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56章、纤毫毕现,仙家落笔如斯

那些小黑点根本不是笔尖点下的一团墨,每一个人都栩栩如生、纤毫毕现,如果成天乐还有什么地方看不清楚,并不是因为这画不清楚,而是“眼力”还不够。这画中景物给人的感觉就是世上真正的事物,你若看不清,绝非因为这些事物本身的细节不清楚,只是观察不到那么细微的层次。

成天乐用的是魔境中的观法,幸亏这幅画并非真正的魔境,否则他说不定会入魔的,因为看的时候心神震动不已。以元神外感之术观画,想看什么地方,画卷中的场景就似在眼前自然移动,成天乐越看越觉得眼熟。画是平面的,但是以元神观画迹,将细节放大之后却仿佛是立体的,可以变换角度观察。

一般的画可不能这么看,并非是神通无用,而是画本身不可能有那么玄妙,但这幅画却不一样,简直是玄之又玄啊!

成天乐看见了街边的横巷口有老人坐着竹椅摇着蒲扇,几户人家院子里的枇杷树上挂满了黄澄澄的果子,怎么看怎么像他第一天到苏州,与刘书君和于飞一起逛山塘街的场景。不对,那不是像,而就是!画卷随心神展开移动,成天乐在找自己。如果画中展现的是那一天的情景,那他本人也应该在山塘街上。

把这幅画在元神中展开仔细搜索,范围可太大了,相当于在四平方公里范围内去寻找一个人,虽不像大海捞针那么夸张,但也绝不那么容易。成天乐莫名灵机一动,顺着山塘河找到了一座桥,在桥头横巷的拐弯处找到了一家书画店。观察的角度移换,正好可以从敞开的店门望进去,里面站了四个人。

靠近店门处是一位男子,只有背影看不见正面,背着一个很大的旅行包,正是李轻水警官一直在找的于飞。柜台前站着一位身材窈窕的姑娘,从背后看腰很细双腿修长,臀部的弧线显得很美,正是陪成天乐逛街的刘书君。字画店老板站在柜台里面,成天乐不久前还在飞腾公司办公室见过他,得知他的名字叫王嗣水,是李万的好朋友。

王嗣水此刻一手拿着什么东西,应该是钱,但是视角被挡住了,另一只手向前伸,刚刚递出去什么东西。在他的前面,成天乐看见了自己的背影,肩侧露出了画卷的一端,看动作是刚刚把画卷接到手里。画面是静止不动的,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定格!再然后……没有了,凝神入定的成天乐失去了知觉。

……

当他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脸上拂过,眼前也有五颜六色的光点在跳动,睁开眼睛后恍惚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原来窗帘并没有拉上、阳台的门也是开着的,他刚才应该是昏迷了,却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赶忙呼唤“耗子”。这件很简单很自然的事情居然没办到。

自从他将“耗子”封在左臂曲池穴中之后,与“耗子”交流也算是一种奇异的法术了,需要消耗微弱的法力。平常可能不觉得,但此刻成天乐突然发现几乎运转不了法力,不是身体或元神受了什么伤,而是神气几乎耗尽了。也就是说他刚才不是昏过去了,而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给累趴下了!

赶紧直起身来调息凝神,过了一会才勉强呼唤道:“耗子,我晕过去多长时间了?”

“耗子”的声音也仿佛是刚睡醒,迷迷糊糊地答道:“你一直在持续不断地运转法力,连我的法力都被你耗尽了,一下子就晕了过去,只记得你看画看了好几个时辰。……我们晕多久了,看看手机不就知道了?”

成天乐拿过茶几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假如不是全身无力,他差点就要跳起来。听“耗子”说他看画看了好几个时辰就已经很意外,感觉是刚刚晕过去就睁开了眼睛,可是手机已经快没电了。记得他是上午看的画,看现在太阳的位置应该是下午三四点钟,但时间却过了整整一天!也就是说,他是昨天晕过去的,今天才醒来。

他告诉了“耗子”,“耗子”也吓了一跳,用细细的声音叫道:“我们就这样晕了一整天?窗户和门都没关好?太危险了!假如来贼把我们的宝贝都偷走了怎么办?假如来了坏人怎么办?叫你别淘气、你偏要调皮!以后可千万不能这么干了……”

成天乐打断它的话道:“你不知道这幅画有多神奇、猜我看见了什么?……第一次接触到这么玄妙的法宝,我没经验,一时忘形太投入,所以才会出这种状况,下次绝对不会了。”

“耗子”:“下次?你还想有下次!……你看见了什么?”

成天乐将画中玄妙仔细解释了一番,“耗子”听得也是目瞪口呆,喃喃说道:“我好像有点明白了,李万在节目现场打开这幅画的时候,画中的场景不知什么原因变成了现代的山塘街,然后就一直再没变过。今天我们碰巧动了它,用法力运转御器之术也不知触发了什么样的妙用,画里的情景又变了,变成了你那天在山塘街的画面。”

成天乐眯起眼睛道:“有道理,这幅画好像是一幅活地图啊!但我们费了这么大劲,连人都不小心昏迷了一天,上面的画面还是一年前的,能不能变成此时此刻的样子?”

“耗子”琢磨道:“应该是可以的,但你的法力还太浅、境界也不够,所以还做不到。”

成天乐:“先不谈这些了,赶紧调息恢复才是正事。”言毕起身穿衣服出门。他现在神气耗尽施展不得法力,按一般人的理解应该静养休息才对。但从修行的角度,此刻却最适合习练动中守静之功,在金鸡湖畔迈步中感应天地生机,这样才能使元神元气得到更好的滋养。

傍晚时分成天乐才回到公寓中,又把“耗子”放出来练功。等到午夜定坐行功运转神气,直至次日天亮才恢复了正常,但仍然没有达到巅峰状态,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走到阳台上舒展双臂,对飘在身边的“耗子”说道:“好奇怪啊,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而且晕过去了一整天,居然一直都不饿,直到现在才想起来要吃东西。”

“耗子”:“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传说中的高人都可以辟谷不食,你虽然还差点,但饿两天没有问题吧?”

成天乐:“我不是饿了两天,而是根本不饿。假如不是精通内视、能感应周身,还以为肠胃出毛病了呢。”

“耗子”:“你看那幅画的消耗,并非普通五谷所能弥补。这可能是自然辟谷之兆吧,看样子你这么多天没白练功,好像又有所精进。”

成天乐微微皱眉道:“看那幅画虽然凶险,可我莫名觉得功力有所精进,假如再恢复巅峰却好像比以前能强出一线。”说着话一招手,三枚玉料很轻巧的飞了出来,在他身前很小的范围内呈一种很奇妙的线路穿插飞行,控制的异常精妙。他又说道:“我此时尚未完全恢复功力,但再用御器之术操控这三枚飞石,感觉却比以往要自如得多。”

“耗子”:“那是当然,你已经动过那么厉害的法宝,这区区飞石自然不在话下!……咦,我也感觉出来了,你的功力确实比以前深厚,你的神识精微却不够强大,但今天好像比以前强了一丝,虽说只是那么一丝丝,但已经很不容易。”

他们俩说的是什么意思?成天乐因为神气法力耗尽晕了过去,醒来之后足足调养了一天还没有完全恢复,却莫名感觉神识之力比以前强了一丝。勉强打个比方,成天乐像是一个被抽干了水的水桶,现在还没有重新装满,但感觉桶的容量却比以前大了一点点。

这当然也是惊喜啊,成天乐思索道:“很可能与我看那幅画有关,我从来没有那么下过工夫,虽不是与人生死相斗、却像在挑战自己的极限。假如我就用这种方式练功,是不是能渐渐弥补我功力太弱的缺点?”

“耗子”:“主意虽然不错,但是太冒险了,假如你再晕过去怎么办?有人摸上门的话,就等于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啊!”

成天乐叹了一口气:“那还不是怪你,假如你完全凝炼成形,不必借助我的元神元气涵养,就可以在一旁为我护法了。”

“耗子”尴尬地笑了笑:“别着急嘛,快了、快了!”

成天乐看这幅画,无意中的确找到了一种修炼中的机缘。但一般的修士如此修炼,要么是在绝对安全的洞天福地中,要么有同门师长为其护法。而他现在连“耗子”都靠不住,虽有机缘却不能轻易利用。

这天清晨,他又把“耗子”独自留在阳台上面练功,自己背手走进了屋中,抬头又看着那幅画沉思。如果不用元神观法,他是看不清画中的细节的,挂在墙上的仿佛就是一幅普通的水墨画,但通过几个明显的标志性场景,成天乐发现画面再没有变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