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25章、巧舌冠冕,难掩獠牙青面

谢宗霖律师却摇头道:“抓毕明俊不是你的事,那是警方的责任,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准备好应对民事诉讼。”

吴燕青忍不住插话道:“谢大律师,听您的口气很有把握,那我们就请您来代理呗!”

谢宗霖笑了:“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否则就算花总打了招呼,我也不会专门为了办个取保候审跑一趟。毕明俊卷走了三点七个亿,涉及客户二百一十六名,标的额很大啊,所以我才会感兴趣的。成天乐,如果你请我代理的话,有些手续问题是先要说清楚的。”

他们就在路上说起委托代理的手续来,谢宗霖把事情说得很可怕,假如成天乐真的作为共同被告被起诉的话,可能会承担巨额连带赔偿责任,但假如由他代理,绝对有把握胜诉。律师干活当然要收钱了,谢宗霖很大度的表示愿意接受风险代理,也就是胜诉了才收钱,算是给花总一个面子。

谢大律师是按照涉案的标的额收费的,开口就要了百分之十五的代理费,这一句话让吴燕青和成天乐的脸色都变了。什么意思呢?举个例子,假如有人起诉成天乐,向他索取的连带赔偿是两千万。而谢律师把官司打赢了,成天乐不必赔钱,那么付给谢律师的代理费就是两千万的百分之十五——三百万!

成天乐问清楚之后目瞪口呆道:“我哪有这么多钱请您?就算有人告我,从法律上我不用赔一分钱、官司都能赢,也付不起您的律师费啊!”

谢宗霖看着成天乐似笑非笑道:“成总,我调查过,你做交易部总经理这段时间,是业务增长量最好、客户资金存量最高的时期。毕明俊卷款逃跑了,你这个总经理难道就没积攒点什么吗?如今是为了回避法律责任,该出血的时候就得出血。”

听他的意思,居然认为成天乐在外汇交易部捞了不少好处,既然毕明俊没干正经买卖,那么成天乐这位总经理私下里也应该有不干净的收入。只不过现在毕明俊跑了,没有办法查到成天乐头上而已。而且他说话的语气,竟隐约有怀疑成天乐和毕明俊合谋的意思,分明在暗示毕明俊卷走的钱当中,成天乐应该也有一份,可能早就私分过好处,否则毕明俊也不可能绕过成天乐做的干净漂亮。

成天乐只得一摊双手道:“谢律师,你恐怕是误会了!我在交易部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只有六千多,另外还拿过两次奖金,税前合计二十万,除此没有别的收入,也没有拿过不该拿的钱。”

谢宗霖仍然笑道:“这是当然,成总,我明白的!从法律角度,你在飞腾公司只有合法收入。我既然愿意代理你的案子,在这方面是不会让人抓住你的把柄的。”他口中虽然说明白,但其实还是误会了,总之不相信成天乐没捞钱,只是从法律角度认为他做的干净,却用心照不宣的暗示语气,不把话明说。

吴燕青用商量的语气道:“谢大律师,你的代理费比例是不是收得太高了,能向下浮动浮动吗?事情都可以商量嘛。”

谢宗霖的神情很矜持:“以我及我们事务所的能力与影响,我收这个比例是不高的,况且我做得还是风险代理,不胜诉是不收钱的。这还因为成总是被告,所以我才收百分之十五;要是接受原告委托向别人索赔的话,我的代理费比例是百分之三十。”

这位大律师的语气分明是在告诉吴燕青与成天乐——我敢收这个钱,是因为我值这个价!

成天乐沉默不言,坐在那里面无表情也不知在想什么。吴燕青仍然赔着笑脸协商道:“可是这些案子可能涉及到的金额太大了,总共有三个多亿呢!假如每个客户都来告,就算成总把官司都打赢了,岂不是还要给你四五千万!他又没有拿客户的一分钱,哪有道理给律师这么多?”

谢宗霖叹了一口气道:“唉,国人就是缺乏法律意识啊!假如在美国,人家就不会像你这么想,这样的事情太正常不过了!……但你也别担心,成总绝对不会出这么多钱,实际上他只要花很小的代价就能回避所有的法律纠纷。”

成天乐又开口道:“哦?这是怎么回事呢,我究竟需要花多大代价呢?”

谢宗霖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刚才吴老板的计算方式是不对的,你最多负连带责任,就算法院判你败诉,也不可能要你全额赔偿。另一方面,从司法实践上看,这个案子也不可能是集团诉讼。如果第一个客户来告你,其他的客户都会观望,假如他胜诉了,其他人都会抢着起诉;但如果第一个人败诉了,其他的客户也不会白费功夫再起诉你。所以我们只要把第一个或前几个官司打下来,就解决问题了,你付出的代价并没多大。”

成天乐追问道:“谢律师,以您的专业眼光看,什么人或者哪几个人会首先起诉我呢?”

谢宗霖答道:“当然是交易部里资金量最大的客户,他们的损失最严重,而且本人也是最有实力和地位的,请得起最好的律师来告你。”

成天乐低下头道:“交易部里的大客户,每个人的资金都是上千万,就算有一、两个来起诉我,你把官司打赢了,避免了所有的法律风险,我也得给你几百万,不是吗?”

谢宗霖点了点头:“这点代价你当然还是要付的,要知道,这是一起非常严重的大案!假如不谨慎对待,你的损失将是几倍几十倍!”

成天乐突然笑了:“谢大律师,谢谢你的好意提醒。但我现在所有的存款也只有二十万,如今没了工作,这笔钱还不知道能过多长时间的日子,我实在是请不起您这样的大律师啊,只有说声遗憾了!”

谢宗霖的笑容敛去,意味深长的提醒道:“法律是无情的,成总要考虑清楚自己的处境与得失。我是因为花总的面子,也是因为这个案件涉及金额巨大,所以今天才会来的。不妨告诉你一句实话,你们交易部的客户中已经有人联系过我,希望委托我向飞腾公司索赔,你现在是唯一能找到的连带责任人。假如我是你的代理律师,你自然不必担忧这些;但假如我接受了对方的代理,成总知道结果吗?”

成天乐的目光变得明澈起来,神情也很平和,他看着谢宗霖的眼睛问道:“谢律师,你认为我有赔偿责任吗?不论是在事实上、还是法律上。”

谢宗霖又笑了:“如果是我代理你的案子,你当然不会有!但上了法庭有些事很难说的,如果我不是你的代理律师,而对方的代理律师很出色的话,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判决结果。”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吴燕青和成天乐都听明白这位大律师的意思了。谢宗霖开口就要了百分之十五的风险代理费,而且分明在告诉成天乐,假如不请他代理的话,他可能会去接对方的委托、反过来起诉成天乐,那样成天乐的损失会更严重。言下之意,同一个案子不管是站在原告方还是被告方,官司他都能打得赢!

成天乐神情有些古怪,在外人看来,他好似又有哪根筋不对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你是不是吸血鬼?”

成天乐不是第一次犯这个毛病了,过年的时候亲戚安排相亲,他就曾没头没脑地问了人家姑娘一句——“你是不是妖怪?”如今又来了这么一出。谢宗霖愣住了,脸色一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燕青和成天乐对望了一眼,这一刻这两个人仿佛心有同感。吴燕青突然脚跺油门把车刹住了,晃的谢宗霖差点将头磕在前排椅背上。他以为是前方路上出了什么问题,刚直起身子,旁边的车门已经自己打开了。吴燕青转身一指车门道:“谢律师,走好,不送!”

后面的两辆车不清楚怎么了,也跟着停在了路边。就见谢宗霖大律师下了车,很尴尬的抖了抖衣服,就像一只落水的狗想甩干身上的毛,然后灰溜溜地走了,脸上还带着一股怨恨之色,与今天刚来时那种自信满满、高人一等的样子判若两人。

吴贾铭等人正想下车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前面那辆宝马车又启动了,他们也只得跟着开车继续走,仍然是驶往观前街的方向。

吴燕青一边开车,一边带着歉意向成天乐解释道:“这个谢律师不是我找的,而是花总介绍的,据说他在公检法系统人脉很广、能疏通很多关系。但没想到他是这种人,竟然敢这么威胁你!你别生气,也犯不着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其实法律上的问题不必太担忧,我也有一个很不错的律师朋友,只是他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就没有叫他来。现在想想,是我有点多心了,待会儿就把他叫来一起吃饭。他的名字叫黄裳,你见多识广,见到他应该不会太惊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