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21章、无妄牢笼,新愁旧恨相逢

最后李轻水郑重提醒道:“成天乐,你出去之后假如有那个传销团伙的线索、尤其是于飞的消息,包括见到了当初团伙里曾认识的人,都别忘了通知我。这是助人也是助己,为了避免其他人像你当初一样上当受骗!明白了吗?”

成天乐点头道:“明白了!领导,你问完了要放我回去吗?”

李轻水这才想起正事,把成天乐带来不是调查传销团伙的,而是毕明俊诈骗大案。又板着脸说道:“我说的是将来,给你一个立功向社会赎罪的机会!现在我们在查飞腾公司的案子,你的问题没有交待清楚之前,不要想着美事!”

长达一天一夜的问讯到这里基本就结束了,成天乐暂时还在小屋里呆着,李轻水和那名中年警官出去了。中年警官问李轻水道:“现在怎么办?我看这个傻小子也问不出什么新东西来,可是放他出去的话……”

李轻水眉头一皱,目光有些凶狠地说道:“如今不是古代,是不能打什么杀威棒了,但震慑的办法还是要想一想的。你难道没看出来,那小子精力充沛得很,我们用突击审讯战术,他根本就没有累!但毕竟是初次进局子的菜鸟,想办法吓唬吓唬他,说不定还能交待出什么隐情。毕明俊走得太干净了,我们没查出任何线索,死马当作活马医,只有先在这小子身上找突破口了,实在没办法再说!”

那中年警官也是一皱眉:“那究竟该怎么办呢?”

李轻水冷笑一声道:“四十八小时还没到呢?我们先不问了,招待他免费住宿吧,送看守所里过一夜。你知道该怎么办的,给他选几个好室友,但也暗中叮嘱一声,看好了别伤着这小子。我估计过了一夜他就得吓得尿裤子,为了早点出去可能会交待点新东西——如果他嘴里还能掏出来新情况的话。”

中年警官仍然追问道:“那么四十八小时之后呢?现在掌握的证据可不足以批捕他,我们的材料,没法让检察院那边提起公诉。”

李轻水沉吟道:“那傻小子并没有提要请律师的事,我们先把人留着,补一个刑事拘留的手续,这也是一种保护性措施。你应该清楚,一旦他被放出去,易老大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

中年警官却小声提醒了一句:“李队啊,据我看这小子可能是个练家子,功夫恐怕还不错呢。真要是有人私下找他的麻烦、干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事,只要这小子事先有准备,恐怕也不是很容易。”

李轻水:“你怎么知道的?”

中年警官:“我们审了他多久了?他可是昨天这个时候上班路上突然被带来的,问到现在都坐的端端正正,说话时连晃都不晃。今天早上倒是抽了几根烟,过了中午连烟都不抽了,如果不是练家子,哪有这么好的身子骨和精神头?”

李轻水眯起眼睛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将来还真有好戏看了。至于是不是,让他进去过一夜就清楚了,怎么安排,不需要我明说了吧?”

……

成天乐被带到了看守所“免费过夜”,恍然乎竟然有一种逛动物园的感觉,这里的“房间”也是三面墙壁一面铁栅栏,就像动物园里的笼子,只是此刻他成了笼中的困兽。房间里没有灯,因为灯装在栅栏外的走廊上,两面靠墙便是地铺,对着栅栏的那一面墙边装着抽水马桶和洗手池。

这间“房”里有八张铺,成天乐进来之前,已经住了六个人,就听铁门哐当一声响,在身后被锁上。那名送他来的警察朝里面喊道:“来新人了,都老实点,不许惹事!”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成天乐进门之后,看守所就熄灯了,到了夜里休息时间。这里所谓的熄灯并不是一片黑暗,走廊上还留着昏暗的小灯,在值班室的监控屏幕上,能大致看见各个房间里的情形。成天乐一进来,本来睡在铺上的六个人都坐了起来,朝着成天乐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眼神,昏暗中就似狼的眼睛。

成天乐一直凝神浅入定境,让“耗子”也随时注意着周围的一切,这时就听“耗子”的声音在元神中喊道:“我们遇到熟人了!”

确实是熟人,经“耗子”一提醒,成天乐也认出来了。虽然这几个人的相貌他从未看清过,可气息却似曾相识,就是半年前张潇潇企图埋伏他的那天夜里所雇用的六名歹徒。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居然能在这里碰面。他们被关进来倒是很正常,可是成天乐在此过夜,真是无妄之灾啊!

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成天乐明明看见有好几间房都是空着的,就数这间房人最多、都快住满了。可是警察同志仿佛是怕他寂寞,偏偏把他扔到了这里。这时他就听见一个低沉而凶狠的声音问道:“新来的,叫什么名字?犯什么事进来的?”

成天乐没有回答,也没心情回答。这几个人曾经为了钱,手持刀棍去袭击素昧平生的成天乐,就算是被张潇潇收买,但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假如有机会的话,成天乐还想找他们算账呢,但这里并不是合适的时间与地点。

成天乐莫名遭此牢狱之灾,心里正郁闷着呢,见到室友竟然是这几个人,感觉就更加不爽了。他哪有心情说话,能忍住不动手全打个半死就不错了,径直走向了里面的墙角。这里的铺位也是有讲究的,靠墙一边四个,中间的两个是最好的位置,而靠墙角离马桶最近的铺是最差的位置。

“住”在这里的人,从所占的铺位也能分出地位的差别来。现在靠里面墙角的两个最差的铺位是空着的,成天乐也懒得挑剔什么,走到了右手边的空铺上坐了下来,就像根本没看见这里还有别人。

那几名歹徒似是被他这种无视的态度给激怒了,其中一位坐在对面铺上、像是老大的人物阴森森地开口道:“架子倒不小啊,还以为是在你的单位吗?听说你是个总经理,犯了经济问题进来的,长的确实像头肥羊!……第一次进来吧,需要教教你这里的规矩,新来的要给老前辈表演节目!而且别忘了给外面的亲戚打声招呼,想办法送点什么来孝敬同道。……还不说话!是要我们帮你开口吗?要是累着我们的话,你可是要负责的!”

不论是看守所还是监狱,都是好勇斗狠之辈扎堆的地方。有一个笑话,据说刚进去的人都要报来历、交待自己犯了什么事,杀人犯是最受“尊敬”的,一般不会有太多的人轻易去招惹,而经济犯和诈骗犯是最受鄙视的,进去之后也最容易挨收拾。在这几名歹徒看来,成天乐是犯了经济问题进来的一名总经理,岂不是送上门来让他们敲打的?

成天乐听见这番话也是一怔,倒不是害怕,而是奇怪这些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份、还自以为清楚他是因为什么问题进来的?看来是有人打过招呼啊,就是想把他关到这里,让这些家伙给他点颜色看看。这牢狱之灾真是劫难重重,就是不知是谁的劫难、又是谁看谁的颜色了!

成天乐本没想在这里找这伙人算账,此刻却见两名大汉已经站起身走了过来,挽起胳膊露出了手臂上的刺青。黑暗中他也发出了不怀好意的一笑,没有自己动手,而是在元神中召唤道:“耗子,前两天你已度过了丹火劫,虽然还没有凝炼成形,但与我一起修炼了这么久,总可以施展一些法术了,今天就给个机会让你发挥。……注意点,别搞出动静来,这里可是看守所!”

“耗子”比成天乐还要郁闷,毕明俊跑了、卷走多少钱不关它的事,但这意味着成天乐没法再当交易部的总经理了,它也等于被人从领导岗位上撸了下来,很有些失落感啊。这是它“有生以来”遭遇的第一次重大挫折,既为成天乐担忧也为自己不安。但此刻一听这话,它立刻就高兴了,就像个伤心中被棒棒糖哄开心的孩子。

“耗子”兴奋地答道:“交给我吧!对付这种情况,我比你干的好。别忘了上次叫张潇潇过来问话,也是我处理的!”

成天乐:“别跟我啰嗦了,人都过来了!”

那两名大汉已经走到地铺旁,弯腰伸手正准备像拎小鸡一样把成天乐给拎起来,却陡然听见一个声音冷冷的似钻入脑海深处般响起:“你们受的伤,都已经好利索了吗?又想活动活动了?”

随着声音还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仿佛禁锢了灵魂,使身体好似脱离了意识的控制,一时之间动弹不得就定在了那里。这就是成天乐曾施展过的“缚灵印”,不仅能对付灵体,对普通人同样也能施展,起到的效果便是如此。“耗子”所会的法术不多,而且它能施展的,也都是成天乐已经练成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