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46章、螳螂遭雀,自作身受勿言

刚才生死毫发之间,成天乐根本来不及细想,但此刻定下神来去回忆,感觉却是一种大恐怖啊。有人举枪指向自己、差一点就扣响了扳机,然后化为一头巨狼把自己扑倒、差一点就被咬断了咽喉,尤其是手握血腥的狼吻那般挣扎,简直是不敢想象的场景!假如没有经历过魔境劫的考验,想到这个场面都得晕眩。

“耗子”飘了过来道:“今天好险啊,差一点就交待了!你伤的重不重,手怎么了?全是血!”

成天乐低头一看,自己的右手和袖口都被血染红了,有鲜血顺着握在手中的枪口滴落。那不是他的血,是抓住狼吻开枪的时候,狼嘴里涌出了大量的鲜血。那狼妖的颅骨可真硬,顶着后脑勺开枪,子弹却没有从前额穿出来!

成天乐现在的样子很狼狈,背后的衣服因为与路面摩擦背后都被撕花了,裤子也一样,连内裤都露出来了,屈膝踮着左脚不敢落地,左手扶着右臂直吸冷气。他咬牙道:“没事,都是些外伤!”

“耗子”却说道:“我受的可是内伤啊,得重新凝炼调养一阵子了。”

成天乐:“你当然不会受外伤!……真没想到啊,居然会来两只狼妖,它们是易老大派来的吗?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刚才第二只狼妖逃跑的时候,是不是喊了一句‘老大快出手’?它们还有老大吗,那个老大在哪儿呢?”

“耗子”心有余悸道:“你才反应过来啊?我刚才就察觉到了,我们背后有危险的气息。动手的时候,我也感应到这条街的那边好像有法力激荡,可是我没有办法分心去查探。现在怎么没动静了,你难道没感觉吗?”

成天乐:“我哪还能注意到那些?当时差一点就没命了!可能是看我们两个太厉害了,两只狼妖都挡不住,那个望风的家伙被吓跑了吧?……现在过去看看,小心点别中了暗算!”

一瘸一拐的成天乐左手扣住了三枚飞石、右手还握着枪,小心翼翼地走回月廊街的另一端。“耗子”那半聚半散的身形也隐去不见,悄然跟随在他的旁边。走了大概有一百米远,成天乐突然停下了脚步,满脸震惊之色定在了那里。

今天夜里,月廊街上不仅有两具狼尸,还有第三具尸体。

有一头狼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仰面倒在了地上,双眼圆睁露着深深的不甘之色。它的位置在道路中间的绿化带里,两侧是灌木丛、上方是香樟树,不特别查探的话根本看不见。此“人”就是易老大最得意的手下韦勿言,但成天乐并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机会见到他的样子。看见他的时候此人已是一具尸体,恢复了妖身原形。

韦勿言是怎么死的?事情还要回头说。

……

挡住成天乐去路的是韦勿言的两名手下,在人间的名字分别叫林翡、林狂。易老大派手下做事,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愿意让手下动枪的,因为那样一旦出了事会很麻烦。可这两人不吃这一套,他们虽然拿着易老大给的工资,却只听韦勿言一个人的,相当于韦勿言的私人亲随。

今天韦勿言安排他们在前面拦路,自己则悄悄出现在后面截住成天乐的退路,以保证万无一失。成天乐并没有发现韦勿言,“耗子”虽感觉到身后有危险的气息但也没有查探出韦勿言的存在,因为当时他躲起来了没有现身。林翡化成狼形扑向成天乐的时候,韦勿言也觉得很不妙,他当时就准备出手了。

韦勿言没想到成天乐竟然是一位人间修士、而且还能操控法宝,更没想到成天乐不是一个“人”,莫名其妙又冒出来一个分辨不清的鬼东西!可是他的身形刚想动,却突然似遭了雷击般蹦到了半空,然后手脚乱颤着摔倒在地,喉咙就像被一股力量攥住了,想喊都喊不出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韦勿言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成天乐身上、身形欲动未动之时,有一位隐藏在暗处的高手突然暗算了他。此人使用的是真正的法宝,隔空施展了强大的神通妙用攻击,就似一阵螺旋形的波浪,前锋如锥子般撕开了空间打中了他的后背,这一击就让韦勿言伤重不起。

倒地的韦勿言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无形威压,由神识发出带着收束的法力,令他想叫都叫不出声来。他艰难地抬起头颤声道:“你是谁?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暗算手段我!”

有一个人从树木的阴影下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根分水刺状的法器,通体铭刻着波浪形的花纹,尖端仿佛还笼罩着一层水波之光。他绕到韦勿言的身前站定,远望着成天乐与两头狼妖激斗的地方冷笑道:“说我暗算你,难道你不也是在暗算别人吗?如果不是这样,我也没这么容易得手。”

韦勿言还在挣扎,双手各握着一根半尺长、雪白的尖锐之物,仔细看竟是两只罕见的獠牙。可是他身上却仿佛压着千斤重担,握着獠牙的手怎么也抬不起来,挣扎着又问道:“你究竟是谁?今天既然栽在你手里,黄泉路上总得让我死个明白!”

那人淡淡道:“死就死吧,明白不明白在你自己,知道我是谁也不等于你明白。我懒得问你叫什么,至于我的名字你还不配问。我也没闲功夫特意理会你这种妖修,可是今天撞到了我手里,还妄想我不会出手吗?”

说话间远处又传来了枪响,成天乐击毙了狼妖林翡,然后起身用枪指向另一只狼妖林狂,林狂转身逃窜、却被飞石击中。那人见此情景,就知道这里已经不需要他帮忙了,转身一弯腰,从韦勿言手中抽走了一根长牙自言自语道:“如此凝炼过的狼牙,已经是半成品法器了,可以继续炼器,形状也适合我等听涛山庄弟子所用。……成天乐,那一根就留给你了。”

韦勿言的喉咙里咯咯作响、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却无法阻止此人的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他从手中抽走自己的“法宝”。当此人转身离去的时候,韦勿言眼中的神采终于熄灭了,那变化出的人形又恢复成了妖物的原身,仍然裹在那套名贵的西服中,两只后蹄还套着袜子、踩在锃亮的黑皮鞋里。

当成天乐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

“耗子”惊呼道:“这里还有一只狼妖,它已经死了!怎么回事?”

成天乐:“看样子有人暗中帮忙,会是谁呢?那两只狼妖刚才喊的是老大,这只狼妖本事应该更大才对。张潇潇、吴贾铭他们应该都没这个能耐,难道是吴老板在暗中保护我?他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现身呢?”

“耗子”战战兢兢道:“不管是谁,都是救了我们的命啊!人家不现身就是不想让你知道身份,真是活雷锋啊!……今天要不是有人帮忙,我们俩恐怕就都没命了!……咦,我怎么看不见伤口呢,这只狼妖究竟伤在什么地方?哎呀,是后背,好强的法力攻击啊!”

成天乐俯下身去,小心地将韦勿言的尸体翻了过来,发现它的后背上有个碗口粗的洞,深度大约有两个拳头,几乎把后心骨肉都打碎掏空了。这好像是一种无形冲击造成的,伤口呈螺旋状,模糊的血肉已经奇异的凝结、竟然没有流出一滴血。

“耗子”忽然惊呼一声道:“这是什么东西?”随着尸体的翻动,套在狼尸身上的西服袖管里滑出一物,大约半尺多长,在月光下呈牙白色,微微带着弧形、像一根尖刺。再仔细看,表面竟异常光润,应该是被法力洗炼过的巨大狼牙。

成天乐捡起此物道:“这狼妖也有法宝啊!这好像是牙、好大的牙!物性精纯几乎没有杂质,肯定是炼化过很长时间,几乎可以当法宝使用。看来这只狼妖并没有获得完整的炼器法诀,这东西还差最后一步凝炼功夫,但已经相当厉害了。”

“耗子”又惊呼道:“天呐,幸亏它被人收拾了!假如刚才拿着这根长牙包围我们俩,今天可怎么得了?……我有点怕这个东西,感觉到如果用它激发狼妖那种长嚎,说不定没几下就能我震散了。”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刚用御器之法试了试,连你都感应出来了?此物再下一番工夫,就可凝炼出真正的法器妙用,包含着狼妖的天赋神通。……我们捡到宝啦!杀了这狼妖的人怎么没拿走呢?”

“耗子”自作聪明道:“或许是他没看见,你看这里一点挣扎打斗的痕迹都没有,那人应该是从远处在背后偷袭的,而这根长牙藏在袖管里……咦,不对啊,袖管怎么是空的,这头狼的两条前腿哪去了?”

成天乐也注意到了狼尸的异状,把西服从狼身上剥了下来,结果却大吃一惊,骇然问道:“耗子,这是什么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