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43章、夜色无声,玉影路朦月影

这一天,成天乐先后接到了几个电话,又往外打了几个电话,下午的时候终于走出了公寓楼,也没有理会是否有人盯梢,打了辆车直奔观前街。仍然是梦湖美蛙饭店,时强、毕然、南宫玥、张潇潇、吴贾铭已经在这里等着,吴燕青、樊师傅、吴小溪也在,他们今天是给时强送行的。

上次在这里聚餐时,时强就曾说过他要继续在金融界发展。苏州离上海很近,坐高铁只需要半个小时,每天有很多班往返,这段时间时强去上海应聘了很多次,终于在一家期货交易公司找到了工作,也是从交易员做起。在他临去上海之前,特意请大家来聚聚。

时强以前是梦湖美蛙饭店的服务员,老板吴燕青也非常高兴,这顿饭他要请客,最重要的贵宾当然还是成天乐。成天乐不仅是曾提携过时强的领导,也是暗中指点过吴燕青的“高人”。

吴燕青原本劝花膘膘也来,在成天乐这位“高人”面前捧个场、表个态。自从外汇交易部出事之后,花膘膘还没见过成天乐呢,只是通过吴燕青传话说可以给成天乐介绍更好的工作。花膘膘应该是可以来的,但这次这只老狐狸却不敢来了,推说自己工作太忙要到外地出差,托吴燕青代他向成总问好。

花膘膘在担心什么?成天乐传黄裳法诀、并要黄裳转授吴燕青,如此“大有深意”之举让吴燕青是心惊不已,事后问了花膘膘这件事。花膘膘被吓了一跳啊,连忙解释自己那套法诀也是得自成天乐的传授,但成天乐传法之时曾叮嘱过他不要擅自外传。可是他念及与吴燕青之间的交情,还是私下把法诀传给了吴燕青,只是没有说出法诀的来历。

花膘膘千叮咛万嘱咐,看在他私传法诀这么好心的份上,不要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免得他在成天乐面前不好交代。吴燕青却说道:“成总恐怕已经知道了,只是没有点破而已。”花膘膘则说道:“既然成总没有点破,老兄你就千万别和任何人提了。如果成总问我,我自会道歉的。”

吴燕青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于是就答应了。花膘膘如此说虽然没有破绽,但心里也很担忧啊。假如成天乐真的发现了这件事,那不也意味着察觉到他在暗中窃听?这可是犯了大忌!但愿只是个巧合吧。但他却不敢去见成天乐,生怕当面说起,那么他可没法解释。如果成天乐不知道这件事,只要吴燕青不提,他便可以遮掩过去。

时强在上海已经有宿舍,苏州这边的房子也退了,吃完饭便坐晚班高铁去上海。众人一起把他送到了火车站,挥手告别之后各自散去。成天乐问吴贾铭道:“你今天怎么没有跟着董洛呢?”

吴贾铭答道:“董总今天没活动,下班之后就回去了。我说了一句晚上有事,要和你一起喝酒。她还想来呢,问清楚是什么酒席之后,才打消了念头,还让我早点下班过来。”

成天乐笑呵呵的又问道:“上班快一个月了吧,工作的感觉怎么样?等你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可别忘了请我。”

吴贾铭:“请您,当然要请您!康小甲他们都说要请您呢,就是怕您不给面子。至于工作的嘛,康小甲他们感觉都挺不错,一天到晚穿着制服神气活现的,我却有点坐不住,白天呆在办公室里实在闷得慌啊。”

成天乐教训道:“当保镖的,没事才是好事,难道你还希望出事啊?假如连办公室都坐不住,你还谈什么定坐修行,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成功的。”

吴贾铭讪笑道:“两码事嘛,我不是真坐不住,就是不太适应那种环境,不符合我的脾气。”

成天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时候遇到什么事情由不得你自己,看看我不就是吗?就当磨练心性吧,这也是修行啊。”

吴贾铭不好反驳,只得点头称是,又问道:“您今天晚上出门了,易老大这么长时间没什么动静,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要不要我送您回去?”

成天乐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能对付。以前要你跟踪我,是因为不清楚什么人想干什么事,现在都知道了,爱来就来吧,我还会怕他们?”

这句话说得很有底气啊,现在的成天乐不仅炼成了三枚飞石,又炼出了一个“耗子”,对自己的本事前所未有的自信,上次收拾四名歹徒是那么的干净利索,想来易老大的手下也不过尔尔。成天乐修行有成,最近也干了几件漂亮事,不禁有些飘飘然过于托大了,没把易老大放在眼里。而他在吴贾铭心目中就是“前辈高人”,既然成总这么说了,吴贾铭也就听话的回去了。

……

成天乐是步行回去的,从火车站向东往南拐了个大弯,绕着苏州古城转了小半圈,到了郊区从独树湖与金鸡湖之间穿向工业园区,这段路可挺远的。他都是挑人少、环境好、气息感应很舒适的地方走,在晚间也很僻静,路上几乎看不见人影。

又绕了金鸡湖南岸转了半圈走过时代广场,就离他的住处不远了,此时已经到了午夜。成天乐一边走还一边和“耗子”说话:“你看看这夜晚是多么的宁静?人们都休息了,就像树木冬藏,等待着明天重新焕发生机。天地万物的很多气息,只有在这种安宁的时刻才能感应的清晰。”

“耗子”也感慨道:“确实很安宁,我对自身的感应都变得格外清晰。……可是成天乐啊,太安静了也不好,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成天乐:“别跟我说卡通片里的台词!不祥的预感?就算有小猫小狗捣乱,我们两个会怕吗?”

“耗子”:“我没念台词,就是感觉而已,真有这种感觉!你看看那月亮,是不是有点怪?”

今天是个月圆之夜,午夜时分月亮渐渐升上中天,显得格外的圆、格外的亮,那洒下的月光也是格外的皎洁。成天乐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时强找到新工作、投身于他理想中的金融界,也算是心想事成,这让成天乐很是感慨。

成天乐如今还有一身麻烦,不仅仍是警方的调查嫌疑人,而且得罪了道上的人。估计想找他算账的不止易老大一个人,但易老大已经先动手了,别人或许都在看结果呢。有人可能以为易老大想找成天乐追回损失,假如成天乐真的吐出来什么,那么其他的麻烦就会接踵而至,其他的客户也都会来找他的,而警方恐怕也会以此为新线索继续调查。

但易老大想要的恐怕更多,他的目标应该是毕明俊卷走的那笔巨款。成天乐冤不冤啊!被毕明俊坑了一回已经够倒霉了,竟然还要面对这种凶险?他心中也有股怨气找不到地方发泄,就算心态好可以保持心神安定,但一想到这些,总有一种胸臆难平之憾。他现在不仅恨毕明俊,想把此人给揪出来;而且也恨上了易老大,这笔账是一定要算清楚的。

定心稳固、定力深厚,不等于无爱无恨,世间事还是讲究以直报怨的。成天乐有脾气,好端端的惹上了这种事情,谁愿意逆来顺受呢?炼成“耗子”之后,那第三步法诀已经完全修炼成功,成天乐无意间有一种“神功大成”的感觉,今天在月光下漫步,甚至期望着易老大的手下再来动手,他好趁机好好教训一番、出一口恶气。

从这条路回公寓先要走过一条叫玉影路的半圆形街道,然后转入一条笔直的月廊街。月廊街并不长、却很宽,道路中央有绿化带,从玉影路一直通往金鸡湖边。在月廊街尽头的湖畔向右转,便是成天乐居住的水阁路了。前方有一个月光码头,是湖中游船停靠的地方。

白天的时候这里的人不少,但是到了夜晚却一片寂静,只有湖面上的水波倒映着月光轻轻荡漾。走在月廊街上,抬头恰好可以看见天上的圆月,“耗子”说话的时候,成天乐也注意到了月光仿佛悄然发生着变化。高空似乎有极淡的云层飘过,那一轮圆光出现了毛边,就似透过一层毛玻璃照下。

天地之间突然安静了,就连不远处金鸡湖轻微的浪涌声也听不见,草丛中的虫儿也不叫了。刚才迈步之间,他好似突然穿过了什么,应该有人施展法术拢住了声息不外传,如果成天乐此时大声叫喊,外面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那些许的酒意立刻就完全醒了,成天乐意识到这一次很不寻常,神识锁定操控了兜里的三枚飞石,虽然还没有飞出去,但已经处于御器的状态。他很惊讶,能想到有人会找他的麻烦,却万万没想到来者不是普通的地痞流氓,竟然身怀法力修为!

“耗子”暗叫道:“不妙,有情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