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50章、善始善终,应为当仁不让

李轻水拍着沙发扶手答道:“这三个人是易斌最得力的手下,原本被派到外地去追债,一个月前回苏州却突然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就连易斌也找不到。很巧合的是,他们就是你遇到劫匪的那天之后不见的。成总,仔细看看照片,有没有印象?”

成天乐低头又看材料,终于清楚自己那天夜里碰见的三名妖修是什么来历,也知道了他们的名字。韦勿言的照片显得很彪悍,看上去与狼的样子当然不同,但那目光中透露出的凶戾之气,与他见过的那头狼尸死不瞑目的眼睛竟有几分相似。到现在成天乐还不清楚,韦勿言其实是狈妖。

这三份材料又让他回忆起当夜场景,不禁有些后怕,同时也在暗暗叹息,不动声色地放下材料实话实说道:“报告领导,我没印象,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

李轻水意味深长道:“没见过就好,这三个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如今失踪了倒也省心,就怕他们突然又从哪里冒出来。……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他们是易老大最锋利的爪牙,如果易老大重视你的话,最厉害的手段就是派这三个人来对付你。如果有谁能让他们失踪的话,现在担惊受怕的该轮到易老大了,我也挺佩服啊!”

成天乐又是一惊,在心里琢磨李轻水这番话的意思。他原先以为易老大能驱使三只这么厉害的狼妖,那本人肯定更可怕了。而李轻水今天分明是想告诉他,易老大如今已被人剪去了最锋利的爪牙,现在很害怕。

他想了想,又问了一句:“您刚才说的那三条狗是怎么回事,后来怎么样了?”

李轻水突然冷笑道:“我是说过有人打死了几条狗,但没说是三条狗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成天乐一怔,有专业侦查经验的警察真不好对付、一不留神就会被抓住言语间的破绽,他赶忙讪笑解释道:“刚刚在说三个人嘛,顺嘴就说成是三条狗。”

李轻水:“那三条狗被附近工地的民工捡走了,剥皮炖成了狗肉汤,结果那汤却贼难喝,又被全倒掉了,我只调查到这些。”

成天乐暗暗松了一口气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那工地的厨师手艺可不怎么样!……领导,您工作这么忙,怎么还关心狗的事情?”

李轻水冷哼一声道:“我关心的可不是狗,更关心你!否则今天也不会特意跑一趟。有些事情,你我恐怕心知肚明,但没有法律证据的话我就不多说了。狗不归我管,有人失踪不归我管,凶杀案也不归我管,我是经侦大队的,不是刑警大队的,除非有必要并案处理。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些事。”

成天乐站起来呵呵笑着鞠躬道:“多谢领导关心!”

李轻水也站了起来,看着成天乐说道:“真想谢我的话,那就请你帮忙办两件事。这既是你的责任,也是为社会做贡献的机会。”

难怪李轻水今天会亲自登门,还拿了韦勿言等三人的材料,这既是在敲打也是在提醒成天乐一些事。他的语气有些凶,但并没有太多恶意,确实是来找成天乐“帮忙”的。第一件事,飞腾公司的案件调查虽告一段落,但事情还没完,善后处理工作才刚刚开始,需要有人出面组织清算。

毕明俊跑了并不是一了百了,在法律形式上飞腾公司还是存在的,就算工商注销也要办一个清算的手续,在工商、司法机关的监督下需要原工作人员的配合。成天乐又一次当了领导,应李轻水的要求,成了这个清算小组的牵头负责人,清理飞腾公司的剩余资产、用于偿还部分债务。

毕明俊卷走了一笔巨款,也转移了飞腾公司绝大部分流动资产,但毕竟还是有东西留下的。比如公司总部所租的写字间,以及外汇交易部的营业场所,租期还没有到呢,剩余的租金尚且不谈,租约到期后还有相当于三个月租金的押金可以退还。

公司总部以及外汇交易部所留下的办公设备,除了被警方封存的证物之外,其他的东西也可以拍卖变现,包括成天乐以前开的那辆奔驰车。粗略地算一算,这笔钱可能还有两、三百万,首先用于支付公司拖欠员工的工资、各种保险福利,剩下来的将用于偿还债务。债务肯定是还不清了,但法律流程上必须这么走一遍,到最后才能确定所有债权人的损失。

成天乐的工作就是组织人手把飞腾公司剩下来的东西卖掉、能收回的款项收回,清算小组本身也是要领报酬的,报酬就在所得款项中支取。

李轻水要成天乐帮的第二个忙还是老调重弹,那就是让他继续关注于飞所在那个传销团伙的消息,假如有任何发现都别忘了赶紧通知他。看来于飞到现在也没回家,真是有点生死不知的意思,家人肯定都急坏了。

平心而论,成天乐对这位李轻水警官并不反感,有了今天这一出,甚至还有了点好感。虽然李轻水折腾过他,而且曾经说话的语气也很是盛气凌人,但李轻水的工作就是抓罪犯,出了这么大的案子,成天乐又是重点嫌疑人,还能指望李轻水对他来什么微笑服务吗?

这个人看似杀气很重,这种人看上去可能也很不讨人喜欢,但无论古今中外,如果没有这种人,或者没有这种人所代表的身份,这个社会恐怕就乱套了。

……

成天乐终于结束了这段时间“隐居”的生活,又一次出门“上班”了。他要亲手了结飞腾公司留在苏州最后的事情。从飞腾公司留下来的员工中挑人组织清算的话,成天乐也是最适合的,因为案件就发生在他负责的外汇交易部。

成天乐打电话把毕然叫了回来,又通知了原飞腾公司尚在苏州的员工,告诉大家即将拍卖飞腾公司留下的资产,收回在外款项,最后一个月的工资还有尚未交付的各种保险并没有泡汤,如果谁有空来清算小组工作的话,也是有报酬可拿的。结果还真来了几个人,大多是他原先在外汇交易部的下属,而飞腾公司原人事部主管杨履霜小姐也来了,她最清楚飞腾公司还欠了员工多少工资与福利。

成天乐首先去找飞腾公司所在的那栋写字楼的物业,去谈剩余的房租。写字楼的物业部门表示,虽然租约还有两个月才到期,飞腾公司也早就付了租金,但是出了这样的案子也影响到他们正常的经营,就算现在把办公室清空,也是飞腾公司单方面违约,所以剩余的两个月租金是不能退的。

成天乐则很干脆地说道:“那好,我们继续履行合同。按照合同规定,如果不续租的话需要提前两个月打招呼,那么现在就算是打招呼,飞腾公司不可能再续租了,两个月后办公室就会清空。按照合同,你们也该把相当于三个月租金的押金还回来。”对方答应了,成天乐算是收回了第一笔钱。

成天乐算了算这笔钱,还不够支付飞腾公司所有员工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以及各项保险的,于是又去找外汇交易部所在的物业单位,用同样的方式去要租房押金。

回到工作过大半年的外汇交易部,曾经的总经理成天乐是感慨万千。交易部里的大部分电脑、所有的桌椅沙发等办公设备都还在,刚刚装修不到一年,现在都要当成旧货给卖了。他又一次碰到了隔壁餐厅老板艾颂扬。艾颂扬看见成天乐,很意外地问道:“成总,您居然回来了?”

成天乐苦笑道:“警方对我的调查结束了,我现在负责组织清算工作,这次来是讨要租房押金的,同时也清点一下办公物品,准备都当旧货卖了,好给员工们付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剩下的钱多少也还点欠债。”

艾颂扬:“那才能有几个钱啊?”

成天乐:“打扫打扫,手气好的话可能弄出三百来万。”

艾颂扬:“那又不是你的钱!你费这么大劲,顶多只能拿到最后一个月的工资、还有清算小组的报酬,其他的钱都是要给别人的。一般人碰到这种事,让司法机关去办就是了,谁还会再揽上身?”

成天乐却摇了摇头道:“毕明俊跑了,绕过我这个总经理卷走了客户的钱,我也是有责任的,至少员工们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得发出去。假如让别人去办,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呢,还是我自己来吧。”

艾颂扬像看怪物似的看了他半天,终于叹了一口气道:“成总啊,你真是个老实人,我还没见过你这么老实的呢!……其实清算工作也有不少油水可捞,比如什么东西怎么处理,都是有文章的。我还以为你想来捞上一笔,原来是想给员工发最后一个月的工资。”

成天乐:“按照规定就应该这么办啊,我自己也干了那一个月,工资还没领呢!……艾老板,你说清算还有油水可捞,怎么捞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