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18章、安心正道,定观世之常事

成天乐在后面听得是暗暗心惊,李轻水在电话里提到的“易老大”名叫易斌,是交易部很重要的大客户,听说在道上很有势力,是个很不好伺候、不能得罪的人。易斌本人几乎没有来过交易部,投资操作都由专门的助理经手,他投入资金的总额大约是一千二百万,这半年来的账户盈利有三百万。如今易斌有一千五百万资金被毕明俊卷跑了,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艾颂扬和李轻水提醒得都很对,成天乐今天还没走进交易部呢,就已经有客户闹到飞腾公司去了。易老大扬言要组织“损失惨重的受骗群众”到工业园区管委会去“讨说法”,显然是想用爆发群体事件的威胁,给当地官员施加压力,既督促警方加紧破案,同时也想走追索赔偿。

易老大这么做颇为无理,可偏偏世上就有这样的人,而且人家毕竟损失了一千五百万,暴跳如雷是当然的!他连警方和园区管委会的茬都敢找,对交易部的总经理成天乐恐怕更不会客气了。想到这里,成天乐不由自主前走两步,跟紧了前面的李轻水。

成天乐没有进入他往常工作的地方,他的办公室已经被封了,包括电脑中的资料都成了警方查案的证据。来到侧门外的餐厅里,不由得又暗说一声抱歉,看来艾老板今晚是没法做生意了。警方就在这里现场问讯并做登记笔录,毕然与时强也都在呢,还有其他两名早来的员工。

员工们见成天乐来了,都以惶然与疑问的眼神看着他,却又无法开口说什么。成天乐只能抱以无奈的苦笑,在当初和张潇潇“约会”的角落雅座中坐了下来,单独接受李轻水的问讯,旁边还有一位警官做笔录。

成天乐没什么“罪行”好交待的,该怎么说就怎么说,也没必要有任何隐瞒。他今天能照常来上班,其实就很能说明问题。飞腾公司跑了四个人,却丢下了八十多号员工,像成天乐这样的中层部门主管还有好几位呢。快到月底了,这个月的工资恐怕要泡汤了,而这段职场经历对往后的工作履历造成影响尚未可知,每个蒙在鼓里的打工者同样也是受害者。

员工们陆续来上班了,到一个被带来一个,依次接受问讯。警方并没有把这些人都给扣起来,而是记录了身份资料、住址以及联系方式,问了大致相同的问题,并告诉他们这段时间不可随意外出、要随时配合警方的调查。必须要留下来的人只有两个,一是技术部的经理,他要配合警方调阅电脑中的所有资料,另外一个就是成天乐,他现在是重点调查对象。

员工们接受问讯之后暂时被放了,假如把这些人全带走,警方的工作量未免太大了。但大多数人并没有走远,仍围在交易部门口议论纷纷。他们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焦急的想打听更多、更新的情况。突然出现的变故,也意味着他们丢掉了工作和各种福利待遇,还不知道会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对未来是一阵茫然。

而成天乐一直在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从自己当初偶尔看见报纸上的招聘广告开始,交待他是怎么去飞腾公司应聘的、当时的过程是什么样的,后来又是如何上任的,都处理哪些业务等等。正在说话间,与餐厅相邻的交易部方向突然传来吵闹呼喊声,还有人高呼毕明俊与成天乐的名字喝骂,好像是要叫他出来给个说法。

每天到交易部来的都不仅仅有员工,还有那些炒汇的客户。连成天乐这个总经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正常来上班,很多客户就更不知情了。他们像以往一样到交易部来看盘操作,不料走进门之后看见的却是警察,客户室门前已经拉起了警戒黄带。有几名警官在休息厅里,告诉这些客户发生了什么事情,并要求他们也登记备案,便于警方统计具体的涉案人员与金额。客户是受害者,同时也是涉案的证人以及可能发生的民事诉讼原告。

这件事对于客户们来说更是晴天霹雳,因为他们实实在在的损失了巨额财富啊!有人瘫软在地上,有人号啕大哭,更多的人则是情绪失控,便很冲动得想找总经理成天乐算账。警方一边安抚一边压服,不让这些人在此闹事,可是交易部门口的客户越聚越多,事态也越来越难以控制。

现场的警方负责人就是李轻水,他当机立断做了几个决定;一是请求更多的警力增援,派一批协警过来帮助维持秩序;二是赶紧书写并打印一份公告贴在交易部门外,免得一次又一次向人们解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现场拉警戒带封起来;三是让成天乐换衣服,并用一顶帽子遮住脸,混在警察中间被带回局里去继续接受问话。

成天乐在警局享受了小单间待遇,这间小屋里除了桌椅什么都没有,对面坐的仍然是李轻水和一个记录员。像这种调查审讯,都是有录音录像记录的,李轻水倒也没对他动粗,反而放了一盒烟在桌上,问成天乐抽不抽?

成天乐一开始摇头说自己不太吸烟,可是问到后来,他也不由自主地拿起桌上的烟吸了起来。警察的工作有时候是相当辛苦的,仿佛是不把话问完,李轻水根本不想让成天乐睡觉。从深夜里一直问到第二天中午,记录员换了一个,吃午饭的时候又换了另外一名警官来问话。

这名警官问到了下午,期间让成天乐吃了一顿饭上了两次厕所,但问讯并没有停止。李轻水只是睡了短短两、三个小时的午觉,又替换回那名警官亲自审问成天乐,他可真是精力充沛啊。这位李警官一边抽着烟,眼睛里有不少血丝,但目光仍然犀利而威严。

连成天乐都有点同情他的工作太辛苦了,忍不住劝了一句:“李警官,你累了就多休息一会吧,再换别的同事来问。反正有什么事我都会交待的,绝不隐瞒!”

李轻水还没说话呢,旁边做笔录的女警忍不住咳嗽一声,像看怪物一般看了成天乐一眼,心中暗道这小伙也不像磕了药的样子啊?

涉嫌接受调查、配合警方接受问询的时限一般是四十八小时,如果确有证据不排除某人的犯罪嫌疑、想继续留下来盘问,需要办理刑事拘留或行政拘留、逮捕、收容等手续,否则在一般情况下就得放人。

但就是这短短的四十八小时也不是一般人能挺过来的,有时候为了尽快取得突破口,警方的突击审讯是不间断的,嫌疑人不能休息、不停地接受轮番问讯。到最后嫌疑人已经是困顿不堪、神智恍惚了,只想早点结束这种煎熬。只要心理防线一崩溃,有些话很容易就交待出来了。

虽然现在有明文规定不能搞刑讯逼供,但公安机关对犯罪分子还是不能太客气的,必须要有足够的威慑力。这种不打不骂但连续的疲劳轰炸,让嫌疑人的抵抗意志不断降低,最后心理防线崩溃的审讯战术仍然经常使用。

这种手段对一些初进局子的“新嫩”,以前没有领教过厉害的嫌疑人非常好用,谁能坐在那里那么长时间,让人轮番连续审问不说错话呢?只要说错了第一句被警察抓住了破绽,后面的防线就好突破了。

成天乐也是个“新嫩”,他以前并没有案底,还是第一次领教这种场面,在当这个糊涂的交易部总经理之前,不过是个饭店打杂的。在李轻水看来,从半夜开始连续敲打恐怕到不了中午,成天乐就会把小时候偷看女邻居洗澡一类的事情都给交待出来。

结果却令人很惊讶,成天乐比他们这些已经习惯了这么干的警官们还要精神,一点都没露出疲倦或者不耐烦的样子,问什么答什么,一直审到快吃晚饭的时候,还是思维清晰口齿清楚,就是忍不住抽了几根烟而已。

成天乐抽烟倒不是因为困了或者烟瘾犯了,而是心情实在郁闷而又不好开口发牢骚。他一直在回答问题,很多同样的问题他已经反复回答很多遍了。警官总是在问话时突然把问过的问题突然再插进来重问一遍,毫无意义地问了这么长时间,换谁都会烦躁不堪的。

成天乐的定力好,能压得住躁心却不能不郁闷啊,他刚开始不明白是为什么,后来渐渐琢磨出门道了。警察就是想听他每次的回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尤其是在人的精神特别疲惫、注意力下降的时候,总是撒谎的话很容易说错。

可是成天乐说不错啊,他一句谎话都没有,本来问到这个程度,如果没有掌握更新的证据材料,已经没必要再连续问了,他的口供已经没什么新的价值可以发掘了。可他的身份又很重要,李轻水出于职业的与个人的习惯,就是不肯轻易放过成天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