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60章、患得患失,莫若清风画壁

成天乐笑道:“这里是十二楼,门窗都锁好了,大白天的什么小偷能进来啊?别忘了楼里还有保安和监控呢!”

“耗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把画带走吧,装包里就行。”

成天乐却摇头道:“就算有小偷,床头柜里还有两万块现金呢。你是小偷的话,不偷钱反倒偷一幅画吗?这样的现代水墨画,连个题款都没有,小偷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耗子”仍然劝道:“普通的小偷当然不会多看一眼,但不是一般的小偷呢?假如偷东西的人有修为,就是冲着你来的呢?我们出门就把画挂在这里,太不安全了!”

成天乐哑然失笑道:“这幅画我挂在办公室里大半年,有人发现过它有问题吗?不用御器之法、仅凭神识感应,根本就不会注意到它,否则我早就发现文章了;就算会御器之法,也不可能到处乱动东西,那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呢!……谁也不知道它是法宝,就这么随便挂着,你也从来没说过什么,还问我为什么不把它八万块钱卖了,如今又何必患得患失呢?”

“耗子”有点不高兴了:“不就是要你把画带在身上嘛,能累死你吗?”

成天乐只得耐心地解释道:“如果真有人在暗中关注我、甚至能潜入这里来,这幅画早就看见了。我出门别的什么都不拿,偏偏把它带在身边,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有问题吗?万一真有这种事情,反倒是给小偷指路了,不如继续装作若无其事,这样才会没事。”

“耗子”琢磨了一会,终于说到:“你考虑的也很有道理,总算有时候比我聪明一点!这幅画卷起来有一尺长,总是带在身上确实不方便,难免会被人注意到的,反而是在提醒别人。……嗯,反正也没人发现,就继续这么挂在墙上可能是最好的保护。”

成天乐:“这就对了,我们快走吧!”

他们关上门去山塘街了,那幅神奇的画还静静地挂在墙上。成天乐并非比耗子聪明,只是看得明白而已。因为这幅画已经在他办公室里挂了大半年了,该看见的人也早看见过了,既然谁也没发现文章,要么也很难再发现文章。他如果鬼鬼祟祟的总是带在身边,反而引人起疑,而且这样患得患失也不符合他的性格,就那么挂在那里,才是成天乐的习惯。

然而成天乐和“耗子”却不清楚,他们已经认为此画是了不得的宝贝,但此画却不能仅用宝贝来形容,其神奇之处让现在的成天乐与“耗子”尽情的发挥想象力恐怕也想象不出来。只说一点,此物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法宝,而是一件能随心念变化的仙家神器。一尺宽、四尺长看上去携带很不方便,但其实它可以像《西游记》里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变化大小,哪怕变成火柴棍那么大、轻松带在身上也没问题。只是成天乐目前还远没有那般修为,根本运转不了该画的此种妙用。

……

成天乐背着包,像一个外地来的自助游客,又一次来到了七里山塘河。这条街上的景物哪怕是一草一木他都已经是非常熟悉,可仍然饶有兴致看风景、逛店铺,又穿过了京杭铁路桥下,看见了藏着第四步法诀的那只石狸——彩云狸。成天乐却暗暗皱起了眉头,没有去碰那只狸猫,看似很随意地信步走过,直奔虎丘而去。

石狸就在那里,他为什么不取法诀?

彩云狸所在的位置已是山塘街的西段、没有商业规划开发的居民区,因此显得比较乱。它蹲在河边,左侧是一根露出地面的粗水管,贴着旁边的桥一直延伸到河对岸。后面是一根电线杆,电线杆后面的河边还有人焊了一个铁栅栏。右侧仅仅相隔一米多远是一家理发店,门前的橱窗下还有一根铁链子锁了一辆破旧的铁皮三轮车,恰恰把石狸像给挡住了。

成天乐看在眼里只有苦笑,上次取第三步法诀掀了杂货铺的塑料布,还买了人家一堆笤帚,当时付了钱却忘了拿走;现在想取第四步法诀,竟让一家理发店给难住了。

大白天他总不好去把人家的铁皮三轮车搬开,弄不好还以为他想偷车呢,就算没有车挡着,也不可能站在那里很长时间不动。只要他往彩云狸前面一站,就等于他在一米外正挡住了理发馆的门。他也不知道取这第四步法诀时会出什么状况,万一像取第二步法诀那样,恍惚间被定住了,理发馆也不能让他傻站着堵门呀,只得等到天黑后再来。

成天乐去逛虎丘了,途中还在荣阳楼吃了一碗虾仁大排双浇面。自古修行界就有一个说法——丹成而出师。意思就是弟子的修为达到玄丹的境界才可以出山,否则的话不允许携带法器外出,也不允许随意施展法术。丹成是一道门槛,象征着可以自如使用很多手段,人的身心状态也有一个质的突破。

虽然对这条山塘街已经很熟悉,但突破魔境劫、凝炼玄丹的成天乐,故地重游却有新的感受。比如吴中第一名胜——虎丘,他的元神中仿佛能感应到那里有一道剑气直冲云霄,很淡却很清冽,与风水地气融为一体。假如在此地习练御剑之术,可能比在别的地方更为精进。可惜成天乐并没有什么飞剑法宝,他只有三块最简单的石头法器和一幅弄不明白的画。

成天乐在虎丘逛了一圈,感应着此地独特的气息,等他回来晃晃悠悠又经过彩云狸所在时,天已经黑了,却不得不苦笑着又一次走了过去,并没有停下脚步。

那家理发馆老板真敬业,晚上还开门。那辆破三轮仍然锁在石狸像的旁边。三轮的轮胎已经瘪了、车闸也不见了,看样子是一辆废弃的旧车,干嘛还锁在那里不扔呢?卖给收废品的也行啊!

成天乐曾经劝过“耗子”不着急,今天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是不能着急了。他等待了那么长时间,终于做足准备一大早就来到山塘街,眼睁睁地看着彩云狸就在那里,却没法伸手去取法诀,就这么在山塘街来回逛了整整一天。

他又溜达到阊门附近,在绿扬馄饨馆吃了两碗小馄饨,磨蹭到饭店关门的时候才出来。这时山塘街上几乎已经没人了,各家店铺都已上门板落了锁,只有路灯还亮着。很多旅游区就是这样,白天热闹的挤不动,夜晚冷清的要闹鬼。

他又穿过渡僧桥沿山塘街走回去,从旅游步行街走到了居民区,过了京杭铁路桥这边就没有路灯了。四下里没有风,但山塘河上却有水波轻轻动荡,发出微微拍打河堤的声音,在静夜里听着格外清晰。那家理发店终于关门打烊了,但破三轮还锁在原处。

成天乐伸手轻飘飘的就把这辆沉重的铁皮三轮车给提了起来,也没有去卸人家的链子锁,而是把它竖起来立在理发店的墙根下。周围没有灯,彩云狸蹲在黑暗中就像一团模糊的白影,白天看它的样子憨态可掬,但大半夜看不真切还真有点瘆人。

成天乐站在了石狸像前,像以往一样将一只手按在了狸猫的脑门上。石头还是石头,没有任何反应,仅仅如此是取不出法诀的。成天乐接连尝试了元神外感之术、守元神内景之术,都没有丝毫的效果,假如不是确知里面有法诀的话,就算他想刻意搜索恐怕也发现不了异常。

该怎么办呢?成天乐回忆起取前面两步法诀时,都与当时的修为境界有关,使用的手段便是他修炼的内容。如今已突破魔境劫达“玄丹”之境,那么最重要的手段就是掌握了御器之术,于是以御器之术尝试,结果神气反震、差点因经络乱行而吐血。

御器之术不能乱用,只能以真正的法器施展,并不是随便什么东西都可以与身心融为一体。比如这座石像,物性参杂偏偏又是地气灵枢所在,成天乐用御器之术一动它,神识就会受到反卷之力,要不是定心稳固差点就会被“吞”进去。世上高人根本不会用御器之术乱动东西,那也不是查探之法,元神自有各种感应可以察知万物。因此成天乐才会把那幅画就那么挂着,而且已经挂了那么长时间也没人发现那是法宝。

御器之术不行,成天乐本能的又想起试探那幅画的经历,于是又使用了于魔境中的元神观法,就是看看这尊石狸像会发生什么变化?看了半天,石头还是石头、狸猫还是狸猫。不能再“观”下去了,因为成天乐此时心神不定、欲取法诀而未得,总是有一线之牵。

修行中的种种考验始终是存在的,就算是已经度过了魔境劫,并不意味着定境中不会出现魔境幻象。再这么看下去,没鬼也能看见鬼了,弄不好会出现一种幻境,取得了什么本不存在的法诀。成天乐察觉到眼前景物有变,似有魔幻之兆,立刻收功不再定观。

他几乎将所有的手段都使过了,还是没能成功,不由得站在那里皱眉沉思。在无计可施之时,他又想到了“耗子”不小心钻入那幅画中的经历。“耗子”的存在十分奇异,成天乐并非妖修,所以没有凝炼出那种有形的妖丹,但把这一步功夫都用在了“耗子”身上。

死马当活马医吧,成天乐暗喝了一声:“耗子,这回看你的了,去试试!”言毕一挥手,一阵阴风从左袖中飞出,竟毫无阻挡地钻入石狸像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