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51章、得道多助,回首风雨彩虹

艾颂扬凑近了问道:“第一次干吧?自己琢磨呗,就算我不说也会有人教你的。……您今天没开那辆奔驰啊?”

成天乐一摊双手:“开什么开,车正等着卖呢!就算我还能开,油钱谁给报啊?”

艾颂扬嘿嘿一笑:“你在干清算,油钱当然都是从清算费用里出,假如那辆车你开顺手了喜欢的话,可以自己买下来接着开啊。反正你负责处置资产,自己出个价钱就行啦,年限差不多的旧车,处理价可以很便宜的。”

成天乐瞪大眼睛道:“哦,原来如此!我明白你说的油水是什么意思了。但我可不想再开那车了,开不起也修不起呀。再说了,交易部出了这样的事,我还开着原先的奔驰到处跑,让那些客户看见了心里也记恨啊。”

艾颂扬点了点头:“没错!成总,你年纪不大,想事情倒是挺周到。”

成天乐:“也没什么周到不周到,多简单的道理啊,本来就是这样嘛!……那个李警官要我办这个事,原来也是有好处的!我却没想要太多好处,只要有报酬就行。……艾老板啊,真不好意思,交易部停业了,你的生意也大受影响吧?”

艾颂扬又叹了一口气:“成总啊,难为你还在想着我的生意!就别再担心我啦,先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我的餐厅原先在夜间是不营业的,因为营业部开在这里,我才延长了营业时间,本就是多赚的钱,现在你们走了,这笔钱不赚就是了,相比以前又没什么损失。反倒是我这大半年多攒了一笔,又在外面买了个门面,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

成天乐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艾老板,您先忙,我得去找物业了。”

……

交易部的办公场所租约还有三个月才到期,但就算现在清空,这笔租金一样也是要不回来的。成天乐说了半天,只收回了合同上的那一笔押金。算算钱应该够了,他叫杨履霜整理好明细并挨个打电话通知原飞腾公司的员工,把最后一个月的工资都打到个人的银行卡上,所欠的各种保险也都交齐。而他自己则挨个通知了原交易部的下属,包括已经在上海的时强。

飞腾公司总部的员工有什么反应,成天乐尚不清楚,但外汇交易部员工们都非常感动,接到电话都连声称谢,依然称呼成天乐为成总。

他们从来没有认为成天乐参与了毕明俊的事情,如果那样的话,成天乐就不可能将年终奖当季度奖提前发了,恰恰是在毕明俊卷款逃跑之前。如今谁也没指望飞腾公司还能赔偿他们什么,没想到成天乐还出面做了这么一件事。

成天乐的清算工作小组共有十人,除了他和杨履霜这两位原公司“领导”,工商和司法部门也分别派了一个人来监督,但这两人只是名义上的成员、并不领报酬,除了偶尔来看一眼账目也不管别的事。只要他们来了,成天乐还得专门派毕然陪着这两位“领导”出去吃饭、消费。当然清算小组工作成员们也得吃饭,晚上收工后基本都在一起聚餐,去的还是梦湖美蛙饭店。

清算小组还请了一名律师,负责法律方面的程序,这位律师就是黄裳。成天乐没经验,而黄裳也不会跟他讲价,干脆就按上次说的那个代理费,成天乐给了五万块作为法律顾问的费用,黄裳也没说什么。

清算工作虽然琐碎,但只要有资产可处置,其实也挺舒服的,一帮人凑在一起天天有吃有喝有拿。他们的办公地点就在原飞腾公司所租的写字间里,既然要按照原租赁合同正常执行,成天乐也没跟物业客气,飞腾公司的办公室还是接着用,而且他坐在了董事长的屋里。

清点整理资产是个细致活,干活的还是原飞腾公司的员工,在报纸上打了块豆腐干那么大的广告,也在网上发布了信息:有一批东西要卖、如果大额一次性购买会很优惠。原飞腾公司的员工只要还在苏州的,也几乎抽空都来过,要么当面向成天乐说一声感谢,要么顺手帮忙整理一些东西。

他们虽然不是清算小组的工作人员、没有报酬可拿,但多多少少也都搭了把手。就连时强在周末时也从上海回来了、帮了一天忙,还说要请成天乐去吃饭,结果他却被成天乐拉着和清算小组一起去聚餐了,消费地点自然还是吴老板那里。

最先处置掉的资产是外汇交易部的大部分办公设备,有人正准备开一家档次不错的网吧,而外汇交易部的桌椅电脑正好合适,用很合适的价格一次性买走了,就连内部可重复使用的装修材料能拆的也都拆了,这一笔就收回了几十万。

飞腾公司是做“大生意”的,非常讲究排场,并不在小地方省不必要的费用,比如给员工配的电脑,都很新、很先进。除了被公安机关封存的那一部分,其余的设备就放在现场卖,相当于一个旧货市场,卖多少价清算小组自己决定,只要把账目写清楚就行。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插曲,原飞腾公司的员工来的时候,大多把自己使用的办公电脑买回去了,也许是因为对用过的东西有感情吧,想做个纪念,更因为那里面有他们的不少工作资料与私人资料。价钱很便宜,肯定比外面的二手电脑要便宜多了。

第二笔处置出去的大额资产是公司的四台车,也包括成天乐开的那辆奔驰,直接转卖给了某二手车交易市场,又收回来二十多万。成天乐自己也留了一样东西,就是他在交易部总经理办公室的那张椅子。他的公寓里正缺一张很舒服的好椅子,把它拿回去也算是留个纪念吧。

如果按市价买新的,这样的椅子至少要三、四千块,但一张有人坐过、来历不明的旧椅子,在旧货市场也卖不出价来。成天乐不过坐了大半年,如今花三百块就买回家了。清算小组的其他成员还说:“成总,你想留一张椅子,搬回去就是了,还花什么钱?”

成天乐则说道:“多多少少也算个意思,如果直接拿回去不成贪污了?三百块钱够便宜啦,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清算工作持续了一个多月,杨履霜小姐与成天乐一直“亲密合作”,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叫他成总,仿佛他成了行将注销的飞腾公司的新任董事长一般,有不少员工还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表示:“成总啊,不如您就开一家公司吧,我们都愿意跟你干!”

成天乐自然不会把这种话当真,可“耗子”却颇为动心地说道:“成天乐,这个主意很不错呀!这些人都愿意跟你干,飞腾公司的老板跑了,但是各个部门的架子还在呀,业务人员也不缺,直接再注册一个公司,还是这帮人。”

成天乐暗喝道:“耗子,你是好久没尝过当领导的滋味,又想过瘾了?”

“耗子”嘻嘻笑道:“当领导确实很过瘾啊!”

成天乐:“这可不是让你过瘾那么简单,我拿什么开公司、养活这么多人?……你还是老老实实修炼,别总琢磨这些没用的。”

……

清算的工作也不是一帆风顺,刚开始的时候还是遇到了一些小麻烦。有人听说警方的调查已经结束,成天乐出面在处置飞腾公司的资产,于是也找上门来算账。那些重要的大客户都没什么动静,因为他们从各条渠道或多或少都知道了成天乐的“厉害”,但并不是所有的客户都清楚这些“内幕”,他们损失了那么多钱,当然不会轻易放过。

除了外汇交易部的大部分设备之外,飞腾公司剩下的财物都放在原先的办公场所出售,成天乐的“买卖”第一天开张,就有好几拨人上门想动手。飞腾公司既然欠他们钱,他们就要把现场所有的东西拉走,能拉多少算多少,先弥补了自己的损失再说。

对于这些受损失的客户,成天乐不好动粗,连挨骂都不好还口,只有挡在门口很耐心地解释——这是按照法定程序在处置资产,所得的款项要先支付拖欠员工的工资,然后才能偿还对外的债务。飞腾公司不是只欠他们几个人的钱,到最后还剩下余款的话,恐怕也只能按照一定方式象征性的赔偿。只有抓到毕明俊追回赃款,大家才有可能真正挽回损失。

客户们可不管这一套,成天乐越这么说他们越想抢东西,生怕下手晚了被别人给搬走了。成天乐无奈,只得又说道:“你们可以拿东西,但得交钱,看中了什么给个价买回去,可以非常便宜,但不能白拿,否则我没法做账走清算程序啊。”

有人则指着成天乐的鼻子骂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又不是拿你家东西!飞腾公司欠了我那么多钱,我就不能搬点回去抵债吗?……快闪一边去,要不然就不客气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