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31章、无诉无求,莫哀怨休自怜

他想说的有很多,但最后也只是写了非常俗套的几句话而已。成天乐很知趣,他既不想让小苏为难也不想给她带来麻烦,主动提出了不再交往,也算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发完短信之后他一直拿着手机看着,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小苏回了一条短信——

“不用抱歉,没关系,恰好我今天也要加班。对了,董总对我说有事找你,她想请你吃顿饭。”

小苏的语气波澜不惊,就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没有提成天乐遇到的麻烦与尴尬,选择了一种很平淡的、尽量不刺激双方的方式,让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多余的话什么都没说。成天乐等了半天,等来的是这样一条短信,他心中就像打翻了五味瓶,真是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啊!

小苏说董洛要找他,也在委婉的提醒成天乐一件事,董洛在飞腾公司一案中也损失了三十万。最倒霉的是,董洛前一天开户、毕明俊第二天就卷款失踪,一切发生的也太巧了,而且手续是小苏办的。身为董洛的助理,小苏办事太积极了,当天就大半夜跑去交易部找成天乐,她如果晚去两天,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易老大在找成天乐,目的是想把他绑走拷问、追查毕明俊的线索。董洛也想找成天乐,又是为了什么呢?总之与那笔损失有关。对于交易部的所有客户,成天乐心里都怀有歉意,尤其是这个董洛,她的情况和别人还不一样,成天乐觉得非常、非常过意不去。

成天乐与董洛是因私交相识,而董洛也是因为与他的私交才会在交易部开户的。成天乐当总经理这大半年,从来没有亲自从事过市场开发,也就是说他本人没有拉过一个客户到交易部去炒外汇。如果毕明俊不出事,董洛这一笔新增开户也会算为成天乐本人的市场开发业绩,算是打破了一个零的纪录。

这曾是成天乐工作履历上的一个缺点,如今回头看,恰恰又是他最值得庆幸的地方。

除了花膘膘、艾颂扬、董洛之外,交易部的其他客户,成天乐都是在他们来到交易部开户之后才认识的。就算是花膘膘,也是在认识成天乐之前就已经是交易部的客户了。他们之所以会来炒汇,既不是因为受了成天乐的蛊惑,也不是冲着他来的。

这些人都是自己听说了消息、通过种种途径找上门来炒外汇,明知道在国内做这种交易是不合规的,仍企图通过种种手段去规避法律限制,去实现发财的梦想。唯一例外的是董洛,董洛是听说了成天乐的职业,才起了投资外汇的心思。

成天乐虽然没有推荐她这么做,但那天在狮子林外面吃饭的时候,吴贾铭曾说过一句话:“洛洛,你以后再搞收藏工艺品投资,尤其是买古董,可千万不要乱出手被人忽悠,有事就找我,否则的话还不如上成总那炒外汇呢,至少赔赚都明白!”

洛洛当时连连点头。成天乐也笑了,并没有发表反对意见。现在回想起来,洛洛就是那时做的决定,她逛街时就能花几十万买玉器,那么冲成天乐的面子到交易部开个户也很正常。所以在成天乐的心目中,洛洛的损失与其他客户不一样,他理应负有更多的责任,这种责任不是法律上的,而是私人之间的。

想了半天,他还是给董洛本人发了一条短信——

“洛洛,我是成天乐。很抱歉出了这样的事情,让你也蒙受了损失。我有我的责任,会尽我的努力去弥补。”

董洛很快就回信了:“不用抱歉,谁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对不?你的损失比我更严重,这个跟头栽的不轻吧?真想道歉的话,就找个机会陪我好好聊聊,我们见面谈一谈人生。”

成天乐又回信道:“我最近有点麻烦要处理,恐怕没有时间出门。日后再说,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

董洛发来一个笑脸的符号,又回信道:“好的,日后再说。”

成天乐看了半天这几条短信,尤其是小苏回的那一条,终于轻轻叹了一口气,收起手机转身从阳台上走回屋中。他换了睡衣,躺在床上开始呼呼大睡,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了。自从搬进这间公寓以来,因为修炼的关系,他已经很久没有像平常人那样睡觉了,也不需要那么睡觉,但此刻这一觉却睡的十分之沉。

……

成天乐睡去的时候,苏福刚刚醒来不久。她拿着手机,抱着被子蜷靠在枕头上已经是眼泪汪汪。刚才她是写了删、删了写、写了再删、删了再写,才发了那样一条平平淡淡的短信。成天乐真的让她很动心,她不能说不喜欢。

尤其是今天早上发来的那条短信,成天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记起约会的事情,并很抱歉地说不能再赴约、主动提出他们不适合继续交往。这让小苏在感到莫名解脱的同时,也很伤心与感动,眼泪唰的一下就流出来了。她不好说什么抱歉的话,也没有勇气再谈别的。

苏福清楚董洛对成天乐感“性趣”,但并没有因此拒绝成天乐的好感与追求。在她看来,成天乐这个人是踏实可靠的,就算将来因此得罪了董洛丢掉了这份不错的工作,但成天乐的事业若能发展得很好,两个人在一起也可以过得不错。

可如今情况变了,成天乐差点成了阶下囚,如今外汇交易部不存在了,他也失业了,还是警方调查的犯罪嫌疑人身份。苏福也是一个外地到苏州来打工的单身姑娘,因为与董洛的关系才能找到一份很满意的白领职业。

她实在没有勇气与成天乐继续下去,况且两人交往的时间并不长,只有短短几个星期而已,甚至还没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感情还没到达那种程度,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吧。她只是觉得深深的惋惜与遗憾,命运为什么偏偏要开这种玩笑,让自己如此坎坷?

就在此时,她的电话响了,是董洛打来的。苏福赶紧擦了擦眼泪,用尽量正常柔和的声音接通道:“董总,你今天起的这么早!有什么事?”

董洛:“成天乐已经失业了,你知道吗?”

苏福:“我当然知道啊,前天就已经向您汇报过飞腾公司的事情了,真没想到会出这种情况!”

董洛:“成天乐已经被放出来了,今天还给我来了短信,说要负责任、尽量弥补我的损失。”

苏福赶紧提醒道:“他不过做了半年多的交易部总经理,也没参与毕明俊的事,恐怕没多少积蓄,想赔偿您的损失可能挺困难的。再说了,这件事的法律责任也不在他,他事先也想不到毕明俊是那种人啊!”

董洛:“我当然清楚这些了,也没打算要成天乐赔钱,那钱是毕明俊卷走的,犯不着问他要啊!……成天乐真想负责任的话,倒是可以来为我工作。我们公司不是准备新开一个门市吗?一直没有确定可靠的经理人选,他毕竟当过单位领导,应该挺合适的。况且他刚刚失了业,从朋友的角度,这么做也是在帮他,他会知道好好干的。”

苏福有些愕然,愣了愣才说道:“董总想得真周到,成天乐一定会感激得不得了!但我们那个销售门市还没开始装修呢,要过两个月才能开业吧?”

董洛:“我知道啊,但事情可以先安排好,不论于公于私,让成天乐去干门市经理都是最合适的,就是要走个招聘的过场而已,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苏福不知为何心里突然酸酸的,只能尽量平静地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办,但是,董总问过成天乐本人的意思吗?……也许他会觉得很尴尬,毕竟是朋友,出了那样的事,还要领你这样的人情。”

董洛笑了:“他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就好好给我干活呗!我爸只是集团的大股东,但集团其他几位股东的股份也不少,他并不能完全控制集团所有的事情。我到苏州分公司时间也不长,也没有完全掌握状况,当然要尽量安排自己人了。……等我们的新门市开业了,警方的调查也应该结束了,正好把成天乐安排进来工作。过几天我会亲自约成天乐的,和他聊一聊这件事,他说不定会感动哭的!”

苏福尽量压抑着心中的酸楚,按照平时与董洛说话的习惯捧场道:“他当然会感激董总!说不定会觉得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董洛在电话里很放肆的咯咯笑了:“他想美事,还得看本姑娘愿不愿意呢!到时候你再帮我谋划谋划,看看应该怎么安排。……那个吴贾铭好面子净吹牛,听他的话我原先还以为成天乐有多大来头呢!现在出了飞腾公司的事,我才清楚原来成天乐没什么背景,只是毕明俊早就准备好的替罪羊,所以才会聘一个不相干的人去做总经理。但成天乐确实干得很不错,不是没有能力,这样的人是值得栽培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