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58章、克明俊德,世上圣贤文章

吴燕青咳嗽一声道:“在成总面前,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初我是一匹神骏的白马,浑身如雪一样的银白,但只有眼圈附近的毛是黑的,所谓吴燕青,其实是一种自嘲——‘乌眼青’的谐音。你们不清楚,黄裳却是知道的,我当初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一头牛呢!”

世间还有这么古怪的马,一桌人都想笑,但尽量都憋住了没笑出声来。成天乐带着笑意问道:“怎么会有这样的马呢?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吴燕青也苦笑着一摊双手道:“我自己也从没见过别的马长这样啊,我修炼成妖了,可能冥冥中有那么一点玄机吧!”

黄裳则打趣道:“如果是一匹乌骓马、仅有蹄子是白的,人们称为‘雪里站’或者‘乌云盖雪’,多好听啊!可是你一匹白马,眼圈是黑的,那又叫什么呢?”

吴燕青:“我不是说了吗,就叫‘乌眼青’。”

张潇潇终于忍不住扑哧笑出声道:“那叫大熊猫。”这下一桌人全没忍住,都笑出声来。

既然说开了,吴燕青也就没觉得太尴尬反而自嘲似的解释道:“我以前在马群里面,别的马好像都觉得我怪,有点看不起我。”

成天乐插话道:“吴老板啊,当时你是一匹马啊,怎么会懂什么叫看不起呢?”

吴燕青一顿杯子:“玄机就在这里,我当时莫名其妙就明白了那些马的眼神,好似本能地就觉得我不像他们的同类。如果按照人的话来说,就叫看不起,我意识到这一点,便是开启灵智之初。后来我修炼成妖,化为人形来到人间就有一个习惯……”

黄裳截住话头道:“你的习惯大家都看见了,很神气啊,那在菜市场一站,就数你最威风啦。”

众人又都笑了,成天乐也凑趣道:“这一点我是最有经验的,还给吴老板开过三个月的车。”

吴燕青赶紧端杯打岔道:“不说这些啦,来来来,喝酒、喝酒。”

成天乐趁机问黄裳道:“黄律师,你的名字叫黄裳,听上去倒是挺形象的。但在我的印象里,《射雕》里面那个写‘九阴真经’的高手也叫黄裳,这和你的名字有什么关系吗?”

黄裳怔了怔,似乎很纳闷成天乐为何会这么问,但还是很认真地答道:“黄裳元吉,语出《易经》,君子好德,故以此为名。历代有不少名人叫黄裳,用的也都是这个典故。”

吴贾铭接话道:“古人起名字是非常慎重的,用典也很有讲究。听黄律师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毕明俊了,‘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这用的是《尚书》中的典故,可惜毕明俊起了这样一个名字,干的却是那种事情!”

吴燕青嘲笑道:“真不如我这样的名字实在!‘克明俊德,以亲九族’。按他的所作所为,倒更像是妖修、妖修中的异兽,不知九族何类。”

成天乐闻言暗自直叹气啊,看来眼前这些妖修都比他有学问,哪怕是混混出身的吴贾铭也不容小觑啊!他们都是禽兽之属得到莫大机缘,经长年累月之功才修炼到如今,能化为人形混迹于人世之中。人间的见知与智慧对他们来说是宝贵的,比常人要好学得多,而且他们关注的东西往往是普通人忽略的。众人生而为人,有时却不明白自身是多么的珍贵,实在是有点可惜啊。

想到这里,成天乐又问道:“认识的人都叫我成天乐,连我自己都习惯了,但我的学名叫成于乐,于是的于、音乐的乐。据说是我刚出生时,我老爸请一位很有学问的高人给起的,你们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黄裳这才“反应”过来,呵呵一笑道:“原来成总是想考我等的学问。”

那边的张潇潇已经抢着答话道:“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出自《论语·泰伯篇》,以我这样妖修的理解,能感悟万物之生动、抒发灵智情思,便是‘兴’;知世间进退、安身养命之法,便是‘立’;得以升华境界、人间修证完备,便是‘成’。

读圣人书章句如此,字面或许人人明白,但修行实证却不容易。‘兴于诗’,我修炼成妖时已有所感触、但未到完全真切处。‘立于礼’,原先并未尽解,得到成总的指点教诲,这才有所开悟。至于‘成于乐’,还是更高的境界所求,希望将来能有所印证。”

吴燕青也在一旁赶紧拍马屁道:“成总之名,意喻深远,仅仅是今日席上一问,便值得我等深思啊!……成总,这个名字当年是哪位高人起的呀?”

成天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时候我还小,也不清楚啊,后来只是听说过一次,那人好像姓张,具体叫什么名字我却不知道,我老爸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那人给我起这个名字还收了一笔钱呢,好像还不少!”

众人皆端杯道:“值,成总这个名字,多少都值!”

成天乐端杯饮酒,心中却暗道惭愧,原来自己的名字还有那么深的含义。《论语》他当然不可能没听过,中学语文课本里还有其中几篇,但和当代很多学生一样,这么一本薄薄的、凝聚人间智慧的典籍,他从来没有通读过,只是翻到过自己名字的出处而已。今天话谈到这里来了兴致随口一问,张潇潇这个狐狸精却答出来这么多。

这让我们“深藏不露的前辈高人”成天乐情何以堪?在一群妖怪面前脸都红了!幸亏已经喝了半天酒,大家也看不破绽来。成天乐已经暗中打定主意,回去之后要从头到尾通读《论语》,让“耗子”也跟着他自己好好读读圣贤书!

眼见酒喝得也差不多了,这个话题不能继续再聊下去了,再聊就聊出成天乐自己的破绽了,赶紧打住。成天乐轻轻咳嗽了一声,带着神识法力,几位妖修立刻都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坐着看他。他们都明白,成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把大家叫到一起,肯定有什么事情要交代,说不定还会给什么好处,心中都有些期待。

成天乐从兜里掏出来一件东西放在桌上,问道:“诸位,认识这是什么吗?”

同时有几道神识扫过,桌上放的是一根半尺长、光泽润白的獠牙,根部略呈四棱形大约有两公分宽、尖端锋利,带着微微弯曲的弧度。成天乐这句话是问大家的,但眼睛却盯着吴燕青,在观察他有什么反应。

众人齐声惊呼道:“这是异兽之牙,经过法力淬炼,是炼制法宝的材料!”吴燕青还加了一句:“此物好像还差点火候就可以炼制成法宝,成总从何处得来?”

成天乐:“吴老板,难道你没见过吗?”

吴燕青很惭愧的摇头道:“真没有见过,我只能认出这是异兽之牙,却不知出自何种异兽。它应该是妖修原身之物,可以炼制成法宝,其妙用就是妖修的天赋神通。我还能看出来它经过法力淬炼了很长时间,但炼制可能不得法,尚不是一件真正的法宝。”

成天乐:“那你知道怎样将它炼制完成吗?”

吴燕青:“这我就更不清楚了,我等修炼皆是自悟,来到人间后又查遍典籍摸索。我并没有得到过炼器传承,不是不可以尝试,但一来材料难寻,二来是成功与否实在难以预料,所以没有试过。”

成天乐:“那么你也可以用自己的办法试试喽?看看能不能把它炼制成真正的法宝。”

吴燕青一惊,赶忙摇头道:“不敢不敢,怎可拿成总的珍贵之物乱试,若是损毁岂不是罪过!”

吴贾铭的反应最快,站起来开口提醒道:“马老板,不,吴老板,你还不快谢谢成总!成总既然问你还能不能炼制,当然会教你炼器之法。……成总啊,能不能也教我们啊?”

其余几人也都站起了身,向成天乐抱拳鞠躬道:“多谢成总指点!”

成天乐摆了摆手:“都坐下说话。今天叫你们来,当然不能白来,首先说这根牙的来历,它得自韦勿言。”

吴燕青、黄裳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韦勿言居然是一头异兽!”

吴贾铭惊呼道:“韦勿言也是妖修?”

张潇潇疑问道:“韦勿言是谁?”

看来还真有不明内情的,吴燕青开口解释了一番:韦勿言是易斌手下最得力的爪牙。前一段时间他被易老大叫回了苏州,明眼人都知道易老大想对付谁。但韦勿言回到苏州后便失踪了,失踪前的那天夜里,有人在离成总寓所不远的地方扔了三条死狗。这一手彻底震慑了易斌,他再也不敢乱打主意,后来还主动派人去飞腾公司帮成天乐“维持秩序”。

张潇潇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惊叹道:“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学校里呆着,不清楚外面这些事情。原来成总还有这些经历,往后再有什么事,可以叫我们帮忙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