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49章、天高地厚,知谦而后能谨

花膘膘告辞出门,与吴老板一起下楼的时候,梦湖美蛙饭店的员工们莫名发现老板变了。吴燕青这个人很好面子、讲捧场,人长得又魁梧、往那里一站派头十足,但他在花膘膘面前却撑不起派头来,总是一副小心赔笑的样子,可今天却不同了。

与花膘膘一起下楼走过饭店大堂的时候,吴老板仍然背手迈步器宇轩昂,花总告辞时却点头哈腰满脸赔笑。花膘膘走后,吴老板昂首挺胸很有气势的一挥手,指着两名服务员道:“走,跟我去买菜!”看着他那架式,就像要出席什么国际会议当大会主席似的。

在苏州一带,世间的妖修并没有什么圈子或组织,顶多只有花膘膘这样暗中控制的一些势力,或者韦勿言那样的小团体。但他们之间往往也会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花膘膘就知道韦勿言的身份又认识吴燕青,而吴燕青既认识花膘膘又认识黄裳,他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黄裳。可能还有另外的妖修知道韦勿言的身份,隐隐约约也听说了韦勿言的下场。

就这么在私下里传来传去,有不少妖修都或多或少听说了这件事,暗地里对成天乐是敬畏不已。从旁观者的角度,韦勿言等三人确实是自己找死、恐怕也早就该死了,但成天乐的手段也确实狠绝,起到了杀一儆百的效果。

还有一些道上的人、尤其是关注易老大如何对付成天乐的那些交易部大客户们,虽然不清楚韦勿言是狼妖,但也从各种渠道听说了这件事。易老大最得力的手下从外地回来,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前阵子易老大吃了成天乐一个哑巴亏,了解他的人用脚后跟都能想到易斌会派谁去对付成天乐,但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韦勿言与两名神秘手下失踪的不明不白,但有一天夜里,离成天乐住处不远的街头,莫名其妙被人扔了三条死狗,而从此之后韦勿言等三人便不见了,这种暗示还不够明显吗?这说明成天乐根本不怕易老大,收拾他的手下就跟收拾死狗一般,很轻松的就拔了易老大最锐利的牙齿和爪子,这种人怎么可以轻易得罪?

消息渐渐传开,不仅在隐藏人世的妖修们那里,也在各条“道”上,成天乐这个名字都变得神秘而可怕。他在公寓里深居简出,一连很多天都没露面,但谁也不敢再去招惹。

……

我们神秘而可怕的成总,这些天在干什么呢?他正躲在公寓里养伤,自己也吓得够呛!

就在前不久,他在太湖明月湾轻松收拾了四名歹徒,不仅炼成了“法宝”,还凝炼“耗子”成功,一度也是自信满满,还真以为自己是高手了,甚至期待着什么人来找他的麻烦,好随手给点教训、出口恶气。但那天夜里的惊险遭遇,把他这位“高手”瞬间打回了原形。

对方按修为境界,也不过是度过魔境劫、凝炼玄丹化为人形的小妖而已,真到了生死相搏的时候,他连一个都差点对付不了,假如没有“耗子”帮忙则根本没法对付两个,更别提暗中没有机会出手的第三个了。他真是太托大了,在张潇潇、吴贾铭面前扮高人扮久了,差点真以为自己是高人了,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差点送命、清醒过来之后,成天乐躲在家里是越想越后怕,知道自己这两把刷子还差得很远呢!扮高人的感觉虽然舒服,但不能忘乎所以把自己也给赔进去了。当务之急,他需要好好养伤,尽快让自己和“耗子”恢复到巅峰状态,以后做事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人只有懂得谦虚,才会真正的谨慎。

成天乐所受的伤虽然不重,但对于一般人来说,也得养挺长的时间,而他自有疗伤之法,就是那第二步法诀的练形之术。修行法诀虽有层次境界的区别,但不等于练成之后就没用了,比如第一步法诀中的“返观内照”,在修炼中始终有非常重要的用处,而第二步法诀中的“养气练形”,更能直接用于疗伤。

成天乐每天行功疗伤,在卯时与酉时分别把“耗子”放出来各一个时辰,让它独立的从第一步入门法诀开始修炼,而平时则仍然把“耗子”收于左臂曲池穴中、以神气涵养。

成天乐自从得到法诀、修炼至今已是一年有余。“耗子”一直伴随着他的修行,并度过了色欲劫、身受劫、魔境劫的考验,但它自己并没有独立下过工夫,必须从头开始修炼,凝聚元气以达到功力与境界相符。它用的时间肯定会比成天乐要快,但也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

等到成天乐的伤势完全恢复,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他只在等一件事,那就是“耗子”修炼完成之后,设法去取第四步法诀。世间修士不论是人是妖,比他高明者实在太多了,他仍需潜心修炼才行。

如今的成天乐懂得谦虚谨慎了,但他的脾气本性倒没变,还是那样不知道发愁,只是有点担忧而已。假如换一个人,可能会害怕坐吃山空,设法去找一份工作。但是成天乐算一算兜里的存款,支撑两三年没问题,反正他平时的生活也不浪费。他甚至没有想到再去租一套更便宜的房子,就是一心一意的修炼,在取得第四步法诀之前没打算干别的。

他不出门,有人可等的快崩溃了。易老大既不敢再派人去对付成天乐,又不敢放松了自己的警戒,日夜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煎熬中,简直就想自己去找成天乐认错了,哪怕付出一笔代价、能换一个平安也行,天天这么等着可不是个事。然而首先来找成天乐的却不是易老大,而是负责调查飞腾公司一案的警官李轻水。

李轻水既不是妖修也不是道上的老大,他身后是国家暴力机关,别人听到风声可能怕成天乐,而他登门时却仍然威风凛凛。

有人敲门,并不是附近小超市送东西的,成天乐感到很意外,“耗子”却抢在他前面感应清楚了,暗叫一声道:“是那个警察李轻水!”

成天乐赶紧起身开门道:“领导,您怎么来了?有事打电话叫我去报到不就行了吗?”

李轻水看着他似笑非笑,语气不知是嘲讽还是夸奖:“成总,我可不敢轻易再让你一个人出门。前不久有人大半夜在街上扔了三条死狗,下一次还不知会扔出什么东西来呢?狗的事不归我管,假如人的事牵扯到我的案子,我却不得不操心啊!”

成天乐暗暗一惊,却故作镇定道:“领导,您说什么呢,什么死狗啊?……快请进!我给您泡杯茶。”

李轻水走进屋,大马金刀的往沙发上一坐,看着正在泡茶的成天乐问道:“一个月之前,有人在离这儿不远的月光码头外面,打死了几条狗。就在同一天夜里,你外出独自回公寓,衣服破了、手上还有血迹,据说是碰上了打劫的。你还对保安说打劫的牵着狼狗,有这么回事吗?”

成天乐心中连呼后悔,暗道当时脑子有些糊涂,怎么和公寓楼的保安扯这些呢?只得继续装糊涂道:“是有这么回事,幸亏我跑得快!当时天很黑,好像是看到旁边有几条大狼狗。我一直还在纳闷呢,谁打劫牵什么狼狗啊?”

李轻水没有和他继续纠缠这个话题,打开了随手带的公文包,取出了几份东西扔在了茶几上道:“成总,恭喜你!你的案子销了,护照和驾照也都还给你,从今天开始,你不再处于被警方监视居住的状态,但仍有配合我们继续调查的义务。”

成天乐惊喜道:“谢谢领导!飞腾公司的案子结了吗?毕明俊抓住了吗?”

李轻水:“案子当然没结,毕明俊也没抓住,他一天没抓住,这个案子就一天结不了。但我们警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不能为了一个案子,无休止、无限制的投入人力物力。调查工作已经结束,毕明俊等人的犯罪事实基本查清,警方也向全国发出了通缉,没有证据证明你参与了他们的犯罪活动,调查现在结束了。”

成天乐把茶杯放到李轻水的身前,拿起了桌上的东西,奇怪地问了一声:“领导,怎么还有几份复印材料啊?”

李轻水:“我特意带来给你的,你自己先好好看吧,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问我。”

成天乐拿起那份复印材料翻看。李轻水一边喝茶,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他的表情。这是三个人的资料,他们名字分别叫韦勿言、林翡、林狂,都和易斌有关系。他们在易斌下属的分支公司里任职领取报酬,但好像从来不去上班,至少警方的材料里是这么写的。

成天乐翻看了半天,不解地问道:“李警官,这三个人是谁啊,为什么特意给我看这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