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45章、兵解有惧,灵体并非无敌

从成天乐被狼妖扑倒到击毙狼妖起身,过程看似复杂,其实也不过半分钟而已。假如时间再迟一点,“耗子”那边可就顶不住了。成天乐开枪之前就已经听见了枪声,是另一名狼妖打向“耗子”的。

……

“耗子”扑向另一名狼妖时,那狼妖可真是吓了一跳,它没认出来是什么东西啊,下意识地就开枪射击。子弹就像投入水面的石子,在“耗子”那半透明的虚影中激起一串串涟漪,然后毫无阻隔的穿过,竟没起到丝毫阻挡的效果。

它心中大骇!身为狼妖,虽然知道禽兽可以修炼成妖的秘密,也有神通法力在身,但其他方面的见识并不一定比世人多多少。它一瞬间以为是遇到了鬼,成天乐这位“捉妖师”居然也会传说中的御灵之术!同时也怀疑这是成天乐祭出的一件无形法宝,惊慌之下有些手忙脚乱,把弹匣全部打空了。

理论上“耗子”是刀枪不入的,或者说刀枪能够穿过它的身体,但它那虚凝的身体可以重新凝聚,看上去仿佛造成不了伤害。但实际上微弱的伤害还是存在的,如果“耗子”的形体被穿透、切割的次数太多,它全靠神气凝聚的虚形就会涣散,要重新凝炼才能恢复元神元气。假如超过一定的限度也会被彻底打散,那也就等于被消灭了。灵体虽然特异,但并非无敌。

可那狼妖并不清楚这些,开枪的时候子弹挡不住“耗子”,但是每一枪都会让那道虚影在空中顿一下,它接连打出了所有的子弹。“耗子”如一道流动的风在空中闪开了两枪,已经从空中绕到了它后面。那狼妖觉得周身神气一紧,融合在体内的玄丹在一瞬间仿佛要失去控制般。这是“耗子”的反击,施展的手段是缚灵印。

狼妖这一瞬间也反应过来了,对方是一种接近于无形的阴物,此刻正在与它斗法,于是立刻收摄神气,发出了冲击元神的长嚎。这一招还真有效,“耗子”的身形被震的一阵恍惚,迅速向后飞退,在黑暗中突然不见了。

“耗子”现在修为尚浅,法力也不足,真要是凭本事斗的话,还根本不是这狼妖的对手。但它胜在出其不意、诡异无比,让人摸不透是怎么回事。被法术冲击退后重新凝聚涣散的身形,立刻施展了天赋神通,那就是隐身不见。

狼妖立刻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又转过身来挥掌前劈。普通人是看不见“耗子”的,但狼妖的神识还是能感应到它的存在,“耗子”居然又转回去了。它可不敢让这个鬼东西靠近,施展的就是以法力搅动周围气息之术,察觉到这对付“耗子”还是有用的。

这场斗法很有趣啊,就看那狼妖手舞足蹈,好像是在跳街舞。而肉眼看不到的“耗子”在绕着它左右乱飞,不时施展缚灵印袭扰。如果靠得太近,“耗子”会被狼妖冲击元神的长嚎击散身形逼退,飞舞中若一不小心被法力扫中,那无形之身也会一阵涣散。

这么斗下去“耗子”是占不了便宜的,只要时间一长还会吃大亏。但那名狼妖却不清楚这些,它颇有点手忙脚乱的感觉,已经尽了全力才能让这个鬼东西不能近身,越斗越是心寒,只希望另一名名同伴赶紧收拾了成天乐过来帮忙,否则它一个“人”都想逃跑了。

“耗子”与狼妖坚持的时间都不长,成天乐那边的生死相斗已经结束了。只听三声枪响,成天乐掀开狼尸跳了起来,举起了手枪。剩下的那名狼妖是惊骇欲绝,它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成天乐能杀了另一名狼妖就能杀了它,而它现在连这个鬼东西还对付不了呢,还怎么可能相斗!它惊呼一声:“老大快出手!”随即化为一道光影遁去。

假如是一年以前,这狼妖还真能跑得掉,可现在的成天乐已经熟悉这个场面,就与张潇潇那次逃脱一样,狼妖身上所有的衣服及所有的物品落地,身形化为一道朦胧的光影包裹着一只狼的轮廓。这是妖修变成原形时的瞬间遁术,专门用来逃跑的。

它看上去仿佛是一团光影,其实只是一种障眼法,并非变成“耗子”那样的无形存在。那狼妖刚刚飞遁出去五六米远就发出一阵惨叫,狼身上最柔嫩的鼻尖以及两条前腿的膝弯分别被三枚飞石狠狠地打中了。

神识操控法宝御器而击,与一般飞石的威力可大不相同,不仅仅是石子本身的重量和速度产生的冲击,还包含着难以形容的法力,能产生剧烈的震颤能钻入骨肉之间、形骸百脉,不仅能让对方瞬间失去力量、元神也会受到伤害。

成天乐是没有经验,刚才惊慌中只顾操控一枚飞石先卡住第一只狼妖的手枪扳机。如果他不那么做的话,飞石也可以先打中那狼妖的面门,可能一照面就解决战斗了,也可能那只狼妖在受伤的同时也会扣响扳机,后果谁也无法预料,成天乐也不敢那样冒险。

现在对付第二只狼妖,他举起枪只是虚张声势,其实成天乐根本就不会开枪,看他拿枪的姿势就不对。他是右手单手持枪,而且右肩和左膝都已经受伤了,也是第一次碰真正的手枪,对着狼妖的后脑门扣响扳机没法打不中,但此刻离这么远用枪口指着,也没学过以神识指引子弹的法术,真开了枪子弹还不知飞哪儿去呢,手枪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但此刻那狼妖见同伴已死,本应该埋伏夹击的靠山却不出手,早已吓的魂飞魄散,转身化出原形就跑,却恰恰中了成天乐的暗算。成天乐的身体受了伤、枪也打不准,但法力消耗并不大,此刻仍然可以御器攻击,那三枚飞石拦住它打的是又狠又准,竟是用法宝直接砸!

这一手也出乎预料啊,因为人间修士的法宝根本就不是这么玩的!天材地宝难得,炼制成法器也更艰难,法宝不是铁饼用来直接砸人的,而是激发种种法术妙用。假如都像成天乐这样玩,辛苦炼制的法宝一不小心就会损毁,别的不说,假如打碎了怎么办?

虽说御器时有法力相护,但若对方也有法力,随便操控一个坚硬的大东西砸上去,玉石也有可能被磕碎了,那就相当于毁器。御器时法宝与身心一体,三枚飞石等于成天乐三根会飞的手指,如果被砸坏了,也相当于打断了他的三根手指,成天乐本人也会受伤啊!所以这一招又是狼妖没想到的,成天乐看上去是一位高明的捉妖师,实际上是完全没经验的菜鸟,出手都是毫无道理可言。

月廊街的尽头同时发出半声惨嗥和一声闷哼。惨嗥来自那只狼妖,它的鼻尖和上颚都给打烂了,两条前腿也同时被打断,硕大的狼身往下一趴,因前冲的惯性翻了个跟头仰面摔了出去,落地滑出很远已经是半死不活了。假如原地站定了全神戒备运转法力,它或许还可以抵挡,此刻却是惊慌逃窜,就像它自己一头撞上去似的。

那声闷哼却发自成天乐,他终于清楚这么使用法器的弊端了,飞石打中狼妖那凶悍的身体时,他的身心也有感应,承受了一种无形的冲击,竟莫名向后一顿坐到了地上。就听“啪”的一声响,手里拿的枪走火了,子弹打在地上反弹不知去了何处,激起了一串火星。

“耗子”却嗖的一声又化为一道阴风,竟钻进了那狼妖体内不见。它本就是灵体,曾隐藏在成天乐的元神中、又被封于经脉中,自然也能钻进别人的身体,只要对方的意识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趁这只狼妖重伤昏迷,“耗子”威风的时候到了,当然要尽展手段取了它的命。

只见那昏迷的狼妖身体在莫名的急剧颤抖,也就是十几秒钟功夫,“耗子”又化为一阵阴风钻了出来,重新凝聚成形。看它的样子比刚才涣散模糊的形态恢复了稍许,但比平时仍然恍惚不少,显然神气消耗很大。成天乐挣扎着又站了起来,左手扶着右臂道:“它怎么样了?”

“耗子”的声音竟也有些气喘吁吁的味道:“挂了,挂的可真快,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成天乐:“你刚才钻进去干什么了?”

“耗子”:“趁它病、要它命!我想用寄身脱舍之法吸它的元气,钻入经脉之中好像是有一点点用处,可它的元神自然反抗挣扎,结果死得太快了,妖丹也消散了,我没什么收获。”

成天乐:“它又不是我、还会主动运转元气助你练功,而且受了那么重的伤,哪能经得起你这么折腾,自然死得更快了!……哎呀,我居然杀人了!不对,我杀的是狼妖。”

说到这里他突然打了个哆嗦,恰好有一阵风吹过,身子竟有些瑟瑟发抖。此时周围的景物已恢复了正常,月光洒下仿佛包含着无言的神秘气息,金鸡湖上微微的水波声传来,竟显得有些阴森。在这条街的尽头,躺着两只巨狼的尸体,还散落着两个人的衣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