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57章、黄牛白马,人面同席笑谈

也就是说,成天乐在看画的过程中,画面没有动。真正的变化只发生在他和“耗子”以御器之术去动这幅画的时候。假如想让画面再发生变化,还需要用御器之术才可以,但前两天发生的意外又让他不敢轻易乱试。

他站在那里又看了半天,突然一拍大腿,发出了很响的“啪”的一声。正在阳台上练功的“耗子”受到了惊扰,收功飘了进来很不满地嚷道:“你怎么搞的,这几天总吓我?又怎么了,难道还会有蚊子叮你吗?不练铁头功改练铁砂掌啦?”

成天乐指着那幅画愣愣地说道:“耗子,它会变!”

“耗子”:“我当然知道它会变,前天已经试过了。”

成天乐:“这就是它的妙用,能根据现实中的场景变化,不论人在哪里,只要有这幅画,就可以知道苏州山塘街在什么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我刚才突然想到——怎么让它变。”

“耗子”:“怎么让它变啊?你可别再乱来,尤其是别让我试。”

成天乐自顾自说道:“你进到了画中世界里,估计是这件法宝更高明的妙用,现在我们还不敢乱试。但我前天用御器之术动这幅画,却是用错了手段!它不是我的飞石,不是用来飞过去砸人的,既是法宝就要按其妙用。我用御器之术将之与身心一体,但是却不动它也不进去,而是在元神内景中展开画卷,这样它就会变。”

“耗子”琢磨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是敢肯定吗?”

成天乐:“是不是这样,试一试就清楚了,既是法宝就有妙用,我已经发现了其中一种,应该不会错的。”

“耗子”:“你先试一下,可千万别又搞出前天那种状况。”

成天乐:“我若是为了练功,自然会运转法力到极致;但仅仅是为了观察这幅画的妙用,就不必总是那么夸张了。”

“耗子”也来了兴致:“现在就试吗?别把我收回去,我就在旁边看着,假如再出什么状况还好帮你一把。”

成天乐摇头道:“不,现在去吃饭,我饿了!先调养两天,完全恢复巅峰之后再说。”

……

两天后的中午,成天乐又一次坐在了沙发对面的椅子上,特意把“耗子”放了出来在一旁护法。“耗子”如今虽然还没有完全凝炼成功,但比当初已经强了不少,无需借助成天乐的元神元气涵养,它独自溜达一天也没有问题了。

成天乐特意指着画面中的一处地方叮嘱“耗子”道:“你看好了,那是穿过阊门的大街,街上的黑点是一辆车,待会儿我御器之术行功之时,你看看那个黑点会不会动。”

凝神入境,以御器之术激发画卷,却不去动它,而是运转法力在元神内景中展开画面中的场景,这些都是成天乐以前学过的法诀内容,他真是把能想到的都用上了。他只看着画面中的一个场景,却不是“耗子”盯着的那辆车,而是山塘街上一个地方。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成天乐仍然静静地坐着,“耗子”很纳闷,不住地在心里犯嘀咕,因为画面上的黑点一动未动,难道成天乐说的方法不好使?

眼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再耗下去怕成天乐的法力消耗过剧,它正准备出声提醒,却突然感觉有瞬间的恍惚,画面中一直盯着的黑点莫名不见了!恰在这时,成天乐睁开了眼睛,神情看上去极度疲惫,他又一次耗尽了法力。和上次连续几个时辰看画相比,这次动了御器之术,只是短短一个时辰而已。还好他已心中有数,并未毫无防备的失去知觉。

“耗子”惊呼道:“成天乐,我真的有发现!那辆车不见了,它跑哪去了?”

虽然累的够呛,但成天乐的笑容却很得意:“当然不见了,画中时光已经过去了半天,汽车都能跑到淮北了!难道你没看见它动吗?”

“耗子”诧异道:“没有啊,画面一直没动,就在你收功的时候突然变了。”

成天乐张大嘴眨了半天眼睛,才长出一口气道:“哦,原来如此!”

“耗子”:“别卖关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原来御器的成天乐与旁观的“耗子”看见的不是同样的场景,成天乐只盯着画卷中的一个地方,就是那家挂着荣阳楼招牌的面馆门口,看见了人来人往。御器时所见场景不是静态的画面,就是人间的山塘街,只不过是一年前发生的事。成天乐从下午一直看到半夜,又从半夜看到第二天凌晨。

这并不是现实里的时间,而是他在定境中御器将法力运转到极致、坚持到几乎耗尽的情况下,画卷中过去的时间。“耗子”看不见这个过程,它只在成天乐收功时发现画面突然变了,比上一次所见的情形过去了半天。

仅仅是此画最简单的一种妙用,就如此匪夷所思。“耗子”听完后很感兴趣地问道:“假如这样的话,让这幅画中的场景与现在重合,不知会是什么场面?若超过现在的时间,会不会预言未来啊?”

成天乐苦笑道:“别看我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就让这幅画中的场景变了半天。但这一个时辰下的功夫我至少要三天才能恢复,这么推算的话,画卷中的世界永远也赶不上现实。”

“耗子”:“那是你现在功夫太差,假如将来功力深厚,说不定就能办到了,我很期待啊!”

成天乐:“我也很期待,假如真有那么一天,估计这幅画还会出现别的变化。着急说这些也没用,先好好练功吧!”

“耗子”提醒道:“御器、炼器之术,第三步法诀中只讲了一个基础,更详细的内容需要去看第四步法诀。现在易老大也收拾了,时机差不多了吧?也许得到了第四步法诀,我们就能更清楚这幅画的妙用。宝贝啊,意想不到的宝贝!”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差不多了,我们该去取第四步法诀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得在梦湖美蛙饭店开个会。”

“耗子”:“开会?我最喜欢开会了,现在就出门吗?”

成天乐摇头道:“刚才你没听见吗?我用这一个时辰的功夫,得花三天才能恢复,三天之后再出门,这几天你就老老实实练功!三天后我出门、你看家。”

“耗子”大声抗议道:“不行,我也要去开会!”

……

三天之后,在梦湖美蛙饭店二楼的一间中包,关上门屋里坐了一人四妖。成天乐当然在主座,旁边分别是吴燕青、黄裳、张潇潇、吴贾铭,他终于挑明了自己早已清楚面前的全是妖修,开玩笑道:“大家已经打过交道,但你们可能彼此还没看出来破绽,其实诸位都学了我所传授的那套蛰藏神气的法诀。”

几位妖修这才彻底反应过来,吴燕青和黄裳知道了吴贾铭和张潇潇也是妖,而吴贾铭和张潇潇才清楚吴老板和黄律师也是隐藏人间的妖修。大家的神情都有些古怪,然后相对而笑,纷纷起身给成天乐敬酒。

成天乐端杯笑道:“关上门说话,大家都不必遮遮掩掩了。我清楚妖修混迹人间,最怕的就是让人发现了身份秘密。但诸位都是自己人,说开了反倒更好,往后有事可互相关照不必再猜疑忌惮,修炼上也可以交流彼此心得。吴贾铭、张潇潇,吴老板和黄律师的修为深厚,往后你们俩要多多请教啊!”

犬妖吴贾铭和狐妖张潇潇赶紧起身给两位大妖敬酒。倘若是在别的情况下,被陌生妖修挑明身份并说什么请教,是很令人忌惮的事情,但此刻成天乐召集了这么一次特别聚会,在这个小团体之中打消了这种隔阂。吴老板和黄律师也很高兴,端杯回敬连声说不敢当,并表示往后大家都需要请成总多加指点。

这顿酒喝得很舒服,妖怪们之间的话题可以畅谈无忌。吴贾铭首先自报家门说自己是犬妖,张潇潇也自我介绍她是传说中的狐狸精。吴燕青则有些不好意思的坦白道:“我是白马。”黄裳也跟着说道:“我是黄牛。”

成天乐也是第一次知道吴燕青和黄裳确切的身份,看吴老板平时器宇轩昂的样子,还真像一匹神气活现的高头大马。黄裳给人的感觉是沉默寡言,做事情却一丝不苟,关键时刻能顶上去,倒也很符合黄牛的脾性。

吴贾铭打趣道:“黄裳律师倒是人如其名,吴老板,你明明是白马,为什么要叫吴燕青呢?”

酒喝多了,话就随便了,平常不好开的玩笑此刻也都能说出口了。吴燕青竟有些扭捏的解释道:“我是一匹白马,原身你们没见过,那样子是非常雄健、非常神骏的!”

张潇潇掩口笑道:“是的,吴老板,我们都能看出来。但好奇的是你为什么要叫吴燕青,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一只爱惜羽毛的飞禽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