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19章、异相非一,如是等等留难

听成天乐如此一说,李轻水一拍桌子道:“你还真爱管闲事啊!只要你配合点、好好交待问题,我们警方就能轻松点,大家都可以好好休息。”

成天乐无可奈何地答道:“领导啊,我还不够配合吗?你刚才的那个问题已经问了第七遍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回答啊,但我没做过的事情也没法承认。其实你们现在要赶紧去抓住毕明俊,我也是受害者啊,白干了快一个月,工资都没地方去领啊。”

李轻水一瞪眼:“你还想着领工资呢!多想想自己该负什么法律责任吧。”然后又翻了一下问讯笔录,发现还真没什么好问的了。成天乐这个总经理不过当了半年多,工作经历其实很简单,他连历次开会时“耗子”给员工们所做的演讲都给背出来了,实在没什么别的好交待的了。

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让警方拿成天乐没办法,那就是成天乐本人并不掌管财务。他这位总经理在财务方面的权限无非就是分配奖金、签字支付日常支出,而最重要的客户资金存取与划转不是由他经手的,都是总公司财务部门办好了,他这个总经理事后在业务流程单上签个字而已,而且签的都是“成天乐”。

李轻水是越看越生气,但是再结合飞腾公司以及交易部其他员工的口供,也能证明成天乐没撒谎。没有证据确定成天乐是毕明俊的同谋,甚至连隐瞒包庇、知情不报都谈不上。

有一句俗话叫“手里提着锤子,眼中就到处找钉子。”在警察眼里,审讯室里的嫌疑人个个都像罪犯,不管他们隐藏或伪装得有多好。李轻水还是不甘心啊,他自己去吃晚饭了,又换了一个警官接着问成天乐,同时也换了记录员。这期间成天乐又上了一次洗手间并吃了一份公家派的盒饭。

警方已轮番不间断的审讯了他快二十个小时,几名警官都累的够呛。但成天乐却没露出疲态,连哈欠都没打一个,他又忍不住劝问讯他的另一名警官要好好休息,还说人家的肠胃有病需要好好调养。

成天乐不是医生,但是他能感应到不同的人之间细微的生机特征差异,有很多毛病是能看出来的。这名警官一看笔录,也觉得没必要继续问下去了,正想请示领导李轻水该怎么办?李轻水恰好推门进来了,把一份合同扔在了成天乐面前。

成天乐低头一看,正是他二零一二年九月末和飞腾公司签订的工作合同。毕明俊临走前将财务资料销毁得很彻底,警方想查只有到相关银行去查转账记录,但大部分人事资料却保留了下来。如果成天乐有什么“黑材料”的话,最主要的就是这么一份工作合同了。

李轻水将这份合同翻到最后两页,冷笑道:“成于乐,你很贼啊?伪装得很巧妙,但狐狸尾巴还是露出来了!你为什么不签自己的真名,难道早就知道飞腾公司会出事吗?——快说!”

最后这“快说”两个字轻喝而出,竟带着一种能穿透元神的冲击力,让成天乐暗中一震,假如真犯了什么事心里有鬼的话,说不定就会心浮气虚为其所慑。成天乐有些纳闷,在他将敛藏神气的法诀传给吴贾铭以及南宫玥之后,亲身见证了这两位妖修敛藏起了何种气息,此刻的虽然还不能清晰无误的分辨世上的妖修、更不可能分清妖修的出身,但已经很有经验了。

面前这位李警官,怎么看都不像妖修,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刚才那一声喝,无形中却能冲击元神,却与吴贾铭发出的神通震吼不一样,就是自然生机勃发。这种气质有可能是天生的、也有可能是后天形成的。李轻水并不像一个有修为的人,他的神气波动并无修行法力,却能给人的神识造成一种压迫感。

成天乐不是没见过这种人,比如张潇潇的前男友郑朗。郑朗在看盘的时候非常投入,精神之专注远非常人可比,已经进入到类似入定观境的状态。但郑朗这个人的心态很偏激,假如真的去修炼法诀的话,有很多考验是通不过的。而李轻水此人心思缜密,无形中的神气非常犀利,看来也是个挺狠的角色,看上去倒是英俊威武。

世上有千姿百态的妖,就有千姿百态的人啊!难怪成天乐当初在饭店打杂时,看见李轻水就下意识地想回避,尽管自己并没有犯什么错。

成天乐被盘问了这么久,已经把“耗子”给召唤出来旁听了半天,准备让“耗子”开口回答问题,而自己凝神入境养养神气。李轻水这一声喝,他能感觉到“耗子”也是轻轻一哆嗦。

一见出了新状况,便没有让“耗子”开口,仍然是他本人答道:“李警官,我要是能未卜先知的话,今天也不会被带到这里了,更不会去做那个交易部总经理。我的学名确实叫成于乐,但从小到大,认识我的人都叫我成天乐,我自己都习惯了。您是认识我的,想当初我在饭店打杂,从老板到员工都叫我成天乐,难道我在饭店里也有不良企图吗?”

李轻水却自以为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以专业的口吻指了指成天乐签的名字,又翻过了另一页指了指他的身份证复印件道:“合约上的这种错误,假如你请一个好律师,在民事纠纷诉讼中确实很有用,难道你早就在做回避民事诉讼的准备?但我要告诉你,毕明俊这一跑,你得罪的那批人可不会规规矩矩跟你玩什么民事诉讼!”

成天乐老老实实道:“我真没想到这么多,就算我的名字写对了,这也只是一份劳动合同,证明我仅仅在飞腾公司打工而已。老板跑了,我也是受害者啊!”

李轻水却没理会他说什么,继续指着合同道:“但在刑事诉讼方面,就算你把名字签错了,也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是调查中的疑点!”

成天乐苦着脸解释道:“领导,你可以去调查。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不仅在交易部用这个名字,在饭店里就用这个名字,你也认识那家饭店,问一声不就清楚了?”

李轻水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们是干嘛的?我已经问过了!而且还知道你出过国,应该清楚国内不能直接炒外汇,需要通过一些中间手段代理交易,也怕有什么问题,才会动小心眼的吧?……既然明知道可能有问题,你还去干那个总经理?”

成天乐心里有一股火被激起来了,却仍然很平和的解释道:“我又没有证据证明人家飞腾公司在犯罪,再说了,我仅仅是去找一份工作而已,自己并没有做什么犯法的事情。假如你是我、一个饭店里的打杂,能应聘总经理的职位,你不去吗?”

李轻水又一拍桌子:“不是你问我,是我问你!只要你配合我们找到追查毕明俊的线索,才能洗脱你的嫌疑,同时也是在保护你自己!”

车轱辘话又说回去了,看来又是新一轮重复的盘问,难道李轻水今天夜里也不想让成天乐睡觉吗?假如换一个人,此刻坐在审讯室里估计已经东倒西歪,连眼皮估计都快抬不起来了。成天乐也不想再耗下去,正准备唤“耗子”出来说话。李轻水却坐下了,语气一转道:“说一说你以前的经历,重点是到苏州之后、直至去交易部工作之前的事情,不仅仅是在饭店打杂那段时间。”

一听这些,成天乐又把刚想说话的“耗子”又给摁了回去,仍然亲自回答问题。就算他有修行,身为年轻的守法公民,初次经历这种场面也是很无措,但他很清醒并不惊惶,知道此时不能随意乱说瞎话。如今也顾不得面子了,飞腾公司出的事可比他在传销团伙里呆过的经历要严重得多,于是把一切都给撂了。

审讯陷入僵局,李轻水企图用发散式的提问打开突破口,问题不仅仅局限于和飞腾公司有关的事情,不料还真问出了新东西!他越听越感兴趣,坐在那里瞪圆了眼睛,倦意一扫而空。成天乐从接到于飞的电话讲起,刘书君和于飞怎么在火车站接的他、又怎么一起逛的山塘街、在哪家饭馆吃的面……

这就像一部精彩的小说故事,就连那个记录员都听入神了,盯着成天乐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差点忘了记录。反正有录音和录像,这么琐碎的事情也不必详细的笔录了。听到后来,李轻水出去拿来了一个iPad,调出苏州地图再局部放大,让成天乐指出当初传销团伙的驻地。

假如是当初那个傻小子,并没有修行的话,成天乐还真记不住那是什么地方,刘书君带他钻的胡同太复杂了。平面地图上看不仔细,李轻水又调出了卫星地图,成天乐按图索骥,终于找到了自己曾住过的那栋居民楼,然后又找出了几处“教室”的位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