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17章、故须善识,究竟魔盛道高

艾颂扬最后的几句话才是真正的提醒,成天乐恐怕会在警察那里吃苦头,但这件事最终不会由他承担主要责任,成天乐与飞腾公司其他员工处境完全是一样的。可是除了法律,另外有些事情就不好说了。

毕明俊卷走了好几个亿,那些可都是客户的钱,每人损失少则几十万,多则上千万。能拿出这么多钱做地下外汇交易的人,绝大多数都不简单,非福即贵、在各条道上都很有办法。他们可不是什么警察、会讲什么法律上的责任。毕明俊跑了,但是外汇交易部的总经理成天乐还在,几个亿的资金够买多少条人命了?这些人会放过成天乐吗?——这才是成天乐最需要担心的问题,如果他真想逃跑的话,所要躲避的也正是这种危险。

听见艾颂扬如此警告,成天乐反而更不能躲避了,他只有老老实实的去“投案自首”。就算他本人能跑掉,也得从此过着隐姓埋名的通缉犯生活,而且他的家人仍会受到威胁。另一方面,成天乐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他有修为在身。张潇潇当初设埋伏想对付他,成天乐就知道自己的身手了。如果真有什么凶险的话,那就去面对吧,这世上很多事就像修炼中的魔境一样,是回避不了的。

艾颂扬提醒他现在就去找保人或去请律师,成天乐顿时有一种举目无亲之感。出了这种事,他相信自己是清白的,却又不敢给家里打电话,怕把父母给吓着了。但又能找谁求助呢?这可不是一般的关系能做到的。

成天乐并不想牵连别人,就算有人对他好,也不意味着欠他什么。他差点脱口而出道:“艾老板,假如我被带进去了,想办法取保候审的话,你就帮我做个保人吧?”但这句话只在嗓子眼打转却没说出口,他和艾老板的交情还到不了这种程度,人家肯特地出来等他提醒一声,已经是相当有好心了。所谓交浅言深,确实也不能求他办这种事。

成天乐松开艾颂扬的胳膊走向交易部的时候,这段短短的、无比熟悉的路却显得那么陌生而漫长,他有一身功夫,此刻却觉得两腿有点发飘,如同行走在云端一样。他想打电话,却不知道该打给谁,父母那儿是不敢通知的,在苏州最好的朋友毕然与时强,如今与他都是一样的处境。

听艾老板刚才说,那两位勤奋的员工比他到的还早,已经被警察扣下了。至于吴燕青、樊师傅等人,更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去求他们帮什么忙。还有一直对他很不错的花膘膘,恐怕也不好去开口,人家已经帮了他那么多了,成天乐又从来没为对方做过什么!

想到花膘膘,愁苦中的成天乐多少有一丝宽慰与庆幸,因为花总已经在前不久销户、将资金都转走了,恰好回避了数百万的损失啊!他又想起那天花膘膘在电话里提醒他该考虑换个工作、外汇交易部的业务毕竟不太正规。难道花总也察觉到什么不对,但又不便明说,于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提醒?

可惜等成天乐反应过来已经迟了,他很想给花膘膘打个电话问他都知道些什么,却又忍住了。花膘膘是他的恩人,成天乐一直心存感激,在这个时候他的对外联系可能都会被警方调查,他不想把花总也卷到这件是非中。

他又想到了张潇潇和吴贾铭,这两位妖修别的事情还可以帮忙跑个腿,可这种事情恐怕也帮不上太大忙,成天乐将要面对的是苏州警方以及那些被卷走了巨额财富的客户们。他当然也想到了他正在追求、或者说也正在追求着他的姑娘苏福,不知道小苏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有怎样的反应?周末的约会是泡汤了,而他现在的处境恐怕也无法与小苏继续交往下去,否则可能会给这姑娘带来麻烦的。

他还想起了小苏的顶头上司董洛,董洛前天刚刚投了三十万来开户炒外汇,转眼就被毕明俊卷走了,这叫什么事啊!虽然到交易部来炒汇应该是洛洛自己的主意,可手续毕竟是小苏代办的,这笔损失也许对洛洛来说不算太严重,但不知道她会不会迁怒于小苏、小苏在公司的处境会不会因此受影响?总之成天乐想起了这件事,内心中对苏福与董洛都充满了难以形容的愧歉。

他自以为很镇定,但已经忘了开车,那辆黑色的奔驰就丢在了路边,车门也忘了关上,钥匙还插在上面。不过很快就有一个人拔出了车钥匙,关好门从成天乐身后走了过来,并不是已经闪到路对面的艾颂扬。

成天乐定力深厚远超常人,但是短短二十六年人世间的经历,他可一直是个守法良民啊!就算曾被骗到传销团伙里不得脱身,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再去欺骗其他的人。今天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心里直打鼓,眼看已经穿过停车场到了交易部的正门前,大门是开着的,静悄悄地看不出任何异常。

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成天乐以调息之法调整呼吸、以内视之法稳定心跳,硬着头皮正准备走进去,忽然听见身后有一人低喝道:“成于乐!”

成天乐双肩一震,身形在行走中突然定住了,然后缓缓地转过身来。他被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有人叫他,而是因为这个名字已经好久没有听见了,仿佛在提醒他自己是谁。后面站着一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身穿警服腰杆挺得笔直,英俊帅气还有几分威风凛凛,居然是个熟人,原先在梦湖美蛙饭店曾见过的警官李轻水。

成天乐下意识地答道:“李警官,是你?”

好久不见,这位李轻水警官刚刚调任经侦大队的副队长,就碰上了这样一起大案,他面带冷笑道:“今天查了资料才知道,原来你的真名叫成于乐!你还认识我?嗯,我也认出你来了!饭店里打杂的小伙计,居然当上了交易部的总经理,这段日子过得很滋润吧?可惜你的好运到头了,刚才餐厅的老板跑出去给你通风报信,你怎么不跑呢?”

成天乐挤出一丝苦笑道:“我又不是犯罪分子,为什么要跑呢?如果我跑了,岂不是成了犯罪嫌疑人?”

李警官:“你不跑一样是犯罪嫌疑人!看来你还挺明白的,知道配合警方的调查是你的唯一出路。想找你麻烦的可不是警方,我们只是为了抓住真正的罪犯,老老实实的交待你知道的所有问题,对你自己也是有好处的!”

他提醒得很对,想找成天乐麻烦的人一定很多,成天乐只有配合警方早日抓到真正的罪犯毕明俊等人,才能从危险处境中脱身。成天乐只得点头道:“警官,我会尽全力配合你们查案的,知道什么就会交待什么。我现在终于明白过来了,毕明俊为什么会聘我这么一个陌生的饭店打杂当交易部经理?李警官,你应该清楚我是无辜的!”

李警官职业性冷着脸道:“无辜不无辜,警方调查之后自会有结论。……跟我走吧,别从这里进去。只要你配合的话,警方会保护你的安全。”

李轻水并没有给成天乐戴手铐,而是背手转身绕过这栋楼走向了艾颂扬开的餐厅,一点都没有担心成天乐要逃跑的意思,也不怕他不跟来。

这位警官一边走还一边在心中好气又好笑地想到:“这个傻小子,真以为自己能当上交易部的总经理是走大运呢,岂不知是被人准备好扔出来当替罪羊的。毕明俊也真狠啊,说走就走、一点风声都没漏,回头看才知道策划很久了。他也真敢干,当初竟然聘了个饭店的打杂来当交易部的总经理,好手段啊!这傻小子出了事啥也不知道,还开车来上班呢!”

就在这时李轻水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听了几句便喝道:“什么,有人去飞腾公司总部闹事,还要冲进办公室砸抢东西?不知道那里已经是警方封锁的现场吗!……易老大组织的人?就算他有点势力,可胆子也太大了吧,这里还轮不着他说话!该收拾就收拾,一点都别客气。你直接告诉易老大,警方封锁现场是为了查案,只有找到毕明俊,才有可能追回他的损失,闹什么闹!

什么,他要组织被骗的客户去找工业园区管委会讨个说法?吃错药了吧!本来就是地下违规交易、私人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干的时候生怕被政府查,还嫌有关部门多管闲事拦着他们发财。现在出了问题,却来找政府负责?……你们也别担心,这种人是蹬鼻子上脸的,抽狠了也就老实了。我明白易老大的意思,他想给政府施加压力,要我们加紧破案。案子该怎么查就怎么查,告诉他别玩这一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