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29章、知人善用,悠游路逍然行

成天乐几乎每见到一位妖修,或为了嘉奖或为了报答,都将那套敛藏神气的法诀设法传授。他这么做还有一个私人的目的,最早是从张潇潇身上得到的启发,就是想看看这些妖修究竟敛藏了哪些生机特征,从而找出混迹于人间的那些妖修异于常人的气息。张潇潇、吴贾铭、南宫玥先后修炼了这套法诀,成天乐也在暗中观察对比,已颇有一些心得。

若非如此,成天乐今天也发现不了黄裳律师是妖修。黄裳与吴燕青的修为,比张潇潇等三人明显高出一个境界,黄裳的生机特征敛藏的非常好,已经非常接近于平常人。假如不是成天乐已发现吴燕青是妖修,对黄裳也格外留意观察,而且还有握手这样的直接肢体接触,也是不容易察觉的。

随着人世间越来越多的妖修出现,成天乐的“学术研究”兴趣也越来越浓。他传授黄裳法诀,一方面是为了报答与感谢,另一方面也是想跟踪观察黄裳发生的变化。黄裳的修为更高、隐藏得更好,他身上这种微妙的气息改变更有“研究价值”。

成天乐却不清楚,自己有着双重用意的传授法诀之举,却被吴燕青与黄裳私下里做了更多的解读,认为他这位“前辈高人”行事大有深意,也不知是巧合还是误会。成天乐不知道吴燕青与黄裳大半夜不睡觉私下里还在嘀咕什么,他出了饭店左转入颜家巷,离开步行街来到临顿路旁。吴贾铭正在等着他,车也停在巷口。

这只犬妖的鼻子还真灵,大老远的不用看就知道是成天乐过来了,快步迎上前来低声道:“成总,事情都谈完了?您特意让我留下来等着,是有事还是让我送您回去?先上车吧!”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我让你留下来确实有事,我不坐车,打算步行回去。”

吴贾铭纳闷道:“步行?挺远的啊,要从市中心走到工业园区呢!”

成天乐:“这点路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今天我想用用你的天赋神通。吴贾铭,你的鼻子是不是特别灵?”

吴贾铭有些骄傲地答道:“那是当然,它已经超越世上一般意义的嗅觉!说鼻子灵已经不太合适了,而是对各种气息有特别直接的感应。”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那好,今天晚上你就跟踪我,尽量把距离拉到最远,不要让人发现。”

“跟踪您?”吴贾铭先是一怔,但这只机灵的犬妖随即反应过来道:“您是想让我暗中盯着,看究竟有没有人盯着您?就算有人要找上门,也不会这么快吧?您今天刚从看守所出来,直接就到了梦湖美蛙饭店……”

成天乐打断他道:“不论有没有,小心点总没坏处。我在前面走,你开着车在后面悄悄跟着,如果我发现有人跟踪,会把他们甩掉的,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吴贾铭点头道:“当然清楚,我会追踪那些人,查清楚他们都是什么来路。”

他们这几句话说得极快,都是用神识拢音不外传,擦肩而过就讲完了。然后成天乐就沿临顿路向北而行,看似悠悠然走的不快,其实绝对速度相当不慢,一般人步行是跟不上的,在后面莫名就会觉得他的背影越来越远。

“耗子”身为灵体,感应要比成天乐清晰敏锐得多,成天乐也召唤出“耗子”让它留意周围的动静。时间已是后半夜,路边没有行人,空荡荡的大街上只是偶尔有几辆车呼啸而过,速度都很快。前走没多远,“耗子”就喊道:“居然真有人在跟踪我们!”

后面来了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大半夜的这么空旷的街道,它却沿着路边在行道树的阴影下慢慢地往前蹭,就是不紧不慢地跟着成天乐行走的方向。谁也想不到成天乐会大半夜的步行从观前街走到工业园区玲珑湾去,在一般人的常识概念中,他应该停在大马路旁边招手打出租。可是成天乐就一直在那里走,速度还不慢。

“耗子”发现了异常,成天乐则冷哼一声道:“想绑人还是面包车方便啊,假如我站在路边不动,他们突然开车冲过来在前面一停,侧门一拉开就能把我拽进去了。警匪片里都是这么演的!”

说话间他往旁边一转,离开大路钻进了小胡同。苏州老城就有这么一个特点,小巷子特别多,步行逛起来弯弯曲曲幽深回环,每每总有柳暗花明之感。可是大半夜却没有什么好逛的,走进去多少有些瘆人,更绝的是——根本没法开车!想跟踪成天乐找机会下手的话,就得步行追进巷子里。

那辆面包车在路边停下了,侧门打开,下来三名身穿深色衣服的男子,他们似是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追进了巷子里。又过了大约十来分钟,那三个人垂头丧气的出来了,显然是没追到人。

成天乐大半夜不坐车也不打车,居然会步行回去,步行就步行吧,怎么还拐弯钻到了小胡同里?那么四通八达、弯弯曲曲的巷子,只要钻进去了,黑暗中很难找啊。况且成天乐步行的速度相当快,进了巷子拐几个弯就没影了,那些人上哪儿追去?

几人回到车上,似是打了个电话,然后面包车启动消失在长街的尽头。又过了一会儿,吴贾铭那辆银灰色的富康车出现了,这位犬妖打开了车窗,不紧不慢地开着车似是在凝神感应着什么,渐渐也消失在街道尽头的路灯光下。

……

在黑暗的小巷里,成天乐仍然背手迈步而行。“耗子”很不服气地喊道:“你怎么放过那三个家伙了?也不给点教训!”

成天乐叹了口气道:“他们和我们在看守所里碰见的那六个,都是一样的货色。想收拾他们容易,但那算什么本事呢?我的目的就是想知道他们是从哪来的,所以还是让他们自己回去吧。”

“耗子”:“嗯,这么做也有道理,让吴贾铭这只狗妖去追踪,真是识人善用啊!”

成天乐忍不住笑了:“耗子,你的成语用的是越来越熟了。狗妖的身份且不说,吴贾铭就是个混混出身,而且还混过各种场面,让他去追查那些混混是最合适不过了。”

“耗子”附和道:“是的!我突然有一个想法,康小甲他们再过两天就要出来了,到时候就交给吴贾铭,让大混混去管小混混,我也是识人善用啊!”

成天乐点头道:“这个建议真不错,耗子,你很聪明啊?在看守所里你非得收那六个混混当小弟,我还觉得烦呢。如果交给吴贾铭,倒是个好办法,我也想看看吴贾铭能不能把这几个人约束好、管教好?这也能证明他是真的听了我的告诫。”

“耗子”得意地说道:“我当然比你聪明,难道你才发现吗?”

……

大约凌晨一点半左右,成天乐回到了公寓。他是从公寓旁边的绿化带里突然闪出来的,直接刷卡进了大门,就算有人想在这里等他恐怕也反应不过来。这栋公寓楼有门禁系统,住户要刷卡才能出入,进了玻璃大门是一个小小的大堂,不仅有保安值班还有录像监控,所以有人想玩什么花样的话,一般也不太可能在这里下手。

成天乐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其他人并不知道他的详细住址。因为他租下这个公寓就是当作修行静室,自然不希望有人来打扰,于是谁都没告诉。就连毕然和南宫玥想租房子,成天乐推荐的也是另外一家公寓式酒店。有人刻意想找他,不是查不出来住址,但也不会这么快。但成天乐从绿化带闪出来进大门的时候,却察觉到公寓楼另一侧通往马路的拐角处,街边好像有人在盯着,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回到家中等了大约半小时,门铃响了,打开可视对讲系统一看,是吴贾铭来了,他开门将这犬妖放进了公寓楼。

吴贾铭进屋之后就表功似的汇报道:“成总,我搞清楚了,今天盯着你的人是易老大的手下。易老大叫易斌,最早是倒腾土特产的,很多买卖都做过,后来搞起了建筑装修,再后来组织了一个工程队、既帮人盖房子也帮人拆房子,如今在搞房地产开发。手下很是有一批人,算是道上有字号的,他也是你们交易部的客户。”

成天乐哦了一声道:“果然是他!我前天听到李轻水警官接了个电话,说是易老大带着一批人去飞腾公司总部闹事,还扬言要组织受损失的客户到工业园区管委会讨个说法,现在又盯上我了?他连本带利损失了一千五百多万,这么大一笔钱,像他这种人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可惜他找错人了!……你也在道上混过,依你看,他今天晚上想干什么?”

吴贾铭呸了一声道:“那还用问吗?当然是想绑架您!他想找的人是毕明俊,哪怕有一丝可能的线索都不会放过。您在苏州没什么背景,又是交易部的总经理,他自然会想尽一切手段,从你嘴里把什么东西都掏出来。这种人想追的可不仅是自己损失的那一千五百万,别忘了毕明俊卷走了三个多亿,假如真把他给找到了,那可是一块天大的肥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