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28章、其人懵懂,深意谙蕴随行

黄裳对成天乐有一种莫名的敬畏,而成天乐对他也很感激。刚才在酒桌上谈到律师代理费,黄裳说五万块钱搞定,但他的意思并不是想赚成天乐的钱,只是让成天乐安心而已。成天乐并不必真的请律师,可万一有事黄裳也会帮忙。

如此一来,成天乐倒不知该怎么报答这个妖怪了,想了半天又坐下来问道:“黄律师,吴老板都是怎么对你说我的?”

黄律师不知道他这一问另有内情,不疑有诈,于是都说了。成天乐终于清楚——他和“耗子”几乎全猜对了。但黄裳并不知道吴燕青和花膘膘暗中做的那些事,也没有提到花膘膘。

听完之后,成天乐沉吟道:“黄律师,我也没什么好报答你的。今天见面,你虽然将异于人类的气息敛藏得不错,但还是有破绽可察,尤其是与你站得很近、做出握手这样的接触动作时,感应得更清楚。妖类是自悟修行,各种藏匿之法都是结合天赋而自成。但我有一套法诀,不仅适合于人也适合于妖修,可助你平时敛藏神气,不知你是否感兴趣?”

黄裳激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赶紧离席行大礼道:“怎么会不感兴趣呢?我求之不得,只是不敢贸然开口向您请教这些!”

成天乐也起身扶住黄裳的胳膊道:“不必这么客气,这只是我的谢意。很遗憾,以现在的情况,我还不能指点你更多,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其他的吧。”这句话的本意是自己的修为尚浅,也就相当于刚刚凝结妖丹、境界尚未巩固的妖修,那第四步法诀也没拿到,所以不可能指点黄裳更多的东西。

但听在黄裳耳中却完全是另一番含义,想当然的以为成天乐是说他修为尚浅还不足以指点更高明、更高深的法诀,但以后若有机缘的话,也未尝不可以指点更高深的东西。

这一趟来得太值了!黄裳不仅感激成天乐,也很感激给了他这个机会的吴燕青,于是有些忐忑不安地问道:“成总,今天是吴老板请我来帮您的,不知这套法诀您是否教过他?如果您没有教过,我是否可以告诉他,这一切全听您的吩咐!”

成天乐很高兴地点头道:“我也应该谢谢吴老板,不仅因为今天的事,也为他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我先把法诀传授给你,若你能修炼有成,也可以传授给他。据我所知,他也练过类似的法诀,或许可以相互借鉴印证。”

……

饭店已经关门打烊,樊师傅和吴小溪都回家了,只有老板吴燕青还等在一楼大堂里。他不知道成天乐为什么会和黄裳聊这么久,心里不免有些犯嘀咕。其实今天这顿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比如吴老板,他根本就没看出来张潇潇和吴贾铭也是妖修,但见到南宫玥却让他暗暗心惊。

吴燕青曾经见过南宫玥,当时已经识破了她的妖修身份,可是今天再见面时,却发现这位小妖修已将神气已敛藏的平淡如常。吴燕青凝结玄丹、化为人形已经三十多年了,直到最近得到花膘膘的指点,才会将神气敛藏的接近完美。想不到南宫玥这种修为远不如他的小妖修这么快也办到了,看来她应该是得到了成天乐这位高人的指点,成天乐可真不简单呐!

今天这顿饭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一桌坐了五个妖修,但却彼此不知或不尽知。比如南宫玥只知道吴贾铭是妖修,那还是吴贾铭自己打电话告诉她的;而张潇潇只知道南宫玥是妖修,却不知道吴贾铭、吴燕青、黄裳也是妖修;吴燕青和黄裳清楚彼此,还知道南宫玥是妖修,却不知道吴贾铭与张潇潇也是妖修。只有成天乐清楚所有的情况。

其实今天南宫玥见到吴贾铭也很是惊讶,她可不知道成天乐的身份,也不知道成天乐私下做过的事情。但吴贾铭可谓巧舌如簧,他见到南宫玥就主动打招呼,解释自己是在逛古玩市场时和成天乐认识的,一见投缘、成天乐还请他帮忙买过古董云云。他没有提那个电话的事情,也没有提暗中指点南宫玥的那位前辈高人前辈是谁,南宫玥也不好追问。

……

众人都散去之后,直到半夜快十二点,成天乐与黄裳才下楼。吴燕青赶紧迎上去问道:“事情都谈完啦?成总,已经很晚了,我开车送你吧!”

成天乐却摇了摇手道:“今天你也辛苦了,不必送我。我自己回家,假如真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也自有安排。”

两位妖修目送成天乐出门,看着这位“前辈高人”的身形消失在路灯下的街巷拐弯处。黄裳一把抓住吴燕青的胳膊,又惊又喜道:“吴老兄啊,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赶紧进来说话!”

吴燕青诧异道:“什么事能把你高兴成这样?你刚才和成总在上面呆了那么久,究竟都聊了什么啊?”

黄裳以神识拢住声音道:“成总传了我一套法诀,是妖修行走人间最重要的法诀!他本来要我自己练成之后再传授给你,但我有点忍不住啊,想早点告诉你这个好消息,这都是托老兄你的福!……成总还说了,你也修炼过类似的法诀,正好可以互相切磋印证!”

吴燕青也是大喜过望,不顾时间已是半夜,赶紧将黄裳请到后面的办公室,关上门聆听法诀。黄裳并没有藏私,将成天乐所传授的内容原原本本的全部转述,说完之后却发现吴燕青愣住了,坐在那里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黄裳伸手在吴燕青眼前晃了晃道:“吴老兄,你怎么啦,高兴得傻了吗?法诀记住没有,要不要我再讲一遍?”

吴燕青回过神来,长出一口气道:“我都记住了,太谢谢你了!”同时心中是感慨万分啊,他万没想到,成天乐交代黄裳转教给他的,与花膘膘曾经教他的是同一套法诀!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成天乐所授法决更加周全详细,连一些细枝末节的讲究都解说得清清楚楚,而花膘膘曾传授他的法决只是择其中精要而已。

从法诀修炼的角度来说,花膘膘告诉吴燕青的内容已经足够了,每位妖修的情况不同,没必要那么繁复周详,能适合吴燕青本人修炼即可。但从传承的角度来说,成天乐所授应该是完整的、根本的法决源流。

吴燕青在疑惑一件事,花膘膘曾传他的法诀,显然是得自成天乐这套法诀的传承,那么花膘膘又是和谁学的呢?再转念一想,又自以为明白了——肯定是成天乐教的嘛!成天乐既然能看穿自己的身份,当然也能看穿花膘膘的身份。花膘膘曾经帮过成天乐不少忙,做的事情可比他吴燕青多多了,所以先得到了法诀传授、然后转授自己,却没有告诉他传承来自于谁。

这个花膘膘真是个老狐狸啊,知道怎么结交示好、笼络人心,假如不是今天这一出,他还一直蒙在鼓里呢!吴燕青同时也有些惭愧,因为黄裳得到法诀立刻就教给了他;他得到法决这么久,却一直没有教给黄裳,虽然是因为花膘膘的叮嘱,但此时也显得自己有点小气了。

恰在这时,黄裳又问道:“吴老兄啊,成总说你也练过一套类似的法诀,我怎么没听说过呢?你是否可以说出来,与这套法决互相印证一下?”

吴燕青的脸有点红了,低下头道:“不瞒老弟您说,我这套法诀也是得自成总的传授,但成总不是教给我的,而是教给另一位妖修花膘膘,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那只老狐狸。老狐狸为了笼络我而私传,却又不想让成总知道,所以叮嘱我保守秘密不要告诉别人,也没告诉我是成总教的。我得到的法诀内容与你刚才说的是一样的,只是不如成总亲自传授的完整,但我已修炼有成,有些经验还是可以告诉你的。”

黄裳闻言也是大感意外,张口结舌愣了半天,才长叹一声拍着吴燕青的肩膀道:“成总真是高人啊!他应该早就看出来了,却故意不点破,今天通过我来敲打敲打你,免得当面说出来让你不好下台、花膘膘那边也难堪,同时又把完整的法诀教给你,就是想告诉你什么。”

吴燕青抬头追问道:“这位高人想告诉我什么呢?”

黄裳一瞪眼:“这要你自己去悟啊!……在我看来,很可能就是想提醒你,在他面前不必动什么歪心眼,你和花膘膘怎么回事他都清楚,只是不想点破而已。如果你有惠于他,他自不会亏待于你。同时也在敲打花膘膘那只老狐狸,不要背着他搞什么小动作。如果花膘膘还有什么小动作,你也别再跟着掺和。看来他对花狐狸推荐谢宗霖这件事很不满啊,幸亏你今天叫我来了!”

吴燕青很不安地说道:“成总真是这个意思吗?”

黄裳眯着眼睛道:“这是我琢磨的,具体如何还是要你自己去想,总之我觉得,他这等高人行事的含义深远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