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30章、昨日今日,不可留乱我心

成天乐长出一口气道:“你不提醒的话,连我都没想到。道上的人追毕明俊可不仅仅是为自己那一点损失,恐怕也盯着毕明俊卷走的那一笔巨款。那个谢宗霖律师不信我毫不知情、没有从中得到好处,看来易老大也不信。”

吴贾铭:“他们当然不会信!他们自己是什么样的人、都是怎么做事的,也会猜疑别人那么做。就算知道你可能无辜,哪怕有一丝希望,有那么大的利益在诱惑,也是不会轻易放手的。……我来的时候还发现有人在这公寓楼外面盯着,可能是派去绑你的人半路被甩掉了,又派人来看你有没有回公寓?”

成天乐:“他们发现你了吗?”

吴贾铭:“没有,我等他们走了之后才进来的。”

成天乐又叹了一口气:“他们不是来看我回没回来,而是来看我是不是住这儿?我只是有点奇怪,我从未将自己的详细住址告诉过别人,今天还是第一次告诉你,他们怎么会来得这么快?”

吴贾铭:“想查你的住址也不是不可能,公安那边有登记备案。别忘了您现在还是被监视居住,警察恐怕没空天天来监视你,但易老大能派出手下!”

成天乐皱眉道:“可我仍然有些奇怪,他们怎会在饭店外面等着我?连我事先都不知道今天要去梦湖美蛙饭店吃饭。我们是出了看守所直接开车过去的,中途并没有发现谁在跟踪,喝酒的时候也没有和其他人联系过,谁这么快就听到了风声,就在那里等着绑人呢?”

眼前的吴贾铭和脑海中的“耗子”同时喊出了一个名字:“谢宗霖!”

成天乐脸色一沉道:“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狗律师!我出来的时候,他帮我办的手续,不用去查就能看见我的登记住址,也知道我们要去梦湖美蛙饭店庆祝。”

吴贾铭赶忙道:“成总啊,您骂他就只管骂他,干嘛要连着狗一起骂呢,这不太冤枉狗了吗?再说了,人有好有坏,律师也一样,今天那个黄裳律师就很不错嘛!……谢宗霖那个东西,自以为高人一等,今天还是他把您捞出来的,自然以为您会感恩戴德。而您不请他做代理律师也就算了,竟然一点面子不给,半路上直接把人踹下了车。以那种人的脾性,当然对您怀恨在心,他知道易老大要找您算账,通风报信很正常。”

成天乐面无表情道:“我现在没功夫答理他!……那个易老大的情况我也听说过一些,看上去倒像是做正经生意的,公司开得很大。”

吴贾铭一撇嘴道:“现在这世道,谁还会在自己脑门上写‘黑社会’三个字?讲究的都是企业化、合法化包装!否则也没法混。”

成天乐又说道:“吴贾铭,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是好事也是麻烦事,给你找六名手下,该怎么使唤你看着办,但你得把人给管好了、不许带坏了!”他把康小甲等六个人的情况告诉了吴贾铭,并吩咐吴贾铭等他们出来之后好好收编管束。吴贾铭是个见过世面的大混混,自然知道该怎么用、怎么管、怎么安排这几个小混混。

……

他们猜测的没错,确实是那位大律师谢宗霖向易斌提供的消息。谢宗霖认识易老大,曾帮他打过几起官司都胜诉了。两人的“合作”还不止于此,谢宗霖曾经为别人打官司胜诉,然后私下里找到易老大,请他帮助“执行”索赔,当然追回来的钱易老大也要分一笔。

今天在车上的时候,谢宗霖说已经有交易部的客户联系他、想委托他代理起诉成天乐,当然都是虚言恐吓,根本没这回事。但他被赶下车后有些恼羞成怒,于是就给易斌打了电话,竭力鼓动这位易老大去起诉成天乐,并暗示对方可以请自己为代理律师。

易老大在电话里未置可否,只是详细询问了成天乐的情况,包括住址在哪儿、今天出来后去了什么地方?挂断电话之后,他叫来了手下“安排”这件事。有手下问道:“易总,您真要去法院告成天乐吗?”

易老大冷笑道:“告个屁!我哪能只听那个讼棍的忽悠?这官司没必要打,告毕明俊是一告一个准,可是上哪儿找他去?告成天乐很难告得赢,就算费天大的劲告赢了,那小子上哪儿找钱赔?我想要的是这个人,从他嘴里撬出点东西来。毕明俊做的这么干净、走的这么漂亮,没有成天乐这个总经理私下配合是不可能的。他可能知道点东西,却不可能交待给警方。我们可不是警察,自有办法让这位成总开口。”

手下道:“只要找到毕明俊,就能追回易总的一千五百万损失!”

易老大瞪眼呵斥道:“好大的出息!我们损失的当然要追回来,但那只是本钱,做生意就没有利润了吗?毕明俊可是卷走了三个多亿,警方只会追查他,假如我们先找到,那可是既有利润又有替罪羊!”

……

易老大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为了防止别人先下手,立刻派人想在第一时间把成天乐绑走,而且要做的干净漂亮不留痕迹,成天乐吃完饭半夜从梦湖美蛙饭店出来是最好的时机,结果却没有成功,反而被吴贾铭查出是他的手下图谋不轨。

吴贾铭走后,成天乐独自静静地沉思,他把灯关上了,从十二楼的阳台上望着前方的金鸡湖,近处的黑暗一片静谧,而湖对岸的城市高楼林立、依然灯火辉煌。短短三天内,他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就如人生遭遇惊涛骇浪般的起伏转折,竟成了他度过魔境劫的机缘。

真正的烦扰与冲击,其实并不是在公安局或看守所那两天,而是出了看守所之后的这一天,所发生的事令人感慨万千。假如不是已经度过了魔境劫的考验,他是很难保持心神宁静的。魔境不仅只在定坐中,也在他所面对的真实世界里,比如今天的种种。

成天乐真不愧是学艺术的,此刻竟然静静吟起了李白在宣城写的一首诗:“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他反反复复念的就是这两句,等到后来“耗子”实在憋不住了,在元神中喊道:“接着往下念啊!后面应该还有吧,你怎么就这么两句没完没了?”

成天乐被打断了感慨,有些不耐烦地答道:“我就会这两句!想当初看见这首诗的时候,就记住了前面的两句,后面的没背下来。就算现在度过了魔境劫,照样也想不起来后面的句子。”

“耗子”:“那你就是真没印象!快上网去查啊,我听来听去都听着急了,就想知道后面是什么?”

成天乐:“要查你自己查,我现在没心情!”

“耗子”不满地喊道:“我怎么自己查啊?又没有凝炼成形……”

成天乐不耐烦地说道:“那就等你凝炼成形之后再说!”言毕将“耗子”给摁了回去,封在左臂的曲池穴中让它老实呆着,别再出来烦人。

成天乐没有练功也没有睡觉,就一直站在阳台上望着金鸡湖,似是在思考又似出神了。直到湖面上有一道反光刺入了他的眼中,他才意识到天边的霞光又一次升起,他竟站到了天亮。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今天恰好是周末。

命运就是这么爱开玩笑,三天之前的那个晚上,当他开车走向交易部时,并不知道毕明俊已卷款潜逃,有警察正在等着他“自投罗网”。他在路上还给小苏打了电话,约好周末去小苏家做饭,小苏买菜、他下厨,把艾老板送的那两瓶月光葡萄酒给喝了,来一顿浪漫而温馨的晚餐。成天乐心中还春潮荡漾,琢磨着是不是该预备保险套、买什么牌子的好?

转眼已经到了周末,今天就是他和小苏约好的日子,可是那个早就定好的约会究竟还存不存在?小苏已经知道他出了什么事,因为吴贾铭给她打过电话了。昨天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在苏州可能会见到的人都见到了,唯独没有小苏。

但是今天的约会怎么办,小苏并没有再联系他,假如他信守承诺的话是应该去的。可是有一个麻烦,他不知道小苏的住址。上次在电话里只顾高兴了,忘记了问小苏住哪里?他知道小区的位置,因为曾经送过她回家,却不清楚是哪栋楼的几单元几号?

本来这不是什么问题,到时候问一声便是,可现在又该怎么办?成天乐不想无声无息地失信毁约,但也清楚这个约会已经不合适了,很想给小苏打个电话。看看时间,他怕小苏还没有起床,于是就发了一条短信——

“小苏,我是成天乐。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出了什么事,很抱歉,我今天不能赴约了。现在这种情况,我想我们也不适合继续交往下去。祝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