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24章、真人露相,岂容杂鱼相欺

已经走出了看守所大门所在的巷子,来到了大街边,成天乐一抬头就知道吴贾铭说的是谁了。张潇潇也来了,还开着一辆车,但刚才她没去看守所门口,就在街边等着。吴老板开来了他的那辆白色宝马、吴贾铭开来了半旧的富康、张潇潇开的是一辆小别克,一溜三辆车停在路旁。

回去的路上,成天乐坐的是吴老板的宝马,这回他不是司机,而是享受了一次吴老板做司机的待遇。在车上,吴燕青向他介绍了谢宗霖谢大律师,这位律师今年四十出头,在律政、司法界都很有影响,早年的一批同学亲朋在司法系统很多已身居要职,人脉关系极为深厚,尤其擅长代理民事经济纠纷案件,有很多不可思议的胜诉案例。他不仅能胜诉,还有足够有力的背景关系帮助代理人执行,是个有名的大律师。

……

成天乐目前的情况,警方是否拘留在两可之间。因为谢大律师的出马,李轻水虽然不太情愿,但手里没有过硬的证据材料,所以还是把成天乐给放了。

李轻水想把成天乐扣下,一方面是因为不甘心,他觉得这个案子毫无突破线索,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担心成天乐的安全,怕他出去之后这个证人莫名其妙就会没了。如今的苏州城中最想找毕明俊的可不是警方,有人会不惜代价追查任何可能的线索。

成天乐走后,李轻水进了看守所找来值班警察问了几句,结果令他很惊讶。监视器上能看见囚室里的情况,昨天这一夜什么都没发生,成天乐就在地铺上坐了一夜,而那六个打了招呼准备给成天乐一点颜色看的歹徒,竟然老老实实的在对面的四张铺上也坐了一夜。

天亮之后这伙人才挨个过去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接受成天乐的问话,就像见到了他们真正的老大。成天乐出去的时候,这六个人站成两排呈夹道欢送状,态度恭敬无比。

李轻水非常纳闷,于是把那六名歹徒中的老大叫到狱警办公室来问话——昨天夜里到底怎么回事?此人名叫康小甲,也是个小有名气的混混,犯过的事情不少,他站的笔直,诚惶诚恐地答道:“报告政府,这个人我们认识!”

李轻水皱眉道:“你们怎么会认识他呢?”

康小甲低下了头,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交待道:“我们曾经看见他一个人经常开着一辆奔驰车,好像是很有钱的样子。后来打听了一下,就是个外地来打工的,并没有什么身份背景,所以就起了交朋友的心思。”

李轻水“哦”了一声道:“你们还真会交朋友,好事没少做啊,结果怎么样呢?”

康小甲:“报告政府,朋友没交成。”

李轻水一拍桌子道:“说详细的经过!”

康小甲:“那天晚上他上班,开车经过一条人很少的路,也不知道谁放了几块大石头在路上。他停车下来,我们就想过去帮忙,同时也攀攀交情。那石头挺大的,帮他搬开总要付点辛苦费吧?结果他不领情,我们就谈崩了……然后我们有好几个人就进了医院。当时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身手太好了!难怪会那么拽,我估计不是少林寺就是武当山毕业的。今天又看见他,被铁笼子关在一起跑都没地方跑,我们这几条小杂鱼哪还敢过去乱攀交情?”

李轻水又盘问了几句,但是康小甲的回答并无破绽,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都交待的非常清楚,只是在说法上尽量回避了自己的法律责任,也没有说出受张潇潇雇佣的事,其他的一切都是事实。在警察面前说实话是最好的自我辩护方法,假如李轻水真想去查的话,也确实能查出这几个人的就医记录。但李轻水可没闲功夫管他们的事,盘问一番后就将康小甲打发回去了。

李轻水会盘问康小甲等人,其实成天乐早就想到了,在他出去之前就叮嘱过这六个人该怎样回答。就算再笨的人,连续经历了传销团伙和飞腾公司这样的骗局,又走了一圈局子,很多事情也能想明白了,更何况成天乐并不笨!

有人对康小甲等人打招呼要收拾他,他们却没动手,那就要给警察一个合理的交待,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成天乐不得不“暴露”自己有“功夫”在身,这样也能合理解释他为什么敢出去。

就目前掌握的情况,在李轻水看来,成天乐也是没什么犯罪嫌疑,只是一个被人利用的糊涂蛋而已。但这个糊涂蛋竟有一身好功夫,而且还能惊动谢宗霖这样的大律师,这让李轻水的心里又泛起了嘀咕,觉得此人有了新的疑点,一定不能轻易的放弃追查。

他能想到易老大等人会去找成天乐麻烦,心里甚至还有一丝幸灾乐祸的期盼,因为他早就看易老大不顺眼了,看谢宗霖则更不顺眼!成天乐跟谢宗霖混在一起,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就让他们去狗咬狗吧,说不定能咬出什么线索来。

……

不提李轻水有了新想法,成天乐正坐在车上与谢律师交谈。谢大律师是吴燕青找来的,但以吴燕青的面子,原本也是请不动谢宗霖的,此人是花膘膘推荐的。吴燕青听说了成天乐出事的消息,心里非常后怕也非常后悔,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很对不起成天乐。成天乐会不会找他算账是一回事,他本人得主动想办法弥补啊。

想当初就是他发现的成天乐有修为在身,出于本能的警觉,去找花膘膘商量对策。花膘膘出了个主意把成天乐从饭店弄走、去交易部做总经理。他们本以为成天乐只是一个懵懂的人间小修士,后来才“发现”成天乐竟是“深藏不露的前辈高人”。

在吴燕青看来,成天乐早就识破了他的妖修身份,却仍然能以平常心相处,既没有点破还暗中给了他不少指点,这让吴燕青很是感动也很感激。如今飞腾公司出了事,回头再看,当初是他和花膘膘合谋,把成天乐推进火坑里的啊!

这件事成天乐本人是不知情的,就连已失踪的毕明俊也不清楚是他俩干的,但是成天乐这样的“高人”未尝查不出来啊。但他们事先也不知道毕明俊会玩这一手,如今赶紧收拾残局吧。于是吴燕青找花膘膘,花膘膘通过私人关系找谢宗霖,先把人捞出来了。

此刻谢宗霖正在车上和成天乐谈案情,成天乐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交待了,甚至包括合同上面签名的错误。正在开车的吴老板愕然道:“原来你叫成于乐?天呐,这么长时间以来我都不清楚,真人不露相啊!”

成天乐很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什么真人不真人的!从小朋友们都爱叫我成天乐,叫来叫去我自己都习惯了,想当初在饭店,我真不是故意的!”

谢宗霖却插话问道:“那么你在合同以及各种单据上的签名都是成天乐,是故意的吗?”

成天乐苦笑道:“只有合同上是故意的,其他的都是顺手,请问有什么讲究吗?”

谢宗霖解释道:“据我所知,毕明俊将飞腾公司的财务资料销毁得很彻底,只有其他的资料可以做旁证。你与飞腾公司仅仅是聘用关系,并没有参与诈骗犯罪的行为,在刑事上是没有责任的,检察院并不能对你提起公诉。”

成天乐拍了拍胸口道:“谢律师,听您这么一说,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谢宗霖却语气一转道:“但是在民事方面,你可能面临着法律纠纷。虽然地下外汇交易不受国家法律保护,赔赚都是客户自己的事情,但是客户与飞腾公司的委托投资关系是存在的,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毕明俊虽然跑了,但你是交易部的直接责任人,别人有可能把你作为共同被告告上法庭。如果对方胜诉的话,你可能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到时候就看法院会怎么判了!”

这番话把成天乐给吓着了,眼巴巴望着这位知名大律师道:“您是专家,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吗?”

谢宗霖很自信地说道:“如果你的委托代理人也就是律师,业务能力很强的话,根据现有的材料是可以帮你胜诉的。就算有人把你作为共同被告告上法庭,只要诉讼与辩护材料准备的充分,抓住对方的弱点与破绽,你也不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成天乐叹了一口气道:“是我的责任,我一定会去面对的。但钱不是我卷走的,我也从来没骗过客户,我的工作就是尽量帮他们去赚钱。钱应该找毕明俊去要,但我也有错,一定会想办法把毕明俊给揪出来,否则我会永远不安。”

在谢宗霖眼里,成天乐就是个被人利用的傻小子。但成天乐也是一名度过魔境劫、修炼成丹的修行人。他所练成的可不仅仅是神通法力啊,也有处世的心境、遇事的看法,不如此又怎么度过那魔境的考验呢?他说的话就是对此事的态度,就像面对魔境一样,这件事中他该承担的责任,他会去承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