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40章、以直报怨,大好男儿胆色

成天乐早就料到会有这个电话,回来的路上吴贾铭就提醒过他。易老大这次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人没有绑到,四名手下却栽了进去。案情应该是绑架未遂,性质够严重的,人能不能捞出来还两说,易斌那边有一堆屁股要擦。

易斌当然还不会傻到把他本人也牵扯进去,表面上肯定是查不出来歹徒与他的关系,这种事情也不可能由他亲自指使,但依然有一堆事情要派人打点。如此一来,他怎能善罢甘休?而成天乐这块骨头又这么难啃,显然不是好对付的角色,很可能会派人直接与他联系的,现在电话果然来了。

成天乐不紧不慢地答道:“谢谢夸奖,请问你是哪位啊,想给我发奖状的吗?”

电话那边的声音仍旧不阴不阳道:“听说成总帮助警方抓住了四个歹徒,不知道想得个什么样的奖状啊?我们老大对你这样的人才很感兴趣,可不可以好好聊聊呢?”

成天乐:“那就聊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电话那边:“成总既然这么大的本事,当初为什么会让毕明俊给陷害了?毕明俊坑了你,也坑了我们老大朋友的钱,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我们老大想约你见一面,谈谈有什么办法能把毕明俊找出来?再做一次好市民嘛,成总不会不给面子吧?”

成天乐:“半夜来客摸进门,连刀枪都带上了,我还有什么面子好给的呢?转告你们老大一声,他打搅了我的好事,我们之间确实有账要算,就算他不找我算,我也会上门找他算的!”

电话那边的语气微微一惊:“没证据可不要乱说话!成总真是好胆色,那约个时间见一面啊?”

成天乐毫不客气地喝道:“你是哪位啊?你算老几啊?你凭什么约我?你说话能算数吗?真想和我谈,就不要拐弯抹角,找说话算数的来!下次要还是你,就打电话给我的秘书,至于我的秘书在哪里,现在还没请呢!……听明白了吗?你们老大想见我,叫他自己打电话给我!一点礼貌都不懂,还好意思在道上混!”

成天乐生气了,对一个派手下几次三番想绑架拷问自己的人,他怎么可能有好态度、更犯不着和颜悦色,就算笑呵呵的说话人家也不能放过他。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然后才说道:“好的,算你有种!我就请我们老大过一会儿亲自给你打电话,还是这个号码,提醒你一声,说话最好客气点!否则……”

成天乐还没等对方说完,就把电话给扣了,傻小子就是这么有个性。对方应该知道他处于监视居住阶段,但就算电话有监听,从对方说的话中也挑不出任何毛病和证据来。他刚把电话挂断,紧接着又响了,看号码竟然有些眼熟,愣了愣才想起是那位警官李轻水留给他的联系方式,他接起电话道:“领导,你好!”

李轻水在电话里冷哼道:“成总,卸任之后的日子过得也很滋润啊?听说你昨天跑到太湖度假去了,还和鑫泰集团的董大小姐搞在一起。”

成天乐:“是啊,最近闷得慌,想出去散散心,恰好有朋友请。”

李轻水:“别忘了自己还在监视居住阶段呢,外出需要汇报!”

成天乐:“我懂政策,没超过二十四小时、也没离开苏州,人家要我开车都没开呢,因为驾照让你们给扣了。”

李轻水:“你还真是遵纪守法的好市民啊!我听说你打倒了四名歹徒,让当地警方很顺手的就把人带走了。”

成天乐谦虚道:“这是每一位守法公民,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都应该尽的义务。”

李轻水喝骂道:“少跟我耍贫嘴!我又不是没提醒过你?那四个人的资料我看了,显然和易老大有关系,虽然审不出来证据,但用脚后跟都能想到是谁指使的、又是什么目的。”

成天乐:“领导,你的电话来得正好,我还想和你汇报两件事呢。第一件事就是昨天晚上遇到的,你这么快就听说消息了;第二件事是刚刚接到的一个电话,有人说他们的老大想约我见面聊聊。”

李轻水:“什么?假如你不想要命了就去吧,警方可没有闲功夫保护你!”

成天乐:“那怎么办啊?那位老大待会儿要亲自给我打电话,要不,请您帮我接吧?”

成天乐又在电话里听了一番李轻水的教训和教育,挂断电话之后,用李轻水教他的指定来电呼叫转接功能,在手机上操作了一番。假如刚才那个号码再打过来的话,会直接转移到李轻水那边,接电话的将是李轻水而不是他。

易斌的电话大约是半个小时以后打来的,他没想到成天乐竟会玩这一手,开口时根本没料到接电话的会是经侦大队的副队长李轻水。李轻水也故意使坏,一开始在电话里哼哼哈哈的,假装自己就是成天乐,说了几分钟之后,突然开口断喝:“易斌,听好了,我是李轻水,我们打过交道的!……你要是遵纪守法做自己的生意,我懒得管你,但你要是有别的想法,警方会对你特别关心的。”

易老大在电话里被吓了一跳,幸亏他早就防备着成天乐的电话可能被监控或可能被录音,所以并没有说能让人抓住把柄的东西,但是他的语气和目的谁都能听明白。成天乐这傻小子竟然能玩出这种哭笑不得的花样,算是摆了易老大一道,易斌以前还没吃过这种憋呢!

易斌在电话里忙不迭地向李轻水道歉并做了解释,他在外汇交易部遭受了严重损失,打电话“问候”成天乐也是理所当然的。李轻水却没扯这些,直截了当地问昨天那四个歹徒是不是他派的?易斌故作惊讶的反问竟然还有这种事?——绝对与他没关系!然后李轻水又是好一番敲打。

挂断电话之后,易斌是暴跳如雷,差点把桌子都给踹翻了。如果说以前他只是想通过成天乐找到毕明俊卷走的那笔巨款的下落,那么现在已经成为他和成天乐之间的私人恩怨了。而另一方面,成天乐的功夫那么好却深藏不露,看上去就更有问题了。易斌以前只是猜疑、但现在却几乎敢肯定成天乐与毕明俊有勾结!

但现在没用的手下被警察逮进去了,警方已经盯上了这件事,他倒不好再下手了。刚刚受了李轻水一番敲打,他又接到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有关方面的重要人物,内容是劝告或者说是含蓄的警告——提醒他别碰董洛!

董洛在太湖度假村“险遭绑架”,她的父亲董有方深为震怒,立刻联系了在苏州认识的各方人士,尤其是当地负责招商引资的领导。这本是一起治安案件,却被董有方上升到当地投资环境的高度,不得不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虽然审那四个歹徒无法审出与易老大的关联来,但有人还是明里暗里能猜到的,于是打电话给易斌、劝他不要乱来,董洛可不是普通人,动她的话后果可能很严重。易斌是有苦说不出啊,只得解释这是个误会、与自己绝无关系,又托人传话,他绝没有动董洛的意思。

然后他再度大发雷霆,这回真把沉重的班台给踹翻了,东西撒了一地,连声大骂那些手下是废物。竟然连和成天乐在一起的姑娘是谁都没搞清就贸然动手,动手也就罢了,竟然还会失手进去了,连一个成天乐都摆不平!

骂完之后他做了个决定,暂时先让成天乐得意几天,等风头过去了再说。那时候去外地追债的韦勿言也应该回来了,就派手下这位最得力的干将去收拾成天乐,此人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

……

董有方接到了易老大的传话,余怒未消也仍不敢掉以轻心,他自然会打听与调查这件事,结果却发现还真是个误会!苏州有一家外汇交易部的老板卷款跑了,易老大就是这家交易部的客户,而交易部的总经理成于乐就是那天夜里和他女儿在一起的男人。如此说来,易老大是冲着成于乐去的,却差点连累了董洛。

董有方立刻把女儿叫回了上海,当面告诉了她这件事,严厉警告她不得再与成于乐厮混。另一方面,他也不敢肯定绑架者就是冲着成于乐去的,因为易老大并没有承认是自己干的。为了以防万一,他决定让女儿配保镖。董洛虽然有些娇蛮,但在父亲面前却是不敢不听话的,只得答应了,她也暗暗心惊,心里却还有别的想法。

这世上有很多有钱人,与人打交道时往往最缺乏一种东西——就是信任。包括董有方和董洛在内,多少都有这种心态。他们会有一种自我保护意识,认为别人的刻意接近,都是在打钱的主意。但这也不能怪他们,世上偏偏就有很多那样的人,没有警惕是不行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