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35章、女儿何媚,解人意谈风情

司机把车停在不远处,朝成天乐说道:“成先生,这里就是给您订好的住处,董小姐已经到了,正在等着您呢。这辆车也是给您在岛上游玩用的,就停在这里了,车钥匙也交给您,很荣幸能为您服务!”

司机走了,却把车留下来了,这个度假村的服务项目还真齐全!成天乐接过钥匙时不禁在苦笑,因为他的驾照已经被警方暂扣了,这是监视居住期间的例行程序。下车走向别墅,第一眼就看见了董洛。

董洛正坐在枇杷树下的桌旁,戴着一副墨镜远望着太湖,她显然精心妆扮了一番,但并没有打扮的花枝招展或珠光宝气,头发很自然地披散着,穿着一件粉色的挑花针织上衣,带着细碎的镂空纹路,娇嫩的身体似有隐现却看的不真切。下身穿着一条齐膝纱裙,上面点缀着几道花瓣形的彩纹,既俏艳又不显张扬。

她这身打扮可能也是听了苏福的建议吧,此刻应该能听到不远处停车的声音,但她却没有转过头来,望着太湖好似出神了,就像被眼前的美景所陶醉。成天乐走了过去,笑着打招呼道:“洛洛,桌上的这盘枇杷,是刚从树上摘的吗?”

洛洛好似这才听见了声音,站起身来摘下墨镜笑盈盈伸手说道:“乐乐,没想到我来的还比你早!……这枇杷不是从这两棵树上摘的,是着名的东山白沙小枇杷,我最喜欢吃了,可我却不太会剥皮。”她一边和成天乐握手,一边微微撅起了性感的小嘴,好像是因为看着桌上一盘枇杷却没吃到嘴感觉有点委屈。

成天乐笑了:“我先去洗个手,然后帮你剥枇杷。”

董洛顺势转身一指别墅道:“那我先领你进去认一下房间,也不知道你的爱好,自己揣摩着订了这个地方。”

这座别墅的外墙立面装饰的古色古香,很有苏州水乡传统建筑的风格,而内部的装修却很现代化。进正门是一间会客室,会客室一左一右是两间卧室,各自带独立的卫生间。会客室后面还有一个半敞开的盥洗台以及厨房与小餐厅。穿过小餐厅的窗户就可以看见后面的垂柳池塘,推门出去便能走到池塘边。

董洛指着左边那间卧室道:“男左女右,那间是你的卧室,都带独立卫生间的。我特意订了这样的别墅,就是怕你觉得不方便。……你好像也没拿什么行李嘛?”

成天乐呵呵笑道:“我没什么不方便的,只要你觉得方便就好。……我出门不喜欢带太多东西,麻烦,就来玩一天而已,也没必要拿什么行李。”

董洛掩口笑道:“只要人来了就好,住在这里,什么东西都有。”

在盥洗台洗干净双手,拿了一盒纸巾和两个盘子出去,成天乐坐在树下剥枇杷,你一个我一个,两人一起吃。剥好的枇杷带汁粘手,董洛不愿意用手接却喜欢用嘴接,看上去就像成天乐在喂她。她却没有多吃,尝了五六颗之后就说少吃点,待会儿还得吃午饭呢。成天乐也就擦干净手不再剥了,两人坐在枇杷树下聊天,气氛仿佛很是轻松闲适。

董洛不愧是见过世面、也经历过各种场面的人,今天莫名把成天乐约到这个地方来,而且就他们俩周围没别人,这情况本是很尴尬的。可是和成天乐一见面,她做的是非常自然,就似一对相熟的老朋友约好了到这里来散心,言行之中把所有可能发生的尴尬都巧妙地带了过去,至少在交际方面的经验是非常老练的。

吃完枇杷,董洛又问道:“乐乐,你觉得这里的环境怎么样,我安排的地方,你是否还满意?”

成天乐刚才已经仔细观察了周围的环境以及那栋别墅,一边看一边在心中直叹气,暗道现在的有钱人可真会享受,租下这座别墅住一夜、享受度假村的各种服务,得花多少钱啊?如果董洛是为了追回在外汇交易部的那笔损失,再这么大方显然没必要,看来她就是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与成天乐见面。

成天乐虽然感叹,但也没有过分惊讶与诧异,他不是没有见识,当初花膘膘请吴燕青与他吃的那顿饭,可比今天这个场面奢靡多了。有那样一碗水垫底,更兼有修行随身心,无论对方是刻意张扬富贵、还是不经意间含蓄的奢华,他都不会觉得太有压力。

听董洛如此问,成天乐点头道:“真是个好地方,就像个世外桃源,却在这么着名的风景区里面,与闹市的距离很近,但心境和眼界都这么开阔。我突然想起来上中学的时候读过的一首诗,里面有一句‘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当时很有感觉却又形容不出来。

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长大了,那种心情萌动的感觉好像就淡了,不太容易找到了。今天来到这里,突然又找到那种感觉了。这里是面朝太湖、满树枇杷,这样一所房子,可比面朝大海难得多了,风光也温柔多了,正适合我现在的心情。洛洛,太谢谢你了,你真会挑地方!”

他说的是肺腑之言,如果不谈费用昂贵、也不谈董洛对他有什么想法,仅仅就地论地,这里的环境确实非常好,天地之间的气息正合他在目前的状态下调适心境。董洛简直太会选地方了,甚至让成天乐很有些感动,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她如此善解人意呢?

董洛却不好说出这是小苏的建议与安排,只是低头浅笑道:“你说的那首诗,现在在网上让人给改了。变成了——我想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宽带入户能叫外卖,快递直达不还房贷……”

成天乐苦笑道:“这么改这首诗的,不会是你这样的人,只能是我这样的人。很自嘲好像也很幽默,可是意境却没了,其实无论是谁都可以有那种意境。哪怕是已经很有钱不在乎这些的,或者没钱得不到这些的,说的不是一座房子而是一种心情。”

董洛有些不好意思的解嘲道:“什么叫你这样的人、我这样的人?其实我读中学的时候也看过海子的这首诗,感觉很喜欢,尤其是这几句‘给每一条河流每一座山,起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前程。’真有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啊!”

成天乐脸上的苦笑变成了微笑,而且心中也在偷笑。他曾经看过这首诗,却连作者的名字都不记得了,仅仅是知道那两句而已。而董洛却记得比他清楚得多,把后面的句子也给背了出来。像她这种有钱又有身份的姑娘,倒是挺喜欢在情调上找感觉啊!

成天乐不禁又想起了吴贾铭那个犬妖,曾经就在某文艺沙龙上勾引女青年,和一个姑娘跑到平江路丁香巷在细雨中漫步,不仅谈起了戴望舒的《雨巷》,还提到了李璟的名句。看来吴贾铭能在慈善晚会上结识董洛,并能把她约出来逛街,倒不是没有原因的,投其所好嘛。

但他可不想在这里与董洛谈这个调调,语气一转提起了正事:“洛洛,我们先不聊诗歌了。谢谢你今天的安排,你也清楚我最近发生了什么事,特意请我到这样的世外桃源来散心,真的很感激!你约我来,恐怕也与飞腾公司发生的事情有关,很抱歉让你遭受了损失,那也不是我所、愿意看见的!”

董洛打断他道:“当然不是你愿意看见的,你哪能愿意碰到这种事情?我也听说了,差点人都进去了!……这里的感觉多好,先不谈这些不愉快的事情,该吃饭了,我叫服务员点餐。”

成天乐语气平和地说道:“我没有不愉快,就事论事而已,这件事确实发生了,我也不能装作不知道、和你把话说清楚啊。边吃边聊吧,我去打电话,我们在屋里吃还是在这儿吃?”

董洛看着他,有些俏皮地说道:“你说呢?”

成天乐:“那就在这儿吃吧,感觉更好。”

董洛:“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

成天乐进房间打电话叫餐,从后面的综合服务楼很快跑来了一位服务员,手里捧着两份菜单和酒水单。两人就在枇杷树下的桌边点餐,董洛坚持让成天乐点。成天乐一看菜牌上几乎都是太湖水产,于是回忆了那天在平江路私人会所里吃的苏州水席,点了两荤两素和一道汤,不算太昂贵但也不便宜,最重要的是很有品味与特色,董洛看着也很满意。

服务员又问要什么酒水,董洛说了一句:“乐乐,我们下午开车去岛上逛逛,你就别喝酒了,我们晚上再好好喝。”

成天乐抱歉的解释道:“洛洛,我的驾照被警方扣了,不太适合开车。”

董洛:“那我开吧,你中午就喝点酒,别多就行,下午还得出去玩呢。开一瓶红酒怎么样?”

成天乐实话实说道:“其实我更想喝花雕,来苏州以后学会的。”

董洛:“那就来女儿红吧,我喝饮料陪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