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52章、同仁而视,何由前倨后恭

工商和司法部门派来的监督“领导”此时不知跑哪儿去了,关键时刻还是律师黄裳顶了上去,拦在成天乐身前冷冰冰地说道:“你们可以搬,我们不拦着,但这栋大厦的走廊、电梯、门厅都有监控录像,这种行为不是追债而是抢劫!

到了警察那里你们可以解释这么做的原因,请个好律师也可以减轻处罚,但改变不了这么做的性质。证据确凿,都不用去查,案底肯定是留下了。如果搬的东西贵了点、超过一定数额,判个几年也正常。你们本是受害者,却要把自己变成违法者,值得吗?拿吧,拿的东西越值钱,到时候量刑就越重!”

这番话吓住了一些人,可还有一些人却不太买账,仍然想动手,有人不是冲东西来的,居然想拿成天乐出气,要“请”他出去“好好聊聊”。“耗子”暗中冷笑道:“又是不知死活的,难道没听说过易老大的事情吗?真把我们请出去了,看他怎么送回来!”

成天乐虽“身怀绝技”,却不想在这种场合逞什么威风,暗中劝道:“事情不能这么说,不能把人人都当成易老大,他们损失了那么多钱,换成你我也不会甘心的,找不到毕明俊,自然对我没什么好脾气……算了吧,不要他们请客了,如果有人真敢强请,我自然会还手的。”

就在这时,有帮忙的来了。吴贾铭带着康小甲等六人穿着奇装异服、挽着袖子露出刺青来到飞腾公司办公室。只听一声号令,康小甲他们在门口站成一排,把那些想闹事的全拦住了。康小甲还怪笑着问道:“有谁要打劫啊?我们哥几个承包了这里的搬运业务,可以帮你们搬东西,但搬运费是很贵的。”

成天乐的劝说和黄裳的恐吓都没起到很好的效果,倒是康小甲他们几个比较好使,当天没有人再来捣乱。成天乐问吴贾铭道:“你们不用上班啦,怎么跑这儿来了?”

吴贾铭把成天乐拉进了董事长办公室,关上门才低声说道:“成总啊,您现在可是威名远扬啦!易老大调三名最得力的手下回来找您的麻烦,结果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好手段啊!咋回事我就不问了,也不是该我问的,但您的威名就连我们集团的董事长都听说了,也特意和董洛打了招呼,叫她别得罪您、也别没事再打您的主意。

如今只要消息还算灵通的,恐怕也不会再来招惹您,但就怕那些没有眼色的二百五上门捣乱。听说您在搞清算,董总特意关照我带人过来看看,哪怕能帮着维持秩序也好,果然派上了用场。像外面那种事情,哪能让您亲自去处理呢?您万一发火不小心伤到人了,不也是麻烦吗?”

成天乐皱眉道:“外面传这种消息呢?传就传吧!但你别出去乱说,为人要谦虚低调!我当然不会在这里出手伤人,你要康小甲他们也别乱来。”

吴贾铭笑道:“他们当然不会乱来,就是给您做保安的。”

成天乐想了想又说道:“回去替我转告董洛一声,谢谢她!但你们既然在人家公司上班,也不好天天都跑我这里来执勤,呆两天就行啦,我领董洛这个人情,后天你们就回去吧。”

康小甲等六个混混如今也是正经的大公司员工了,跑到这里来维持秩序,其实不过是吓唬吓唬人。当天来闹事的人都走了,但交易部的客户中也有不怕吓唬的,成天乐能请混混他们也能请,第二天又有客户听说了消息,带来一批五大三粗的壮汉来捣乱,差点就要和康小甲等人动手了。

就在这时,又来了一伙帮忙的。这些人体格健壮但举止却显得文质彬彬,一律穿西服打领带,头发梳得很整齐、皮鞋也擦得很亮。他们跑到公司门口一站,和闹事的领头人说了几句话,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家伙,一言不发领着闹事的人走了个干干净净。

吴贾铭很纳闷,叫那伙人中领头的过来问是怎么回事?那人很有礼貌的过来鞠躬道:“我们是易斌先生公司里的员工,听说有人打扰成总的工作,特地来帮助维持秩序。……您忙您的,不用管我们,自然有人来换班休息,连盒饭都不用管。”

成天乐见到这个场面也有点纳闷,又联想起李轻水警官曾说过的话,看来韦勿言等人下落不明,易老大是真的怕了。这应该是一种认输服软的表示,想试探成天乐的态度,看看有没有缓和的余地?

成天乐在忙工作,还没工夫去管易老大的事,这些人来了倒正好,反正也不是他请的,他也用不着答理。他告诉工作小组的其他人,这些人愿意在门外站着就站着,只要他们不进来就当作不存在,正好把吴贾铭和康小甲他们又打发回去上班了。

真别说,易老大派人来“看场子”十分之管用,这些人轮流换班,不论有没有人来捣乱,都在外面站的规规矩矩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连续一个月再没有人上门找事了,但他们仍然规规矩矩的守着。成天乐一句话都没问过,而他们也没有主动和成天乐说过一句话,就像不存在一般。

“耗子”天天见到这些人,也忍不住和成天乐嘀咕道:“那个易老大虽说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将这批手下调教的倒挺好,你看看这些人!”

成天乐反问道:“这些人怎么了?不过也是拿钱干活而已,天天这么干站着,你觉得有意思吗?”

“耗子”:“我不是说他们有意思,而是说那个易老大过得挺滋润啊!假如我也有这么一批手下、能这么听我的话,那得有多神气?”

成天乐:“得了吧你!当领导还不过瘾,还想干黑社会吗?”

在易老大的“关照”下,清算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除了支付所欠员工的工资福利、清算工作小组本身的开销之外,最后还结余了一百多万。成天乐和有关人员一起商量,以领导的身份和口吻自主做了一个决定:外汇交易部的所有客户,不分账户金额大小,每人赔偿一万元。

没有按比例支付,严格地说可能违反了程序,但也没人表示反对。

飞腾公司的清算工作已经登了公告,并向各债权人发了通知。假如在正常情况下,对债权人的赔偿方案也应该取得债权人的同意,逾期没有来确认登记债权的视为自动放弃。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正常,公安机关已经立案、飞腾公司的案子并没有结,成天乐所做的工作只是处置现有资产,并不包含追索毕明俊的违法所得、也不存在受害人放弃追偿的问题。

但成天乐还是尽量按程序走,先支付所欠员工工资及保险费用,而飞腾公司并不欠税款,他又组织人员编了一份债权人名册,实际上都是交易部的客户,与公安机关存档的毕明俊的犯罪证据是一致的。

包括易老大、包括董洛、包括前阵子来捣乱想动手的人,一视同仁都得到了一万元赔偿。这笔钱相对于他们的损失来说当然是杯水车薪,但成天乐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至于其他的损失该去找毕明俊要。有的客户很客气的来电话说了声谢谢,也有人明白事理的人特意跑来当面道一声辛苦,更多的人则是一声未吭,甚至还有人在继续咒骂成天乐。

其他人的钱都是通过银行账号打过去的,只有一个人的“账”需要单独算,那就是易老大。成天乐点了一万元现金,终于把在外面“值班”的那伙人头目叫了进来,对他说道:“尽管不是我请你来的,但这些天也谢谢你们了!这里有一笔钱,不多,只有一万块,是清算小组给易斌先生的赔偿,如果可以的话,请你签个字代他领走。也请你转告一声,身为外汇交易部的总经理,我向他表达个人的歉意!……易斌叫你们来之前,有没有交代过什么话要向我说?”

那人赶紧鞠躬道:“成总,我叫李相庭,易总要我来的时候曾有过交代,假如成总不主动问,我们不可以打搅您,如果您问了,他让我向您转达歉意!……以前有很多事情对不起您,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希望能够不打不相识。他愿意尽全力向您致歉,这里是他的联系方式,您可以随时找到他本人,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李相庭递过来的不是名片也不是一张纸,而是一部已经记录了易斌各种联系方式的新手机。成天乐没有伸手接但也没有拒绝,看着他把手机放在桌上道:“联系方式我留下了,这笔钱你拿走,回去告诉你们易总,我该做的都做了,其他的账我会找他算的。但我现在很忙,等有空再说,这段时间就让他好好休息吧,别来打扰我,你们也都回去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