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16章、晴天霹雳,魔罗境岂幻哉

已经有见事不妙的员工收拾东西想开溜了,还想顺手把公司里的贵重物品拿走,就算充抵这个月的工资。这时警察来了,进了财务主管、总经理、副总经理的办公室转了一圈,又打电话给了飞腾公司的开户银行,当即命令封存现场的所有物品,连员工们都扣下来问话,紧接着又来了一批经侦,就在现场挨个登记问讯。

飞腾公司确实出事了,毕明俊暂时联系不上倒不能说明什么,可是相关的一干人等都是同样的情形,而且银行账户的资金都已经被转走,这就绝对是有问题了!

毕明俊跑了,连交易部的财务都不见了,那么飞腾公司剩下的人员中,责任最重大的“疑犯”就是交易部的总经理成天乐。可怜我们的成总还蒙在鼓里,他这一天仍在刻苦练功,于魔境袭扰中修炼元神元气相合。除了十二时兽出没之外,他今日的魔境又起了变化,很像佛门传说中的摩罗之境。

定境中所见的幻象并不恐怖,而是相当美妙诱人。他看见了小苏,应该是坐在她的家中,桌上放着打开的月光葡萄酒,房间里播放着悦耳的轻音乐。苏福刚刚洗完澡,穿着柔顺贴身的丝质睡裙,性感窈窕的身材显露无遗,领口露出的肌肤是令人炫目的嫩白。

成天乐当然不能和她喝酒,这只是定境中的幻象,讲究的心法便是“不动不分别”,他其实正坐在自己的公寓里定坐行功。可是幻境的变化是那么的诱人、感觉又是那么的真切。小苏站了起来,端着一只酒杯绕过桌子来到成天乐的身边,一边饮酒一边用手抚摸着他的身体。虽然是幻境,可与真实的感受并没有什么区别,成天乐甚至分辨不出闻到的气息是酒香还是她的体香。

后来小苏放下了酒杯,坐到了成天乐的怀里,勾住他的脖子在耳边说着情意缠绵令人脸红心跳的话,睡裙不知何时也滑落到地上……

按修行正法,见此情景成天乐应该止念灭去一切妄想,可是他灭不掉,因为这正是他想要的。于是他只能有一种选择——忍受。他不能动,不能真的坠入幻境中与小苏神魂颠倒,所以只能定定的忍受这一切。多么甜蜜美妙的幻境啊,又是多少苦不堪言的煎熬!人们提到“魔”字的时候,感觉往往都是那么恐怖,可有时那真正的“魔”却又如此诱惑动人。

“魔境劫”与“色欲劫”不一样,色欲劫只是本能的欲望冲动变得格外强烈,而魔境劫中也会有色欲幻境,但却包括更多的内涵,不仅仅是本能的欲望冲动,而是将人们在世间的经历、所思所想,甚至周天璇玑感应都折射其中。

假如成天乐未曾度过色欲劫的考验,今日见此魔境,恐怕他也很保持心神安定不被卷入其中。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虽然没有迷失心神堕入魔境,但是那元神、元气修炼却受到了不小的干扰,行功并无多少收获。在定境中他还能安稳心神,但等收功离定之后,再回想起幻境中的经历,却不免春心荡漾、浮想联翩。

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收拾心情,成天乐开车去交易部上班。在路上却忍不住把车停到街边,给小苏打了个电话。两人说了很多男女之间的悄悄话,还约好这个周末成天乐去小苏家做饭、显示一下厨艺,顺便把艾老板送的那两瓶酒也喝了。

难道真会发生魔境中的场景吗?真实世界中的苏福并不是幻境中的魔像,她就是成天乐正在追求的姑娘。挂了电话再度继续驱车去交易部,成天乐忍不住心潮起伏,天气已经渐渐热起来了,他在花木气息中闻到了一丝夏天的渴望,甚至想到了一件事——需不需要买保险套先预备着、买什么牌子的好呢?

他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进了玲珑湾离交易部不远了,路边突然有人招手拦车,竟然是餐厅的经理艾颂扬。成天乐靠边停车,打开车窗问道:“艾老板,什么事啊?”

艾颂扬手扶车窗探着身子低声道:“成总,你还敢来上班啊!”

成天乐一愣道:“我干嘛不敢来上班?”

艾颂扬:“原来你真不知道,飞腾公司出事了!”

成天乐惊讶道:“出什么事了?”说话间他已经下车,绕过车头来到了艾颂扬身边。

艾颂扬有力的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道:“毕明俊卷款跑啦!副总罗剑锋、财务部主管还有你们交易部的财务也全都失踪了!”

成天乐反手抓住了艾颂扬的胳膊:“你听谁说的?”

艾颂扬:“还用听说嘛!警察已经来了,把你们交易部的电脑和所有文件资料都封存了。还有员工上班来的早,是来一个扣一个,只让进不让出,全都带到我的餐厅里问话做笔录呢。我趁机出来看看你会不会来上班?结果你还傻乎乎的真来了!”

这真是晴天霹雳啊,成天乐被艾老板的几句话给砸蒙了,完全傻在了那里,好半天也没反应过来。如果不是他修炼有成、定力远比普通人要强大得多,此刻恐怕会晕过去或者转身就想溜走。成天乐站在路边,脑海中各种思绪纷沓而来,没人清楚他短短时间内心中却闪过那么多念头、想起那么多事。

那次游玩狮子林出来,和洛洛她们在一起吃饭,那家饭店的菜做的实在不怎么样,但洛洛提起的一件事却让成天乐心里直犯嘀咕。他当初应聘的经历确实不正常,如果他和老板毕明俊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倒也能说得过去,可偏偏是什么关系都没有。

再联想起这个外汇交易部的历史,干的好好的却突然迁址到玲珑湾,除了毕明俊指派的副总和财务之外,所有员工都重新招聘,只留了一个刚刚参加工作两个月、什么内情都不清楚的毕然。而那位副总后来离职走了,姓施的财务今天也失踪了,剩下的就是一群糊涂蛋啊!

前天他让财务给艾颂扬开支票,本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他这个总经理说句话就行了,可是财务却借故推脱。后来财务虽然去开支票了,却在房间里莫名其妙的给毕明俊打电话,然后受到毕明俊的训斥,毕明俊告诉财务该开支票就得开支票。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电话恐怕也不正常,交易部的财务施女士与毕明俊应该是同谋,他们已经决定封账转移资金,成天乐这个要求多少带来一点小麻烦。但毕明俊为了不引起任何人的疑心,还是让交易部的财务把钱照付了。

一瞬间很多疑问都想通了,但此时已是事后诸葛亮,恐怕于事无补了。艾颂扬见成天乐站在那里发愣、好像是被吓傻了,一手抓着他的胳膊,另一只胳膊从成天乐的手中抽了出来,轻轻拍着他的脸颊道:“成总,你没事吧?”

成天乐打了个激灵,似乎是回过神来了,脱口问道:“艾老板,你那张支票兑现了吗?”

艾颂扬心有余悸道:“已经兑现了,好悬啊!要是再晚一天,我的钱也没了!……成总,你打算怎么办啊?”

成天乐仿佛有点站不稳,五根手指扣住了艾颂扬的上臂,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喘着粗气道:“当然是去交易部了!”

艾颂扬提醒道:“可是有警察正在等你呢,你一去恐怕就会被抓带走。”

再看成天乐,这倒霉的傻小子已经快哭了:“毕明俊是骗子,他能跑;我不是骗子,我不能跑!……假如我听到消息跑了,不就成了他的同谋了?但我不是啊,好端端的跑什么啊?艾老板,你认为我是毕明俊一伙的吗?”

艾颂扬拍着他的肩膀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你前天给我开了那张支票,还和财务闹得有点不高兴;今天听说了这件事,我就清楚你不是毕明俊一伙。要不然我也不会出来等你,特意提醒你。……唉,你要真是他们一伙,今天又怎么可能来上班呢?”

成天乐似是在自我安慰,以哭丧的语气道:“既然如此,我担心什么?只要查清楚,就能证明我是清白的。……再说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又没犯罪,假如真跑了,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艾颂扬叹了口气道:“成总啊,你真是个明白人,险遭确实不能跑,我来也不是劝你跑的,而是和你打声招呼、要你心中有数。警察在等你,去了想好怎么说吧。你很有可能要去局子里过夜了,什么人能保你出来,最好现在就打电话通知,有熟悉的律师也赶紧打声招呼。

其实你真正应该担心的主要不是这些,你和其他的员工一样也是受害者,警方最终不会把你怎么样。但交易部那些客户,你一定要小心。如果你能从警方那里出来,恐怕什么事都会发生。从现在开始就要做好准备,相信这一关你是能过去的。老弟,好自为之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