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63章、玄妙在人,器用神通谁为本

关于易老大,成天乐与“耗子”之间曾有一段对话。“耗子”主动要求道:“上次你召集妖怪们开会,都没让我发言。这回带着两个妖怪去收拾易老大,就让我来吧!干这种事情,我比你有经验。”

成天乐反问道:“说的好像你干过似的,你有什么经验?”

“耗子”:“恶人还须恶人磨,你这个人看上去就是太面善、说话总是笑呵呵的,没什么威慑力!”

成天乐:“你是恶人吗?”

“耗子”:“我不是恶人,但我比你凶!别忘了当初收服张潇潇时,就是我出面的,再看看后来,效果怎么样?对付易斌那种黑老大,就让我来好了,好久没有发挥过了!”

成天乐还没想明白具体该怎么处置易斌,本打算见机行事,既然“耗子”愿意揽事,那就先让它发挥发挥吧,假如有什么不对自己再开口也不迟。想到这里他就点头答应了,并特意叮嘱道:“你注意点,那可是在以我的身份说话,别满嘴跑火车影响我的形象。不知道的,还以我精神分裂呢!”

“耗子”笑了:“就放心吧,你的语气和习惯我最了解了!一定能长你的志气、灭他的威风,让你更加高深莫测。”

话刚说到这里,吴贾铭就在楼下按门铃了,成天乐一招手把“耗子”收回左臂道:“你消停一会儿,他们已经炼成法宝来了,我先看看。”

虽说成天乐只要黄裳和吴贾铭陪他去见易老大,但今天送法器的时候,吴燕青与张潇潇也跟来了,除了吴贾铭,其余三妖今天还是第一次登门呢。黄裳双手捧着那根尖利的长牙,就像捧着无比珍贵的瓷器,小心翼翼地递给成天乐道:“成总,我等幸不辱命,终于合力炼成此器,请您查验。”

成天乐呵呵笑道:“好快啊,这么快就炼成了?”

黄裳:“惭愧惭愧,若要将一根异兽之牙炼成法器,不知要花多少心血功夫。但此物已经洗炼接近完成,我等只是最后竟功而已,多谢成总传授法诀、赐此机缘!大家也都出力颇多,收获亦多。”

吴燕青在一旁插话道:“黄律师太客气了,法器是由你炼成的,我们就是帮着出主意、看火候而已,除你之外,吴经理出力最多,我和张老师很惭愧啊。”

成天乐却没把那法器接过来,而是问道:“黄裳,此器既然是你炼成,那就演示一下它的威力和妙用吧。”

黄裳看了看左右,有点为难地说道:“就在这里吗?恐怕晚辈修为低微控制不好威力,有些施展不开啊。”

成天乐这才反应过来,人家手里拿的可是异兽之牙炼成的真正法宝,包含着狈妖的天赋神通妙用,可能还有吴贾铭等人赋予它的更多神奇,与他那三块糊弄成功的玉料可不同。于是笑道:“这是我考虑不周了,找个僻静无人的地方试试吧。”

他们一起出门,吴燕青开车来到了金鸡湖南岸的望湖角。这是一个延伸向湖中的小半岛,周围是一片绿地,前方就是湖面,此刻并无闲人打扰,对岸还能远眺工业园区的高楼大厦,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黄裳手持狈牙在湖边站定,其余几人呈扇面形把他围住,各展神识拢住声息。那根长牙与一个多月前相比形状并未变化,但质地看上去仿佛更润泽,隐隐有一层光华流转。成天乐正在看呢,黄裳突然一扬手,只见长牙上的光华仿佛“活”了,向着湖面上的半空飞了出去,化为一头狼的虚影。

此虚影并不完全成形,只有朦胧的头肩轮廓,后面半边身子仿佛化为了一阵风,但张开巨口四根犬齿獠牙却异常清晰,带着寒光凌空一咬。成天乐能感觉到一阵法力的激荡,这虚化的狼吻可比真正的狼吻大得多,那咬合之力不仅伤形而且伤神,能凭空把东西撕开!

黄裳挥牙只是一击,随后狼影消失,他又举牙向前一刺。只见一道光华呈弧形射出,方向受黄裳的神识控制,轮廓就似尖利的獠牙,向下飞掠擦过湖面,在水上激起了一溜白烟。成天乐看到这里是叹为观止啊,这样的法器不用飞出去扎人,而是隔空激发法力凝聚成獠牙之刺、在神识之内便可伤人,比他那三块石头可好用多了。

然而这法宝的演示还没完,那光华飞远,法力消散在黄裳的神识控制之外,湖面上有一道白色的雾气轻轻飘起。只见他又将手中的长牙画了个圈,带着轻微而急剧的震颤,看上去仿佛什么变化都没有,但众人的神识中却听到了一声撼动元神的长嗥。

黄裳只是演示、并不伤人,但众人也感觉到这声长嗥能冲击元神,使人一瞬间丧失对身体的控制甚至昏厥过去。假如是对付有修为的人,就要看各自的法力以及手段了,但是对付普通人,这可是大范围群体攻击的好手段,能于无声无息中不伤人而进退。

“耗子”暗叫一声道:“这声吼好厉害啊!就算我凝聚成形,碰见高手发出这种攻击,一不小心也可能被震散。”

成天乐:“对手不同,法术的效果也不同,你是无形灵体,凝聚成形后最怕这个。而吴贾铭那样的犬妖也有类似的天赋神通,他倒是不太怕。”

“耗子”:“你看看吴贾铭那样,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被这件法宝馋坏了。”

成天乐:“他是犬妖,狗和狼是亲戚嘛,狈便是狼属异兽,这样的法宝其实他用起来最顺手、更能发挥自己的特长,当然会羡慕。能炼成此等妙用,炼器之时吴贾铭肯定也用了不少心血。”

说话间黄裳已演示完毕,终于将这件法宝交到成天乐手中,很谦虚地说道:“我等惭愧,这根珍贵的异兽之牙炼成法器,也只勉强赋予了这些妙用威力,不知前辈是否满意?”

成天乐心里已经乐开了花,接过长牙在手中摩挲不已,连连笑道:“很好很好,已经很不错了!辛苦诸位了,今天晚上庆祝一下,我请客!”

吴贾铭赶紧提醒道:“您请什么客啊?今天不是要去找易老大算账吗,想干啥,还怕找不到人买单?”说话间眼睛盯着那根牙,甚至有点舍不得挪开的意思。

成天乐笑道:“吴贾铭,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眼馋嘛,想要这件法宝?”

吴贾铭退后一步连连摆手道:“当然眼馋了,这是成总的法宝啊!但我岂敢贪得,只希望将来也能炼成同样威力的法宝。……您不是说过嘛,只要这件法器炼成,就传授我等更高明完整的炼器、御器法诀。如今幸不辱命,您何时传授法诀啊?”

成天乐一手拿着长牙,另一只手摸兜掏出三块石头道:“你还认识这东西吗?”

吴贾铭一眯眼睛吸了吸鼻子:“这是三块和田玉籽料,我那天陪着您买的。咦,您把它也炼成法宝了?”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这是最简单的法宝,我仅仅是炼成最普通的法器而已,本身尚不包含任何妙用神通。但是御器之道、玄妙在人,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吴贾铭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当然记得,那是在平江路丁香巷尽头,我想跑,结果您凌空御物把我的裤子给拿走了,手法真是精妙非凡!”

众人都笑了,吴燕青打趣道:“那就是传说中的狗急跳墙,可惜遇到了成总,想跳也没跳过去。”

成天乐等众人笑完了才说道:“我当时并未运用法器,这三枚飞石是后来才炼成的。今天既然提到了御器、炼器之术,吴贾铭,我们再把当日场景演示一下,你再跳墙来一次,看看我如何出手运用法宝。”

吴贾铭看了看周围道:“可是这里没有墙啊!”

黄裳一指后面的绿化带:“那有棵大树,你上树试试。成总让你演示一下当日情景,你不就是想逃跑吗,往哪蹿都是蹿,意思意思就行了。”

吴贾铭硬着头皮道:“那好吧,现在就开始吗?”

成天乐:“对,现在就开始!”

吴贾铭:“可说好了,张老师在呢,成总您别再扯我的裤子了。”

张潇潇忍不住喝道:“废话这么多,成总要你上树,还不快上!”

没想到吴贾铭是在耍心眼,故意说话分散成天乐的注意力,张潇潇刚一接话,成天乐笑呵呵的一扭头,他转身嗖的就蹿出去了,去势快的像一阵风,脚尖点了两下地就到了那棵大树下,贴着树干飞身而上。

自古只听说过狗急跳墙,还没有看见过狗急爬树呢!这树干大概有四米多高,上面是枝叶茂盛的树冠,吴贾铭却没有来得及跳上树枝。成天乐手中的三枚玉料已经飞出去了,化为三道白色的虚影后发而先至,却没有直接击在吴贾铭的身上,而是在他的周围凌空停住向内一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