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32章、无惧无悔,不着急别耽误

挂断电话之后,苏福愣神了很长时间,自己也搞不清心里在想什么。听董洛的意思,是要给成天乐安排一个职位,这是要把他当成小白脸养起来啊!而且成天乐确实做过单位领导,干的也很不错,真成了董洛在公司里的亲信势力,也是一举两得。

苏福心中隐约还有另一种感慨——这个世道真是不公平啊,我为什么就不是董洛呢?

……

成天乐可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又被董洛做了新的安排,只要他愿意,两个月之后还可以继续当领导。其实花总也托吴燕青传过话,成天乐想找工作的话,花总可以介绍比那个交易部总经理待遇更好的职位,但成天乐并不怎么感兴趣。

成天乐目前只想专心做好一件事,那就是巩固自己刚刚突破魔境劫之后的修为。修炼至此算是迈过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门槛,能够施展很多以前所不能掌握的手段。但他的法力尚弱,对各种法术也没有习练纯熟,按照自古以来的修炼传统,这个时候他最好“闭关”。另一方面,他只有掌握了更多的神通手段,才有把握应对眼前的麻烦。

当一觉醒来之后,竟然又是夜里,成天乐没有开灯,坐起身来召唤出“耗子”道:“这几天我不打算出门了,将修炼的境界好好巩固一番,重点是掌握御物之术,同时也研究御器、炼器之道。”

“耗子”:“你准备闭关吗?我们已经认识了不少妖修,其中还有吴燕青和黄裳这样修为境界看不太透的,要想继续扮高人的话,是不是应该先去一趟山塘街拿到第四步法诀?”

成天乐摇头道:“不着急,我刚刚度过魔境劫,修为境界尚未巩固,本应掌握的种种手段也没有修炼纯熟,着急去取第四步法诀也没用。况且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少出门的好,明知道有人盯着,还要去山塘街做这种事情吗,万一出了什么状况怎么办?那可是我们最大的秘密!”

“耗子”想了想也赞同道:“嗯,现在这种状况下,也不适合去山塘街取法诀,万一被别人发现了秘密就不妙了。……既然你想闭关,那就帮我凝炼成形呗,现在你的修为境界已经到了。”

成天乐又摇头道:“这件事,你也不能着急。”

“耗子”不满地喊道:“这也不着急、那也不着急,成天乐,你干脆改名叫‘不着急’得了!”

这几天以来,成天乐第一次笑了:“我一旦动手帮你凝炼成形,便是你的魔境劫到来,而凝炼成功也意味着你度过了魔境劫。这个过程对你而言绝不好受,不仅需要我的修为到了,也需要你的修为能真正突破,靠我一个人是无法成功的。

这段时间你就随我好好修炼,旁观我如何习练御物之法。尤其是曾经尝试过的凝炼物性的炼器之道,我现在要真正的修炼了。假如我能把那三枚和田玉籽料炼成法器,不论是什么样的法器、哪怕没有太大的用处,也算是真正的境界稳固。到时候再动手才能保证万无一失,就算不能一次成功,也不会让你出什么问题。”

“耗子”:“既然如此,那我就听你的,先不着急,但你也不能耽误。”

成天乐:“那是当然,自从修炼有成之后,我从来就没耽误过。不着急、别耽误,便是我度过魔境劫之后想通的道理,这不仅是两句话的感慨,而是真正的感受。”

俗话说大道至简,有些弥足珍贵的道理说出来就是那么朴素。成天乐以前的性子就是不爱着急的,现在更明白了有些事着急也没用,功夫下得不够、历练火候不足,说办不到就是办不到。但另一方面也不能耽误,要把眼前应该做的事情做好,否则永远也不会迎来真正的突破。

有一个小故事,有一个深山里的年轻人去外面闯世界,部落里的长老给了他两个锦囊,第一个锦囊下了山就可以打开,而第二个锦囊要等到过几年再看。那位长老给他的其实就是两句话,第一句是“不要怕”,第二句是“不要悔”。

但是这样的两句话说得太空洞,在某些情况下未必有道理,甚至是说错了。它远不如成天乐此刻感受与实行的两句话“不着急”、“别耽误”意义更实在。

……

接下来的这几天,成天乐连门都没出。公寓里什么都有,冰箱里也有吃的,他也没必要出门。假如有人看见他,会很奇怪他在做什么,甚至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傻了?因为他没事就端坐在那里手捧几块小石头,时而凝神沉思、时而念念有词、时而闭目不语。

到了深夜里,那三枚鸽子蛋大小的和田玉籽料竟然发出了柔和的光芒。和田玉可不是荧光石,是不会自己发光的,如此必然是被法力激发了某种妙用。成天乐正在凝炼其中最精纯的物性,玉料会发光并不是说他凝炼的有多好,而恰恰是法力有无谓耗散的表现。

不知过了多久,玉料上的光芒敛去,但色泽已变得更加温润纯和。成天乐在黑暗中睁开眼睛,目光中有几分疲惫之色,喃喃自语道:“炼制法器竟然如此之难,想激发器物的各种妙用更是难上加难。我真是很走运,恰好拿到了这三枚本是一体的玉料,想炼出各种妙用实在不可能,但炼成最简单的法器还是有希望的。”

“耗子”在他的元神中仿佛是喘息着说道:“哎呀妈啊!太可怕了!”

成天乐却打趣道:“你又没妈,叫什么妈呀?现在知道厉害了吧,那魔境劫不是好度的!”

“耗子”很不服气的拽了两句道家经文:“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说的就是我,我就是这个意思,你难道不明白吗?……你刚才把我卷入到玉料包含的气息中,实在是有点吓人啊!”

成天乐不紧不慢地说道:“那是需要你自己主动配合,我才能把你卷进那个场景。不如此,我也不知道怎样激发你的魔境劫。你如果怕了的话,尽管可以不进去。”

“耗子”的语气似是在咬牙道:“我的确有点怕,但也得继续炼啊,你接着来吧!”

成天乐:“叫你别着急,你还是着急!我累了,需要好好养气安神,中午再继续吧。”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成天乐所修炼的就是在定境中感应与凝炼物性之法,用了法诀中所授的通感之术。他本人就曾这样触发魔境劫,这一次则是让“耗子”的元神与三枚和田玉籽料感应相通,“耗子”的心神仿佛就成了玉料的心神,然后进入了一段奇特的元神内景。

深埋山中的岩石在地质运动中逐渐露出地表,某天山洪暴发,一道霹雳闪电击中了悬崖上最凸出的部分,“耗子”心神所寄的那块巨石从高崖上脱离坠落、摔得粉碎!然后这块石头又在漫长的年代中经历风吹雨打、随波流滚,不断磕碰磨损变成了只有拳头大小,硬度渐渐变高、密度也渐渐变大。

它停留在河谷中,河谷干涸变成了戈壁,多年后的一场大雨又使戈壁变成了沼泽。它被卷入沼泽中被冲开的一条溪流里,不知在激流中翻滚了多久,又从一条瀑布上落入深潭,最终因水面的冲击力裂成三块。这三块和田玉籽料就停留在深潭底部,长年累月的受水流冲刷、与其他碎石碰撞摩擦,待这一条河流再度干涸,它们便成了此刻的和田玉籽料。

“耗子”以感同身受的方式经历如此之种种场景,那感觉当然很可怕。但它知道这是一种修炼,成天乐不仅是在感应与凝炼玉料中的物性,也是在凝炼它的元神元气,就算可怕也只能忍着,还得主动配合成天乐这么做。

闲话少述,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五天,又到了夜里,成天乐仍然端坐在公寓里,按法诀所授结着那奇异的佛门“闻法”手印,右手向前搭在右膝上,左手向上托着三枚玉料。玉料在黑暗中已不再连续发出光芒,只有很特别的光泽在不经意间偶尔闪烁几下。

成天乐突然睁开了眼睛,左手一翻、掌心向前高举过头顶。那三枚玉料竟然没有落下来,也没见他有挥手样往前扔的动作,三枚玉料却突然脱手直飞而出,就似出膛的子弹一般砸向窗户。这显然是御物之法,但成天乐要干嘛,没事砸自己家玻璃玩吗?

玉料眨眼就砸到了玻璃上,却奇异的没有发出碎裂的声响,那一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定住了,就贴着玻璃表面悬空不动,看上去仿佛是被玻璃给粘住了。而玻璃的表面有一圈圈奇异的光泽呈波纹状荡漾而开,就似水面的涟漪,还发出轻微而极速的嗡鸣,回音飘荡在公寓里久久不绝。

成天乐再一招手,贴在玻璃上的三枚玉料缓缓地飞了回来。当他再结成手印之后,玉料却没有落在手心,而是绕着他的身体穿梭飞旋,就似行星围绕着恒星在运动一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