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13章、十二时兽,周天璇玑感应

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如今的学者都没有考证得太清楚,就是传统的十二生肖最早是从何而来?成天乐经历魔境劫,却得到了一个可能并不正确的答案——从定境所见而来!

行功至此,按照法诀的要求,时间已不拘泥于子午早晚,只要身心俱佳,随时都可行功入定,所以成天乐断断续续打坐了一整天。初始是子时,他竟然在定境中见到了“耗子”,一直喋喋不休的和他说着话,谈论的就是他曾修炼的各种法诀,指出有哪里是不对的、哪里出了偏差。

对于他的修炼,“耗子”当然最清楚,所说的话也是极有道理,而且成天乐在入境时听见“耗子”的声音已经习惯了,假如稍一动念就很容易被它绕进去,跟随其指点行功,因为他最早修炼入门就是听从“耗子”的指点。

可是今天,他知道自己看见的不是真正的“耗子”,只是一种魔境而已。“耗子”已被他封印在曲池穴中不能随意开口说话,而眼前的耗子,虽然与“耗子”是完全一样的声音和语气,但样子却不同。如果“耗子”有形体的话,应该是山塘街上那只石狸像的模样,但定境中见到的这只耗子就是一只硕大的老鼠,抬起一双小短腿啰里啰嗦的说话,模样甚是滑稽。

成天乐不仅见到了耗子,还见到了兔子。那大约是在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刚刚从一阵虎啸中收功离定不久,收摄心神又再度入定行功,然后居然看见了南宫玥。成天乐认为南宫玥是兔妖,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现出原形,因此一直很好奇。

此刻定境中看见南宫玥,她化成了一只很可爱的小白兔,竖着耳朵念念有词正在炼化一枚香檀木珠,口中说的是如何炼器的法诀。这正是成天乐感兴趣的,假如他动心去听的话,也等于是堕入魔境了。因为在魔境中的法诀是听不得的,不论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

如果说见到耗子和兔子都是缠绕心神、考验定力的话,那么见到巨蟒才是真正的大恐怖。那是在中午之前,成天乐并没吃早饭,而是喝了杯茶定了定神,又再度盘坐行功。刚一入境便有幻象丛生,他莫名出现在苏州动物园中,前方是一个垃圾桶,脚边是一个落在地上的棒棒糖,前方草丛里忽然蹿出一条大蟒,仰起硕大的头颅吐着猩红的信子,口吐人言道:“把棒棒糖丢垃圾桶里去!”

此魔境好险破了成天乐的定心,因为他下意识地就想弯腰去拣!紧接着才反应过来不对,因此身形未动。

这一幕是他的切身经历,曾在动物园里恶作剧教训一个人,大蟒是他弄出来的幻象,那句话也是他自己说的。但在魔境中,这个场景却莫名发生了变化,他成了那个人的处境,看见蟒蛇从草丛中扑出来、说出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再好的定力也差点被魔境带进去了。无论换成是谁,都会下意识地想弯腰去拣棒棒糖,还好他警醒及时。

但魔境未完、还在变化,那大蟒见他未动,恶狠狠地说道:“你若不动,我便吞了你!”紧接着迎风而长,摇身成为一条水桶粗的巨蟒,张开血盆大口朝成天乐吞了过来。成天乐闭上眼睛视若无物,就由着这条蟒蛇把自己吞入腹中,自感身心仍是安然盘坐之态。

饶是如此,等他收功离定之后,也是汗透层衣、神气耗尽。他没有和任何人动手,但那定境中的经历,却像一场无声无息的剧烈斗法。出离定境的成天乐回过神来,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自己在魔境中见到耗子、兔子、蟒蛇的时间恰好是子时、卯时、巳时,这不正与十二生肖相对应吗?

所谓十二生肖,与地支相对应,是十二种禽兽图腾,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地支不仅与天干相配用来纪年,更重要的也更早的是用来计时,古人将一天划分为十二个时辰,便用地支表示。其实十二生肖也叫十二时兽,是周天璇玑运行各司其职、各当其令的象征,而且与人的经络神气运行也有微妙的感应联系,此刻化为了成天乐的魔境之相。

这魔境之相十分奇异,既与周天璇玑运行感应,也折射出成天乐内心中的很多意念,事先料不到会出现什么,事后回想冥冥中似乎总有微妙之处。成天乐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但暂时不想再经历那被巨蟒吞噬的恐怖景象,于是起身出门在外面找地方吃了午饭,沿金鸡湖漫步而行,在湖光水色中安定心神。

有魔境困扰,并不代表他必须在魔境中练功,定境的层次有深有浅,他仍然可以凝神于动中守护极静,不进入元神内景只修炼元气运转。其实“魔境”只是修炼过程中所触发的一种现象,成天乐此时真正要修炼的是元神元气相合。用更玄妙的话来形容,是将那运转的生机融入到意识的本源中,从而能够自如的运用。

意念随元气而走,进入神识的发源之地,定境中自然会有各种幻象滋生,无论哪门哪派的法诀几乎都是如此。有一些人间修士魔境中的见闻并不惊怖,反而是传说中的仙境楼台,天女起舞、仙人往来,如此美好影像不能不令人心生向往,可一旦沉溺其中同样是入了魔境。

成天乐在湖边习练动功,傍晚时分总算是恢复了元气,也不开车,干脆步行去了交易部上班。他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在岗位上盯着了,总不好意思天天开小差。在路上接到了小苏的电话,昨天晚上刚刚还在一起,难道她这么快又想他了?

成天乐笑眯眯的接通电话,柔声道:“阿福,吃晚饭了吗?找我什么事?”小苏的名字叫苏福,听上去不太像一个女孩子,但是小名阿福叫起来却很亲切。

小苏问道:“乐乐,你今天去公司上班吗?”虽然成天乐第一次见面就要她叫自己乐乐,可是小苏在董洛面前仍然称呼他为成总,私下时才这么叫他。

成天乐一听这话,就有种情意缠绵之感,脱口说道:“正在上班的路上呢,假如你找我的话,我今天也可以不上班。想去什么地方吗?我现在就回去开车接你。”

小苏却说道:“我正好有事要去你们交易部,我们就在那儿见面吧。”

成天乐:“你有什么事到交易部来办?……呵呵呵,是想我了吗?那就过来吧,我请你吃宵夜!”

小苏也笑着说道:“我想到你那里参观参观,正好有这个机会,顺便替董洛办点事情。公司晚上有活动,我可能会比较晚,要过十一点才能到,你不用接我了,我开公司的车过去。”

谈恋爱的感觉真好啊,假如没有小苏,这段魔境修炼的日子恐怕很难熬。就算中午在定境中被巨蟒吞噬、经历了难以形容的大恐怖,但是到了晚上漫步走向单位的时候,成天乐依然是乐呵呵的,眼角眉梢带着美滋滋的笑。

虽然三天没来,但好像也没什么事,交易部的工作已进入正轨,员工们各司其职干的都挺好的。只有一件事发生在成天乐不在的时候,令他稍感意外,那就是花膘膘销户走了。花总是把所有的头寸结清,现金转出了交易部,却没有和成天乐打招呼。

成天乐一直对花总心存感激,花膘膘也算他在苏州所遇到的恩人之一,给过他不少指点与帮助,不论于公于私,他都应该关心一下,于是拿起电话直接打给了花膘膘。电话响了一声就接通了,看来手机就放在边上,只听花膘膘说道:“成总啊,最近很忙吧?好久都没你的消息了!”

成天乐带着歉意说道:“最近确实忙了点,好久没有和花总联系了,您怎么销户走了呢?我看你的盈利状况还不错啊,难道是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意吗?”

花膘膘解释道:“成总,你千万别误会!我对你们交易部的服务非常满意,只不过最近想做些别的投资,而外汇市场恐怕会有点动荡。就算你不找我,我也正想给你打电话呢,这种外汇交易毕竟风险很大,交易部的业务也不完全合规。你既然已经在苏州站稳了脚跟,也有了足够的资历,不如再找一份更稳妥的工作,老哥可以为你推荐。”

成天乐本是问花膘膘为什么销户,不料花膘膘却劝他另换工作,他奇怪的追问道:“多谢您的好意,但我现在干得挺好的,暂时没打算挪地方。您把钱都转出去了,又打算做什么发财的买卖啊?”

花膘膘叹了口气道:“我这人没什么高尚的追求,有什么挣钱的机会就做什么。如今已是二零一三年,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好像过了,美国的第三次量化宽松政策竟然没有上限,一个劲地在那里印钞票,谁也摸不透连锁影响究竟会有多大,反正外汇市场必定动荡不安,而大宗商品期货反而更有机会,我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在炒黄金了。”


阅读www.yuedu.info