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65章、隔墙有耳,已窃知几事不密

这家娱乐城一楼二楼都是包间,一楼还有喷泉、舞池与酒吧,三楼是办公地点,有一间布置得很豪华的会客室。从一楼走上去每层楼的走廊两侧和楼梯拐角处,都站着很精神的棒小伙,他们看见成天乐,便鞠躬问好。易斌叫了这么多人,一方面以示隆重,一方面也是给自己壮胆。

等进了会客室请成天乐坐下,易斌还站在那里呢,问成总喝什么、来点什么点心?“耗子”一摆手道:“刚吃完饭来的,泡杯茶放着就行。屋里不要太多人,李相庭、柳泰,你们陪易老板留下,其他人就出去吧,我们有话要谈。”

会客室还站着好几位很漂亮的服务员小姐,另外还有易老大的四名保镖,他们闻言都没动,用询问的眼光看向易斌。易斌暗中一咬牙,硬着头皮挥手道:“没听见成总的话嘛?你们都出去吧!把门关好,今天下午别拿别的事情打扰我,谁来也不见。”

闲杂人等都出去了,成天乐带着黄裳和吴贾铭,易斌身边有李相庭和柳泰,双方正好三对三。“耗子”又伸手一指道:“你们也都坐吧,不要站着说话,这样显得我没礼貌。”

易斌等三人这才坐了下去。易斌欠身问道:“成总今天光临寒舍,不知有何指教?”

“耗子”笑道:“易老板,你用错成语了。这里不是寒舍,是夜总会,你家又不住这儿!”

易斌不了解“耗子”的语言风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得赔笑道:“成总说得对,我小时候书就没念好。……不知您这次来,想让我办什么事?有些事我一直觉得挺对不起你的,不知怎样才能让您原谅?”

“耗子”也笑了笑:“你别忙说对不起,应该是我先说对不起。”

易斌:“哪里、哪里,您从来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

“耗子”一瞪眼:“怎么没有!”然后一指柳泰道,“柳经理,易老板的外汇账户是你负责操作的吧,投入多少、盈余多少、一共损失了多少,你应该很清楚吧?”

柳泰并不是什么道上的人物,人家是正牌的金融博士,在易斌的公司里拿着高薪任职,并不是搞什么黑社会就是搞理财,替易斌打理外汇交易账户只不过是顺手而已。一个公司要想正常运作下去,当然必须有这种正经的员工。

他对易斌和成天乐之间的这种事情根本不感兴趣,不明白成天乐为什么点名把自己留下来,坐在那里正不耐烦呢,闻言赶紧答道:“易先生在外汇交易部共投入金额一千二百万,账面盈余总计一千五百四十三万六千二百七十六元八毛九。但因为飞腾公司的外汇交易其实做的是模拟盘,那笔盈利部分是不存在的。毕明俊总共卷走了易先生一千二百万,而成总清算时赔偿了一万,实际本金损失是一千一百九十九万,这还没有计算同期利息。”

“耗子”很感兴趣地看了他一眼,点头赞许道:“嗯,你记得非常清楚、算得也明白!我们就不那么麻烦了,取个整数吧,易老板在外汇交易部损失了一千二百万,身为总经理我有责任,很对不起!”

易斌赶紧摇头道:“这是毕明俊做的事,怎么能说成总您有责任呢?”

“耗子”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它毕竟发生在外汇交易部,我有失察之责,毕明俊不仅骗了你的钱,也把我涮了。……易老板,我今天要告诉你,我不会放过毕明俊的,一定会想办法把他找到,让他把卷走的钱都还给客户,也包括你那一千二百万。”

易斌:“谢谢成总、谢谢成总!您这么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感激。”

“耗子”却又一摆手道:“你别忙着谢我,应该是我先谢你才对!因为我有责任,才会去负责飞腾公司的清算工作,遇到了一些麻烦,就是你派这位李相庭先生帮我解决的,我要说一声感谢。”

易斌和李相庭都赶紧表示成总不必客气、那些都是他们该做的。易斌是越听越心虚呀,成天乐话说得越客气,后面的账恐怕算得就越狠,心情非常忐忑,但也只得硬着头皮听下文。

那杯茶就放在前面,“耗子”却根本没喝,终于语气一转道:“易老板,我在太湖明月湾山庄度假,那四位不请自来的客人是怎么回事呀?”

易斌有点坐不住了,双手扶膝身体前倾道:“成总,我不否认那几个人与我的公司有关,他们可能是想去找您问问毕明俊的情况、然后来向我邀功。如今他们已经被警方带走,但不论怎么说,在成总面前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黄裳哼了一声道:“易斌,你这话说得很艺术啊!既表示愿意负责,又抓不住犯罪的证据,就算让警察听见了也拿你没办法。……但今天这样的场合里,你还要兜圈子,难道以为我们会暗中录音吗?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易斌在道上混了这些年,当然知道什么话该怎么说。成天乐今天是带着律师来的,易斌言下之意承认了那四个人是受他指使,但话说出来明面上却让人抓不住法律上的犯罪证据。听见黄裳的质问,易斌苦笑着一招手:“小李,把我们发现的东西拿来给成先生看看。”

李相庭出门了,不一会儿端了个托盘进来,放在了成天乐面前的茶几上,恭恭敬敬地说道:“成总,这是我在您的外汇交易部办公室里亲手拆下来的,一共有三个,安装的位置都很隐蔽。”

低头一看,是一些散碎的电子元器件,上面还连着电线和芯片。“耗子”不太认识,好奇地追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你怎么会跑到我的总经理办公室去拆东西呢?”

李相庭解释道:“您应该清楚,易先生在想办法追查毕明俊的下落,自然不会放过各种线索。您负责飞腾公司的清算工作,外汇交易部的设备包括装修材料都一次性处理给一位老板了。但您可能还不清楚,是易先生打招呼介绍那位老板买下那批设备的。拆装修的时候我也去了,将所有的地方尤其是您的办公室做了详细的检查,发现了这些东西。它们是目前市面上所能搞到的最先进的窃听装置了,成总,您在外汇交易部一直被人窃听!”

“耗子”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惊呼道:“什么,有人窃听我!谁?”

李相庭规规矩矩地答道:“理论上,要找到接收终端在谁手里才能确定,但我没有找到。警方搜查过毕明俊的办公室和住所,易先生的手下韦勿言回苏州的第一天,也去搜查过,具体有什么发现却不清楚,因为他当天夜里就失踪了。成总应该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就不多说了,虽不能确定是谁在窃听,但我认为应该是毕明俊。这些窃听器,在交易部办公室装修的时候就放进去了,不论谁去做那个总经理,都会被窃听的。”

原来在成天乐处置飞腾公司的剩余资产时,易斌也在暗中插了另一手。有人一次性买下外汇交易部的办公设备,就是易老大打的招呼。电脑、桌椅当然搬走,屏风、隔断这些可重复利用的装修材料也拆走了,像饮水机、电视、电话等等零碎东西也是一次性整体处理。

拆装修的时候,李相庭带人去了,里里外外仔细搜查了一遍,甚至将天花板给揭了、壁纸都撕开,墙壁和地面只要觉得可疑,就将当初的布线处也凿开了查验,结果在成天乐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三个窃听器。

当初警方也搜查过外汇交易部,但这是经济案不是凶杀案更不是什么间谍案,警方主要搜集的是各种财务资料包括电脑里的交易部记录,虽然搜过办公室,但不可能如李相庭这般彻底拆开了搜查,所以并未发现这些。

“耗子”有点傻眼了,它没想到还有这种状况,再仔细回想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既然在装修办公室的时候就留下的窃听器,那么毕明俊早就有图谋了,那时候成天乐还没去应聘呢!他在办公室里办过不少私事,包括点破张潇潇的狐妖身份、亲口传授那套蛰藏神气的法诀。

如果毕明俊在窃听的话,那么不也发现了成天乐有修为在身的秘密?如此说来,毕明俊知道世上有妖修、也知道成天乐有修行,假如在暗中猜测的话,很可能以为成天乐也是妖修或者是一位捉妖师!想当初“耗子”一再叮嘱成天乐要注意保守秘密,却没想到这个秘密早就暴露了。

出了意外状况,“耗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坐下后在元神中嘀咕道:“成天乐,换你来吧!……天呐,我们竟然被人窃听了,那个毕明俊是带着我们的秘密跑的!”

成天乐也吃惊不小,暗中答道:“既然你要揽事出风头,那么就继续发挥吧,我得好好回忆回忆在办公室里都见过哪人、说过什么话。不要遇到点麻烦就叫我出面,自己处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