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53章、一夕成名,甘苦冷暖自知

李相庭走后,“耗子”忍不住说道:“这个李相庭挺有意思,我也很喜欢。假如将来我拉起一支队伍,也需要这样的下属啊!”

成天乐笑道:“拉队伍?难道你想聚众上梁山吗?”

“耗子”:“什么梁山不梁山的?开一家公司、成立一个组织、建立一个门派都行啊!”

成天乐又笑道:“就你这小样!还想着建立门派呢?真不该让你看那些武侠小说!你先把前三步法诀老老实实练完了再扯淡。”

……

成天乐领导的清算工作终于接近尾声,毕明俊等人还没抓住,但飞腾公司已不复存在。这天他看着空荡荡的写字间,东西都被搬的差不多了,杨履霜凑到身边期期艾艾的小声道:“成总,听说最近你一直深居简出,是不是心情也不太好?……我交的房租快到期了,不如搬到你那里、我们一起住,两个人在一起还能分担点。……以前我们之间有点误会,但美好的回忆更多,人生最难得不仅是同甘还有共苦,我们共同经历过这最难忘的……”

说到最后,她的脸已经通红,绞着手指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声音细得就像蚊子哼哼。成天乐在心里直叹气,这位杨主管对他的想法还没放弃呢!或者是因为这一段时间的工作,心中又旧情复燃?她现在确实感情空虚,正是需要有人在一起互相慰藉取暖的时候,便以为成天乐也是一样的心情。

成天乐只得避开话题问道:“清算工作可不是吃苦,就是一伙人天天吃吃喝喝。……你交的房租到期了?”

杨履霜低着头道:“嗯,我和飞腾公司签的合同有住房补贴条款,公司支付我的房租。上次交完了一个季度之后,这次当然不可能再交了。”

成天乐赶紧道:“怎么不早说呢!这边的清算都快结束了,我们手里还剩十来万,我打算买几张大额购物卡给两位领导和黄律师意思意思,剩下的就当我们这些工作人员这段时间的辛苦补助。幸亏还有这笔钱,我就最后一次利用职权,为你再出一个季度的房租,就算飞腾公司欠你的福利待遇。……像你这么年轻漂亮、聪明能干的白领,三个月时间足够找到新工作了。”

杨履霜也不知道该失望还是该说感谢,成天乐“利用职权”,在清算费用里给她再付一个季度的房租,但也等于拒绝了她“同居”的提议。她心里觉得挺委屈的、也很尴尬,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没有嫌弃成天乐,成天乐居然不领情!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却有人适时解了围。

有几个人夹着包、踱着步,如逛街般走进了空荡荡的飞腾公司办公室,四下里张望道:“咦!飞腾公司已经搬空了。其实这个写字间挺不错的,就是风水可能不好,否则怎么会出那种事呢?”

另一人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讲,看看人家毕明俊,在这里挣了多少钱啊!”

毕然迎上前去道:“几位,你们是来买东西的吗?剩的已经不多了,随便看看吧,看好什么就搬走,几乎都是新的,便宜得很。”

为首那人摇头道:“我们不是来买东西的,是来看写字间的。”

成天乐笑着迎了过去道:“李老板、生意做大了需要新办公室?其实这里很不错的,假如你打算租的话,有一个月时间可以提前装修入住,就算我送人情了。”

假如有人想租原飞腾公司的写字间,成天乐倒确实可以送个人情。这里的租房合同是正常执行的,还有一个月才到期,他可以允许下家提前装修入住。毕然诧异地问道:“成总,你们认识吗?这位老板是你的朋友?”

成天乐认识这些人中的两位。真是太巧了,说话的便是那位曾在电视台鉴宝节目中出现的“持宝人”李万,而曾经卖给他那幅画的商店老板王嗣水也站在后面。李万的那幅画后来落到了成天乐手中,而成天乐又在苏州观前街见过他、印象非常深刻。

话说李万托朋友王嗣水把那幅画卖掉之后,不仅在老婆那里有了交待,而且生意越做越好、越做越大。他原先开了一家苏州安捷通系统集成有限公司,办公地址在离山塘街不远的昌胥路483号创投工业园7210室,主营网络、通讯、监控、安防报警、门禁系统。李万做生意很实在、口碑也相当不错,如今又打算和几个朋友合作成立一家规模更大的新公司。

李万这天有空,在附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档次不错的写字间,逛到这栋大厦恰好路过飞腾公司门口,就进来看看热闹。听毕然称呼成天乐为成总,李万很感兴趣地走过去伸手相握道:“成总!您就是传说中的成天乐吗?”

对方这么热情,把成天乐也搞愣住了,心中暗道自己怎么成了传说?李万一直热情地握着他的手不放,还一转身冲王嗣水道:“嗣水,快帮我们拍张合影!”

王嗣水看见成天乐感觉有点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掏出手机给他和李万拍了张合影。成天乐这才有机会抽出手问道:“李老板啊,你认识我吗,刚才的话什么意思?我啥时候成传说了?”

李万很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笑道:“对不起啊,刚才一下子见到了名人,有点太激动了!……您自己还不知道吗?你已经成了坊间名人啦!毕明俊的案子动静挺大的,我们都听说了,他请了一个饭店的伙计做外汇交易部的总经理,就是想找替罪羊。没想到这个总经理干的还挺好,毕明俊跑了之后他啥事没有,还能把公司清算的明明白白,看样子这世上真是藏龙卧虎啊。”

原来是这样,成天乐颇有些哭笑不得。李万却突然反应过来,又好奇地问道:“成总,你怎么知道我姓李?难道能掐会算吗!”

既然李万开了他的玩笑,成天乐也玩笑道:“李老板,其实我们打过交道,您也是名人啊!你当初在电视上那个鉴宝节目里的演出我也看过,后来那幅画就是被我买下的,卖画的人就是这位老板。”

王嗣水闻言终于认出了成天乐是谁,神情却变得很古怪,下意识地闪到了同伴身后。李万却一把抓住了成天乐的胳膊,急切地问道:“那幅画原来是被你买走啦!我再买回来行不行?想要多少钱,你出个价!”

成天乐摇头道:“不卖,多少钱也不卖!钱货两清,那画早就是我的了。……奇怪啊,明明知道那是一幅假画,你已经卖了,干嘛还想再买回去呢?”

王嗣水躲在别人后面插了一句:“他发财了呗!”

李万却抓住成天乐的胳膊不放道:“你不明白,那幅画对我有重要的纪念意义,我想加价买回去。”

成天乐坚持道:“那幅画对我的纪念意义也非常重要,我根本不想卖它!”

李万着急了:“你当初是花八百块钱买的吧?八万块,我买回来!”

成天乐很淡定的摇头道:“八十万我也不卖。”

李万没辙了,扭头冲王嗣水喊道:“嗣水——!当初是你把画卖出去的,现在你来和成总谈谈,看看能不能把画买回来?”

王嗣水愁眉苦脸地走过来劝道:“李哥啊,你就算了吧。画当初是你托我卖的,怎么能怪到我头上呢?假如当初你自己不卖,人家想买也买不走啊。现在人家不想卖,你也不能强买。总算知道在哪里就好,你如果还想看,就让成总给你看一眼呗。”

李万又商量了半天,成天乐就是不愿意,硬着头皮说道:“真不好意思,那幅画我真的不卖!……你不是来看写字间的吗,是不是要开公司?要不我再还你一个人情,这里的东西你看中的全搬走吧。外面已经没什么了,里面毕明俊办公室的东西基本都还在,电脑让警察搬走了,但桌子椅子柜子都是很高档的,你拿走,我付钱!”

李万当然不可能搬这些东西,也没打算租这里的写字间,纠缠了半天见成天乐就是不点头,也只得放弃了。但他临走的时候还说道:“成总啊,互相留个联系方式交个朋友吧,好歹我们今天也合过影了!那幅画,假如以后你有什么新发现,别忘了告诉我一声、叫我过去看一眼,也算了结我一桩心事。”

李万为何会说这番话、又为何想买回那幅画?就在去年于玄妙观前偶遇成天乐后不久,他接到了一个从北京打来的电话,给他打电话的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鬼手周逍弦。周逍弦就是那次鉴宝节目的鉴定专家,当时他拿到了那幅画卷,感觉十分之奇异,那看上去崭新的卷轴却有一种浑厚而玄妙的沧桑感,这是历史沉淀中留下的气息,做伪是做不出来的!

但这种感觉并不能当作鉴定的主要依据,等到画卷一展开,全场都笑翻了,他也没法再多说什么。但看李万在现场那么激动的表情,绝对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那幅画真的有什么玄机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