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61章、眼见为实,见知唯识各解

这一招不是“耗子”的神通,而是成天乐自己的本事,很类似于妖修吐出玄丹,但成天乐没有玄丹可吐、倒是可以把“耗子”放出去,此时的“耗子”完全是被他操控的。紧接着成天乐就感应到有一道神念印入了“耗子”的元神中,然后“耗子”嗷的一声就晕了过去,又嗖的一声被成天乐收回。

没想到这一招真好使,法诀竟然就是这样取出的。成天乐收回“耗子”,随即将之融入元神之中,这是很久没有做过的事情了,想当初“耗子”就藏在他的元神中,是被他运转法力移出去的,如今又给请回来了。那道神念自然也印入了他的元神里,其中蕴含的法力散入元气之中,然后成天乐也愣住了。

愣住的原因并不是恍惚、也不是忘记了身外的事物,而是这第四步法诀的内容实在太庞杂了!他明白了“耗子”为什么会“晕”过去,“耗子”本是无形灵体,不存在什么晕不晕的概念。打个很形象的比喻,它不能吃东西,所能接受只是信息而已,却相当于吃多了被撑着了,“耗子”的元神还是太弱,瞬间印入这样强大的神念,直接把它震的失去了反应。

第四步法诀与先前的第三步法诀相比,所包含的内容可不是多出一倍两倍,而是呈数量级的增长,仿佛是一个大爆发。也难怪,作为人间修士,丹成而出师;作为山野妖修,玄丹已成便可化为人形混入红尘,那么所需掌握的手段恐怕是以前难以想象的。

这彩云狸中的第四步法诀,比前三步法诀的内容加起来还要多十倍不止,具体有多少,成天乐目前尚不清楚,因为有些具体的细节他还没“看”到。

这步法诀大体包括三层次第的内容,第一层次第主要讲御器与炼器,介绍了法器的种种妙用,怎样赋予、如何激发。炼器首先要感应清楚材料的物性,在此基础上将之凝炼精纯,成器之后,其妙用既有物的因素也有人的因素。有些神通要想借助法器施展,那必须寻找相应的材料去炼器。

法诀中还介绍了各种可用于炼器的天材地宝,有些说得比较详细,有些仅仅是提了个名字而已。其中绝大多数,成天乐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法诀还介绍了世间常见的各种妖修,以及它们可能最擅长的天赋神通,也介绍了一些异兽以及它们的一些特征。关于天赋神通并不是绝对的,就算是同类妖修,因修炼的经历不同、所擅长也不同,只是一个大体的推测。

成天乐也在其中看到了关于狈的介绍,与吴贾铭所说差不多,假如他早得到了这步法诀,当时就会认出来。如此看来,这第四步法诀简直像一部小型的百科全书,内容庞杂包含的不仅是修炼,也有留下法诀的那位前辈的各种见知,都是可能对在人间的修行有用的。

成天乐看到这里就有点纳闷,几百年前好像没有什么动物园,就算有也不可能将各种动物搜集的那么完整,而且法诀中介绍的是妖修特征并非只讲出身来历。那么这位前辈一定对世间各类妖修非常了解,要么他本身就是妖修,要么就是抓住过很多妖修的捉妖师!

接着再往下“看”,第二层次第讲的是“内息”与“外景”,这都是境界的修炼;第三层次第讲的是“辟谷”与“焠炼玄丹”,最后是如何度过“风邪劫”的考验,然后这步法诀的内容就到了尽头。

成天乐目前所能看见的,主要是一些丹药的名字与功效,对修炼有不同的辅助。但法诀中并未提到大部分丹药如何炼制,只是讲了其中几样而已,其过程比炼器还要复杂,所要使用的材料大多数成天乐也根本没听过。至于更多的具体内容,要等成天乐修为达到相应的境界时才能完全展开。

这恐怕是常人很难理解的特异之处,神念心印不像一本书、想翻哪页就能翻哪页,就算成天乐接受了这道神念,也需要等到有相应的修为才能彻底看明白。

成天乐很感慨啊,他也明白了山野妖修为什么会忌惮世间所谓的捉妖师,就算修为境界相当,但他们掌握的手段却有很大的区别,这是师承积累的缘故。他同时也对留下法诀的那位前辈十分好奇,一个人能懂这么多东西,那他得在人间呆过多少年啊?成天乐感到幸运无比,前人如此丰富的积累,能让他今日一次收获,甚至有种不劳而获的惭愧。

但也要有修为才能得到这种传承,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接受如此庞然的信息,更别提融入元神之中。这第四步法诀不仅仅是法诀,不仅在讲境界的修炼,而且介绍了种种运用的手段。手段本身需要境界才能施展,也不是修炼最终所追求,在世间有时候却必须要掌握,哪怕仅仅是为了自保,或者是为了获得更有利于修炼的条件。

成天乐正在这里发愣,彩云桥那边突然走来两名带黄袖章的治安联防巡逻员,大老远就有一束手电光照了过来,有人喝道:“谁啊,大半夜的干什么呢?”

他在这里已经站了半天了,被河对岸一位睡得很晚的大妈看见了。大妈以为自己眼花了,但是躲在桥头看了半天,河那边的确有个人影,恐怕不是闹贼就是闹鬼。她自己不敢过去,于是敲响了一户人家的房门,正是石狸像旁那个理发店的老板家。

理发店老板也起来了,躲在河对岸的桥栏下看了半天,有几位夜归的邻居不知道他在干嘛,也纷纷趴在桥栏上往那边看。黑暗中聚了一堆人,却谁也没敢过去。恰在这时治安联防巡逻队员来了,胳膊带着黄袖章无形中就有了胆色,拿着手电筒就像提着机关枪,走到桥中央站定脚步,用光柱照过去喝了一声。

但是光柱刚扫到成天乐身上,他的身形一晃凭空就不见了,只有一座石狸像静静地蹲在那里!后来这一带的街坊邻居中就流传了一个小道消息,说的是有鼻子有眼——某天夜里闹鬼了,分明看见有一个人站在桥头,可是拿电筒一照就不见了。这绝不是瞎说,是很多人亲眼所见!还有确凿的证据,因为那辆铁皮破三轮莫名竖起来靠在了墙根下。

成天乐走的时候确实忘记了一件事,就是把那辆破三轮放回原处,他惊扰到了这里的街坊,于是赶紧闪身走人。他并不清楚自己一度成了鬼故事的主角,还有那么多人亲眼见证,有时候眼见未必为实啊。他回到寓所中还在思索那法诀中的内容,恐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稍稍消化、使元神平复。

“耗子”终于醒来了,喘息着说了一句:“这是哪里啊,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该死的成天乐,把我扔进石狸像就不管了吗?”听它的语气,好像以为自己还在石狸像中。

成天乐这才意识到自己把“耗子”收入元神,读取法诀时便将它与外界的感应给封印住了,以防止出意外的变故。此时心念一动,想开个玩笑故意没吱声,听听“耗子”会在背后怎么说他?“耗子”如今是在他的元神中,哪怕心念变化都瞒不过他。

“耗子”等了半天没有反应,估计是害怕了,在那里喊道:“成天乐,成天乐!你死哪儿去了?……干嘛把我扔到这里,又不来救我!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什么时候得罪过你啊?”

无论它怎么喊,成天乐就是憋住了不吱声。“耗子”到最后也没办法了,在那里喃喃自语道:“我也得到了第四步法诀,可惜这步法诀是指导妖修如何混迹人世的,享受岁月长久直至下一步考验到来。……嗯,好像很难练成耶,假如练不成的话,那只能是寿元已尽也无法寸进。”

过了一会儿,它又在那里嘀咕道:“成天乐那个傻小子,不会这么不够意思的,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变故,假如没事的话,一定会来救我出去的。就算他不救我,也得拿法诀啊,法诀在我这儿呢!……老天保佑,成天乐可千万别出事啊!”

成天乐还是不出声,就等着看“耗子”会怎么办?“耗子”在那里嘀咕了半天,突然说道:“假如成天乐真出了事,我是不是得出去救他?……但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好像被封印住了,离不开,连外界也感应不到!……别着急,别着急,好好想一想,假如我寄身在彩云狸中,与一年前相比只是换了一个石狸像存身。

但我现在已经有修为在身了,只要设法感应天地,就能独自修炼成形,到那时候我就可以出去啦!只是这个样子是不太好见人,这第四步法诀是指导妖修的,我也接着练,说不定能在第五步法诀中找到让灵体成形的办法。不知道要躲多长时间,还能不能来得及?……吴小溪,你千万要等我呀!”

成天乐憋了半天,终于没忍住在元神中喝道:“我听你说还能不能来得及,以为你是着急救我,心里还感动了一下。搞了半天,你在说吴小溪!这又关小溪什么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