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22章、智慧功德,圆满境界苦乐

情况还不仅如此,那六名歹徒神情一恍惚,眼前的场景突然变了,不再是看守所的囚房,而是黑夜中路边的一条巷口。有一位“恐怖魔王”从一辆黑色奔驰车里出来,留下了一路痛楚的惨叫呻吟。

这是他们的亲身经历,当时那恐怖的感觉恐怕永生难忘。他们收了钱去伏击一个赤手空拳的人,却连那人的样子都没看清,眨眼间就被全部放倒。那人在黑暗中仿佛能清楚的知道一切,就连躲在树丛后的埋伏都清清楚楚,简直不是人啊!

他们有一人被砸中胸腹和后脑、一人肩膀脱臼、一人小臂骨折、一人被撞中胸口、一人砍中了自己的大腿、最后一人被斩中了咽喉,三下五除二就被人全解决了,看当时的情形对方还是手下留情,否则想要他们的命是轻而易举。

“耗子”也施展了类似幻境的精神攻击法术,它的功力尚弱,而这种法术最有效的手段就是让对方置身曾经历过的真实场景。就这么一瞬间,六名歹徒差点没给吓跪了,齐声低呼道:“怎么是你?”没人能确切知道他们的感受,再开口时连嗓子都哑了。

“耗子”收了法术,冷冷说道:“没想到会是我吧?你们自以为那天跑掉了、事情就算完了?就算躲到了这里,我也一样会找上门算账的!……都别乱动,到对面排队坐好,等我有心情问话的时候,你们再开口回答问题,先好好反省反省吧!”

此刻的情景,比刚才仿佛幻觉的那一幕更吓人。因为“耗子”说话时,成天乐就坐在那里微闭着眼睛没动,连嘴都没张开,也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这就是“耗子”度过丹火劫后,所能施展的一种“天赋神通”,有点像武侠小说里描写的“传音入密”。

只要成天乐把它召唤出来,它想说话的时候没必要一定通过成天乐开口,而是直接将声音印入到对方的脑海中,就像曾经它在成天乐的脑海中说话一样。如此手段也不是没有限制,要在神识所及的范围内才行,除了特定的对象之外,其他人是听不见的。妖修有与出身相关的天赋神通,像“耗子”这样的灵体若修炼有成,自然也有天赋的特异手段。

那六名歹徒已经意识到面前坐的人是谁,想当初他们就以为是遇见了鬼,此刻更是吓得差点晕过去——来的不是鬼啊,简直是妖魔附体!按照“耗子”的吩咐,他们都到对面地铺坐下了,四个地铺上坐了六个人,谁也不敢乱动弹。

“耗子”没有再答理他们,先晾一夜再说。而成天乐已经凝神入定进入了元神内景,按法诀的要求,修炼元神元气相合要随时随地行功,世间所遇之事也是魔境考验之一。现在成天乐多少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就算到了看守所里,也得继续修炼。

成天乐大约是十一点多钟进来的,这一入定就是一整夜,直到第二天凌晨五点左右才睁开眼睛。而这一夜对于那六名歹徒来说,恐怕是人生中最难熬的经历。他们坐在那里不敢睡也睡不着,甚至连擅自躺下都不敢,几乎连动都没怎么动,全身都汗透了。有两个人半夜还尿裤子了,然后就坐在那里等着裤子被体温蒸干。

两人一方面是被吓的,另一方面本身就有点尿急,实在是憋不住了,却又不敢站起来到马桶那边去小便,只能尿在裤子里。

是什么把他们吓成这样?除了刚开始那恐怖的经历之外,坐在对面没动的成天乐一直散发着一种令人惊怖的气息。黑暗中虽然静悄悄的,却仿佛有无形的杀气扑面而来,小小的牢房就似在被千军万马带着阵阵阴风践踏一般。

他们就像在经历生死劫难、似等待宰割的肥羊,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假如他们知道成天乐在定境中经历了什么,恐怕会拼命呼救想逃出牢笼的。

成天乐今夜入定之后,元神内景中所生的幻象十分奇异。仿佛时光倒流,他又回到了半年多以前去飞腾公司应聘时的场景,坐在会客室里,对面沙发上是飞腾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毕明俊、副总经理罗剑锋、人事部主管杨履霜。这几个人正在提各种问题,是面试又有点像审讯。

成天乐现在最想找的就是毕明俊,此刻毕明俊便在魔境中出现了,他的火是不打一处来啊,假如换一种情况,说不定会立刻扑过去揪住毕明俊算账。但他毕竟已经历了丹火劫的考验,也清楚这是魔境幻象,所以熄灭心火并不理会,更不可能开口与这三人说话。

幻境中的毕明俊等三人见成天乐端坐无视,突然化作了怪异的凶兽模样露出利齿獠牙,扑上来仿佛要把他撕成碎片。这种魔境幻象也折射了成天乐内心中正担忧的事情,毕明俊卷款跑了,显然早就在算计成天乐,而他也真的因此被关进了牢笼。

动念之间便已明晰,成天乐在元神中低喝了一声:“破——!”幻象消失、又生一景,竟然分不清虚幻与真实,因为眼前所见便是身处的牢笼,对面还坐着六名瑟瑟发抖的歹徒。

定境中对环境的感应格外的清晰奇异,这里不知关过多少形形色色的歹徒,周围充斥着凶狠暴戾的气息,仿佛已经被妖魔化了!对环境的感应也引起了元神的共鸣,成天乐莫名心生杀意。他本来就想找这六名歹徒算账,此刻心中恨意之盛难以形容,恨不能立刻扑过去将他们撕成碎片。

这是环境外加的魔念,又因牢笼中仇人相见而在内心中被激发,成天乐心有警醒仍然定坐静观,却迟迟无法将此心念灭去。所见的囚房也异化成一种幻境,那六名歹徒不再瑟瑟发抖,反而幻化成面目狰狞的恶魔,仿佛会随时冲过来!

这种魔境与此前所见都不一样,因为它是和成天乐眼前的场景重合的!就算定力好不会在魔境中有所冲动,恐怕也会忍不住睁开眼睛看看对面六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成天乐依旧未动,在定坐中行功。他已经召唤出“耗子”为自己护法,假如真有情况的话,“耗子”会及时示警的。

成天乐虽然不动,但身处如此幻境中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足以给对面六名歹徒一种强大的、无法抗拒的压迫感。当成天乐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一夜虽然什么事都没发生,但那六人的精神几乎快崩溃了、身体也快虚脱了。成天乐现在开口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就会做什么,而且永远也不会生抗逆之心,仿佛已经在灵魂中种下了魔影。

“耗子”在元神中说道:“成天乐,你把我也给吓坏了。你叮嘱我不要搞出动静,可是昨天整整一夜,我都在担心你会不会暴起杀人?假如你真那么干了,可就完了!……还好你度过了魔境,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体会你的修炼,终于清楚那心魔之誓是怎么回事。”

成天乐也长出一口气,暗道:“魔境已度,没想到最后的考验来的是格外凶险!”然后抬头朝那六个人道:“你们应该庆幸,此刻还活着!我也应该庆幸,你们还活着!真是冤家路窄,你们是来考验我的吗?”

他终于说话了,那股弥漫的恐怖威压也消失了,六名歹徒一哆嗦,纷纷喊道:“不敢,不敢!”声音却虚弱的连他们自己都听不清,再也坐不住,纷纷都瘫软在地铺上。

成天乐又悄然朝“耗子”道:“这几个人交给你了,用正常方式说话吧,别再吓唬他们了,否则会出神经病的!……我魔境刚度,元神元气相合尚需巩固,一个时辰之内没法理会闲事。”言毕再度凝神入定,处于一种奇异的托舍状态。

终于轮到“耗子”再度发威了,它没有施展天赋神通,而是通过成天乐之口,一指对面六人中间那个似头目的家伙说道:“你,过来一下!老老实实的交待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有什么联系方式、干什么的、因为什么事被关进来?”

它这一问,那六名歹徒什么都交待出来了,就差指天发誓一切听从差遣、以后绝不敢有半点不敬云云。他们是因为一起治安事件被抓进来的,混在一群游行队伍中趁机砸抢,结果被治安拘留三十天,再有三天就该放出去了。而且他们已经是看守所里的常客了,几进几出,连这里的警察都熟了。

昨天晚上成天乐进来之前,曾有警察来打过招呼,说是要关进来一位总经理,此人涉嫌经济犯罪,可是嘴硬得很什么都没交待,人也是第一次进来不知道厉害。要他们“辅导”一下,但注意别伤着人,就是给点颜色看看好突破心理防线。可是万没想到,心理防线彻底崩溃的却是这六个原本想收拾成天乐的歹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