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55章、惊门开阖,掩卷自成山河

成天乐赶忙劝阻“耗子”道:“说起御器之法,你的境界虽至、但功力不足啊!而且你这个样子也动不了有形的法器,连我那三枚玉料都操控不了。这幅画这么古怪,你还是不要乱试。”

他说的是大实话,按照修为境界,“耗子”也确实掌握了御器之术,但它是尚未完全凝炼成功的无形灵体,本身就相当于受成天乐操控的一件“法宝”。就算将来凝炼成功,它想操控有形的法器还是会很吃力,连成天乐都动不了这幅画,它还是不要乱动的好。

“耗子”却不服气地说道:“既然是法宝,那就是祭炼一体的东西,与平常人所看见的不一样。那画轴、画卷、画迹都应该是法宝妙用的一部分,我不会去动整幅画的,就是去试试感应画中的内容,对我这样的灵体来说是最合适的!……说你笨你还不承认,没想到吧?”

成天乐还要劝阻,但“耗子”已经出手了,用御器之术去感应那画中的山水人烟。刚才成天乐是从椅子上栽出去差点撞了墙,而“耗子”可比他轻多了、根本就没份量,只听“嗖”的一声,它那半透明的身形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吸向了墙上的画卷。

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成天乐目瞪口呆,“耗子”被扯成一阵阴风迎头撞到了画面上,并没有被弹开也没有被粘住,而是毫无阻隔的穿了过去、凭空消失了。它并不是穿过画钻进墙里了,就是奇异的消失在画面中,那幅画上仿佛有一扇奇异的无形之门。

假如是别人或者是别的东西,成天乐可能就找不着了,但“耗子”却不一样。如果成天乐是妖修的话,“耗子”就相当于他炼成的玄丹,是用自己的元神元气助它涵养凝炼成形的,自然就能控制它、心神之间有一种感应联系。

此时成天乐感应不到“耗子”身处何处,但元神元气却有一种扰动,仿佛“耗子”正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挣扎,与他的心神联系越来越弱,再过一会儿恐怕就真不见了!成天乐当机立断朝着画面一伸左手,口中低喝一声:“收——!”

他可没敢再动那幅画,只是把“耗子”收回体内,就像妖修收回玄丹。幸亏这一招还好使,又是“嗖”的一声,一阵阴风又从画面中飞了出来,钻回他的袖子里不见。“耗子”也吓的够呛啊,被成天乐收回曲池穴便没敢再出来,无形中竟有瑟瑟发抖之意。

成天乐暗喝道:“叫你别淘气、你偏要调皮!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快告诉我!刚才是怎么回事?”

“耗子”颤声道:“镜子,那幅画就像一面镜子,里面另有一个世界!”

成天乐闻言打了个寒战,突然想起很久之前看过的一部外国恐怖片,名字已经忘记了,但情节还记得。有一栋废弃的大厦里有好几面镜子,有很多人在这里莫名其妙的失踪了,等到故事结尾才揭开谜底,原来那些人都是被诡镜倒映的奇异世界收走了。

他赶忙追问道:“那里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你又看见了什么、去了哪里?”

“耗子”答道:“和画上面画的一样,就是山塘街,我一进去就回到了山塘街、那尊石狸像里面,就像还没有遇到你之前一样!我吓坏了,赶紧挣扎,自己却出不来,然后就被你收回来了。”

成天乐惊诧莫名道:“原来这画、画的就是一个画中世界!你说它和镜子一样?那么有没有注意左右是反过来的呢?我看过一部电影,有人跑到了镜子里面,却发现看见的所有东西都是左右颠倒的,这才反应过来!”

“耗子”此时才来得及仔细回忆,小心翼翼地答道:“好像没有,我记得左右很正常,所看见的东西就和当初我在石狸像中感应的一样。”

成天乐又问道:“你在石狸像中呆了很长时间,刚才看见的是什么时候的情景呢?”

“耗子”:“好像……好像就是我遇到你的那一天!”

成天乐眯起了眼睛,仿佛是自言自语道:“这幅画好怪啊,似镜非镜,那里面就像有一个世界,如真如幻,和外面的苏州山塘街是一样的?”

“耗子”插话道:“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刚才把我吓坏了,现在回头一想,还是挺有意思的。这幅画真是玄妙得很啊,就是不知道有什么用?”

成天乐:“你觉得挺有意思?那再进去试试啊?”

“耗子”断然拒绝道:“不不不,我不再乱动了,万一出不来怎么办?刚才都好险!”

成天乐:“你出不来的话,画上面会不会多一只‘耗子’?嗯,不对,这画画的是山塘街,山塘街上本来就是有石狸像,你应该在石狸像里面猫着才对!……有意思,真有意思,我得好好研究研究。”

“耗子”心有余悸道:“你可别乱试,刚才我已经吃过苦头了,假如你也被吸进去了,我们不是一起失踪了?”

成天乐:“你是灵体,有质而无形,所以才能被吸进去,我一个大活人怎么进去?”

“耗子”解释道:“我有感觉,这幅画不能把你这个活人吸进去,但能把你的元神吸进去,假如出不来,你不就成植物人啦?不能乱试!”

成天乐也知道不能乱来,但不把这件法宝研究出点名堂出来总是不甘心,就在沙发前面来回踱步,突然有了主意,又问“耗子”道:“我们刚才是不是用了御器之法,才出了那些状况?”

“耗子”答道:“是的啊,不用御器之术怎么能发现这画是法宝?这画如果不是法宝,又怎么能出刚才的状况?”

成天乐:“那我不用御器之术便是了。”有修为的人,只要达到一定的境界,想研究某件东西总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成天乐此刻想到了度魔境劫时于元神定境中的“观”法,种种幻象滋生不动不分别,如今也可以用来观察这幅画。

这幅画是真真切切、并非什么幻境,但同样可以不分真幻,定住心神不动而观。画迹是真的,画中的山水人烟却不是,也可以当作幻境,如此可能会察觉出什么来。想到这里,成天乐下意识地抬头扫了一眼那幅画,突然“哎呀”叫出声来。

“耗子”又被吓了一跳:“怎么回事?你别一惊一乍的,又出什么状况了?”

成天乐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倒退几步差点把椅子踢翻了:“你看,你快看!那幅画居然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耗子”仍然躲着没出来,小心翼翼地以元神感应之术“看”了那幅画一眼,奇怪地说道:“没什么变化啊,还是那幅画,画的还是山塘街!”

成天乐喊道:“火车不见了!”

这幅画成天乐以前天天能看见,对上面的一些细节记得很清楚,如今的山塘街被京沪铁路高架桥横穿而过,画中自然也是这么画的。想当初在鉴宝节目现场就有位专家问李万道:“你家的唐朝,有京沪铁路高架桥啊?”这句话曾引发了经久不息的哄堂大笑。所以成天乐对画中的铁路桥特别留意,上面明明有一辆正在驶过的火车。

可现在一眼扫过,画面中的景物好像没有变化,但火车不见了!只有空荡荡的铁路桥还在画中。

火车开走了?难道画中的火车也会开吗?这真是头一回见到的稀奇事,细想之下未免惊世骇俗!成天乐不禁又想起李万在电视节目上的表现,这个人神智很正常,绝对不会拿着一幅现代的画当成唐代古画跑去鉴定的。也就是说,他看到的画很可能就是一幅古画,而在节目现场被展开的时候,画中的风景却变成了现代的样子。

这原本是不可思议的,但既然画面会变,一切就能解释得通!

除了火车不见了,成天乐也感觉画中其他的东西也发生了变化,却看的不是那么清楚。这幅画只有一尺宽、四尺长,中央是一整条七里半山塘河,粗看似写意,细看却非常写实,街上的人就似一个个小黑点,现在这些黑点的分布位置仿佛与以前不同。火车是个大家伙,画上还能看得清,但想把画中人看清楚却是不太可能的。

成天乐把椅子拉了过来,就在沙发对面坐下凝神入定,以魔境中的观法细看墙上那幅画,看着看着就闭上了眼睛。丹成之后,这么面对面看东西其实是不需要睁开眼睛的,元神与元气相合自有清晰的五官感应,甚至有点类似传说中的“天眼”,只是没有神话里那么夸张而已。

理论上,成天乐可以把画面上最细微的墨迹都分辨清楚。毛笔的笔锋能有多细呢?这画中的一人只不过是点一个黑点而已,根本不可能再勾勒出五官身形来。可是当画面在元神所见中展开、细节“放大”的时候,成天乐却意识到这幅画不可能是用笔画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