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14章、艳福芳泽,葡萄美酒月光

成天乐只得说道:“花总真是好嗅觉,那就祝您发财了!等什么时候黄金炒够了又想起外汇,随时欢迎您再来开户。”

两人又聊了几句,这才挂断电话。花膘膘突然销户走了,成天乐不知为何有些许失落感,也隐约觉得有一点点不对劲,但也没多想,因为对方说的话都是顺理成章。不过这点失落感很快就被喜悦感冲散了,因为今天半夜小苏会来!

眼看时间还早,而自己的状态不错,成天乐的心眼可真实在,把办公室的门锁上,就盘坐在办公桌上再度行功入定,继续修炼元神与元气相合的法诀。此刻应是戌时,成天乐在定境中并没有刻意去想,但魔境中果然又出现了“狗”。他并没有看见什么狗的形象,而是听见了震撼的犬吠。

这也是他的切身经历,那天在丁香巷制伏犬妖吴贾铭,对方的天赋神通就是震动玄丹发出的吼声,能直接冲击元神。此刻在魔境中听闻,并没有任何人与成天乐斗法,而是魔境自然滋生。成天乐虽不去理会,却搅扰的他难以行功,于定境中低喝一声道:“别叫了,真难听!有难耐你就唱首歌!”

吼声立止、一片寂静,魔境消失而成天乐的定境也被打乱,坐在那里睁开了眼睛。他没有继续练功,因为小苏来了,时间又到了子时,成天乐这天恰好经过了一个完整的璇玑轮回。

小苏是真的有事,她是带着材料来的,帮董洛开户炒汇。不知那位董大小姐又起了什么心思,但既然有闲钱去买工艺品收藏,搞外汇投资倒也不令人意外,反正在哪做都是做,认识了成天乐,跑到这里炒外汇也更方便。

把毕然叫来代办手续,很快就一切搞定。董洛的投资并不大,只是投了几十万玩玩而已。看来她真的对成天乐感兴趣了,在这里开个户炒汇,不仅可能有钱赚,还有借口找成天乐。至于半夜开户这点小事,当然是让助理来办了,她也不知道小苏和成天乐私下里已经勾搭上了。

办完开户手续,成天乐看着小苏问道:“你这就回去吗,还是和我一起吃个宵夜?”

小苏打量着他的总经理办公室,羞答答地说道:“既然都来了,当然想多坐一会,但我不能回去得太晚,明天还得上班呢。……我们先去吃宵夜吧,顺便参观参观你的工作环境。”

进餐厅吃宵夜的时候,成天乐没有挽着小苏的胳膊,而是用一只手轻轻扶着她腰侧柔软纤细的弧线。老板艾颂扬今天也在,走过来很热情地打招呼,趁小苏转身坐下的时候,还在成天乐耳边小声道:“佩服!佩服!”

宵夜的滋味感觉很好,吃宵夜回办公室坐下,关上门就没有别人了。小苏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本资料很随意地翻看,成天乐却在看着她,趁着倒水的工夫凑过去坐在了身边。两人说着闲话,谈的都是工作上的一些问题,却又不知道在谈什么,总之话题跳来跳去,后来成天乐就搂住了她的腰,她顺势半倚在他的怀里。

再后来……成天乐低下头,带热息的嘴唇离她发红的脸颊大概只有两公分远了,小苏已经把眼睛给闭上了,就在这时却有人敲门!

是谁这么煞风景啊?假如是交易部的员工,成天乐真想找机会好好批评一下!他今天刚来的时候就巡视了各个办公室,有事当时不汇报,现在却来敲门打扰?开门一看,来的却是旁边餐厅的老板艾颂扬。这位白白净净的大汉此刻满面笑容,手里还拎着东西——他是来送礼的。

伸手不打笑脸人,成天乐倒也不好说他什么。艾颂扬送给成天乐的是两支酒,比他自己餐厅里卖的最好的红酒都要好多了。成天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就是隔壁的单位,大家像邻居一样,你有什么事情就过来串门呗,还拿什么东西?”

艾颂扬笑容可掬道:“也不是很贵重的东西,就是有点特色,是加拿大的月光葡萄酒。据说这种酒是在月光下采摘葡萄酿制,喝起来有一种温柔浪漫的气息,最适合和女朋友一起品尝了。朋友给了我两瓶,我这个大老粗喝它有点可惜了,送给成总正好合适,也感谢你这么长时间对我生意上的照顾!”

成天乐推辞不过,只得收下了顺手放在茶几上。小苏很感兴趣的研究着包装上的外文,而艾颂扬则坐了下来和成天乐聊天。艾老板不断夸奖他年轻有为、将这个外汇交易部经营得如何有起色。成天乐本来有点恼火,因为艾颂扬打扰了他的“好事”,但此刻也觉得挺开心,旁边就坐着他正在追求的姑娘,谁不愿意听旁人的夸赞呢,这在小苏面前也显得脸上有光啊。

提到交易部的经营,成天乐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顺口问道:“艾老板,听说你前两天把资金都转出去了,是不是操作的不太好或者手头有点紧张啊?”艾颂扬也在这里开户炒外汇,他倒没有像花膘膘那样销户,但前两天把所有的头寸都出清,账面资金也都转走了。

艾颂扬果然是有事登门,他有些尴尬地说道:“我前不久看中了一处物业,正准备买下来,手头确实紧张,正在筹钱呢。……成总啊,您不仅把交易部经营的这么出色,而且十分有魄力还能体恤下属。听说你把这个月的年终奖当季度奖提前发了,员工们吃饭的时候都在夸您呢!”

成天乐笑着一摆手道:“这件事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早发晚发不都一样嘛!”

艾颂扬凑过来道:“既然这样,成总您就再敞亮一次,把我们餐厅前两个月的账也提前结了呗!”

成天乐愣了愣问道:“以往都是什么时候结?”

艾颂扬:“一般都是单月十五号左右结,今天才是五号,可我这两天手头有点紧,正急等钱用呢,就请成总帮个小忙。”

成天乐被他夸得挺舒服的,很大方地说道:“就这点小事啊?你在餐厅里直接跟我说声不就得了,何必还拎着东西特意跑一趟?本来就是我们欠你的钱,早点给你也是应该的,我现在就把财务叫过来开支票。”

除了每月发工资、客户转账需要他签字之外,成天乐很少与隔壁的财务打交道,那不是他直接领导的下属,而是总公司指派的。但在他的权限范围内,财务有事就得听他的,比如今天开支票给艾颂扬。

财务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姓施,她听了成天乐的话,却有些犹豫的劝阻道:“成总,我们和餐厅结账都是十五号,现在还没到呢,再等十天吧。”

成天乐一听就把脸沉了下来:“难道账上没钱吗?”

账务解释道:“这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财务上好不好处理的,我们的支出计划不是这样做的。”

成天乐差点气乐了,沉声道:“吃饭给钱天经地义,谈什么支出计划?每两个月结一次账是为了方便,人家餐厅能让我们欠着也是信任!何必要拖到十五号呢?我说今天付就是今天付,你去开支票吧!”

财务的态度让成天乐很不爽,在小苏和艾颂扬面前假如不把这张支票给开了,他这个总经理也太没面子了。况且财务也真是多事,这事本来就应该由成天乐说了算,账上又不是没钱,她有什么好计较的?

成天乐没有与财务商量的意思,直接要她去开支票,当场就拿过来,而艾颂扬的发票已经写好带来了。财务回去了,成天乐耳朵很灵,还听见她打了个电话,居然是打给总公司老板毕明俊的。

毕明俊在电话里的声音也隐约让成天乐给听见了,好像是训斥了财务几句,这就是交易部内部的正常支出,完全在成天乐这个总经理的权限之内,既然成天乐已经说了,那就照办呗!

支票送来了,艾颂扬很满意的称谢离去。这时候小苏也该回家了,她看着茶几上的两瓶酒掩口笑道:“那个餐厅老板还真会送礼,这两瓶酒很好,我看着都喜欢。找个合适的时间,喝起来感觉一定很浪漫。”

成天乐笑道:“那你就先拿回去,哪天我到你那里做饭,然后我们俩一起喝。”

小苏惊讶道:“你还会做饭呢?”

成天乐一挺胸道:“上得厅堂、入得厨房,我可是干过餐饮行业的,厨艺接近于专业水准!”

……

同一天夜里,派苏福去交易部开户的董洛也在看一份资料,竟然是成天乐的体检报告。就在前不久,飞腾公司曾组织所有中层领导去体检,像这样的全面体检每年安排两次,也算是一种福利待遇。

董洛果然认识毕明俊,这姑娘昨天直接打电话到飞腾公司要成天乐的资料,并问毕明俊与成天乐是什么关系?毕明俊知道这位豪门娇女的脾气,见她打听成天乐的情况也觉得奇怪,于是一边回答一边在言语中套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