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38章、文武双全,憾叹春宵未享

董洛看了一眼那张舒适的大床,然后掀开了被子躺了上去,闭上了眼睛就似睡着了。看上去她好像喝多了,洗完澡出来有些醉意,就在这里躺下睡着了。她侧着身体面朝门的方向,睫毛在微微地颤动,同时也感觉饱满的胸脯有些发胀。

假装睡着,却摆了一个令人血脉贲张的姿势,睡裙的第一颗扣子没有扣好,不仅露出深深的乳沟,那一对饱满的弧球也有一大半在外面,仿佛只要轻轻一拉,那诱人的红樱桃就会跳出来;睡裙恰恰盖在膝盖上方,稍微往上提了提,双腿交叠在一起……

董洛已经做好准备等着成天乐推门进来,只要成天乐走到旁边拍一下她,她就顺势拉住胳膊将他拉到自己怀里……美妙而销魂的夜晚便会就此开始。就在这时,她突然听见了声音,居然不是从门口而是从身后传来的。

她身后是拉着窗帘的窗户,那是窗帘的摩擦声。别墅的窗帘有两层,里层是轻纱帘主要是挡视线,外层是挡阳光的厚帘,完全拉上之后,后面是可以藏人的。董洛心中暗道:“这个冤家,原来早就进来了、躲在窗帘后面看我,亏他能忍得住?到现在还不过来!”

她在床上一翻身向后看去,没有扣好的睡裙前襟以及下摆都打开了,娇躯几乎是半裸的。等她含情脉脉地看向窗帘时,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同时有一个人“扑通”倒在了地板上,成天乐这才从窗帘后走了出来。

躺在地上的那人一看就是歹徒,因为他穿着深色的衣服,用一只丝袜套住了头,还有一只黑色的小手枪落到了地板上。成天乐掀开窗帘的时候,董洛才看见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了。她洛刚才只顾搔首弄姿盼情郎,却不知道窗帘后面居然有两个人,拉起被子盖住了身子惊恐道:“乐乐,这……怎么回事?”

成天乐很镇静地答道:“有坏人来了,但你别怕。”

说着话他并没有看董洛,而是突然一转身拉开了房间另一侧的衣柜门。董洛又发出一声尖叫,因为柜子里居然还有一个人!此人一只手拿着白毛巾另一只手拿着根绳子,同样用丝袜套住了脑袋。

柜门突然被打开,那人也发出一声惊恐的低呼,将手中叠好的白毛巾朝着成天乐面门扣了过来,同时一步蹿出扑向成天乐。他却扑了一个空,成天乐只是稍侧转身,抓住他的手腕猛往前一带。那人身体前倾一个踉跄,成天乐的左手顺势斩在他的后脖子上。第二名歹徒只呼出来半声,便“扑通”倒地也晕了过去。

董洛裹着被子哆哆嗦嗦的低呼道:“天呐,衣柜里还有一个!……还躲着多少人啊?”

成天乐终于转身走向大床,微笑着柔声道:“没有了,外面两个、里面两个,已经全被我解决了,别害怕!”

董洛全身都已经软了,她没晕过去还能说出完整的话来,在女孩当中就算相当胆大的了,终于掀开被子想钻到成天乐的怀里,此时此刻,仿佛这个男人的胸膛才是世上最安全、最温暖的地方。成天乐却一提薄被将她半裸的身体裹住,然后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道:“走,我陪你去换衣服。”

董洛就似腾云驾雾般被抱出了卧室,来到客厅她又在成天乐的怀中惊呼一声道:“吴贾铭!——怎么他也在?”

吴贾铭站在客厅中,朝着成天乐鞠了一躬道:“成总,不好意思,让董小姐受惊吓了!幸亏您的身手了得,连外面两个歹徒都已经打晕了,现在该怎么办?”

成天乐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就这里守着,让康小甲他们也在外面盯好动静,等洛洛换好衣服再说。”

董洛被成天乐抱回了自己的卧室,成天乐用脚把门关好,走到床边连人带被将她轻轻放下,柔声解释道:“我怕最近会有麻烦,所以就让吴贾铭跟着注意动静,暗中做一回保镖,果然来了不速之客……别怕,事情已经过去了,赶快换好衣服,一会儿保安就得来了。”

董洛的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她也曾经设想过这个场景——成天乐抱起她一直将她抱到床上,没想到真的发生时,却会是这样一种情况!

有歹徒盯上了他们,还不清楚目的是什么,但董洛的第一反应那些人是冲自己来的。因为她是豪门之女,出了这种事当然会想到是不是有人想绑架自己?或许是为了敲诈赎金,或者是因为父亲在生意场上得罪了哪位道上的人物。

她虽然惊骇不已,但事情有惊无险,成天乐的神态和语气也使她很有安全感,她的呼吸也渐渐均匀了。董洛这姑娘很有一种爱好冒险猎奇的心态,胆子比普通女孩子要大得多,惊魂稍定之后竟然又是一阵芳心乱跳,成天乐的形象在她心目中已经有了升华般的改变,不仅是让她那样的动心,而且是既伟岸又神秘。他无声无息地就收拾了四名歹徒,而且还能这么不动声色、柔声细语的安慰她,简直是有勇有谋、德才兼备、文武双全……啊!

此刻成天乐要陪她换衣服,她莫名又觉得有些激动又很羞涩,心中却有一种渴望与期盼的感觉,仿佛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她和成天乐之间再发生什么会特别刺激。可惜她打开衣柜换衣服的时候,衣柜里没再藏着歹徒,而成天乐背转过身望着大门,也没有看她。

她那娇艳动人的身体完全赤裸地暴露在空气中,又很遗憾的被高档衣料遮掩住,这才有些不甘心地说了一句:“不用这样扭着头,刚才是你救了我。”

成天乐不用转身,也能将她脱衣服再穿衣服的动作以及那诱人的气息感应的清清楚楚,其实他的身心并不是没有欲望的萌动,但他本就没想和董洛有那样的关系,更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做什么荒唐事。他转过身微笑道:“我出去处理一下,你要是感觉害怕或者不方便的话,就在卧室里呆着,这里已经没危险了。”

“不不不,我要一起去看看!”董洛紧走几步,将成天乐的胳膊抱在了自己胸前,身子几乎是粘在成天乐的身上走出了卧室。

成天乐只得挽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而吴贾铭还像根木桩子似的站在那里老老实实地问道:“成总,现场都没动呢,下一步怎么处理?”

成天乐答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吴贾铭有些没太明白,又追问道:“我就是想问您——该怎么办啊?”

成天乐瞪了他一眼道:“你在酒店碰到坏人,正常情况下应该怎么处理?当然是打电话叫保安了!”

吴贾铭一怔:“我们自己不审一审吗?”

成天乐皱眉道:“住别墅遇到歹徒,就应该让保安通知警方来处理。我还处于监视居住时期,搞什么私设公堂?出了什么事,你我心里清楚,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警察清楚啊!”

吴贾铭立刻反应过来了,赶忙赞道:“成总高见!我们什么都不问直接交给警察,这一手太漂亮了!”

时间不长,这栋安静的别墅突然变得热闹了,接到客房的报警电话,大批保安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手里还拎着嗞嗞乱响的电警棍,但这里已经没有它们的用武之地了。屋里倒了两个歹徒,后门外的池塘边倒了一个,窗户外面的竹林里还趴着一个,全部是被一击打晕。

从歹徒身上还搜出来管制刀具,至于那支手枪竟然是假的玩具枪。最令保安胆寒的是衣柜里搜出来的一包东西,是一名歹徒随身带来的,里面有蒙头布、封嘴的宽胶带、精神病院用来绑狂躁病人用的束身衣,地板上还掉了一块浸了乙醚的白毛巾。

过了不久,警方也赶到了,外面停了好几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搞得就像出了多大的案子来突击搜捕。几名警察仔细搜查了这栋别墅,带走了几名歹徒与所有的证物,还在现场做了问询笔录。

他们问话的对象主要是董洛,因为已经了解到董洛的身份,据警方初步判断,这几名歹徒的目的应该是想绑架董洛,从他们随身携带的作案工具就可以得出结论。至于那支假手枪当然是吓唬人的,想象一下,如果歹徒从窗帘后面出来了用枪指着,命令董洛和成天乐不许乱动、乱叫,谁也不敢让他真开枪啊。

在董洛等人这里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口供,因为董洛自己啥也不知道。而成天乐则向警方解释,他进屋的时候发现竹林里有人影,于是就和吴贾铭一起打倒了歹徒。为什么认定那些人就是歹徒呢?鬼鬼祟祟、用丝袜套头的家伙肯定不是来学雷锋的!

他坦然的承认自己学过功夫、身手非常好。至于吴贾铭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成天乐则向警方解释此人是董大小姐的保镖,跟在后面保护安全的,董洛也没有否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