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54章、画中红尘,辗转几多坎坷

周逍弦是一个相当严谨的人,尤其对待专业的态度是一丝不苟,干了一辈子文物工作,他还没出过错呢。

电视节目做完了,应该就没周逍弦什么事了,可周逍弦心里却总在想着,仿佛不把这件事说明白,就违背了自己的专业精神,但以他的身份如果胡说八道的话,又显然是一种对名誉的伤害。思前想后,周逍弦还是联系了上次那个节目组的人员,然后给李万打了个电话。

这位考古以及古文物修复专家首先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又说了自己对那幅画的感觉。唐代的古画,自然不可能画着现代的山塘街,但他向李万说出了一种可能:其实真正的古物不一定看上去就是破旧的,有些甚至仿佛是新的,他本人就见过不少。那幅画自然不可能是唐代的画迹,但卷轴很有可能是唐代的古物,保存的那么好实属罕见!

它很有可能是被高手修复过,原先的古画被揭走了,有人又在上面裱了一幅现代画。或者古画还在,有人又在上面裱了一幅现代画作为掩饰。假如这种判断是真的,具体原因就不得而知了,但文物界不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周逍弦也不敢肯定事实是否就是这样,只是把自己的专业判断告诉了李万。

周逍弦打这个电话,是为了让自己安心。但李万接到这个电话之后,却不能安心了,因为他已经把画卖了呀!因此他一直在心里惦记着,还追问王嗣水究竟把画卖给什么人了,可王嗣水怎么能说得清?今天碰巧遇到了成天乐、得知就是他买走的画,李万第一反应就是想买回来。

可是成天乐怎么说也不肯卖,李万只得退而求其次留下了联系方式,等以后再说吧。他心里也很好奇,买不买回那幅画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想知道那幅画究竟有没有名堂?因为周逍弦也不敢肯定什么、只是做出了几种猜测而已,李万当然想弄明白究竟。

……

飞腾公司的案件还没结,但成天乐所负责的清算工作终于结束了。所有东西都处置完毕,也向来自工商和司法部门的“监督领导”表示了感谢,成天乐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那栋大厦,总算给了自己一个交待。当天又组织清算小组的工作人员去梦湖美蛙饭店要了最好的大包间聚饮一顿、再在观前街附近找了一家KTV狂歌几曲,众人这才最终散去。

成天乐拒绝了杨履霜的同居诱惑,也拒绝了李万的买画要求,终于结束了清算工作,深夜里回家所做的第一件事是醒酒。他今天可真没少喝,还好那元气运转之术可以驱除酒意。第二天清晨他从床上起身,打开了窗户和门,走上阳台眺望金鸡湖上的日出。

沐浴那天地苏醒的生发之气,洗炼形神,回到屋中神清气爽,他又把“耗子”放了出来让它练功,自己则坐在那张刚被搬回来的椅子上品茶。东西用久了总是有感情的,尤其是那些有特殊纪念意义的用品,比如外汇交易部总经理办公桌后面的这张椅子,坐着确实很舒服,仿佛无言中是一种人生境界的印证。

“耗子”还不能像人那样打坐,它练功的样子很滑稽,仿佛一只半透明的狸猫幻影蹲在屋子里。随着元气流转,它的身影中还有奇异的光华流动。成天乐看着“耗子”又想起了李万,李万那么想买回那幅画,难道那幅画里真有什么玄妙吗?他转过椅子在沙发对面看那幅画。

这幅画跟着他,经历也是颇为坎坷啊!成天乐买下画的当晚就去了传销团伙,画卷一直塞在背包里没拿出来过。从传销团伙脱身去了饭店打杂,这幅画就扔在宿舍里那张双层床的上铺,成天乐只是偶尔拿出来翻看几眼,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就继续扔在那里了。

于飞当初骗成天乐来苏州,说是请他做某跨国集团公司的部门主管。成天乐是学美术设计的,觉得这幅其实画得很不错、而且还有故事,打算挂在办公室里充充风雅。后来也算是心想事成,等他做了外汇交易部的总经理,就把这幅画挂在办公室座位后面的墙壁上。

很多有修行在身的人都去过成天乐的办公室,比如张潇潇与南宫玥,他们也都看到过这幅画,但并没有引起特别的注意。它只是一幅装饰用的现代水墨画而已,很多人的办公室里都挂着这一类东西,并无什么特异之处。

还有一些人修为比成天乐高得多,但成天乐并不清楚,比如大妖花膘膘、人间修士艾颂扬,他们也来过成天乐的办公室、看见过这幅画,同样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一方面是因为这幅画公然挂在那里,本身就不引人特别注意;另一方面,他们都隐藏了自己的特殊身份,也不可能在成天乐面前运转法力特意去查探什么东西,只是暗中使用元神感应而已。若论元神感应,成天乐本人这么长时间也没发现画里的文章。

后来飞腾公司出了事,成天乐的办公室也被查封了,连他自己也进不去,这幅画还挂在里面。成天乐只在看守所里呆了一夜,但这幅可怜的画却挂在办公室里被警方查封了两个多月。直到调查结束,成天乐负责清算小组工作,才把画取回了家,又挂在客厅里沙发后面的墙壁上。

画从办公室拿回来了,椅子也搬回来了,成天乐就坐在椅子上看这幅画,已经凝神入定,丝毫没有察觉手中端的那杯茶冒出的热气在杯口凝住了,仿佛时空停顿。假如不知道这幅画有玄妙,平时不会注意到什么,但怀疑它有问题的话,又好像越看越有问题。

对于感应物性,成天乐已有经验,但这幅画他却看不真切,隐约有一种前不久参观柳毅井的感觉,又不是那么直接。他尝试着施展了御物之法,这幅画随之轻轻动了几下,一切都很正常。也不知出于怎样的心理,成天乐竟然又施展了御器之法,这一下却出了大变故!

且不说成天乐刚刚掌握御器之术不久,就算是精通御器的高人,也不会随意施展此种法术的,因为只有法器才能谈得上御器,普通的东西是不可以的。御器之时法器与身心一体,就如同本人的一部分,当然是自己亲手炼制的法宝使用起来最为自如。

但此画却可以用之施展御器之术,说明它是一件法宝!这一瞬间,这幅画竟与成天乐的身心融为一体、仿佛成了他的一部分,但成天乐却“动”不了它!怎么形容呢,可以勉强打个比方——

成天乐有亲自炼制的法器,就是那三枚飞石,御器之时就如同他的三根会飞的手指。此刻这幅画仿佛成了他的一只手或一只脚,但这只手没有感觉、又沉重无比,成天乐这个“主人”根本指挥不了这只手、连动一下都办不到。

这说明此物的确是一件法宝,但其妙用还不是成天乐所能够操纵的!成天乐不会别的啊,他所习惯的御器之术,就是将那三枚玉料像飞石一样在空中乱舞,下意识地就运转法力想这么操控这幅画,不料却哎呀一声从椅子上一头栽了出去。他整个人飞过茶几摔在了沙发上,脑袋差点没撞墙!

他以御器之术动不了这幅画,就像自己有一只沉重无比的手根本扯不动,非要用力去扯的结果就是身子栽倒了、而那只手还是纹丝不动。成天乐这还算反应快的,赶紧收了法术、切断了身心与法宝之间的联系,否则这一头真得在墙上撞结实了。

正在练功的“耗子”受到了惊扰,当即收功飘了过来问道:“成天乐,你在修炼什么神功啊?怎么突然飞起来去撞墙,铁头功吗?”

成天乐跳下地一指墙上道:“画,是那幅画!”

“耗子”纳闷道:“那幅画怎么了?那天那个姓李的要花八万块买回去,你为什么不卖啊?假如卖了的话,足够咱俩用一年了!难道发现什么文章了吗,是法宝?”

成天乐:“是法宝,它就是法宝!”

“耗子”惊讶道:“法宝?它居然真是法宝!八百块钱也能买到法宝!”

成天乐喘了口气道:“卖的人恐怕不知道,世上怎么可能人人都懂御器之法?”

“耗子”:“那个李万和字画店老板当然也不懂,否则早就发现了,怎么还可能拿去鉴宝、又怎会八百块钱卖了?……这法宝有什么妙用?你刚才发现什么了?干嘛要往墙上撞啊?”

成天乐:“法宝的确是法宝,可是我根本操纵不了!”他向“耗子”解释了刚才的遭遇。

“耗子”听完之后竟欢呼雀跃道:“哇,这么厉害啊!这一定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你的功力尚浅,所以操控不了也激发不了它的妙用,让我来试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