱,挥剑的每一击、每个动作都是那么无可挑剔,仿佛只有那样做,才最符合力学的原理和美学的韵味。他是在练剑也是在起舞,让成天乐这个并不懂功夫的门外汉看得如痴如醉,心中暗道:“原来传说中的剑术真的存在,竟可高明到这个地步!”

假如成天乐也有这么俊的一身功夫,那天夜里遭遇到狼妖袭击时,也不会搞得那么狼狈了。再看那舞剑之人,剑光轻灵、剑意却越来越凝重,仿佛在挥舞月光凝聚于剑毫不散,舞到酣处,突然一挥手,成天乐吓了一跳,纳闷此人怎么把剑扔进池塘了?

再定睛一看,却目瞪口呆。那人手中飞出的不是短剑,而是一道剑光,却在池塘上化作一个曼妙的女子身影,身披白纱轻群翩翩而舞。这是什么魔术?不对!——这是什么法术?

类似的场景成天乐曾经见过,那天在平江路私人会所赴宴的时候,后花园中也有个池塘,池塘中贴着水面搭了个舞台。张潇潇曾经在舞台上翩然起舞,姿容尽极妍媚,但此刻与这个白衣女子相比简直无法相提并论。

张潇潇人长的美、舞跳的也好,但当时的舞姿过于妖媚,而这位白衣女子舞姿之妙简直超乎人间的想象,仿佛月光也围绕着她的身形飞舞,却带着一股凌厉的剑意。更奇特的是,成天乐看不清这个女子的容颜,她在池塘上飘飞如梦如烟,根本就不是人!

她的情形倒有点与“耗子”类似,可“耗子”的尊荣当然无法与这女子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成天乐看入神了,细观之下发现,这似灵体的女子舞姿就是伴随着那男子的剑意而动,宛如回旋的剑光。他已经忘记了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池塘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蒸汽状白雾,那男子已经练剑完毕,停下身姿吐息收劲,而那白衣女子的身姿化为一道光华倏然飞回到短剑中。

那男子在池塘边持剑端坐,但剑身上的光芒仍在闪烁流转,仿佛如人的脉搏般轻轻跳动,天上的月色与星光好似也被吸附于剑身。

成天乐有点看傻了,那男子先是在练功、然后练剑、最后又在养剑。他之所以能看出来,是因为这个过程和炼制法器在某些方面是类似的,而那幻化出的白衣女子应该就是剑中之灵。成天乐之所以能想到,也是因为他见识过灵体,就是曾经存身于石狸像中的“耗子”。

看看人家的剑,是多么犀利神奇!再看看人家的剑灵,是多么炫目美妙!成天乐非常震惊也非常好奇,他不清楚此人的身份,也不清楚此人是否就是这间宅院的主人?当那男子收功起身后,成天乐的视角终于能靠得更近些,隐约看见他手中那柄短剑的剑锷上有错金的字迹——秦渔。

成天乐好歹是美术设计专业毕业的,简单学过各种字体,连蒙带猜勉强认出了那纤巧隽秀的鸟篆文。只见那人收剑入怀,又掏出什么东西放进了池塘边的一块太湖石中……成天乐还想接着看下去,却观景涣散,睁眼还是自己所在的公寓里。他的法力耗尽,无法停留于那画迹中本不存在的场景里,自然就退了出来。

不知不觉,他这一次观画竟然用了两个时辰,虽没有像第一次那样晕眩过去,但收功时却精疲力竭,坐在椅子上差点动都动不了。

“耗子”飘了过来道:“你的功力大有进步啊!我刚才其实都想叫你收功了,但就是想看看你到底能坚持多长时间?你今天如此行功,难道在画里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

成天乐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呢,靠在椅子上长出一口气道:“漂亮、太漂亮了!”

“耗子”:“什么漂亮啊?你这一副发痴的样子,难道偷看谁家姑娘洗澡啦?”

成天乐有气无力地瞪了“耗子”一眼:“谁家姑娘露天洗澡啊?我是在观画,又没有进到画里去,触动不了画中的事物,关上门在屋里的事情我也是看不见的,连我自己洗澡都看不见!”

“耗子”故意气他道:“你不会那么自恋吧,还想偷看自己洗澡?”

成天乐:“你那个透明脑袋,成天都琢磨啥呢?我在画中看那个宅院,就是前几天和你说过的那座空着的大宅。今天发现有个人在后院练剑,剑法真漂亮!看着看着把我给惊呆了,他那把剑居然有剑灵,是个美妙至极的白衣女子,可惜看不真切。”

“耗子”大感兴趣的追问道:“什么?那宅子里有人练剑,你还发现了世上另外的灵体!和我一样的吗?”

成天乐叹了一口气道:“那应该是剑灵,你怎么能跟人家比?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唉……!”

“耗子”:“你先别叹气嘛,人家怎么了、我又怎么了?快告诉我你都看到什么了!”

“耗子”早就知道成天乐在画卷中看见了一座很适合修炼的宅院,却不知道宅院的主人是谁。成天乐将刚才所见向它描述了一番,“耗子”也是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道:“那是一位高人啊,很可能就是宅院的主人!这幅画竟然这么神奇,我也想看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