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48章、杀一儆百,终日如临深渊

韦勿言、林翡、林狂等三人彻底从人间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算找着尸首恐怕也认不出来。事情看上去就仿佛从来没发生过,但暗中却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应。

首先是易斌,他感到格外的胆寒,甚至惶恐不可终日。韦勿言带着林翡、林狂去对付成天乐,“情报”很清楚,成天乐就是深夜里独自一个人回家,韦勿言根本没让其他人插手,而易斌也毫不怀疑韦勿言会手到擒来。

林翡、林狂是高手,从来不听易斌的,只听命于韦勿言,而且易斌也知道他们有枪,但从来没出过什么差错。至于韦勿言,更是高手中的高手,比林翡、林狂加起来还要厉害得多,就算成天乐功夫了得,又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易斌万万没想到韦勿言等三人竟一去不回,就似石沉大海般毫无音信、连尸首都找不到!这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胜负,就算韦勿言等人不敌、受了伤或者被抓住了,也比这个结果好解释啊。能让韦勿言等带着两支枪的三名高手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成天乐得是什么样的高手啊?简直不敢想象!

易老大当然要派人调查当晚发生的事情,得到了两个可能有价值的线索。一是成天乐回公寓的时候,后背的衣服破了、右手上有血迹,对保安说遇到了歹徒打劫,看来确实遭遇韦勿言发生了一场激斗,但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连医生都不用找。

另一条线索就是建筑工地上发生的怪事,有人大清早在月光码头外面捡到了三条大狼狗的尸体,显然是被人大半夜打死了扔在那儿的,肉却非常的难吃!易斌并不清楚韦勿言等三人的妖修身份,把这件事当成了成天乐对他的警告和暗示。

韦勿言等三人应该已经没命了,连尸首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成天乐下手真是干净利索!却故意又扔了三条狗的尸体在那里,就是告诉易老大——他手下的三条狗是什么下场。仇已经结下,成天乐既然没有继续把事情交给警方处理,就意味着要自己找易斌算账。

连韦勿言等三名高手都如此下场,被去掉了最得力爪牙的易斌还能挡得住吗?假如成天乐真的找上门了,他又该怎么办呢?易老大是越想越害怕,一连多少天都不敢出门,还把跟随自己多年的心腹手下都调到周围随时保护着。成天乐那边越没动静,他的心里是越没底,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人就瘦了十几斤。

……

易斌吃不下、睡不好,有人却很高兴,这段日子吃得好、睡得香,比如梦湖美蛙饭店的老板吴燕青与他的律师朋友黄裳。韦勿言是个很低调的人,通常出手干的都是脏活,不可能像香港黑帮片里演的那么张扬,听说过他的人不多,知道他妖修身份的更是少之又少,比如同是妖修的吴燕青原先便不清楚。

可是有一个人却是知道的,便是那位素有野心的大妖花膘膘。花膘膘结交吴燕青、暗中控制张潇潇、还发现了毕明俊的身份并打他的主意,当然也注意到了在易老大手下卖命的韦勿言等三人。但花膘膘却从来没有招惹过韦勿言,更没有直接打过交道。

韦勿言心狠手辣、更有两名谁的账都不买的心腹手下,这三人几乎形影不离,非常不好惹。若论人间的手段,他效力的靠山易斌也不好惹。所以花膘膘从没去骚扰过他、一直保持相安无事,但暗中也很关注。当他得知易斌要对付成天乐时,就想到了韦勿言等三人可能会出手,却没有提醒成天乐。

一方面花膘膘对成天乐有信心,韦勿言等三人虽然厉害,但也斗不过这位“深藏不露的高人”。其实真要是硬碰硬起冲突的话,花膘膘也未必怕了韦勿言,但犯不着惹这样的事情。如果成天乐连韦勿言都收拾不了,又如何震慑花膘膘呢?另一方面花膘膘心里也有小九九,他想看看成天乐究竟有什么手段?这一次可不是他在暗中安排什么,因此就装作不知道了。

但是真出了事情之后,花膘膘却被吓得不轻啊!成天乐能收拾韦勿言也就罢了,但手段竟然这么狠,简直如雷霆劫数啊!杀妖弃尸、扔于街头,还被附近的建筑工地捡回去剁碎了炖汤,谁不害怕这种下场?此人一怒,真是太可怕了,别看他一天到晚呵呵傻笑的样子,可是手段难以想象,绝不能轻易招惹啊。

花膘膘惊疑不已,联想到自己私下里做过的那些事,老谋深算的他不禁也有些乱了方寸,于是特意去找吴燕青,私下里说了韦勿言的事情。他说话的神情语气倒是很正常,就是告诉吴燕青,原来易斌有三名手下竟然是狼妖,前几天半夜去袭击成天乐,结果却被弃尸街头,还被建筑工地捡回去剁碎了炖汤。

花膘膘一边感慨“成前辈”的修为深厚、法力高超、手段了得,一边夸赞他疾恶如仇、除暴安良、高风亮节、不求名利等等,总之净拣好听的说。而且很“好意”的提醒吴燕青,往后一定要对成前辈礼遇有加,成前辈有如此大的本事却谦逊平和,能平等的对待世间妖修,真是世人的楷模啊!绝对不能因为人家脾气好就不尊重,其实这位高人是绝对不可得罪的。

吴燕青刚开始很震惊,听完之后又非常高兴。他一直为成天乐的处境有些担忧,但如今听说了这件事,终于彻底放下心来,成前辈的本事原来这么大、手段也这么高明!吴燕青如今并不怕成天乐,而且希望成天乐的本事越大越好。因为黄裳已经说破了他的身份,而成天乐并没有嫌弃什么,反而指点了黄裳与他。能得到这样的高人垂青,自然是莫大的福缘。

如今看来,易老大之流找不了成天乐的麻烦,只有成天乐看心情去找对方麻烦的份。而吴燕青与成天乐相处很好,只要自己不做错什么,将来的好处当然也越来越多。就算不贪图成天乐的便宜,但交上这样一个朋友也是太难得了!其好处现在就能看出来了,以前是他有点忌惮花膘膘,而现在花膘膘显然有点怕他,只是因为他与成天乐的关系更近,所以吴燕青是越想越高兴。

高兴之余,吴燕青又责问花膘膘道:“花总啊,你既然早就知道易老大手下有三只狼妖,而且那个韦勿言离突破‘风邪劫’的考验不远,只差一道门槛就将成为大妖了,又擅长与人相斗,为什么不提醒成总呢?”

吴燕青如今在花膘膘面前无形中有了底气,这还是第一次用责问的语气对花膘膘说话呢。花膘膘则赔笑解释道:“我都知道的事情,成总那样的高人焉能不知?成总早就清楚易老大会对付他,当然会留意。上次在太湖明月湾,成总把易老大的四名手下不动声色地交给了警方,就是一种警告了。但易斌还不知死活,继续派人打成总的主意,而那韦勿言等三妖更是不知死活,居然还真敢去!”

花膘膘来找吴燕青说这件事,本就是想探吴燕青的口风,因为吴燕青与成天乐的关系更近,想旁敲侧击了解成天乐究竟清不清楚他做过的那些事?从吴燕青这儿却没听出什么破绽来,他暗自松了半口气,已经打定主意要设法将张潇潇那部手机给拿走了,以后再也不干私下里可能开罪成天乐的事情。

吴燕青则感慨道:“成总已经够客气了,那易斌真是不知死活,不清楚自己得罪的是什么人!韦勿言那三个家伙坏事已经干尽了,死在成总手里也不冤!只是让成总受这些屑小的骚扰,我等心中也有愧啊。往后再有这种事情,应该主动替成总分忧,不能让这些小杂碎总烦扰成总的清静。”

花膘膘赶紧说道:“如果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老弟尽管吱声!”

吴燕青笑道:“好像也没什么事情要找你,假如成总下次交代我办什么事,我搞不定的话再找你帮忙吧。”

花膘膘拍着胸脯道:“那是当然,我一定尽全力相助!吴老弟啊,老哥能不能也请你帮一个忙?”

吴燕青:“什么事情啊?”

花膘膘支支吾吾地说道:“以成总的眼力和本事,当然不必在意什么易老大,也不需要我们提醒他韦勿言的事情。但我毕竟疏忽了,有知情不报的嫌疑,假如让成总知道,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印象也不会太好啊。老哥心里很不安,所以就把事情告诉你了,但你……”

吴燕青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老兄,你放心好了,我不是那种人,以你我的交情,我怎么会在成总面前说你的坏话呢?……可别忘了,当初就是我们俩合谋把成总送到交易部去当总经理的,虽然是好心,但结果却给成总带来了很多麻烦,现在不敢也不好意思提呢。”

花膘膘连连点头道:“是啊,那件事我们俩是拴一块的呀,你不提我也不会提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