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64章、怜香惜玉,燕语齐鞠走春光

只听吴贾铭“哎哟”一声叫,双脚乱蹬从半空掉了下来,双臂却贴在身上动不了,摔在地上之后连腿都动不了,仿佛已被人五花大绑。而那三枚玉料就贴在他的衣服上,任凭吴贾铭怎么挣扎就是嵌住了不动。然后吴贾铭又蹦了起来,仿佛突然被松了绑,只见那三枚玉料又飞回到成天乐的手中。

张潇潇好奇地问道:“成总,这是什么妙用?”

成天乐在掂着石头答道:“这并非法器的神通妙用,只是利用其最简单的物性。此物看似三枚实则一体,分别飞出收束法力,能像罗网般把人给捆起来,实则是一种御器的手法而已,凡是类似的法宝皆可如此操控。也可以专门找同样的材料炼制这类法器,成器之后便可施展此等手法。”

黄裳等人连连点头道:“受教、受教!”

这其实是成天乐从第四步法诀中刚刚领悟的,用三枚飞石演示了一下。那根长牙不是他所炼制,论法力他也不如黄裳深厚,此刻运用起来肯定不如黄裳那么精妙。但他倒是很能取巧,用三枚飞石讲了一番炼器、御器的道理,四妖对这位“高人前辈”即将传授的法诀更感兴趣了。

成天乐却一点都不着急,收起飞石又说道:“今天还有正事要办,等办完事再挑个时间,我将炼器、御器的完整法诀再教给诸位。……吴贾铭,来之前你联系过易斌吗?”

吴贾铭:“按您的吩咐,昨天就联系了,易斌说了要在门前恭候,估计从一大早就开始等着了。看时间也该吃午饭了,我们是不是上他那儿吃啊?”

成天乐:“我们自己先找一个地方吃午饭,吃完了再过去吧。”

吴贾铭:“易老大正等着呢,您不去他自己也不好吃饭啊。”

成天乐:“那就饿一顿呗,有什么要紧的?”

吴燕青等人点头附和道:“对对对,就让他饿着吧,我们陪成总先吃饭。”

成天乐并未在今天传授众妖法诀,不是因为他想藏私,而是这第四步法诀的内容很是庞杂深奥,他自己也并未完全吃透,传授别人恐怕讲不明白,不仅会露破绽还容易误人修行。他打算把那根狈牙拿回去好好琢磨、体会,将那套法诀中的御器、炼器之道领悟明白之后再说。

吃完午饭,将吴燕青和张潇潇留下,他带着黄裳与吴贾铭去找易老大,坐的却是吴老板的车,开车的是吴贾铭。出发之前,成天乐特意将那根刚炼成的狈牙交给吴贾铭道:“你不是喜欢吗?那就让你先揣一会儿!假如到了那里需要动手的话,你有此法宝在身也方便。”

黄裳也说道:“对对对,成总考虑得很周到。真有什么变故也不能让成总亲自动手,就让吴贾铭拿着法宝,可施展各种手段。”

……

易斌“迎接”成天乐的地方是他自己的产业,叫花都娱乐城,这里本是一个地产项目的临街公建,就是易斌自己的公司开发的,后来留下来自用。娱乐城赚钱且不说,这几年地产也增值了不少。

吴贾铭将车停在门前的时候,还嘀咕了一声:“这不是夜总会嘛,大白天的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早有人上前恭恭敬敬地打开了车门,成天乐走了下来,迎面就看见了易斌。不用介绍就能认出来,这位易老大约四十岁左右,戴着眼镜、面皮很白净,看上去就像个文质彬彬的商人,但他的生机特征却隐含着一股戾气。别看他外表斯斯文文的,其实体格筋骨十分健壮,要么是练过、要么是从事过长期的体力劳动,至今保养得都很好,但此刻却显得有几分虚弱疲惫,想来是这段时间很不好过,皮肤有些发松,最近瘦了不少。

易斌左边站的人就是李相庭,前不久带队到飞腾公司“维持秩序”的那位;右边的人成天乐也认识,在外汇交易部见过,名叫柳泰,是替易老大操作外汇账户的下属员工,据说是一位学金融的博士。

成天乐一下车,易斌赶紧迎上来鞠躬伸手道:“成总,您好,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神采非凡!我就是易斌……”说着话就很热情地把手伸了过来。

按照早就商量好的主意,这次让“耗子”出面来处理。而“耗子”的架子很大,把手往后一背,根本就没和他握,表面上微笑着说道:“哦,你就是易老大?久仰久仰啊,吃饭了吗?”

易斌已经很识趣地把手收了回去:“还没呢,酒席早已备好,就等着成总来了再开席。”

“耗子”:“我们已经吃过了,就想给你省点。要不你先吃吧,吃完了再谈事。”

易斌赶紧道:“不不不,还是谈正经事要紧!饭晚上再吃也不迟,请请请,快请进!”

李相庭在前面引路,成天乐带着黄裳和吴贾铭跟着易斌走进了花都娱乐城,门前一左一右站着两排穿西服的棒小伙,一起鞠躬道:“成总好!”

“耗子”狐假虎威,很矜持地点了点头,就跟大领导来视察工作似的。

走进去是一个布置得金碧辉煌的大堂,墙壁上还挂着很多幅裸女油画,看上去挺艺术的,但在成天乐这种学美术的人眼里却觉得挺搞笑,把裸体画成油画就成了艺术啦?这分明就是色情暗示嘛,偏偏还用那么高档的框子装着。

大堂里一左一右也站着两排穿着晚礼服的姑娘,礼服无袖,领口开得很低很深,稍往下一弯腰就走光了。偏偏这两排姑娘一齐朝着成天乐深深的弯腰鞠躬道:“成总好,给成总请安!”

成天乐今天是让耗子出面,所以一直板着脸面无表情,此时却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也弯腰鞠躬道:“诸位美眉好,大家辛苦了!”

他刚才没和易老大握手,现在却向这些姑娘们鞠躬,而且停下脚步不走了。易老大的神情也有些古怪,不知道成天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李相庭赶紧问道:“成总,您来过这里吗,是不是有熟悉的姑娘?”

成天乐摇了摇头:“这里消费太贵了!我没来过。……我问你,她们是不是一大早就站在这里了?”

李相庭答道:“为了表示对成总的敬重,我们易总一大早就布置好了,大家都在这里等着迎接您。”

成天乐一皱眉道:“易老大!你要等我就自己等好了,何苦让这些女孩子累着呢?她们站了一上午腰酸腿疼的,嘴上不说,心里还不知怎么埋怨呢!早知道这样,我应该一大早就来呀,还吃什么午饭?”他说的是实话,一进门就发现这些姑娘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以神识扫过,她们确实已经累了,心里很不耐烦却不敢流露出来,神气很是躁动,估计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吴贾铭一听成天乐这么说,也赶紧说道:“易老大,你难道不清楚我们成总最怜香惜玉吗?这里的姑娘都是后半夜才下班,你大清早就把她们叫来排队,这不是让我们成总为难人吗?赶紧叫回去休息,每人再发一笔补助。”

易斌这才反应过来成天乐不满在什么地方,连忙点头道:“成总这才是大丈夫真风流,佩服佩服!千万不要叫我易老大,直呼易斌就好……”又朝那些姑娘道,“你们都去休息吧,每人到前台领一千块加班费。”

众小姐眉开眼笑,顿时感觉不累了,又一起鞠躬娇滴滴地说道:“谢谢老大!谢谢成总!”

易斌一板脸:“应该先谢谢成总!……以后注意了,在成总面前,别叫我老大。”又一转身,朝成天乐道,“成总,您先请!”

上楼的时候,“耗子”很不满的暗中嚷道:“不是说好了让我来嘛,你怎么又自己说话了?”

成天乐暗笑道:“易老大想跟我摆场面,但这个场面我见过,他可没有人家玩得漂亮,还记得那次花总请客,我们去平江路的私人会所吗?……我跟易老大有账要算,这些人又不欠我的,干嘛要人白站一上午受累?”

“耗子”:“就你事多,待会还是让我来,早就说好的嘛!”

成天乐:“好好好,继续让你发挥!”

这时吴贾铭笑着问道:“易老板,你挺大方啊?”显然是在说刚才给那些小姐发“奖金”的事。

易斌答道:“是成总怜香惜玉,我怎么能不照办呢?”

黄裳也问道:“成总今天要见你,你把地方定在了夜总会,难道要请我们唱歌跳舞吗?今天可是来谈正事的。”

易斌又赶紧解释道:“只是为了方便而已,我们先谈事,如果成总想娱乐放松的话,这里有各种服务,就不用再出去啦!我们是去会客室呢、还是去大包间呢?需不要叫姑娘陪着?”

这时是“耗子”开口说话了:“我没这个爱好,还是先把账算清楚再说。”

易斌:“对对对,我们先去三楼会客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