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39章、放眼笑对,古往今来帅哥

警方问不出什么来,再说他们是受害人与见义勇为者,本身并没有什么嫌疑,况且成天乐的行为还免去了警方很大的麻烦、甚至是帮他们破案立功了,做了笔录留下联系方式后便离开了。

几名警察走的时候还以很古怪的神色看了成天乐几眼,既像是佩服又像是嘲笑。在他们看来,董洛这样的豪门千金,带着这么一个身手不凡的年轻男人跑这里来过夜,显然是在享受什么,十有八九是看上了对方的体格健壮、床上的功夫也很不凡啊。出了这种事能有惊无险,算他走运,可惜了此人这么好的身手,却去做一个傍富婆的小白脸。

……

警察走后,成天乐沉着脸对闻讯赶来的度假村经理道:“你们这里难道是强盗窝吗?这么贵的消费却没有相应的安保措施,让歹徒摸到了房间里!董小姐受到了惊吓,今天该怎么交代呢?”

董洛也来精神了,怒气冲冲地喝道:“你们的监控系统就是摆设、保安也全是废物!假如今天不是成总的身手好,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我想想都好后怕啊!”说着话又把身子靠到了成天乐的怀里。

度假村总经理满头冷汗,一边痛骂保安和值班人员,一边忙不迭地道歉。吴贾铭则拍着他的肩膀道:“这位老兄,你就是这儿的总经理?你该怎么向董小姐道歉、又该怎么感谢成总呢?来来来,我们出去好好谈谈。”吴贾铭最擅长干这种事了,他把总经理拉出去了,在度假村的所有消费当然是不能收钱了,估计吴贾铭还能乘机敲出一笔好处来。

到后半夜一点的时候,别墅又重新安静了。董洛刚才看到度假村总经理很生气,因为歹徒的出现不仅使她本人的安全受到威胁,而且打断了她那么渴望的美事。此刻抱着成天乐的胳膊,她又开始芳心乱跳,仿佛经历这一连串的惊险刺激之后,身体和心灵都特别渴望得到他的安慰。可惜恰在这时,又有三辆车停在了外面,是来接董洛回去的。

刚才警方搜查别墅时,董洛已经给她的父亲、鑫泰集团的董事长董有方打了电话,告诉了他今晚遇到的险情。董有方又惊又怒,立刻打电话到苏州分公司派人赶紧把董洛接走。夜里不堵车,从沪长高速赶过来,人很快就到了。董洛很不情愿地离开时,前面和后面各有一辆车,她坐的专车,司机仍然是苏福。

苏福很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与成天乐再见面,所以才会建议并安排了董洛与成天乐的这次太湖约会。然而她想躲却终究没躲过,万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终于还是在这深夜里的太湖之滨、她亲自打电话订的别墅,见到了成天乐。

成天乐看向她的时候,目光平和并没有怨恨或其他的表情,就是莫名显得比以前深邃了许多,气质显得更加沉稳与内敛。成天乐平常给人的印象都是呵呵傻笑的,此刻面无表情看似正常却恰恰不太正常。而苏福却微低着头,目光不敢与他的视线触碰。

成天乐送董洛上车时,还特意对苏福说道:“小苏,洛洛今天受了点惊吓,路上好好安慰安慰她。”

苏福垂着眼睛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董洛却说道:“我已经没事了,有你在,我怎么会有事呢?……你不陪我们一起回去吗?”

成天乐却摇头道:“我还要在这里呆会儿,警方可能有事还没完,我和吴贾铭他们一起走,回头再联系吧。”

董洛遗憾地说道:“很抱歉,本来是想请你散散心,结果却出了这样的事,把好心情都给搅了,还幸亏是你救了我!”

成天乐微笑道:“有什么好抱歉的,我们谁也不希望出这样的事情啊。再说了,我也过得很开心,这些日子来,就是这一天最开心了,谢谢你!”

董洛:“这一次本是我请你,结果度假村全给免费了,想请都没请成。等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要补请。”

成天乐一边帮她关车门一边笑道:“下次有机会,应该轮到我请你了。”

董洛打开车窗好奇地问道:“哦,你想请我去哪儿、怎么请我?”

成天乐似开玩笑般的说道:“就在苏州,请古往今来的帅哥陪你喝酒!”

车启动的时候,董洛还在那里纳闷呢——成天乐这玩笑是什么意思?请古往今来的帅哥陪她喝酒,将潘安、宋玉、邹忌、子都、吕布、赵云、武松、燕青……都凑一桌吗?其实她很想说一句,让这些帅哥暂时都排队候着吧,她现在只想要成天乐!

而成天乐还真不是乱开玩笑,通过接触,他也看出董洛的脾气了。这个姑娘人很不错,但只有一点,她对男人的心态,很类似于世上很多成功男人对待女人那样。她对成天乐感兴趣,就想把他泡到手,甚至还提出要安排他去做门市部的总经理,就像养一个面首。

经历了今夜的事情,她对成天乐的兴趣大增、更想得到这个男人,但恐怕也不是要认认真真地和他谈恋爱。如果两人之间真的发生什么的话,恐怕也是各取所需,成天乐并不反感这个人,但他自己也不愿意充当这样的角色,继续做好朋友倒是可以的。

他刚才说的话可不是乱开玩笑,是真有这个打算!花膘膘曾经请他和吴燕青去平江路一家私人会所赴宴,那园子里挂的宫灯上画着古往今来的美女,还可以“点”下来陪酒。假如请的客人是女士呢?那也应该可以换成古往今来的帅哥,别的事情不做,喝酒总可以吧?如果将来有了钱,倒可以再找那家私人会所预定一下,看看能不能提供这种服务?开玩笑也罢恶作剧也好,总之他琢磨着,等到将来有可能,倒不妨就这么请董洛一回!

董洛可不知道成天乐心里竟有这种念头,她坐车回苏州的时候,危险已经过去,人却显得非常兴奋,不停地对苏福讲着晚上的经历,拍着胸脯好像很后怕的样子,可表情眉飞色舞、语气兴高采烈。如今很多有钱又有闲的人,没事喜欢玩登山、跳伞,就是找那种刺激的感觉,但有什么事情能比刚刚过去的经历更刺激呢?

小苏默默地听着,偶尔才插两句话。来之前她已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此刻才清楚详细的经过,心里的感觉酸酸的、怪怪的、复杂的难以形容。董洛到现在还以为那些歹徒是来绑架她的,可苏福已经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那些人是冲着成天乐来的。

这是成天乐所面临的麻烦,也是他主动提出与苏福分手的原因之一。而苏福现在才了解到,看似忠厚老实的成天乐竟然还有深藏不露的另一面,而这隐藏的一面恰恰也是女人喜欢的,他居然有一身惊人的好功夫!有功夫也就罢了,他却从来没显露与炫耀过自己的功夫,这才是最难得的。

苏福以前不了解这些,说明成天乐并没有完全无保留的信任她,毕竟他们交往的时间还很短。虽然已经分手了,可苏福想到这些,心中的遗憾却更深。她知道董洛想勾引成天乐上床,却被很会选时间的歹徒给打搅了好事,苏福在甚至有些暗暗高兴却不敢流露出来。说实话,自己虽然和成天乐已经结束,但她内心中也不希望董洛得到他。

这一路,这一夜,各人各怀心思。

成天乐并没有浪费这么奢侈的享受,和吴贾铭一起就在豪华的望湖别墅里住了一夜,康小甲等六人也辛苦了,统统叫进来东倒西歪的休息到天亮。早上打发康小甲等人先回去,吴贾铭也没客气,打电话叫客房服务准备早餐,既然免单了,他们的消费就更不能少了!

欣赏着太阳从太湖东山上升起的美景,然后还是叫度假村派车送成天乐回去,服务得有始有终嘛!吴贾铭与成天乐坐的是同一辆车,他自己那辆富康已经让康小甲开走了。吃早饭的时候吴贾铭还提到,他让度假村赔了一笔“精神损失费”,问成天乐该怎么处理?

明月湾这家度假村也有责任,监控系统出了故障没有及时维修,更没有足够重视的派保安来巡逻,而这栋别墅里是住了贵宾的!假如宣扬出去,他们的形象会大受影响,以后生意也不会好做的。既然让吴贾铭撞上了,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了。

成天乐连问都没问是多少钱,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一边淡淡说道:“董洛恐怕看不上这钱,你和康小甲他们辛苦了,拿去分了吧!就算是来太湖这一趟的跑腿费,我叫你们过来,连油钱和车钱都没给呢。”

吴贾铭眉花眼笑道:“谢谢成总!”

回到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畔水阁路的公寓里,一切仿佛都恢复了平静。成天乐刚想定坐一会儿涵养神气,手机响了,来电是个陌生的号码。接通之后有个陌生的声音不阴不阳地说道:“成总,功夫不错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